第26章雁北双邪
天魔圣2019-08-12 14:183,295

  那汉子看了白马一眼,道:“这匹白马应该让英雄般的人物来骑,我看你身体单薄,禁不起风吹,那里有半分英雄气概?这匹宝马我要定了,你开个价。”

  白马公子听后,走上前来,拍着那匹白马说道:“小白啊小白,今后你用不着跟着我受尽风吹雨打了。”解开了缰绳。那白马前蹄猛地一扬,“希噜噜”一叫,跳到了五个汉子身前,如帝王一般怒视着五人。

  白马公子忙道:“小白,小白,不要耍脾气!”人却是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那五个汉子料不到这匹白马这般神勇和性烈,登时都被逼得往后退出了好几丈远。那白马得势不饶人,向为首的汉子一头撞去。那汉子大叫道:“妈的,这畜生真是不识好歹,还敢跟老子较劲!”力贯双臂,迎着白马撞去,眼见就要撞到一起,那汉子闪身躲过,双臂一抱,稳稳地抱住了白马颈项,脚下暗使千斤坠。

  那白马怒嘶一声,高抬颈项,要把对方摔出。那汉子脚步浮动,惊惶地道:“大家一块上,这畜生的力气好大!”其余四个汉子见他一人制不住白马,均是飞身上前,力贯双臂,去抓白马四蹄。

  白马公子见他们合力去抓白马,脸色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也不上去阻拦。眼看白马就要被五人捉了,忽见白马四蹄一挣,脖子一扬,长嘶一声,已将五个汉子远远地摔了出去,摔得喊爹叫娘。

  白马将五人摔出去后,走到白马公子身边。白马公子“哈哈”一笑,拿着酒坛,轻轻一跃,便跳上了马背,道:“五位,在下还有事,恕不奉陪!”也不去叫白马走,那白马自会明白主人的心思,四蹄翻飞,已然远去。

  众人看到这里,有人大叫道:“看来他真的是白马公子了,不然那白马怎会如此听话,又是这般的威猛!”

  有人道:“我说嘛,我哪里会看错呢?”

  方剑明看了这一场“闹剧”,心里暗笑。他肚中饥饿,当下就进了酒店,叫了好酒好菜。麒麟鼠闻到香味,也吱吱地一叫,从他怀中钻出,跳到桌上,毫不客气地张嘴就吃。

  店伙在一旁看了,十分惊奇,其他客人见了,也觉稀罕。方剑明却不把这当回事。

  酒足饭饱之后,他伸手一掏,拿出一张金叶子来付账。在那洞府中的某个石室内,有不少金叶子,他出来时,随手抓了一些。店伙还是第一次见到金叶子,瞪大了眼珠。

  “怎么?不要吗?”

  “要,要,要。”

  店伙伸手接过,跑到后台去。过了一会,拿了几张银票和一把碎银过来。方剑明收好银票,随手从碎银中拿了一粒,赏给店伙,直把店伙激动得连连称谢。

  “大爷,出门后,单身别走东边的路。”店伙压低声音,对方剑明道。

  方剑明诧声问道:“为何?”

  店伙脸色有些惊慌,道:“总之,我是为了大爷好。”说完,低头去了。

  出得酒店,方剑明心想:“小二要我不要东行,难道路上会有强人不成?”思忖了一下,偏要向东而行,看有何古怪。

  走了大约三十多里,忽听路边林中传出唿哨声。不久,便跳出十来个手持钢刀的大汉,为首的一个喝道:“小子,留步。”

  方剑明知道遇上了截径贼人,佯装慌张地道:“好汉饶命。”

  那大汉将钢刀一扬,道:“好说,好说,把金叶子留下,便放你过去。”

  方剑明一愣,暗道:“他怎么知道我有金叶子?”

  忽听身后马蹄声响,回头望去,见来了三骑。三骑来到,骑客滚鞍下马,拔刀出鞘,中间那位笑道:“小子,识相点。”

  原来,方剑明在酒店拿金叶子付账,已惹人注意。知道方剑明有金叶子的那个大汉本也在酒店中,抢下一步出来,纠集了属下,埋伏在这道边。后来的这三位跟踪而至。众贼前后包抄,料想定是手到擒来。

  方剑明并不清楚他们是如何知晓自己有金叶子的,但任谁都看得出,这些贼人都是只认钱财,不认人命的角色。眼珠一转,方剑明道:“诸位,在下身上非但有金叶子,还有价值连城的珠宝。”

  此话一出,顿时有人按捺不住,只见后到三个骑客中的左首骑客将刀一舞,走了上来,口中大叫道:“小子,快把你身上所有值钱东西都拿出来,免得吃……”一脚高抬,定在了路上。

  “老四,你怎么了?”先前那位骑客大叫道。

  “老四”不动也不说话,如同泥塑。

  “哈哈,土地公找他去作客,不要打搅他。”话声中,方剑明身形飘动,绕过老四,扑了上去。那两个强人大惊,知道遇上了硬点子,待要举刀,已给点了穴道。

  先前那个大汉见三个兄弟都被制住了,赶紧脚底抹油,众属下也四散而逃。方剑明焉能放他们走,从地上抓了些石子,飞速弹出,把人全都给定在了路上。

  “大侠饶命。”这些被石子打中穴道的人虽然动弹不得,但还能开口。

  方剑明仰天一声大笑,道:“你们不是要金叶子吗?现在还要不要?”

  “不敢,不敢,大侠高抬贵手,绕了小的们。”

  “饶你们?哼,休想。”话罢,方剑明走过去,先给老四摆造型,呈“金鸡独立”之势。接着,又给其他人摆了造型。或倘或趴,或跑或飞,或蹲或仰,各具妙态,惹人发笑。

  “大侠,你老就别折磨小的们了,你老要多少银子,小的们给你老就是。”这倒好,反成了他们给银子。

  “呸,谁稀罕你们的银子。你们这些小贼也不睁大眼睛瞧瞧,大爷是可以得罪得吗?你们拦路打劫,不知害了多少人。我没把你们送去见官,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再跟我乱叫,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于是,便没人敢开口了。

  坐在路边等了半个时辰,始终不见过路的人。方剑明心中奇怪,问道:“这条道上是不是不太平静?”

  一个大汉颤声道:“是的。”

  忽听马蹄声急促,远远传来,方剑明飞身入林,藏好了身子,抬头望去。只见一骑疾驰而至,因道上人多,不得不勒住快马。马上是一个戴着遮阳斗笠的长衫汉子。见了这个场面,长衫汉子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道:“你们这些小贼也会有今天。”就在这时,急促的马蹄声又传来,有人恶声恶气地大叫道:“黑盗,你有种就别跑。”

  长衫汉子掉转马头,挡在路中央,微笑以待。很快,三骑疾驰而至。中间那位骑客是一个青年军官,左右两人,则是一个是短眉怪汉和一个是独眼怪汉。

  方剑明依稀认得那两位怪汉,暗道:“原来是雁北双邪。八年前,两人被锦衣卫副指挥使何飞教训了一顿,怎么脾气还是没改,依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儿。”

  只听独眼怪汉,也就是“雁北双邪”中的弟弟雁贵指着长衫汉子道:“黑盗,你不是很了不起么?今日,我们兄弟请来于大人前来捉你,看你还能跑到那里去!”

  长衫汉子笑道:“我说雁北双邪,你们也太没种了吧,打不过我,就找来了帮手。”

  那青年军官一脸的疑惑,看了看道上众汉,沉声道:“黑盗,这是怎么回事?”

  长衫汉子笑道:“于大人,你不是要抓强人吗?这些人都是。不过,他们都不是我制住的,你千万别记在我头上。”

  短眉怪汉,也就是“雁北双邪”中的哥哥雁宝怒声道:“你就是最大的强人。于大人,你不是要捉拿他么?别叫他跑了。”

  青年军官想了想,抽出一根水磨钢鞭,道:“黑盗,你是下马就擒,还是与我较量?”

  长衫汉子飞身下马,问道:“于大人,御林军统领于东海是你什么人?”

  青年军官亦是飞身下马来,道:“他是我叔叔。”

  长衫汉子笑道:“原来是名门之后,失敬,失敬。”

  青年军官道:“不敢。我见你一表人才,武功又好,怎么不用来报效国家,却要做飞贼。”

  长衫汉子大笑道:“我这飞贼可不是普通的飞贼,我从来没有盗过一户良善人家。”

  青年军官道:“这我知道,但我今天除了与你较量外,别无选择。”

  长衫汉子“哈哈”一声大笑,将斗笠摘下,脱手打出,插在了道边的一棵树上,道:“于大人,来罢。”

  青年军官飞身而起,一鞭扫了过去,鞭身未到,鞭风已至。长衫汉子一个“燕子翻身”,闪了过去。青年军官一击不中,招式一变,鞭头点向长衫汉子腰间的“大横穴”。眼力之强,认穴之准,非比寻常。

  长衫汉子叫道:“好功夫!”右手一翻,五指竖指如刀,抢上一步,斜劈鞭身。“砰”的一声,长衫汉子的右手击在鞭身上,将钢鞭震开了一尺,正要上前,却见青年军官手腕一抖,钢鞭一转,如一条飞蛇,击到了长衫汉子腰间。这一鞭来得好不迅速,长衫汉子脸色微微一变,腰身猛地一收,紧接着一式“退避三舍”,身形一腾,翻退两丈开外。青年军官见他躲过了这一鞭,心中佩服,手上却毫不松懈,施展鞭法,攻向长衫汉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