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道观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77

  孔海山和令狐乐听了,心中均是吃惊。此人虽眼盲,但听力之强,当真匪夷所思。孔海山抓起刑松,对令狐乐道:“令狐兄,我们抓他们见官去。”令狐乐道了一声“好”,抓起了刑柏。两人各自丢下一锭银子,大笑一声,下楼而去。两人刚走,那老道士便带着小道士扬长而去。随后,美人一桌也走了。

  这时,上来不少江湖人,吵吵闹闹,宛如赶集。方剑明吃饱喝足,扭头看去,却不见了那戴草帽的人。

  “看什么看,人家早走了。你最好别惹他,他身上杀气重。”笑不语擦着嘴,站了起来。

  “是么?他若来惹我,我又当如何?”方剑明笑问。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安全第一。”笑不语嘻嘻一笑道:“你没有住处的话,就到我那里去。我那儿宽敞、明亮、舒服。”

  方剑明喜道:“那就打扰了。”

  付账下楼,笑不语领着他一直往北行。方剑明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去一个好地方,没想到走了半天,爬上一座山坡,进了一个道观。这道观早已废弃,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却有。院中地上丢着不少吃剩的鸡骨头,角落堆着几个酒坛子,看情形,坛里已无酒。

  笑不语笑嘻嘻地叫方剑明随处游览,他一个人跑到左手一间破屋内,说是要给方剑明收拾屋子,方剑明本想去帮忙,笑不语却说他在的话,必会碍手碍脚。

  进道观之前,麒麟鼠已从方剑明怀中钻出,不知跑到何方去玩去了。看了看满地的鸡骨头,方剑明眉头一皱,暗道:“我已经够懒的了,笑前辈竟比我还懒。”在角落找了一把烂笤帚,将鸡骨头扫到角落。他见笑老头还没有出来,便走进了大殿。大殿左首,居然倒扣着一口巨钟。

  方剑明正在打量大殿,忽听身后有人喝问道:“你是何人?”方剑明吓了一跳,转身过去。只见一书生模样的人站在身后。

  方剑明惊声问道:“你又是谁?”

  来人双手背负,站在殿外,眉目之间有一股冷峻之色。

  “你敢问我?”书生喝了一声,一掌拍出。方剑明只觉一股巨力撞来,运功相抗,仍被推得退了三步。书生本以为他会跌得七荤八素,万没想到他只是退了三步,微微“噫”了一声,道:“小鬼,好功夫。”话刚说完,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方剑明见他“身有重病”,忙道:“大叔,你……”

  书生抬起头来,道:“你叫我什么?大叔?去,砍些木柴来。”

  不知为何,在这书生面前,方剑明竟不敢耍嘴皮子,老老实实地出去,砍了一些木柴来。那书生闭目坐在殿内,听到他进来的步声,双眼一睁道:“给我一根柴。”

  方剑明抽出一根,递给他,他伸出左手接过,突然将右手食中两指一骈,运气点在木柴上,那木柴竟起了火,很快就燃烧了起来。方剑明见后,吐吐舌头,问道:“前辈,你这是什么功夫?”

  书生哼了一声,要他架柴。方剑明碰了一个钉子,便不再问,在殿中架柴,书生把燃烧的木柴插进去,不一会,便大火熊熊。书生道:“你到殿外去。”方剑明不明所以然,但也依言出去。刚一出得殿外,忽觉一股热力从殿中袭来,只见那书生对着火堆快一掌、慢一掌地隔空击打着,火焰窜动如蛇,短的有六七尺,长的竟达两丈。

  方剑明见了,暗道:“他的内力少说也有一甲子,但他的年纪看上去却不过四十。难道他也和义父一样,是个老家伙?”正猜想间,忽听得麒麟鼠的叫声在庙外响起,似是遇到了强敌,忙跑出观外。刚一出大门,一股酒气喷来,只听有人哈哈笑道:“好玩,好玩,这小家伙是你养的吗?”

  方剑明定睛看去,只见这人是个邋遢道士,生了个酒漕鼻子,背个大葫芦,双手抓着两只大公鸡。方剑明见他与麒麟鼠大眼瞪小眼睛,谁也不让谁,心中偷偷一笑,口中道:“老道,你说对了。”

  邋遢道士道:“叫它走开些,别把我的鸡吃了。”

  “什么你的鸡?你偷了人家的鸡,银子也不给,亏你以前还是天榜高手。”只见笑不语从远处跑了上来,左手提着两坛酒,右手拿着一大包卤菜。

  方剑明听笑不语说这邋遢道士是天榜高手,怔了一怔,忽然想起义父曾说起过天榜上一个名叫“醉道人”的人来。

  邋遢道士哈哈笑道:“不就是两只鸡吗,赶明儿我有钱了,我百倍还他。”

  笑不语眼一瞪,道:“你偷了东西,也不跑快点,人都追上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只见一群手拿锄头、菜刀的农夫爬上山坡,赶了上来,内中一个农夫怒道:“老道,你说要买我的鸡,拿了鸡却不付账,快把钱付了。”

  邋遢道士把两只鸡往地上一扔,道:“我忽然不想买了,你的鸡还给你。”

  那农夫“呸”了一声,道:“鸡都死了,我要它作甚?”原来,那两只大公鸡早被邋遢道士掐了脖子断气。

  “咦,你这人真是,鸡还是原来那两只鸡,一根毛都没少,你管它们死活。”邋遢道士不知是喝醉了,还是真的不知死鸡与活鸡的分别。

  农夫们听了他的话,个个怒目相向,便要来打。邋遢道士忙道:“别打,别打,我给银子便是。”对笑不语道:“借我几两银子。”笑不语道:“你上次还欠我十五两,先把银子还来,再借给你。”邋遢道士道:“我有银子,就不用找你借了。”笑不语道:“我的银子,都花在这两坛酒和一包卤菜上,把我剥光,也找不出半文钱来。”

  邋遢道士听后,顿时苦了脸,倒怪起笑不语来了,道:“你不早说?早说的话,我手上劲道小些,也不会把鸡弄死。”

  方剑明听到里,笑了起来,道:“前辈,银子我代你付。”

  邋遢道士道:“什么代我付?你借我一些银子不就得了。”

  方剑明道:“我怕你不还呢。”说着,拿了一粒碎银给农夫,这粒银子起码能买三十只又肥又大的鸡,农夫拿了银子,要找零钱。方剑明笑道:“不用找了。”那农夫大喜,带了其他农夫下山而去。邋遢道士大叫道:“多了,多了。”农夫们生怕他们反悔,加快了步伐。

  邋遢道士捡起两只死鸡,扬长入庙,忽地怪叫一声,道:“老病鬼,原来你早到了?独自练功,有何趣味。让我来陪你练。”将两只死鸡仍到角落,解下大葫芦,纵身入殿,喝一口酒,张嘴一吐,便似下了一阵酒雨。酒雨洒落,火势越发凶猛。

  “谁让你进来的?”书生疾拍一掌,火舌向邋遢老道卷去。邋遢老道闪身避过,嘿嘿笑道:“这破道观又不是你家的,你能进来,我为何不能进来。”说话之间,身形晃动,接连避过了五次火舌。书生哼了一声,出掌如风,火舌狂舞,邋遢道士脸上一慌,上窜下跳,道:“老病鬼,别来真格的,我怕火。”

  “我的天啊,你们两个再打下去,我的窝就没法住人了,快住手。”笑不语进观后,见状大吃一惊。话音甫落,书生飞身掠起,右手两只一骈,点向邋遢道士。邋遢道士大叫道:“你的‘烈火指’太厉害,我还是避其锋芒为妙。”凌空一踢腿,转到丈外。书生飞身纵出大殿,指上劲道激射而出,所过之处,咝咝作响。幸亏他斜上出指,若为平指,指气早把院墙击穿。

  笑不语把酒坛放下,拍着胸口道:“安全第一,安全第一。”邋遢道士道:“这下安全了,你把鸡拔了毛,做一顿好吃的。”笑不语道:“若不看在这鸡是你偷来的份上,待会烤鸡熟了,不给你吃。”邋遢道士道:“我不是给银子了么?”笑不语道:“你给了吗?我怎么没看到?”邋遢道士道:“小兄弟帮我给了。”笑不语道:“你知道就好,一会不传些绝活给人家,你干脆撞墙死了算了。”

  方剑明听后,这才明白笑不语是在给他邀功,笑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前辈教我如何不醉就行。”

  三人听了不禁一怔,笑不语拍着邋遢道士的肩膀道:“老道,你的这手绝活连我们都不肯告诉,现在可有传人了。”把那包卤菜塞到邋遢道士手中,提了两只死公鸡,出观而去。

  邋遢道士走到殿中坐下,向方剑明招手道:“你过来。”方剑明走进去,却听对方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方剑明道:“晚辈若没有猜错的话,你便是醉道人。”

  邋遢道士诧道:“你年纪再大,也不过十八九岁,怎么听说过我?”

  方剑明笑道:“因为我有一个见多识广的义父。”

  醉道人问道:“你义父是谁?”

  方剑明道:“我义父是……”卖关子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醉道人“嘿”了一声,道:“小鬼,真有你的,我醉道人活了百来岁,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耍过。”向外张望了一下,道:“老病鬼,你帮我问问,他一定听你的话。”不料,那书生却是哼了一声道:“关我何事?要问自己问。”背负双手,在院中踱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