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初出少林
天魔圣2019-08-12 14:183,225

  白眉老僧听了,双眉一展,笑道:“师侄,你的大慈大悲手并不差,只是内力还稍微欠缺。看来,老衲这一身老骨头是要动一动了。三日之后,我就动身,请师侄安排一下,我想带几个弟子出去历练历练。”

  深夜,小屋内。一张床上,方剑明正睡得香甜。

  突然,一个人影从窗户外翻落进来。来人是一个光头和尚,只见他向床边摸了过去,也不知是闻到了什么,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眼见床上的方剑明沉睡如故,不禁为之叫绝。

  到了床边,摇了摇方剑明的身子,方剑明嘴里咕噜了几句,没有醒。

  和尚道:“这小子,怎么睡得这般沉?方丈给他取了一个法号叫觉醒,实在是太对了,方丈当真是慧眼知人。不过……不过他对我的心思就是不理会。”想到伤怀之事,猛地一摇方剑明。

  “啊”的一声,方剑明从梦中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看眼前的和尚,并不慌神,道:“是觉颠师兄呀,你这是干嘛呢?我睡得好好的,怎地就把我叫醒了?有事吗?”

  和尚正是那日同唐影比武的觉颠。他笑了一笑,往床头一坐,将方剑明挤到里头,道:“我的小祖宗,你睡得这般沉,要是被人咔嚓你一刀,岂不是就此见阎王去了。”

  方剑明呵呵笑道:“那感情好。到时,我就在阎王爷座前大睡。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再死一次。”

  觉颠双眼一翻,道:“不管什么事,到了你这小鬼头眼里,都是好玩之事。我问你,今天方丈对你说了些什么?”

  方剑明道:“也没什么,他只是要我和师父出去历练,没什么大事。”

  觉颠道:“这还不叫大事?我想出去,他说什么都不肯答应。”

  方剑明嘻嘻一笑,道:“觉颠师兄,你别骗我了,你偷偷出去好几次,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我。”

  觉颠伸手捏捏他的腮帮,道:“你这小鬼头,谁能瞒得过你。”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黯然,道:“这样下去,只怕我会发疯的。”

  方剑明道:“师兄本来就是一个‘疯人’,再要发疯,岂不是成了正常人?那多没趣。”

  觉颠怔了一怔,默然不语,忽道:“你的话,方丈一向爱听,不如你在他面前为我美言几句,让我也出去历练历练。”

  听了这话,方剑明陡然坐起来,道:“不行呀,师祖早就料到你会来找我。他说,如果你来找我的话,就让你去见他。”

  觉颠听了,最后一丝希望顿时破灭。方剑明道:“觉颠师兄,你真要想出去历练的话,不如让我去跟师祖说一声,我不去了,换成你去吧。”

  觉颠心头一热,道:“不了,你有这般心思,确实难得,我这一辈子都会记得。”顿了一顿,叹道:“我实在不想出家当和尚。”原来,他虽是光头,却未真正地出家。

  方剑明道:“你可以去跟师祖说啊,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

  觉颠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没用的。现在,我真怀念小时候,那段时光,是我至今最为快活的日子。”

  方剑明道:“是呀,我记得我刚被师祖带进少林寺的时候,一进寺门,便看到你大展神威,将三位师兄逼得连连后退,好不厉害。”

  觉颠奇道:“不对,你进少林寺那年,才多大,就跟小不点似的,你认识我吗?”

  方剑明搔搔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依稀记得就是。”

  觉颠听了,开怀一笑。他也不明白方剑明为何尚在襁褓的时候,就能记住所见之人。

  两人聊了好长时间,觉颠才翻窗而去。

  翌日,方剑明还在睡梦中,就给师父叫醒了。随便吃了点东西,便与师父到寺外等候。他是头一次出远门,小儿心性,兴奋异常。

  一行七人,除了方剑明师徒外,还有五个大和尚。方剑明知道他们都是达摩院的武僧,同师父是一个辈分,他得叫一声师叔或者师伯。

  七人在寺外等了一会,只见在大方禅师的陪同下,一个头戴面纱斗笠的神秘人从寺内出来。方剑明心中叫奇,暗道:“这人神神秘秘的,不知是什么人。”

  大方禅师叮嘱了清成好一会,一行人才开始出发。这一次,带队的是清成。因为清成年轻的时候曾在江湖中游历过十年,对江湖上的各种事情虽不能说是精通,却也知之不少。那五个少林武僧武艺虽高,但下山却是不多,所以一切皆听清成的安排。至于那个神神秘秘的怪人,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只有方剑明长大后第一次出远门,见什么都新鲜,跑前跑后,一刻也不停,恨不得再也不要回寺了。

  一行八人,提气急行,不一日就出了登封。一路上,只见青山碧水,风光秀丽。每遇一个市镇,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真是好个大好河山!

  这一日,眼见天色将晚,一行人紧赶了一程,进了一个颇为繁华的集镇。这集镇什么都好,偏偏只有一家客栈,名字叫“悦来”。镇上虽只有这么一家客栈,但它的规模却是不小,三教九流,无所不迎。清成包下了一处清净的独院,对店伙道:“小二,端些米饭素菜来。”

  店伙去不多时,便端来了香喷喷的饭菜,摆放好之后,却没有立即离去,垂手问道:“请问各位客官是武林中人吗?”

  清成一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店伙道:“本店有个规矩,凡身处店内任何人,均不得动武,只要不生事,谁也动不了你。小的先给各位客官提个醒。”

  清成哈哈一笑,道:“贵店的规矩可真新颖得很,若有人动武,你们能拦得住?”

  店伙笑道:“小的只管跑堂,至于其他的事,并不在小的职责之内。”说完,便自去了。

  清成刚吃了几口饭菜,那怪人忽道:“清成,你带你的徒儿到前面去吃,不要怕花钱,多点几个好菜。”

  清成听了,大喜,拉着方剑明,飞快地出了独院。

  不消片刻,两师徒便出现在酒楼上,桌上摆了丰盛的晚餐。清成的肥胖,本来就是吃出来的。方剑明虽不胖,但也相当好吃。两师徒面对美味珍馐,怎肯放过。放开肚子,大吃起来。

  楼上客人见两个光头饿死鬼般的吃相,不由地多看了他们两眼。

  吃个半饱之后,方剑明问道:“师父,你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中历练,难道没有吃过大鱼大肉,也没有喝过酒吗?”

  清成忙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一本正经地道:“师父是个一心向佛的僧人,哪里会去沾染那些尘世东西,不过这酒吗,呵呵,为师倒是喝过一点点……”看到方剑明笑嘻嘻的小脸,脸一板,道:“你不要笑,你知道我喝的是什么酒么?是素酒。我当年帮了别人一次忙,盛情难却之下,才喝了那么一点点,你以为我当真会去喝那火辣辣的酒吗?”

  “咦,师父,你没喝过酒,怎么知道酒是辣的。”

  “这……咳,我没喝过,难道就没听过酒的味道吗?”

  师徒俩吃了个碗底朝天,刚要结账,陡听楼下传来闹嚷之声,像是起了什么争执。接着,便是几声噼里啪啦的巨响,似是打坏了桌椅。楼上客人正自奇怪,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悦来客栈”闹事。

  “咚、咚、咚……”

  随着沉重的踏楼声,两个怪模怪样的人走上楼来。其中一个短眉怪汉口中骂道:“他奶奶的,这些小子真是不开眼,连本大爷的路也敢挡,想是活得不耐烦了。”

  另一位怪汉却是一个独眼龙,模样有些凶恶。

  “他奶奶的,老子找了半天,才找到这里。饿了半天,岂容这些小子磨叽。”

  两人不干不净的话一出口,立时有不少客人皱起眉头,有人道:“两位不懂这里的规矩吗?”

  “什么规矩?是哪个王八羔子定的?”独眼龙骂道。

  那人嗤笑一声,道:“哟,阁下好威风,失敬,失敬。”

  独眼龙听出讥讽之意,眼光四下里搜寻,口中骂道:“他奶奶的,你给我他妈的滚出来,不要躲着。”

  那人冷冷地一笑,道:“吓,我好怕呀。我就是不滚出来,你能把我怎地?”

  两人三只眼睛四下搜寻,可就是听不出讥讽之人是哪一位,不由气得暴跳如雷。方剑明见他们样子奇特、举止怪异,低声呵呵一笑。

  “谁他妈在笑?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给老子出来。”独眼龙大骂。

  倏地,一声冷哼飘来:“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闹事?”独眼龙怔了一怔,却见一前两后,三道人影跃上二楼,轻功相当高明,尤其是前面那位,落脚丝毫不闻响动。

  清成看了前面那人一眼,低头一想,顿时想起他是谁来了,暗道:“遇上此人,这对活宝的苦头吃定了。”

  那人是一个紫衣中年,发间镶着一枚银片儿,气度非凡。身后两人,却是两个劲装汉子,手按剑柄,一脸冰冷。

继续阅读:第6章客栈风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