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天蝉现
天魔圣2019-08-08 10:183,354

  方剑明却把秘笈当成了宝贝,跑去捡回道:“哦,知道了,师父,我只把它来识字就得了。”

  清成也没有问他这书究竟是怎么来的,还一直以为是他在后山玩耍,无意中刨出来的呢。可笑那著书人在卷上说,世人若按本书所说的来修行,将来必成一代宗师。

  “开玩笑,睡觉也能成宗师,那我清成岂不是也能成为超级大宗师!”清成事后曾这么想。

  方剑明自从捡到那卷秘笈后,一旦做梦,都会来到那个山谷里。木头人告诉他一定要认真的看秘笈上的东西,照上面所说的去做。方剑明不明白其中奥妙,但听木头人说练了此功将来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就馋得直流口水,也不把清成的话放在心上,只是诚心诚意地照着书上写的练。

  令人奇怪的是,自从方剑明练了秘笈上的功夫之后,睡觉居然和正常人差不多了,虽然仍贪睡,但却不似以前那般好睡如命。他把这事同清成说了,清成正奇怪他近来怎么不喊困倦了呢。听说是因为练了秘笈上的功夫,心中将信将疑,也没有继续深究,只是告诫徒儿不要过于沉迷于此书。

  方剑明自从练了秘笈上的功夫后,发现自己在睡梦里也能练功,而且进度迅速。

  那一日,在后山,清成听到徒儿提及睡梦中练功强过平时百倍,一怒之下,才发生了两人过招之事。

  这些年来,方剑明渐渐知道他所遇到的事太过离奇,没敢说出去。是以,除了清成知道他有一本“破书”外,寺内无人知道他究竟有过什么奇遇。

  他虽然贪睡,但也并非真的是个“懒小子”,只是日间练功比其他师兄要来得短。

  少林寺的一处密室内。大方禅师和众位长老以及唐震天、唐震天的三儿子唐惊,分宾主落座。不等大方禅师动问,唐震天便对唐惊道:“老三,你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一遍,尤其是有关那把奇刀之事。”

  唐惊道了一声“是”,想了想,道:“各位大师,晚辈遵从家父之令,跑了一趟苍龙谷,却发现了一件奇事。”

  大方禅师等人听到“苍龙谷”,脸色不禁一变。

  “苍龙谷”可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地方。据说,此谷中布满毒雾和猛兽,沼泽陷阱数之不尽,有不少不怕死的武林人物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是以,这个地方便成了武林几大凶地之一。

  大方禅师颇为惊讶,道:“唐掌门后继有人了,恭喜恭喜。那苍龙谷凶险万端,三公子竟能全身而退,武功、机智和应变能力当真是非同小可。”

  唐震天哈哈一笑,道:“方丈大师,你想错了,我家老三那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大方禅师一怔,道:“哦,此话怎讲?”

  唐震天叹了一声,道:“近二十年来,本门在研究制作暗器方面遇到了难题。本门最厉害的暗器,也是最令人胆寒的暗器是沾了剧毒的,这点几位大师业已知晓。这些年,本门苦于找不到世上难遇的药草,只好派惊儿一人前去苍龙谷探察。在他的身上,带着本门最厉害的解毒灵药和最厉害的暗器装置,有这两样东西在身,惊儿只要小心行事,想来也是有惊无险。”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不过三公子有此胆识,实是不可多见。”

  唐震天向唐惊递了一个眼神,唐惊便道:“晚辈曾去过苍龙谷两次,但也只是在谷口附近转悠,不敢深入。这次我有厉害物件在身,当然不怕谷内的毒雾和猛兽。沿路之上,长了无数不知名的奇花异草,也不知哪些有毒,那些是解毒灵药,只好戴着特制的手套,采摘了不少。

  我正自庆幸这次没有遇到什么大怪物,突听谷底传来长啸之声,那啸声震耳欲聋,我虽离得远,还是觉得心神震荡。也是我一时好奇,啸声停后,便向谷底行去,不多时,望见一个刀客正与一把发出蝉影的奇刀相斗。

  我心头大骇,虽说天下无奇不有,但刀能自行攻击,我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当时惊得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突听那刀客大喝一声,手中大刀劈在了那把奇刀之上。那把奇刀却也奇怪,刀身上蝉影愈发暴涨。

  那刀客忽道:不打了,不打了,今日算平手,明日再来与你大战。说完,电闪般地离去,转眼就消失了踪影。

  刀客走后,那把奇刀飞入谷中的一个山洞内,不再出来。我忍不住好奇之心,向山洞行去。不料,还未走近洞口,身后便传来一声大笑。我吃了一惊,转身一看,却是那名刀客。

  他望着我,瞪眼道:你是何人?问话之时,左手向我抓到。此人武功之高,当真匪夷所思,我只觉肩头一紧,随后便腾云驾雾般地落在了二十余丈外。我见他没有伤我之意,哪里还敢多做停留,出得苍龙谷,立刻回家将所遇告知家父。

  各位大师,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那把奇刀有此神力,加之会发出蝉影,除了贵寺的天蝉刀之外,只怕世上再也没有此等神刀了。”

  唐惊将他的一番经历说出,听得大方禅师等人耸然动色。

  大方禅师道:“那刀客究是何人,武功这等高强?倘若出谷,武林之中,除了不出世的武林前辈之外,只怕无人是他对手。”

  大悟禅师道:“掌门师兄,依你所见,那把奇刀就是本寺的天蝉刀吗?”

  大方禅师道:“天蝉刀有灵性是不假,但是否真能飞起攻敌,我却不知。不过,三公子说那把奇刀会发出蝉影,与本寺的天蝉刀倒也吻合。”

  忽地,他站起身来,向唐家父子施礼。唐家父子急忙起身,唐震天道:“方丈大师,你这是……”

  大方禅师道:“有劳贵门前来给本寺报信,贫僧谨代表少林向贵门表示感谢,两位不可推辞。”

  说着,给唐家父子施了一个拜谢大礼,唐家父子只得受了。

  重新落座之后,唐震天道:“方丈大师,唐某人这次前来,尚有一事。说出来,只怕有些唐突。”

  大方禅师见这个一向快人快语的唐门大佬也有迟疑的时候,心中一愣,想了一想,道:“只要不是违背江湖道义的事,贫僧一定不遗余力,为唐掌门分忧。”

  唐震天面上一喜,道:“本门想与贵寺结些善缘,不知可否?”

  大方禅师那里听不出唐震天此话含意。按武林行话,唐门是想同少林寺“结义”。少林寺虽是九大门派之首,却也是佛门圣地,唐震天再口快,也不好以江湖人的口气来与大方禅师说明,因此便用了“结缘”两字。

  大方禅师朗笑一声,道:“这有何难,就冲贵门千里迢迢来给少林报信,贫僧就能答应。更不要说贵门同少林一样,乃武林一大门派。少林若能和贵门结缘,那是再好不过的了。武林倘若起了纷争厮杀,你我两派,加上一向与少林交好的武当,定能为武林分忧解难。说到底,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贫僧欢迎还来不及,又岂能拒绝?”

  唐震天见“目的”已经达到,十分高兴,道:“唐某人这几日在少林做客,收获却是不小。明日,唐某人就将返回本门,将喜讯告知几位家叔,他们定是欢喜无比。”

  大方禅师道:“几位前辈身体可否健朗?唐掌门主回去后,请务必代老衲问安。”

  少林寺后山深处,一个隐秘的所在。

  夜半,一道人影飞快地纵跃而至。长袖一甩,如一只大鸟般冲天而起,一式“一鹤升天”,跃起五丈多高,“呼”的一声,窜入了绝壁上的一个隐蔽洞内。

  那人进得洞后,只听洞内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是大方师侄吗?进来吧,不必告知。”来人正是大方禅师,闻言之后,他没做停留,径直朝洞内行去。

  很快,已至尽头,只见洞内坐了三个老僧,白眉如霜,白袍似雪,看相貌,没有百岁,起码也年过九旬。

  “三位师叔,师侄有礼了。”大方禅师合掌当胸。

  “坐吧。”正中那位白眉老僧双眼轻启,精芒毕露,显见内家功力深厚无匹。这声音正是从他口中发出的。

  大方禅师坐下后,道:“三位师叔,师侄有一件重大的事要禀。”

  白眉老僧道:“什么重大的事?”

  大方禅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本寺的天蝉刀已有踪迹。”

  话甫一出口,三位老僧不约而同地双眼大睁。久久,三个老僧没有吭声。

  一声叹气,正中那位白眉老僧道:“天蝉刀,你终于现身了,老衲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四十年。”话锋一转,看向大方禅师,问道:“天蝉刀的消息,是谁告诉师侄的?”

  大方禅师道:“唐门三公子唐惊。”

  白眉老僧道:“唐惊?”

  大方禅师道:“也就是唐震天的三公子。”

  白眉老僧问道:“唐震天可是唐龙的长子?”

  大方禅师道:“正是。”当下,便将与唐门结义的事也说了出来。

  白眉老僧道:“你已是本寺方丈,这种事,全由你做主。”

  大方禅师面露难色,道:“师叔,要想取回天蝉刀,还须面对一位刀客。那刀客武功极高,似有收服天蝉刀之意。”

  “哦,这人如此厉害。”

  “依师侄看来,此人武功之高,要在师侄之上,本寺之内,也只有三位师叔方能与他匹敌。”

继续阅读:第5章初出少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