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争抢
天魔圣2019-08-12 14:193,317

  忽见那教书先生样儿的人向何飞走了上去,面上带笑,道:“何副指挥使,在下有话说。”

  何飞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是何人,敢与圣上争宝?”

  教书先生淡淡一笑,道:“不敢,不敢。”

  何飞道:“那你还敢出来阻拦?”

  教书先生道:“何大人,你想错了。我并不是阻拦你将长生瓶献给圣上,只是觉得宝贝要用在恰当的地方。你把长生瓶献给圣上,它早晚也会被圣上赐予王公公,与其这般麻烦,还不如直接献给王公公。”

  何飞不知他的底细,只好笑问道:“不知你与王公公有何关系?”

  教书先生道:“在下公孙白,是王公公的门生。”

  何飞眼光转动,忽然“哈哈”一笑,道:“原来是公孙先生,失敬,失敬。”心中却道:“王振的门生,我倒是见过几个,这公孙白还是头一次听说。”正想开口说句客套话,忽听吴如耿怪笑道:“我看你一副斯文样儿,怎么不洁身自好,偏要与王振卖命。”这话是针对公孙白的,那公孙白听了,却不生气,转向吴如耿,道:“前辈此言差矣。古语有云,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在下遵循古训,又有什么不好?”

  吴如耿向前移动了八尺,道:“公孙白,你敢接我一拐吗?”

  公孙白笑道:“在下能得前辈指教,荣幸之至。”

  吴如耿一声怪笑,倏地飞身跃上,一招“泰山压顶”,细拐带起一股劲风,落向对方肩头。公孙白微微一笑,衣袖陡然飞出,虽是后发,却是先至,一下子就把细拐缠了两圈。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离地而起,悬空转了三圈,落地后,公孙白向前猛地迈出一步,吴如耿却脸色一变,被一股无形的劲气迫得后跃两丈。他试出公孙白内力高深,自忖没有取胜的把握,身形未落,拐头在地上一点,便如风一般掠了出去。怪笑声中,已去得远了。

  秦氏三兄弟见吴如耿退出了夺宝行列,心中惊疑不定。秦石一声长啸,一招“越野横沙”,剑光闪处,朝公孙白刺了过来。公孙白一动不动,眼看剑尖即将临身,突然屈指一弹,正中剑身,“当”的一响,秦石只觉手腕震痛,手中剑险些脱手飞出,心头大骇,暗道:“这厮武功之高,只怕师父也不是他的对手。”自知再待下去,也无法拿到长生瓶,便带着两个弟弟,匆匆离去。

  那夜行人和蒙面人大概是自知无法抢得长生瓶,也先后离开了山岗。清成对长生瓶根本就不存什么幻想,见热闹过去,忙下了山岗,才走了里许,忽听有人冷声道:“站住。”

  清成扭头看去,数丈外站了一人,却是那蒙面人。

  “尊驾叫我何事?”清成暗自运功戒备。

  蒙面人往前走了一步,喝问道:“你是少林寺的弟子?”

  清成道:“是又怎样?”

  蒙面人冷笑一声,道:“说,要到何处去,做些什么?”话音刚落,急转身躯,单掌一拍,掌风过处,将一颗小石子震落,喝问道:“谁?”

  夜色下,场上除了两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清成心头大奇,暗道:“这蒙面人的武功比我高出不少,而打石子的人的武功似乎还在蒙面人之上。”

  “装神弄鬼,给本座出来!”蒙面人大叫。

  “嗖”的一声,一根光秃秃的小树枝又飞射而至。蒙面人伸手一抓,谁料,树枝上的力道强劲得骇人,蒙面人拼尽了全力,才抓稳了,心中却是一片震惊。

  蒙面人自忖这人的武功在他之上,不敢再找清成的麻烦,冷哼一声,腾身跃起,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清成待蒙面人去后,向树枝射来的方向双手合十道:“多谢高人出手相助。”静候了一会,那人既没回声,也没出来,就像是走了似的。清成苦笑一声,转身而去,刚回到悦来客栈,突听身后有人道:“清成。”

  清成那里会想到身后有人,顿时吓了一大跳,失声道:“你……你是……”转身看去,却是那戴着斗笠的怪人,心神稍微一定,奇道:“咦,前辈,你也出来了么?”

  怪人“嗯”了一声,身形一晃,落到院中,正是他们所住的院落。清成跃下落地,刚要问些什么,怪人推门踏入客房,头也不回地道:“清成,有一句话想来你不会没听说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有要事在身,还是走好我们的独木桥为是,不要去管什么阳关道。”

  清成一怔的功夫,怪人已把房门合上了。

  “他要我别多管闲事?哎呀,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我,我居然毫无所觉,他若是我的仇人,我的小命岂不是早就丢了?对了,那吓走蒙面人的人莫非就是他?”清成心中想到。

  清成自见识到怪人的“厉害”之后,对他的话无不深信。既然让自己不要多管闲事,那自己就照做便是了。

  这天,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古渡头,正看到一艘大船缓缓靠岸。清成一眼就看出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某个帮派的“私家船”。果然,没有多久,便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瘦长汉子率领八个劲装大汉从船上下来。

  蓦地,有人大叫道:“姓江的,你可来了!”

  那汉子听了这话,面泛苦笑道:“孙大娘,你老真是无处不在啊。”

  “老身问你,你们正天教的那个胡不归在什么地方?老身要找她算帐。”随着话声,一道人影飞快地向那瘦长汉子冲到。只见这人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婆子,她冲到瘦长汉子身前之后,伸手便是一抓,手指一触对方的身体,不知为何手指一滑,没有抓牢。那瘦长汉子象灵蛇般地滑开了两尺。

  孙大娘没有抓到对方,心头微怒,一掌飞出,掌风呼呼作响。瘦长汉子微微一笑,身躯一转,堪堪避过了掌劲。孙大娘腾身一跃,飞起一脚,踢向对方。

  “嘭”的一声,瘦长汉子站着不动,硬挨了孙大娘一脚。旁人只道这一脚落实,瘦长汉子必受伤不可,谁料,吃亏的反倒是孙大娘,只听她惊讶地“咦”了一声,被一股反震之力震得腾空翻出数丈。

  方剑明瞧到此处,拍手笑道:“好看,好看。”

  孙大娘气道:“好看个屁。”却听那瘦长汉子道:“孙大娘,胡兄的去处,我确实不知,你还是到别处去找吧。”

  老婆子怒喝道:“姓江的,你不要仗着你们正天教人多势众,欺负我老幼二人。畹儿,把我的铁琵琶拿来。”说着,向左首招手。一个十三、四岁大小的少女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把黑漆漆的琵琶。

  “奶奶,算了吧,我们还是走吧。”少女脸上微微发红。

  孙大娘见她不肯过来,气道:“你这丫头,真是不识好歹,我要为你爹爹报仇,难道你不想吗?”

  瘦长汉子听了,收起脸上笑容,正色道:“孙大娘,你可不能胡说,胡兄与你的儿子比武,是堂堂正正的事儿。你儿子比武落败后,不知为何死在烟花之地,这事可怪不得胡兄。”

  孙大娘口中只是冷笑,突然飞身过去,将孙女手中的琵琶夺了过来,转身朝瘦长汉子扑了上去。瘦长汉子身形一晃,躲过了一招。孙大娘将琵琶舞动,状如发怒的母虎。

  转眼之间,十招过去,孙大娘仍然没能把瘦长汉子怎么样,忽听瘦长汉子长声笑道:“疯了,疯了,孙大娘你真是疯了,我江大春可不想与你拼命。”

  话音一落,电闪而出,落到了三丈之外,施展轻功,一溜烟似地如飞而去。孙大娘要追,却晚了一步。那八个劲装大汉见头儿走了,不敢停留,忙跟了上去。

  看了这场“闹剧”之后,方剑明等人便上了客船。站在船头,方剑明抬头望去,只见孙大娘大步流星地离了渡口,那少女怯生生地跟在后面,背上的琵琶格外引人注目。

  白天赶路,夜晚住宿。半月后,离苍龙谷越来越近。这日,八人在一家野店里落脚,清成向店主打听苍龙谷的具体位置。店主听他们要去苍龙谷,吓得面无人色,吃惊地道:“客官,恕我多说,你们千万不要去苍龙谷。前些日子,有几个江湖上的人结伴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他们进去的那一夜,有人听到了猛兽咆哮的声音。唉,我看八成是被猛兽给吃了。”

  清成笑道:“我们进去就是要除掉这些害人的猛兽的。”

  店主看了看清成,见他长了一身肥肉,横看竖看也看不出他有何等本事将凶残的猛兽除掉,便道:“客官,你可不要以为那些猛兽是小猫小狗一般大。我听说那苍龙谷内有很多体形庞大的猛兽,虎豹见了,都要惧三分。那猛兽有这么大,这么高,你能杀得了它?”比着手式,将猛兽的体形描了一个大概。看得出,店主所描绘的猛兽比寻常猛兽大了一倍不止。

  清成有些不信,道:“店主,你不是在吓唬人吧?世上怎会有这么大的猛兽。”

  店主道:“哎呀,客官,我可不是吓唬你。说实话,那些猛兽我虽没有亲眼见过,可是王家寨有人被猛兽咬过,我跑去一看,我的妈呀,身子被猛兽咬断,死得好惨。”清成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最后向他问明了苍龙谷的方位。

继续阅读:第9章刀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