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长生瓶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71

  “那我们还买它做什么?”

  “我们一时看不出它的妙处,并不代表我们永远看不出。俗话说:工夫不负有心人。凭我单刀鬼见愁诸葛不凡的手段,我就不信看不出其中的奥秘。张老弟,你出多少价码?”

  张三“嘿嘿”一笑,伸出四个指头,并不说话。劲装莽汉双目一瞪,道:“四千两。”

  张三“嗤”的一笑,神色大为不屑。

  劲装莽汉道:“四万两?”

  张三摇摇头,一字一句道:“四十万两白银。”

  劲装莽汉按耐不住,跳起来叫道:“张三,你小子是狮子大开口,四十万两,你也不怕被压折了腰!“

  张三笑道:“四十万两,对于诸葛大爷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数目。”

  诸葛不凡道:“张老弟对我可不是一般的清楚啊。”说到这,双耳一竖,冷笑道:“何方朋友,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相见?”话声中,向夜行人所藏之处扑了过去。

  张三听说有人,赶紧把玉瓶放回了袋囊中。这时,诸葛不凡已和夜行人交上了手。两人使用的招式,俱是普通的拳脚功夫,不过这些招式到了两人手中,显得很有气势,绝非普通武林中人可比。

  两人相斗三十余招,谁也奈何不了谁。

  “足下功夫了得,咱们兵器上一见高下。”诸葛不凡大喝一声,拔刀出鞘,“刷刷刷”三刀。刀刀夺命,刀声凛然。果然不愧为“单刀鬼见愁”。

  夜行人身形飘动如风,堪堪避过了三刀,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剑身一抖,灵如飞蛇,上下晃动,剑光刺目。

  铛!

  刀剑相交,响起金铁交鸣之声。

  诸葛不凡大刀一格,将夜行人的软剑推到了一边,这才看清夜行人的面目,见对方是一个长相平凡的中年人,怔了一怔,喝道:“足下跟踪至此,莫非也是为长生瓶而来?”

  夜行人一声不吭,暗运巧劲,软剑的上半身回弹,劈向诸葛不凡。诸葛不凡收刀跃退九尺,心知此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不敢大意,施展独门刀法,与对方大战起来。

  清成正在暗中偷看,忽觉身后风响,危急之际,忙一个滚地,躲过了一击,一道人影从他刚才所藏之处一掠而过,发出一声阴测测的冷笑。

  “好险。”清成暗叫了一声,一跃而起。他若不是滚地闪躲,此刻只怕已中了那人的阴毒招数。

  “什么人?你……你想干什么……”张三眼前一花,一个蒙面黑衣人已出现在他面前。

  蒙面黑衣人冷声道:“拿来!”稍一蹲身,伸臂出手,就想去夺张三腰间的袋囊。

  劲装莽汉见状大怒,道:“有我塞李逵在此,你敢胡来!”飞身跃来,一脚踢出。蒙面黑衣人看也不看,随手一抓,就把塞李逵的小腿抓在手里。塞李逵暗道一声:“不好。”人已是腾云驾雾般地落在了数丈之外,摔了一个手脚朝天。

  诸葛不凡和夜行人正打得难分难解,虽都想过来阻止蒙面黑衣人将长生瓶抢去,但奈何两人一刀一剑缠在一块,一时之间又哪里赶得过来。

  蒙面黑衣人要抢长生瓶,张三岂能坐以待毙,施展最拿手的轻功,东躲右藏,一时半会也没让蒙面黑衣人得逞。

  “我来会会你。”

  清成想起被蒙面黑衣人无端地偷袭,心中恼恨,疾奔而至,一掌向蒙面黑衣人当头拍下。蒙面黑衣人低声一喝,一拳打出,拳风骤出,一股强大的内家劲力吹得身上衣袂猎猎直响。

  砰!

  清成肥胖的身躯如陀螺一般在空中打着旋,被震出了数丈之外。两人交手一招,清成便试出了对方内力尚在自己之上。

  倏地,三声长啸远远传来。蒙面黑衣人目中闪过一道厉芒,向张三展开了闪电般地攻击,塞李逵赶过来,与张三大战蒙面黑衣人。蒙面黑衣人虽然武功高强,但片刻之间又焉能夺得长生瓶。

  很快,衣袂破空之声传到,三道人影划空而至,各自找了个落脚之处,内中一位教书先生样儿的人拱手道:“诸位先请住手,大家有话好说。”话声不大,但清晰入耳、字字震心。

  蒙面黑衣人低声冷笑,退出战圈,塞李逵气喘如牛,张三却是大汗淋漓。蒙面黑衣人的一阵急攻,两人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那头,夜行人和诸葛不凡刀剑一分,各退三步。诸葛不凡飞步来到塞李逵身边,道:“二弟,没受伤吧?”

  塞李逵喘气道:“大哥,我没事。”

  突听“嘿嘿”的笑声传来,又是三条人影划空落到空地上,其中一人对张三道:“我们把长生瓶买了,你的安全由我们负责,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三心头一喜,道:“好,只要你们出二十万两银子,我手中的长生瓶就是你们的。”说着,从袋囊中掏出了玉瓶。

  “嗤”的一声,最先到场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发出了怪笑。这人是一个秃顶老者,杵着一粗一细两支镔铁拐,只听他道:“很好,很好,要是长生瓶能用价钱来买,我‘阴阳拐’吴如耿愿意出三十万两来买你手中的宝贝。”这声音,却是讥笑雁北双邪的那个声音。显然,讥笑雁北双邪的人,就是这位仁兄。

  张三还没有开口,说要花二十万买长生瓶的那人就冷笑道:“好你个吴如耿,青城派很了不起吗?我衡山派岂会示弱?”

  吴如耿斥道:“秦石,你身为晚辈,竟敢以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那名叫秦石的人是衡山派掌门“荡魔剑”钱德胜的大弟子,与他同来的分别是他的两位弟弟,一个叫秦木,一个秦松,均是钱德胜的弟子。衡山派是九大门派之一,名震武林,也难怪秦石口气很大。不过,青城派也是九大门派之一,那吴如耿还是青城掌门金鼎道长的一位师弟。

  突听那蒙面人“哈哈”狂笑起来,语出惊人地道:“什么衡山派,什么青城派,你们不要在这里耍威风,惹恼了本座,小心你们的颈上人头。”

  吴如耿听了,冷笑一声。秦氏三兄弟听了,却怒不可遏,拔剑出鞘,嗡嗡直响,眼看就要和蒙面人开战。

  蓦地,一个声音传来:“慢来,慢来,你们这么多人要抢这什么长生瓶,究竟这长生瓶有什么好处,值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谁说来听听,这长生瓶的好处在那?”

  众人一怔,朝这人看去,只见这人是个头发花白、眼睛很小的老头。

  “前辈不知长生瓶的来历?”诸葛不凡问道。

  “嘿,老夫确实不知。”

  “前辈不知长生瓶,却有很多江湖人为之争得头破血流,这长生瓶原是很久以前的一件宝贝,后来不知为何落入了正天教,被正天教占为己有。听江湖传言,长生瓶能助长人的功力,是否还有其他的功能,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老头道:“荒唐,荒唐,这鬼东西真有这般好处,老夫实在难以相信。武功是靠自己勤学苦练出来的,哪里有什么捷径,休得胡言乱语。年轻人们,老家伙劝你们不要痴心妄想,这鬼东西说不定是某些人不怀好意说出来骗人的。”吴如耿六十来岁了,在这老头面前,竟也成了“年轻人”,不禁有些气闷。

  忽听有人“哈哈”大笑一声,道:“不错,李前辈的话很有道理。”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圣手何飞领着一群人飞快地向这边赶了过来。众人见何飞带来这么多人,不禁吃了一惊,均是心想:“他要出手争夺的话,有谁敢与他相争?”

  何飞到了近前,向老头一抱拳,道:“李前辈,好久不见,你老身体可好?”

  老头望了何飞一眼,小眼一咪,道:“原来是你。你师父呢?”

  何飞神色一黯,道:“先师已作古十年矣。”

  老头一怔,道:“你师父死了?可惜,可惜。”见他带来的这些人并非银片门的人,便问道:“你带来的这些人是什么人?”

  何飞道:“不瞒李前辈,我如今已是锦衣卫的副指挥使。李前辈不要惊奇,先师临终前已交代过了,本门的不成文规矩已然陈旧,我入朝为官,并非违规。”

  老头脸上的神态变化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你们要争长生瓶,老夫对它却丝毫不感兴趣,留在这里,也是无味,走也。”身形一动,施展八步赶蝉功,转眼消失在夜里。

  何飞见老头走了,这才抬眼望向众人,目光落在了蒙面人身上,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蒙着面,鬼鬼祟祟的,给我从实招来。”

  蒙面人冷笑道:“何大人,好威风啊,长生瓶难道你也要插上一脚?”

  何飞脸色微微一变,目光转向张三,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三道:“张三”

  何飞道:“好,张三,我不管你手中的长生瓶从那里得来,你与我上京城去,将它献给圣上,圣上定有重赏。”

  张三忙道:“小的不敢讨赏。”

  何飞“哈哈”一笑,眼睛一扫,道:“还有哪位朋友想要这宝贝吗?”

  那蒙面人发出了一声冷笑,其他的人却都没吭声。

继续阅读:第8章争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