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图(四)
秦沐一2019-08-14 12:003,284

  沈宛扑到沈老爷的身上,哭的十分凄惨。沈老爷用最后一口气拉着沈宛的手,向一旁的赵恒嘱托道:“求你一定要把宛儿送到听泉山庄找张剑景,求你……求你一定……”沈老爷话还没说完便咽了气。

  赵恒帮沈老爷合上了双目,应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沈姑娘安全送到听泉山庄的。”说完赵恒便和钰枫一起联手对抗那贼人,留下凌千云守在沈宛身边。

  那贼人武功高强,赵恒和钰枫联手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赵恒心下盘算着,鬼影既然能够听他的话收手,那么他亮出身份来,那这个人是否会权衡利弊而暂时放过他们?

  赵恒收了剑,对那人说道:“我乃摄政王赵恒,你等受何人指使来找云锦图?”

  闻言钰枫和那人都收了手,那人上前向赵恒行礼回话:“属下郁文川,见过王爷。主人命属下来接王爷去府上一叙,顺便来找云锦图,不知王爷可否移驾别苑?”

  “你家主人真是好大的谱啊,竟要灭了沈家满门来请本王过府吗?他想要云锦图,也不问问本王是否同意?”赵恒话中的怒气让郁文川有些心虚。

  “王爷息怒,主人这么做也是为了王爷,云锦图关系着王爷的大业,自然不能草率。”

  “你家主人若是想见我,便让他亲自来请,否则本王谁都不见。”

  闻言郁文川不再对沈家的人下手,而是恭恭敬敬的离开了沈府。赵恒见状立马打发了沈家剩下的那些仆从,带着沈宛连夜离开了这里去听泉山庄。

  出城到了安全的地方后凌千云和钰枫才有机会问赵恒,他为什么会是摄政王?尤其是钰枫,本来就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更让他觉得赵恒深不可测了。

  “你之前还说你只是一介布衣道士,现在怎么就成了前朝的摄政王?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钰枫问的很直白,连一旁的凌千云也跟着点头附和。

  “千云,你不相信师父?”赵恒说的有些可怜,没想到一手养大的徒弟居然不相信自己。

  千云摇头回道:“师父,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觉得你突然冒充自己是前朝的王爷很危险,万一那些人当真了要伤害你怎么办?”

  闻言赵恒释怀了不少,还是自己的徒弟最好:“没事,他们不敢对师父出手,千云……师父……”赵恒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千云真相,可是不说又怕日后千云知道了会生他的气,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实话实说比较好:“其实师父真的是前朝的摄政王,这么些年隐姓埋名的也是希望能让你安稳度日,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找到为师,千云,为师的心愿是想你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然后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这话说的千云心里有些难受,她当然明白师父的心意,只是她更想的还是留在师父身边一直陪着他。千云擦擦眼泪,刚想开口就被一旁的钰枫抢了话:“好了,说这么多,沈老爷被杀是不是你指使的?你的目的是不是想从沈姑娘手里骗走云锦图?”

  听到钰枫如是说,沈宛止了悲伤,细想想她初次遇到赵恒的情景,再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让她不得不对赵恒有所怀疑,难道这所有的一切真的是赵恒为了得到云锦图而布下的局吗?

  “云锦图不在沈家。”沈宛梗咽着开了口,钰枫忙将她护在身后,沈宛轻轻的拽了拽钰枫的衣袖,示意他没事,继续说道:“当年我娘嫁给我爹时确实是将云锦图带到了沈家,但是早在几年前我娘便将它交给了一个姓高的公子,那位公子每次来我家都只会单独见我娘,所以我和我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来自何处。道长,你现在知道了云锦图不在我这里,是不是想要除掉我了?”

  “赵恒,你敢?!”钰枫将沈宛紧紧的护在身后,瞪着赵恒,提防着他随时会向沈宛出手。

  赵恒低头无奈的笑了笑,从口袋里将千云做的糕点拿了出来吃,还递到钰枫面前问道:“要不要吃点?沈姑娘饿吗?”

  “师父我饿了,快分我一点。”凌千云叫嚷着从赵恒那拿了块糕点吃。

  见此钰枫有些气急了,将手里的剑往地上一摔怒道:“赵恒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要杀要剐的到是给句痛快话。”

  沈宛躲在钰枫背后,小心翼翼的伸头出来看着赵恒,难道他真不是坏人?沈宛有些晕了。

  “杀什么杀呀,赶紧吃点东西休息休息赶路了,还得将沈姑娘平安送去听泉山庄呢。”赵恒将手里的糕点扔到了钰枫的怀里,找了棵树靠着闭眼休息了。

  钰枫一脸懵,将糕点分给了沈宛后也找了棵树靠着休息,他想着就先相信赵恒一回,一旦发现他有什么不轨就立马杀了他带着沈宛逃跑。

  天刚擦亮,还在睡梦中的赵恒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心下一惊,坏了,追兵来了。

  赵恒着急的叫醒了还在梦中的三人,嘘声让他们小心,附近有追兵。四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着,待听不到追兵的动静了才松一口气,看来还是要尽快将沈宛送去听泉山庄才好,免得夜长梦多。

  简单的整理了行装后钰枫带着他们找了条僻静的小路,绕开了追兵前往听泉山庄。

  对于听泉山庄赵恒和钰枫还是如雷贯耳的,江湖上都知道听泉山庄擅剑法,尤其是第三代庄主那剑法更是出神入化,仅一套听泉剑法便打败了当时武林的第一高手,虽然家传五代,一代不如一代,但现任庄主张剑景在武林高手榜中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尤其听泉山庄后山的磬音泉,流出的泉水声犹如磬般清脆悦耳,被誉为是天下第一泉,当今圣上每年都要前往磬音泉去听音品茶,因此听泉山庄也算是备受皇恩。

  有这么个家族做靠山,赵恒不禁对沈宛有了一丝好奇。

  途经一个小镇,赵恒的酒瘾有些犯了,他拿起水壶晃了晃,里面已经没有多少酒可以喝了。凌千云看到赵恒犯难的样子,心下了然,师父定是想喝酒了,于是凌千云朝边上的钰枫说道:“给我银子。”

  钰枫瞅了眼赵恒不情愿的说:“我可没银子,找你师父去。”

  “咦?”凌千云似是想到了什么:“你身上的毒好像师父只给你解了一半,想解另一半的话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闻言钰枫有些生气的耍赖:“爱解不解,反正我是没钱。”原本钰枫想去沈府偷点值钱的东西玩玩儿的,没想到这一趟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还想从他这弄银子,还真把他当冤大头了?

  凌千云可不吃钰枫这一套,她拉着沈宛的衣袖楚楚可怜的说道:“沈姐姐经过这一夜的折腾肯定又饿又累,可惜我和师父实在是捉襟见肘,无法找家客栈让沈姐姐好好休息吃点东西,希望沈姐姐不要怪我和师父。”

  沈宛摇头,拉着凌千云的手回道:“怎么会,要不是你和道长,只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了,宛儿感激你们还不来及又怎会责怪。”说完沈宛看向身边的钰枫,轻蹙的眉头让人我见犹怜。

  佳人蹙眉顾盼生辉,让钰枫心里一沉,想起了那个人也曾如沈宛一般,不言便足以让人为她付出一切,钰枫从怀里拿出珍藏了许久的和田玉递给凌千云,不服气的埋怨道:“三间房,一顿上好的酒菜。”

  “三间房?可是我们四个人呐?为什么是三间房?”凌千云追着钰枫问。

  钰枫不耐烦的加快了步伐解释道:“沈姑娘害怕一个人独处,你陪着。”

  凌千云恍然大悟的点头,想着可以找找这里还有什么好吃的。

  找了家客栈安顿好后,赵恒吃了饭便独自外出了。

  吃饭时师父总是有些心不在焉,每次和他说话,也总是答非所问,凌千云心里有些担心便偷偷的跟着师父一起出了门。

  赵恒来到了一处民宅,这个宅子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过了,破破烂烂的,甚至让人感到有些不适。天色渐暗,凌千云在院里找了一个拐角躲着,看到师父进了里面的房间,透过窗她隐约看到师父从柜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柜子的夹层中藏着的是从前王妃写给赵恒的家书和遗物,当年因为逃难赵恒曾带着凌千云在这里小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因为躲避追兵走得急,便将这些家书和遗物藏在了这里,还好这些东西经过了这么多年都还在。

  赵恒拿出家书一封封的读着,那些熟悉的话语,让他总觉得王妃还在王府盼着他早日凯旋而归,一起期待孩子的出生。

  赵恒看着王妃的遗物难掩心中的苦楚,竟有些梗咽,山川城镇,都城故土,能找的地方都已去过,却始终没能寻到王妃的消息,有人告诉赵恒王妃早已不在人世,可就算是人已不在,也该有个埋骨的地方,为何他找不到?

  “王爷。”一个温婉而又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赵恒震惊的掉了手里的东西,他猛然回身,竟在院中看到了他日日夜夜念着的人儿:“云湘!”赵恒惊呼了一声,可等他急忙跑出院子的时候,王妃已不见了。

  赵恒呆滞在原地,难道刚刚是他出现了幻觉吗?

继续阅读:听泉山庄(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保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