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暴风城
冷场虾2019-10-01 11:093,120

  在空岛之上,有一座终日被暴风环绕的巨大城池,名为暴风城。

  这里是风帝与其手下“三风将”居住的地方。

  暴风城两侧宛若双翼展翅,形同巨龙冲天,环绕在其中的暴风,仿佛是因双翼而起,人站在暴风城外,犹如蝼蚁般卑微。

  三个月之前,谁不会想到空岛上会矗立这么一座宏伟的建筑。

  天空海贼团占领空岛后,动用千人之力,历时三月,终于建造出硕大的暴风城。

  暴风城除了外观恢弘,每个房间的规模都十分巨大,最大的则要数暴风城的主殿。

  一百零八根青柱矗立其中,青柱前方则是巨大的王座,相比青柱的简朴,王座可谓金碧辉煌,宝座两侧皆有精细的雕刻,左有龙飞凤舞,右是虎斗狮搏,栩栩如生,使人生畏。

  108青柱仿佛一百零八将士,端正地在两侧排列,人若坐在宝座上,颇有君王之威。

  如此庄严肃穆的主殿上,身为暴风城的城主,瑟兰迪尔本该坐在王座,俯视百人,指点江山。

  但硕大的主殿上,此时唯有寥寥五人。

  一人旁观,其余四人则是坐在朴素的椅子,面面相视。

  “香香,我听说你最近相好的男人跟一只猫私奔了?东风。”

  “那只是谣传啊老大,我跟他只是朋友。他爱人爱猫,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六条。”

  既是朋友,生死又与之无关,其下场如何,场中几人心照不宣。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不过香香你今天打了不少条子吧,三饼。”

  “1579条,而且她手上应该还有9张。五万。”

  “碰!香香你今天条子没走过哦,我看这绿色是缠上你了。北风!”

  “闭嘴吧,小秃头,暴风城的厕所都要洗10年了,还想再洗多少年?”

  “五筒。”

  “碰!”

  瑟兰迪尔赶紧摁住桌上的五个圆。

  “小兔崽子,藏这么久还不是让我等到了?”

  “巴拉巴拉……”

  “谁啊,这么重要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事就不能有点轻重吗?”

  “老大要不你先听完这个电话?”

  “不用,继续,三万。”

  瑟兰迪尔打出一张牌,顺手接过丞相递来的电话虫。

  “喂?”

  “老大是我。”

  “怎么回事,巴菲特反叛了?一个被海军抛弃的废物而已,反叛你直接帮我处理掉得了,没必要找我申请,我一堂堂暴风城城主日理万机,哪有空管这些小事。哎,别动,那只七筒我要了,小突突你要敢把那七筒收回去,手都给你砍了。”

  “巴菲特没有反叛。”

  听到日理万机的风帝又和手下在恢宏的主殿中寒酸地打着马吊,黑衣男藏在斗篷下的脸更黑了。

  自从瑟兰迪尔在空岛上接触了马吊开始,终日沉迷马吊,无法自拔,一醒来就拉着手下在大殿里打马吊。

  一开始暴风城数百人众,如今只剩寥寥无人,瑟兰迪尔却仍然醉心马吊。

  “巴菲特没有反叛?那你打什么电话啊。老子分分钟几百万上下,要是输了,是不是你替我洗暴风城的厕所?”

  “要是小事,我也不敢通知老大,空岛监狱刚才发生暴乱,现在已经沦陷,连镇守监狱的巴菲特都被放倒了。”

  “连小小的空岛人都看不住,从海军出来的都特么是废物!”

  “现在空岛监狱的囚犯全都跑了出来,囚犯数量不少,要是逃出来的囚犯都加入空岛抵抗军的话,可能会对船长的大事有影响。”

  “能有什么影响?不过是一群连恶魔果实都没有的乌合之众而已,他们敢过来我暴风城,老子一挥手就能剿灭一群。”

  “打败巴菲特的家伙,好像拥有恶魔果实的能力。”

  黑衣男沉吟一声。

  ”开玩笑吧,恶魔果实都是摩根从堂吉诃德拍卖场带上空岛的,空岛哪来的恶魔果实。”

  “这场暴动的背后貌似还有革命军掺和。”

  “革命军?这群B怎么跟索命鬼似的,竟然从海上追到空岛!”

  听到”革命军”,瑟兰迪尔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这个组织此时尚不出名,在堂吉诃德家族的拍卖场被袭击之后,世间方知有革命军的存在。

  正因为堂吉诃德家族拍卖场被袭击,当时的拍卖场管理人摩根才会选择带手下逃到空岛,在空岛上成立”天空海贼团”。

  作为多弗朗明哥曾经的干部之一,瑟兰迪尔很清楚被多弗朗明哥问罪的后果,遂跟着摩根逃往空岛,成为摩根手下三帝中的”风帝”,坐拥连绵数里的暴风城以及四个手下。

  “对了,我这里刚抓到一名革命军的残党。”

  “啪嗒”两声,随后瑟兰迪尔听到电话另一头忽然有哭泣的声音,声带颤抖,显然在黑衣男的手下受了不少折磨。

  “问一下他革命军的目的是什么?九筒。”

  “听到了没有,我们老大问你话呢,你最好老实回答。”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了。我们的目标是海贼摩根从堂吉诃德拍卖场偷走的数个恶魔果实。听说里面每颗恶魔果实都价值连城。被誉为最强的几颗果实都在其中,如果我们革命军能够拿到那几颗果实,实力必然大增。”

  “革命军,哼,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帮土匪罢了。再问一下他们的根据地在哪里。六万。”

  “在……流风街。我知道的都说了,你可不可以……”

  “这得看我们老大的心情。老大你看……”

  “那人没有利用价值,埋了吧。七万,我不要万子,怎么老来万子。”

  “不,不,不要啊……”

  听到电话虫另一边声音忽然安静,瑟兰迪尔脸色逐渐阴沉,原因不是革命军,而是”突风”竟然要胡自己的七万。

  “胡!”

  “嗯?”

  “不……不胡了,老大我不胡了。”

  “胡了就是胡了,哪有突然不胡的道理。”

  “这……”

  “把牌翻出来吧,万一炸胡呢。”

  “啊,不好意思,仔细一看,果真是炸胡。”

  突风一脸哭丧,默默盖上自己的胡牌。

  ”炸胡一天输三家,突风你洗厕所的年份又得加上三十天了。”

  “知道了。”

  突风垂头丧气,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老大,流风街那边是不是有情况,要我去看看吗 ?”

  “不用,流风街那几个怂货怎么敢反抗我们。”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我去一趟吧。反正不碍事。”

  突风满眼可怜,就差抱着瑟兰迪尔的腿,苦苦哀求。

  再不去,暴风城百年的厕所清洁就要落在他的肩上。

  “可是你去了,我们这边就少个人。三个人是打不了马吊。”

  “不是还有丞相吗?”

  “哦,对啊。”

  “等等,等等……我不太会玩。”

  躺着中枪,丞相赶紧推脱,他可不想包下暴风城后五十年的厕所清洁。

  “不会玩就对了。我来教你。这么好玩的东西应该发扬光大才是。”

  “可是暴风城还有一堆事要做呢。”

  “什么事,画连环画吗?还是要写书?这些事情能有打马吊重要?”

  “这……”

  “丞相,从明哥开始到空岛这里,跟我的人有很多,有些人走了,有些人还在,但,能做我丞相的人,只有你一个,你这样,让我实在寒心。”

  “我来,我来还不行吗?”

  丞相沮丧着脸坐下,忽然看到起身时突风诡异的笑容。

  臭小子,以前老在旁边幸灾乐祸,我看你这回怎么办!

  “既然人数凑齐,那小的就先退下了。”

  “我们的人前几天都被雨帝拉去发掘空岛遗迹,我就稍微送你些打手,记得把事情办干净些,不要像某些废物海军。”

  瑟兰迪尔响指轻轻一打,大殿上忽然卷起一阵风,清风识趣地从香风的裙角吹过,随后在瑟兰迪尔身边汇集,形成三个酷似人型的风元素,高矮肥瘦各有不一,但无一例外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谢谢老大。”

  “没事,去吧,一个风元素才加一年而已。”

  突风听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大殿门前。

  老大,我们暴风城什么时候惨到这个地步了。

  空岛监狱前一片空荡,除了倒在地上的巴菲特,唯有黑衣男一人。

  黑衣男放下手中的电话虫,脸上露出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粗略一算,革命军的某人应该要到流风街。

  天空海贼团,革命军,再加一个自认为能成为”神”的少年。

  三方汇集在小小的流风街,必然在那里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继续阅读:6、神与莎德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海贼王番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