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谁要跟我看电影
朱若水2019-08-12 15:302,255

  “不,砸了。”

  “砸了?怎么会?你不是一直兴冲冲的……”

  “已经失去意义了。”

  “失去意义?……”马琪显然不了解。

  “你们两个,”胡书玮推开书说:“如果有时间在这里讨论无聊的事,不如多用点心看书,离下午模拟考只剩两小时三十七分……。”她看了下表:“……呃,四十一秒。”

  胡书玮的话很有力量,话匣子的螺丝旋钉全都紧了。

  用功了半小时,肿了两小时,外带被马琪吵醒七分钟半,罗沙仍然精神无采地趴在桌上,英文课本被搁在她的下巴下,上头还有一摊可疑的、干掉的水渍。

  铃响了,她勉强正坐,余光瞧见一个人从前门口进来,抬头一看──哎!哎!哎!

  艾维特。

  她原是顶讨厌他的,因为他居然对她发脾气。

  这事,要回溯到夏天刚开始的时候。她在课堂偷吃便当时被他抓到,他好凶,对她。所以每次看到他,她都没什么表情,就当是没瞧见一样。可是祝艾波每次看到他,都说他好帅好迷人;马琪、胡书玮、林子倩也都喜欢他。讲久了,她在一旁听多了。心里也跟着发酵。

  祝艾波说他身材好。像汤姆谢立克,结实又性感;而且俊美如鲁佰艾维特。

  马琪听了,问她不是喜欢“白斩鸡”吗?岂料她波霸杏眼儿一瞪,不屑地说:

  “什么‘白斩鸡’!你们搞清楚,我喜欢的是性感、结实、温柔、体贴、斯文、幽默、风趣、有教养、有品德……”

  “卡!”马琪大声打断她。

  善变的波霸。

  胡书玮看上的,倒是他文学硕士的金沙帽。一直夸他头脑好,有学问,看起来就是有读书人的样子,有书生气质。

  小林子倩别说他像是居家型的男人,有安全感,而且一定很疼老婆,当丈夫最好。

  只有马琪最干脆,感觉对就是了,用那么多形容词堆砌做什么!

  女人女人!不可理喻的动物。每次听她们肆无忌惮地评天判地,罗沙就支着头不予置评。

  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原是顶讨厌艾维特的,他太不给人情面。听说上回毕业班有个女的,在毕业当天向他告白,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给人之难堪的──老天!她要是那个女的,不上吊才怪!

  总而言之,她还是不喜欢他……

  “书本该收起来了吧?”人跟声音一起到,就站在罗沙面前。

  罗沙揉揉眼睛,收起课本。刚刚想得太出神了,忘了还有东西没收拾好。

  整个空间很安静,只有笔的磨擦声刷刷地响。

  铃过三响,“大刑”总算结束。

  缴了卷,走出校门,刚好赶上街车。

  一开始,罗沙就是搭乘街车上学的。樱花坡道虽然平缓,但是要由坡下爬到坡上,也是很费体力的事,所以她都选择节省力气的事。可是夏天偶然经过那家店,看到那张画后,长长一个夏天,她就都搭车到山坡下,再慢慢爬坡上去,只为了看那张画一眼。

  现在那张画不见了,她也就没有徒步的必要。

  “运气真好!”马琪呼叫一声,扑上那一排空座位。

  五个人恰好把座位填满,就剩下几道缝隙。

  “你们谁要跟我去看电影?”马琪问。

  祝艾波把头转向窗外;胡书玮拿出小说;林子倩津津有味地吃着蛋糕──总之,就是“说不”的讯息代号。

  “哼!这就是女人的交情!”马琪抱怨一句,把目标转向罗沙。“罗沙……”

  罗沙看苗头不对,举手想阻挡。车子靠站,上来了一个超级吨位的女人,一上车就直逼她和马琪而来,屁股一边扭一边说“挤一下,挤一下”,硬生生地插入她们当中的隙缝,将她和马琪挤到河西走廊,再踢到喀拉哈里沙漠。

  马琪趁机把罗沙拉开座位,绑架列车门附近栏杆,按铃下车。

  “我们先下车了!”她对车上另外三人招手说。

  “你──马琪?我不要看电影啦!”罗沙虽然频频抗议,还是被马琪拖下车去。

  马琪拽紧了她,确定她逃不了后,拍拍她被夹在她臂下的手说:

  “你不去也不行了!”

  山坡下离大学不远处有一家电影院,专门演些叫得出导演字号,或者演员声势不弱的影片,通常是首轮强档,是附近各级学校学生的集散地。

  罗沙一路手抵脚挡,还是被马琪胁迫看了一场文艺爱情大悲剧。

  整部片子爱来爱去,哭来哭去,不晓得在放什么屁,害得她差点就断气。听说还得了什么年度铜马奖铁马奖的,海报上烫金的文宣这么说。

  那实在是使人呼吸困难的东西;可是马琪哭得浠沥晔啦,手帕擦湿了好几条,一直吸着鼻说好感人。

  “烂、透、了──”罗沙不耐烦地推开马琪,她找不到其它手帕了,把她的衣袖当手帕拿去擦鼻涕。“我还是喜欢看喜剧,哈哈大笑就过去。看看你的红蒜鼻,拜讬哦!掉眼泪也是要花力气的,你怎么都不觉得累?”

  “你真的是铁石心肠!”马琪吸着鼻说。

  “算了吧!那种婆婆妈妈的东西!”

  “难到你一点幻想都没有?”

  “幻想?什么?”

  “爱情啊!笨!”

  罗沙肩膀一耸,极其无所谓的表情。

  “算了!跟你说这个简直是对牛弹琴。在这里分手了,拜!”

  马琪挥手再见,先拦到街车离开。

  街道的风景,一式的单调,罗沙没有多作逗留,很快地回了家。

  “我回来了!”她朝屋里大声喊,在桌上看见她的信。

  她放下东西,拆开信。

  “谁寄来的?”她母亲从厨房里出来。

  “阿潘。”阿潘是她的青梅竹马。“他说他已经通过转学考,顺利办好转学手续。”

  这个夏天以前,阿潘一家一直和罗沙他们比邻而居;后来潘家夫妇因故离婚,潘先生申请调职,就带着阿潘搬走了。

  “真是的!潘伯伯跟潘妈妈如果不离婚,阿潘就不用千里迢迢跑到南部念书了。”罗沙封起信。“他们为什么要离婚呢?神仙眷属了那么多年,每个人都羡慕他们,没来由的、莫名其妙就离婚,害得阿潘整个人都消沈许多。我实在真不懂他们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蔡徐坤,暗恋日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蔡徐坤,暗恋日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