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感情升温
蕉白2019-09-21 11:594,493

  李逢春出差走了一周,他习惯了到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工作的难度并不小,时时处处都有挑战,小到交通、住宿等的不确定性,大到事情的复杂程度以及突变性,压力不小,可是仿佛这样的工作能让他时刻保持清醒和活力,在应酬方面,李逢春的左右逢源、细致周到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出差的一周,节奏很快,见的人不少,每个人都需要多次、深度沟通,应酬、谈判、送礼、等待……忙起来的时候是每时每刻都需要绷着神经,这样的工作压力大但是也让人亢奋。办完事回到兰城之后,才能休息几天。

  李逢春出差的时候有一次需要请客户唱歌,一群大老爷们干唱有什么意思呢?没错,这样的场合唱歌肯定是需要叫陪唱的,所谓陪唱就是KTV里面,坐在客人身边倒酒、陪酒,也被客人揩点油的女孩,这种场合,需要宾主尽欢,客户在昏暗的灯光下划拳、喝酒、揩油,流露出油腻、猥琐的姿态,而请客的人一定不能说自己不点陪唱,逢场作戏是销售人员的必备技能,不能让客户感到尴尬和放不开,所以李逢春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点陪唱的。这个事情李逢春特意跟涵雨报备了一下,一个是提前说是报备,事后说这个事情就变味了,另一个李逢春也是想让涵雨了解自己的工作性质,不发生没必要的误会。涵雨一听,理解并且说的话很暖心,她说:“男人想干成点事就应该不拘小节,真正心里干净的人,不是叫个陪唱就污染了。但是陪唱这是条红线,再出格的事我就没办法容忍了。你放心陪客户,我不会中途查岗,我相信你!”李逢春没想到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姑娘能这么大气这么善解人意,他觉得自己没看错,虽然人家姑娘年龄不大,但是心胸、气度在那。

  经过这一次事情,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涵雨喜欢李逢春的坦荡、真诚,李逢春喜欢涵雨的大气、懂事。小别之后的见面,分外甜蜜,他们聊了很多,也聊的很坦诚,没有遮掩和美化,关于家庭、婚姻、爱情、价值观等等,说什么都能说到一起,能够彼此理解和信赖。

  涵雨有一个充满负能量的原生家庭,父亲至今下落不明。而李逢春呢,原生家庭也不是很完美。虽然李逢春父母都在,可是父亲早早就患上了尿毒症,隔天就需要透析一次,妹妹还在读博士,一个农村家庭供两个孩子收入基本全靠种地的微薄收入和亲友资助,好在李逢春大学毕业就应聘到一家上市企业,农村的孩子往往为了改变家庭的命运是特别踏实肯干的,所以他的收入在毕业生中算是比较高的,勉强维持了父亲高额的医疗费和家庭的开支。涵雨生长在一个贫寒的家庭,她太清楚没钱是种什么滋味,也太清楚在贫穷之下人的思维模式是怎样的,那种难,不仅是没钱的难,更是一种心理、情绪得不到释放的难。她能想象得出李逢春在那样的环境下承担了多少,牺牲了多少。她主动抱了李逢春,这个拥抱代表的是理解并且心疼,他们都在少年时期感受过贫穷带来的辛酸、都在学生时代因为捉襟见肘而不敢社交,都对家庭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就算这样,他们心里也对生活充满了感恩和希冀,他们都很骄傲,不愿意向生活低头。李逢春拥着怀里这个懂事的姑娘,他深深地疼惜她,想给她呵护,想填补她缺失的那些爱。

  从他们见面到此刻,只有十几天的时间,从时间上来看,涵雨觉得他们进展太快了,可是,从情感上来说,涵雨又觉得一切刚刚好,仿佛认识了好久,仿佛他们就是本该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涵雨差点忘了大早还有节课,都没来得及跟李逢春道别,就匆匆赶去教室。等下课才看到手机上他发来的消息: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任早晨偷偷跑了? 后面还有一个坏笑的表情。涵雨笑笑,回复道:那请问这位小娘子,我该怎么对你负责任呢?李逢春回复:陪我中午吃饭!

  热恋的时候,世界是很小的,眼里心里只有那个爱的人,涵雨也不例外,她的好几个朋友最近都联系不到她,要么电话不接,要么约逛街约吃饭都不出来,朋友们感觉涵雨应该是有情况了,问涵雨,涵雨一丝口风都没透露。她觉得现在自己每天被爱情冲昏着头脑,即便跟人说的时候肯定会让人觉得自己冲动、天真,涵雨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是她一直等的那个人,错不了,她谁的话也不想听。

  即将大学毕业,涵雨的闺蜜们大部分在相亲、在找工作,也刚开始见识到社会的残酷和现实,家里条件好的女孩,父母给安排好了工作,并且开始张罗着给介绍对象。涵雨有个大学舍友叫贺柔,长得小小的,眼睛是单眼皮,但很大,牙齿不是很齐整,不说话的时候让人感觉可爱、漂亮,但是一说话就会给她的容貌打几分折扣,她的普通话里带着几分兰城周边农村的口音,并且她说话从来不考虑别人感受,时不时会冒出几根刺让人不舒服。贺柔的父母当年都是从农村出来创业挣了一些钱,在兰城这个地方,算是一个小康家庭,但是贺柔跟大家说她家是中产,不过涵雨觉得并不像,贺柔说什么都爱夸大其词。涵雨跟贺柔一样大学没出去上,就留在了兰城,她们上的兰城大学在当地认可度还是非常高的,这所大学也是他们省最好的高校了,211重点大学。涵雨和李逢春的事情尤其不想跟贺柔说,贺柔考虑问题,总是有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感觉。比如每到五一、十一假期的时候,宿舍里其他人都回自己家乡过节了,在兰城的只剩贺柔和涵雨,涵雨又不想回家住,一回家就吵架,涵雨宁愿自己在宿舍住着,贺柔就让涵雨跟她一起去北京玩,可是涵雨没有钱呀,贺柔就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一个小时,比如以后我们上班了想出去玩也没时间了,不趁年轻好好潇洒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很多大学生借钱都出去玩,你别抠门的不舍得,你编个理由跟家里要呗,咱们系XXX为了买件大衣骗他妈妈说她考驾照呢,硬是买了那件大衣,你每次不跟我走,以后你叫我我也不跟你去……吧啦吧啦说个不停,涵雨烦得要命,玩,谁不喜欢,可是她确实没钱,学费都是凑出来的,她真的不可能再张口跟家里提什么旅游的事。贺柔说个没完没了那种劲儿,其实宿舍里其他人平时也烦,但是都住一个宿舍谁也不想因为这点事撕破脸。所以当贺柔打来电话问涵雨最近是不是有了新男友,涵雨说没有,涵雨都能想到,贺柔知道了,一定会说,东北那面离呼市太远,以后回个婆家都要坐车坐好几天,他现在又没车没房,怎么保障你以后的生活,他给你买首饰了吗?他工作稳定吗?你得找个有稳定工作的,有稳定工作才有社会地位……涵雨根本不想听这些,她看重的是这个人究竟有没有能力,究竟有没有责任感,她明白她选的这个人,在别人看来,现实条件很一般,可是涵雨不在乎,她相信,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以后什么都会有的。

  除了贺柔,涵雨对其他人也瞒得死死的,她不想受到任何干扰,她只想遵从自己的内心。涵雨是一个特别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从小家庭环境造就了她果断、勇敢的性格,涵雨的妈妈是个特别没主见的人,一辈子只听涵雨姥姥的话,涵雨从小到大,学习、生活很少用妈妈操心,自己都搞定了,所以很多时候,在做重要选择的时候,她妈妈的意见不会作为涵雨的参考意见。涵雨跟李逢春商量了一下,想让他去家里见见她的家人,她从来没有带男朋友回过家,因为她知道最后都是要分手的,而李逢春呢,涵雨认定了,带回家见见她的家人,这是对家人的一种尊重,另外,涵雨也想让李逢春更深入地了解她的家庭。

  涵雨通知了家里人,说要带男朋友回家吃饭,这个人是她准备嫁的。李逢春拉着涵雨去了超市,涵雨了解家里人的喜好,给李逢春出谋划策,给姥姥买桃酥、八宝粥,给大姨和叔叔买好烟,叔叔是涵雨爸爸消失了7年之后和涵雨妈妈在一起的,他们爱抽烟,给妈妈买西瓜,李逢春除了把这些东西放进购物车之外,还买了米面粮油肉等一些日常生活必不可缺的东西,逛了一会儿,一辆购物车已经被堆起了一座小山,李逢春让涵雨再去推一辆购物车,涵雨笑着说:“够了够了,这么多东西咱俩都拿不走了。”李逢春坚持让涵雨去再找一辆购物车,涵雨只能照办。出了超市,涵雨看着堆了一地的7大包东西,不知道两个人怎么拿。李逢春说:“你别提,你在这等着,我去打车,让车开到这,我往车上放。”涵雨觉得他真贴心。一会儿车来了,李逢春一包一包搬上去,一下都不让涵雨动手。

  李逢春天生就是个做销售的人,到了涵雨家,一点都没有新女婿第一次上门的拘束感,不卑不亢,话一句不多、一句不少,说得恰到好处。涵雨的家人呢,妈妈和大姨,很不善于应对这种场面,涵雨的叔叔呢,也不方便说什么,毕竟自己作为继父的身份,说多了怕落下埋怨,并且为了招待李逢春,叔叔一直在厨房忙活,菜上来了,又不停看鱼炖好没、汤熬好没,很热情。大姨呢,抽着烟,笑眯眯地看着李逢春,大姨是个看起来明白很多,其实最糊涂的人;姥姥,一看这个小伙子买了那么多东西,很满意,一直不停让着他吃这个吃这个菜吃那个菜,姥姥永远对待客人很热情,家里不管来了谁,姥姥都很高兴,竭尽全力招待,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好吃的摆在人家面前,就算因为生病手变得颤颤巍巍地也要给客人夹菜、倒酒。其实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涵雨的家庭构成很奇怪,是呀,一个家庭当中,三个女人都曾经遭遇过婚姻的不幸,一个继父,人不错,可也存在着私心,比如涵雨的妈妈和继父的钱是不放在一起花的,继父也有个女儿,比涵雨大,早就结婚了,不跟涵雨他们一起生活。重组家庭,如果想要过好,这个家庭中女性很关键,要么有很高的情商,要么足够深明大义,得有大局观,能够综合处理各种关系和矛盾,不偏不倚,客观看待两个家庭的融合、孩子们的融合,而涵雨的妈妈显然不具备这种素质,那么这个重组家庭就变得很奇怪,每个人各怀心思,各自的立场也不同,于是他们说话、做事总是带着一种奇怪的自尊感,既怕别人看不起,也怕被人太重视。每个人心里的小九九涵雨清楚的很。

  吃完了饭,这次见面也就算基本告一段落了,李逢春礼貌地告辞。涵雨出去送他,他们肩并肩走出小区大门,涵雨笑着跟李逢春告别,看着他坐上出租车她才返身回去。通过刚才的反应,涵雨看得出来,大家对她的男朋友的想法,他们对李逢春的第一印象应该还不错,可能会介意他的年龄,毕竟8岁也是个不小的差距。

  回到家,跟涵雨料想的一样,她们说李逢春年龄太大、家太远,大家正在热烈的讨论中,涵雨的妈妈跟涵雨说:“他岁数比你大,看起来很老练,又经常出差,以后如果人家外面有人了,骗你就跟玩似的。”涵雨挑了挑眉毛,极力掩盖自己不屑的表情,她尽量平静地说:“坐火车也有出车祸的风险,吃饭也有被噎死的可能,除非我永远不要结婚,不然不管找谁都有你说的这种风险。另外,不是说人家成熟就一定会骗人,人家稚嫩就一定不会骗人。你们对人的判断向来不准确,我也不会参考你们的意见。”涵雨早就习惯了这个家的这种逻辑,她们总是用自己的一套人生哲学去思考人生,可是,她们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哲学就像井底之蛙,狭隘、偏激、可笑,对,是可笑。涵雨身高172CM,挺高的,每当她带着不屑的态度的时候,她笔直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里全是不屑,冷峻地盯着她们,她们,尤其是涵雨的妈妈,就总觉得涵雨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这种态度她自然是不能接受的,可也没办法,这个女儿,总是这么毫不留情地指出她的错误,并且无懈可击,她没有别的方法,只能哭出来,才能找到她的位置,于是,涵雨的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哭着说:“我也是为你好,你自己看着办!”“好。”涵雨转身回屋关门,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继续阅读:第五章 新的进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好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