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噩耗
李悦悦2019-07-25 11:001,401

  这时从东南方吹来一阵风,吹落了树梢上的叶子,吹落了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欣喜,吹落了他对她的一份情,只愿我们夕阳夕下的那一刻成为永恒。

      

         树与叶的分离,不是叶的冷漠无情,也不是风的追随,只因为叶的无奈。

         “来人,送李姑娘回府”

         “他……他叫我姑娘”

          李钟灵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见策哥哥的身影离的越来越远,不一会后院就没有声响了,随着李钟灵的离开,那里只留下了点点悲伤和孤寂。

     

           李府在京城的东边,李府在百姓的眼中都一致被认为李府的李老爷和李姑娘是大善人,总会救济那些穷苦的百姓。

           李府代代都是文武兼修,李钟灵的父亲李陌是大良国的丞相,李钟灵的叔夫是抚平边疆的骠骑大将军,李家在朝廷里盘根错节。

   从李府大门进去中间是一条长长的大理石小道,这条小道两侧是草坪,穿过小道中间是一个陷下去的方形平台,平台的左侧有一个落兵台,上面摆放着长枪、棍棒、……

       

   平台左侧有一个圆形的月门从月门进去这里便是李钟灵生活的西苑 ,再往前走  

  左侧是有一个花圃,右侧便是李钟灵的卧房,进入卧房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打在红木做的园桌上,右侧是一个红木雕云纹嵌理石罗汉床,李钟灵侧卧在床上,身侧的丫鬟小霞急切的小声说道:“姑娘,你吃一点吧,身体最重要”,李钟灵并没有回话裹着被子在屋里哭泣,这时一声温柔的声音响起“灵儿”。

     

  那是李钟灵的母亲冯氏,约有不惑之年,但不知是生性温柔乐观还是对皮肤很是爱护脸上并无皱纹,柳叶眉,眸含春水流盼,头上梳着倭堕髻,发上簪着宝蓝点翠珠钗,身着云霞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脚踩孔燕段攒珠绣鞋。

  “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灵儿了?”

   

   李钟灵掀开被子抱住了冯氏,“阿娘,策哥哥他说以后不让我找他了”

   冯氏安慰道:“灵儿不哭了”

           过了一会屋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冯氏看了看自己已经睡着的女儿叹道“以后娘该拿你怎么办?”,将李钟灵已经干了的泪痕用手绢擦了擦,掖好了被角,离开了。

   

          到了傍晚,窝子外面很吵,李钟灵自然没有睡下去的念头,她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正喝着突然杯子没拿稳,便传来了杯子碎裂的声音,她正要去捡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叫喊声,她立刻披上衣服跑了出去,一踏出门见到小霞对李钟灵喊到:“姑娘,快跑”,还没跑多久,只听见“呲”一声一个带血的剪刀穿过了小霞的身体,李钟灵还没有反应过来小霞就倒了下去眼睛瞪的很圆嘴角淌着鲜血。

  那各杀了小霞的人穿着公里侍卫的衣服见到李钟灵后,正要刺向李钟灵,愣了愣好像想起来什么收回刀离开了,李钟灵还在惊恐中没有反应过来,跑向小霞见小霞已经没有气息了,突然想到“阿爹,阿娘”,她跑向主苑,沿路满都是血迹,步伐都变得虚浮,更加担心阿爹阿娘。到了主苑便到阿娘阿爹躺在血泊上,她跌跌撞撞的跑向阿爹阿娘身边,手指颤抖的放在他们鼻下,脑子轰的一声,只见她跌坐在地上手上占满了血,泪水从她脸颊无声滑下掉进血泊中与血溶为了一体。

  啊…………的一声在院内响起

   紧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哭声,那种痛如同剔骨剜肉、那种痛如同灵魂被万物吞噬、那种痛已经不是肉体的痛,而是心灵与精神上的折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钟灵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钟灵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