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云天犹错莫,花萼尚萧疏
南栀向晚2019-07-24 14:211,145

  “临晰,你就是活该一个人,怎么把话说得那么直白。”泽遥随手从路边摘了一株狗尾巴草,拨着它的穗子玩。

  “有些事,随口答应不如认真拒绝。”临晰任旧一副冷冷的样子。

  “我总有种错觉,霜儿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怎么会有人忍得了你这种脾气。”泽遥半开玩笑地说。

  忽然间又是一道冷光,那狗尾巴草便断为两节。

  “这是第二次,泽遥,你若再开霜儿的玩笑,休怪我不顾兄弟之情。”那副千年生人勿近的脸上第一次明现地出现怒意。

  龙之逆鳞,拔之则死,触之必怒,那个人,就是长于他心口的,那块谁也触之不得的逆鳞。

  双宜久久伫立于楼梯旁。

  “哟,这不是我们花魁大人吗?怎么,今日有空到这凡间走走?”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轻摇罗扇,走了过来,语气里尽是嘲讽。

  “澄碧。”霜宜只简单应了一声,便打算回房间,这个澄碧,没有必要去惹。

  “一天到晚装什么清高,这凤仪楼里的人,难道还想做什么出水芙蓉?”

  “澄碧姐姐,不要说了,双宜姐姐是花魁呢,不要惹她生气了。”旁边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岁的小丫头拉了拉澄碧的衣袖。

  “湘楚,你到底和谁是一边的!”澄碧没好气地甩开湘楚的手,“花魁?你问问这底下的人,是我的名气大,还是她的名气大?”

  “这个名头,只不过是东家定的,我们自个这里叫着罢了。”她自顾地说着,却在瞥见一个身影后突然改了说辞,“双宜妹妹贵为花魁,想必也不会和我计较吧。”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分,用的着我们双儿置气。”锦仪从后走来,揽住双宜的双肩,“再有下次,我会和王禀明,你也不配住那浮光阁。”

  “是,澄碧知错。”她颇带着些怒气地走下楼去,故意撞了双宜。

  双宜被撞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摔下楼去,幸亏湘楚扶了一把。

  看着这个大眼睛的小姑娘,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谢谢你,楚楚。”双宜用这种亲呢的语气喊湘楚。

  澄碧又气得脸通红,“还愣着做什么,留在这等两位姑娘请你吃饭?”

  湘楚立刻跟上澄碧,一身宝蓝色的裙子,倒衬得她十分俏皮。

  待众人都散后,双宜不免有觉得悲凉,从以前到现在,每次受到欺负时,从未有人帮过她。

  锦仪天生没有感情,没有喜怒哀乐,她的一切,都由别人授意,更别提向处于困境中的她伸出援手。

  锦宜的举手投足,全都从旁人和话本中学来,她的天赋极高,语言神态都可以模仿得惟妙惟肖。有时,连整天和锦仪待在一起的她都会恍惚觉得这就是锦仪。

  上天给了锦仪倾世的容貌,极高的天赋,却残忍地带走了那颗有温度的心,剥夺了她体会人世冷暖的权力。

  双宜看着那走入会挽阁的背影,喃喃道:”锦仪,没有情感的人生,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

  什么时侯开始不能像孩子那样大喊大叫,肆无忌惮?悲伤的情绪溢了出来,与其如此,不如永远像孩子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