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狮子大开口
沽酒杯空影2019-07-23 20:462,957

  噗!

  许是青阳道人的威压太强,叶辰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

  “放了昊儿。”青阳道人厉声大喝,强大的气势直接锁定了叶辰。

  “长老,风云对决禁止第三方参与,你是要无视门规吗?”叶辰不卑不亢,直视青阳道人,既然惹了一个葛洪,他就不在乎再惹一个人阳峰。

  对于叶辰的说教,青阳道人眸中有寒光闪过。

  他倒是不敢有异动,因为叶辰手中的齐昊干系太大,那可是南疆齐家的子弟,若是在他座下出了差错,那惹来的麻烦必定不小。

  他倒是会审时度势,当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储物袋扔在了地上,沉声道,“你不就是想要灵石吗?灵石我给你,给我放人。”

  叶辰瞥了一眼地上的储物袋,冷笑一声,“长老,你可知道你的徒儿犯了何等大罪吗?区区一千灵石就想赎他的命,那他的命也未免太轻贱了。”

  “大罪?”青阳道人冷冷一声,“我倒要听听我徒儿到底犯了何等杀生大罪。”

  “风云对决禁止动用天雷咒,这一宗便是死罪;宗门禁止弟子残害宗门灵兽,触犯者,死罪;宗门禁止残害长辈,触犯者,死罪不赦,齐昊残害张丰年前辈,其罪三也;”

  叶辰列出了三条罪状,而后冷笑的看向了青阳道人,“长老,任何一条都足以治齐昊死罪,你以为你给的一千灵石,是多了还是少了。”

  “你……。”青阳道人当场就要发作,但还是深吸一口生生压了下来,冷声道,“叶辰,你可知道齐昊的身份。”

  “南疆齐家。”叶辰笑看青阳道人,“但这又如何,既入恒岳,他就该遵守恒岳的门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犯了宗门大罪,也难逃被制裁的下场。”

  青阳道人彻底怒了,怎会想到叶辰如此油盐不进,但为了齐昊的安全,他还是硬生生的压了下来,“那你想如何。”

  “让你的宝贝徒儿说出把张丰年前辈藏哪了,还有,想赎他的命,拿十万灵石来,不然你就可以通知南疆齐家给齐昊收尸就行了,我叶辰说得出,做得到。”

  “十…十万灵石?”叶辰狮子大张口,着实把下边的人惊道了,那可是一辈子都不见得能领够的天文数字啊!

  “这也太狠了吧!”

  “多吗?”熊二冷笑一声,“十万灵石买一条命,我感觉还要少了呢?”

  “长老,你以为如何。”台上,叶辰笑看青阳道人。

  “叶辰,凡事留一线,你可知你今日这举动,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吗?”青阳道人的声音变得越发的冰冷,眸中寒光更是不加掩饰的闪动起来。

  “我贱命一条,长老若想要,随时可拿去。”

  “那我就先灭了你。”青阳道人厉声大喝,幻化大手,就要凌空碾压叶辰。

  然,就在此刻,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一个方向传来,随之便是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天宵,“青阳,你也要无视恒岳的门规吗?”

  “道戒,你也要袒护这个孽徒吗?”青阳道人冷冷的看向了一方。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道戒悠悠一笑,“你徒儿齐昊动在风云台动用天雷咒是真,残害宗门灵兽也是真,那张丰年虽然被废修为赶下山,但毕竟跟你我是一个辈分的,也算是恒岳的长辈,你徒儿把他打得半死,此罪抵赖不得,这三宗大罪若是论起来门规来,你以为齐昊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你……。”依如当日葛洪的表情,青阳道人被道戒一席话噎的说不出话了。

  “要说你徒儿如此胆大包天,你敢说你这个做师尊的没有责任?”道戒的话语再次响起,字里行间还有说教的意味,“为人师表,先教的该是为人处世,而不是一个个的嚣张跋扈。”

  “好,鼓掌鼓掌。”现场还有一个活宝熊二,这厮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拍的格外的清脆。

  再看青阳道人,被道戒一番说教,老脸瞬间变得火辣辣的。

  说起来他和道戒也算是同辈,被这样说教,于他而言,绝对是天大的耻辱,但道戒说的在理,齐昊的嚣张跋扈,乃至酿成今日大祸,他这个做师尊的就没有一点责任?

  诚然,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为人师表,教出这等徒弟,的确为人所不齿。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青阳道人再一次的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将一个紫色的储物袋扔在了地上,“放人。”

  叶辰没有立刻放人,而是对着台下的熊二使了个眼色。

  “明白。”熊二麻溜的跳上了战台,捡起了地上的储物袋,打开来往里面瞅了一眼,这才对着叶辰点了点头,“十万灵石,不多不少。”

  “还真给啊!”下方围观的弟子看的各个心惊肉跳的,十万灵石,于他们而言,想都不敢想的。

  “还不放人。”青阳道人暴喝一声。

  “你的徒儿还没告诉我张丰年前辈在哪。”叶辰耸了耸肩。

  青阳道人的肺都要气炸了,当即一道灵光打在了昏厥的齐昊身上。

  外力入体,齐昊缓缓睁开了双眼。

  入眼,他便看到了青阳道人,顿时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师尊,师尊救我啊!”

  啪!

  怒火通天的青阳道人当即挥动衣袖,隔空扇了齐昊一巴掌,“孽徒,把张丰年藏哪了。”

  齐昊被一巴掌打懵了,待到反应过来才神志不清的说道,“在…在后山。”

  说过之后,他又昏厥了过去。

  “现在可以放人了。”青阳道人冰冷的眸光直接射向了叶辰。

  当日葛洪在风云台成为最大的笑柄,作为人阳峰首座的他,没少看笑话。

  如今,他比葛洪有过之而无不及,丢的人更大,颜面尽失,而且赔偿的灵石也是葛洪的一百倍还多,此番回去,更是免不了被另外两峰挖苦了。

  “好说好说。”叶辰倒好,仍旧没有要放人的意思,而是又对熊二使个了眼色。

  他谨慎惯了,齐昊说把张丰年藏在后山了,谁晓得是真的假的,谁晓得张丰年他们是死是活,在此之前,还是派人去验证一下才最安心。

  “明白。”要不咋说熊二和叶辰有默契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一切。

  这货扭动着肥硕的身体,溜烟儿跑向了后山。

  “长老,莫怪我,谨慎点总是好的。”叶辰笑看青阳道人,“您老最好期望张丰年前辈他们还活着,不然就算是一百万灵石也难保你徒儿的性命。”

  “你也最好记得今天之事,他日会有人找你清算的。”青阳道人的话语丝毫不加掩饰。

  “贱命一条,想要,随时拿去。”

  熊二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凝聚成了云团,拖着昏厥的张丰年和小鹰。

  见他们还有气息,叶辰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但看到小鹰和张丰年身上那一道道血痕之后,他眼中有覆满了寒光。

  “你的徒儿,带走吧!”许是怒火太大,叶辰直接将齐昊摔在了地上,以至于昏厥的齐昊,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就算是带回去,也多半要在病床上躺很久。

  “你真正触怒我了。”青阳道人最后冷看了叶辰一眼,而后拂袖将齐昊带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将齐昊被撕下来的手臂一并收入了袖中。

  青阳道人走后,叶辰一口鲜血喷出了出来,整个人都栽倒了下去。

  硬抗了天雷咒,不死已是万幸,能跟青阳道人耗这么久,都是他在强撑着。

  “叶辰。”熊二早已跳上了战台,将栽下去的叶辰拖住了。

  今日风云台一战,再次传遍恒岳宗。

  叶辰的胆大包天,成为恒岳弟子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实习弟子,彻底出名了。

  而且,诸多弟子谈论之际,也会看一眼天阳峰。

  “话说外门三大主峰,叶辰已经惹了三个了,下一个会不会是天阳峰。”

  “不能吧!叶辰虽然胆大,但从不主动招惹。”

  “我看也是。”

  “我靠,硬抗天雷咒?”当天阳峰首座钟老道听到弟子禀报之后,饶是他的身份也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师尊……。”

  “别说话,肉疼。”钟老道狠狠捂着自己的心口,一个能抗住天雷咒不死的奇才,竟然就这样错过了,不疼才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