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沈家二少
潇湘冬儿2019-10-14 19:283,203

被盆砸到的沈君山自谢襄身后缓缓走出,抬头看着他。

  “对,对不起。”短短的几秒对视中,李文忠败下阵来:“沈二少,我是无心的。”

  沈君山身姿挺拔,个头出众,军装上衣整齐的塞在军裤里,没有半分褶皱,与其说他是学员,倒更像是个真正的军人。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的肃杀之气喷涌而出,仿佛是正在觅食的猎豹突然看见了一只肥嫩的兔子。

  李文忠被这种眼神盯的毛骨悚然,后退着想要跑,却被沈君山一脚踢在了背上。他身不由己的向前一扑,半跪着摔倒在地上,沈君山紧随而上,右脚踩着他的脖颈,稍一用力便使他的脸紧紧贴在地上。

  “辱人者,人恒辱之。这句话就当我给李少爷的见面礼了。”沈君山脚下踩着李文忠,目光停留在掉落在地的徽章上,眼中的厌恶之色一览无余。

  他与日本商会有什么过节吗?谢襄暗暗想着,不过,无论有没有,这人今日都算是为她和黄松解了围。

  “砰!砰!砰!”

  三声枪响盘旋在训练场的上空,枪声震耳,久久才散去。

  吕中忻自军用野战车上走了下来,四名士兵持枪紧随其后。

  来到这里之前,谢襄就已经打探过,烈火军校共有两位主教官,分别是吕中忻与郭书亭,一主武一主文。

  眼前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吕中忻,他长得文质彬彬,下巴方正,身形较为消瘦,穿上长衫就是个教书先生的模样,不过做事却雷厉风行,是他们的武术教官。而正在车里呼呼大睡的郭书亭,脸上架着一副墨镜,满脸的络腮胡也不知多久没有剃过,他没有穿外套,只是穿了件军装衬衣,薄薄的衬衣下肌肉的轮廓依稀可见,凭谁也想不到他会是个文职教官。

  “很有精神嘛!”吕中忻冷冷的环视一圈道:“刚才参与打架的,出列!”

  人群中一片寂静,有两个人缓缓走出,是沈君山和李文忠。谢襄眼角瞥见黄松向前迈步,刚想拉住他却晚了一步,心里一叹,只得认命的陪着他站了出来。

  “所有参与打架的带着你们的行李,负重跑,五十圈。”

  五十圈!人群一片哗然,这么大的训练场地,五十圈过后估计他们的小命也快没了。谢襄仰头望天,欲哭无泪,究竟是要多倒霉的运气才能遇到这种事情。

  黄松举起手来小心翼翼的开口:“教官,我的行李好像有点多。”

  吕中忻看了一眼黄松身后的独轮车,立刻皱着眉骂道:“你是来参军的还是来落户生孩子的?连锅都带了,来当厨子吗?”

  众人大笑,吕中忻一记眼刀剜过去,这些人身上一寒,立刻噤声。

  “在战场上,装备就是你们的命,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吊儿郎当,简直就是一群废物。现在,所有人都给我举着你们的行李负重跑五十圈,跑不完的今天没有晚饭没有床铺,都去给我睡训练场。”

  言辞之犀利,态度之狠绝,彻底的让谢襄改变了对于他文质彬彬的看法,起码自己的教书先生从来没有像他这样中气十足的骂过人。

  不知何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训练场中,车门打开,顾燕帧坐在后车座上悠闲的啃着西瓜。他里面的衬衣衣襟有一半露在了军裤外面,就连军装外套也松松搭搭的罩在身上。放下手中咬了一半的西瓜,顾燕帧将满是西瓜汁的手在军装外套上蹭了蹭,深绿色的军装外套立刻留下了一滩水渍。

  “哟,都在呢,吃西瓜吗?”

  吕中忻看着他这副邋遢的样子,眉头紧紧皱起,谢襄在心中为顾燕帧默默哀悼,以吕中忻的行事作风,今日,他怕是会很惨。

  果不其然,吕中忻一声怒喝:“卫兵!把他的衣服给我扒了吊起来!”

  “什么?”顾燕帧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眼前一拥而上的士兵,想也不想转身就跑。可惜这位少爷的体力着实差了些,人还没跑出训练场就被抓了回来,被扒的只剩下军裤吊在了旗杆下。即使处于这种状况,顾燕帧依旧不安分,仍在叽叽喳喳的嚷着,不用听,谢襄也能想的出来,无非是“你放我下来咱俩比划比划”、“我要去告你”这样的挑衅之语。

  像顾燕帧这种世家少爷,吕中忻这么多年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转过头来对众学员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要我背着你们跑吗?”

  谢襄紧忙扛着行李跑了起来。

  临近晌午,日头越发的毒辣。

  莫说谢襄是个女子,便是烈火军校的一众男生也要坚持不住了。汗水浸透衣衫,谢襄的体力越发不济,渐渐落后于其他学员们,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谢襄憋红了眼圈,想起了昨日与谭小珺的对话。

  “襄襄,你从小体能就好,又跟着老师傅练国术,上次我们去香山三个小流氓都打不过你。如今你进了烈火军校,那些学员大多都是些二世祖,八成连小流氓都赶不上,你女扮男装,一定要克制,千万别争强好胜,引人注意,露了马脚。”

  “你放心吧,我会把握好分寸的,维持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就行了,绝不出头。”

  不上不下!

  绝不出头!

  如今看来她却是说了大话,真真是年少轻狂啊。

  偌大的操场上都是学员们的喘息声。只有旗杆下的一方净土处,被吊着的顾燕帧悠闲自得的唱着大戏:“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

  刚刚睡醒的郭书亭从军用野战车上走下来,摇头晃脑的听着顾燕帧的戏腔,顺手拿起车内剩下的西瓜一边大口的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小子,唱的不错,再大点声。”

  “喂,吃西瓜那个!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你既吃了我的瓜又听了我的戏,不去帮我求求情吗?”

  郭书亭顺手从兜里掏出两块大洋,朝顾燕帧扔了过来。

  “接住了,小子。你半个西瓜才多少钱,我给你两个大洋够仗义吧!”

  大洋在空中翻了个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叮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郭书亭走过去捡了起来,“嘿,有两块大洋,谁丢的?没人要我可捡走了啊。”说着,将大洋放进口袋里头,嘿嘿一笑,也不回的驾车离开。

  顾燕帧目瞪口呆,从来都是他戏耍别人,如今却被别人戏耍了一遭,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他将头转向正在跑步的谢襄,心里暗暗想,还是这种看起来蠢笨蠢笨的人要有趣些。

  谢襄踉踉跄跄的吊在队尾,脸色煞白,腿脚发软。四十八圈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开始休息,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跑了。

  已经跑完全程的黄松又从前面折了回来,把谢襄身上的行李都扛在了肩上。

  “快跑,就差两圈了。”

  谢襄大口喘着粗气,肺像着火了一般难受,那火舌自肺部燃起,直直的烧到了喉咙。张开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干涩的发痛,谢襄只得摆摆手示意黄松不要管自己了。

  黄松坚持不肯走,他将手中的行李和铁锅都放在地上,盘腿而坐,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你不走我也不走,咱们一起不吃晚饭,一起去睡训练场。”

  谢襄以手抚额,无奈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忍连累他一起受罚,只得继续摇摇晃晃地继续跑。

  路过旗杆时,听见顾燕帧那厮仍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杀妻灭子你良心丧,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啊哈哈哈哈哈!”

  顾燕帧这一出大戏直唱到繁星密布,谢襄剩下的这两圈也直跑到皓月当空。

  筋疲力尽的谢襄像是游魂一样找到了宿舍,直接扑倒在带有自己名牌的床上,疲惫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撑她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了,只得躺着打量自己即将生活两年的地方。

  宿舍是标准的双人间,两张小小的单人床皆铺着雪白的被罩。虽不及家里的床松软舒服,倒也算得上是干净整洁,最令人满意的就是每个宿舍还配有独立的卫生间。

  谢襄微微侧头,望向旁边的床铺。本应贴着学生名牌的地方空空如也,看来自己的镯子没有白送,竟然分配了一个单人间。想着想着,心中越发欢喜,连带着身体也有了力气,高高兴兴的从床上爬了下来,拿出箱子里的衣物去洗漱。

  宿舍的门把手再次微微转动,顾燕帧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进来,今日被倒吊了一天,滋味儿可着实不好受,脚步虚软无力,刚一进门,他便直挺挺的躺在了谢襄的床上。

  “累死小爷了。”

  脑袋猛地一沉,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咯到了自己,伸手一掏,眼前是一件嫩粉色的蕾丝小背心。顾燕帧愣了一下,拿着小背心在胸前比了比,看着颜色款式都应该是女孩子的贴身物件,这种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继续阅读:第五章 仗义解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火军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