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蒙混过关
潇湘冬儿2019-08-06 20:224,191

“下一个,沈君山!”

  谢襄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排在前面的人进了门,下一个就到她了。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仍是不免有几分紧张。

  “呼,冷静些。”

  谢襄在心里暗暗念着。

  “下一个,谢良辰!”

  “到!”

  几乎是下意识的,谢襄极为响亮的答了一声,走廊等候的其他学员有些诧异的打量着她。她连忙低下头,不自在的拽了拽自己刚剪的短发,捏着自己的体检报告单,向医务室快步走去。

  “砰”的一声,谢襄与里面出来的人撞个正着,报告单散了一地。

  “对不起。”

  谢襄连忙道歉。

  沈君山蹲下身子,将报告单拾起,低头打量着她。

  眼前的人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皮肤很白,身量很瘦,脖子细的好像轻轻一用力就能扭断,指甲上还有不仔细看看不出的淡粉色,明显之前涂过指甲油,又用刀子刮去了。这才几年,烈火军校就败落成这样,连这种素质也能通过入学考核?

  “谢谢。”

  谢襄接过体检单,转身进了医务室。

  “姓名。”

  “谢良辰。”

  “年龄。”

  “十九。”

  “行了,把衣服脱了,到床上躺着去。”

  戴口罩的医生站起身,模样有些严肃,他挽起袖口,指着一旁的病床,说道。

  谢襄纹丝不动,讪讪一笑:“大夫,能不脱衣服吗?我有点不好意思。”

  医生明显一愣,诧异的上下打量着她。个子不高,长得也有些瘦弱,眉眼却很精神,穿着一套簇新的小西装,看起来家境应是不错。

  “你一个大小伙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谢襄扭捏的揉了揉衣领:“我没在别人面前脱过衣服。”

  “别废话。”医生不耐烦:“赶紧脱了躺上去。”

  “大夫,你就通融一下吧。”

  谢襄上前,不着痕迹的抓住了医生的手腕,摇了摇,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我看你是不想通过啊,那就出去,别浪费我时间。”

  “大夫……”

  医生不耐烦的想要推开谢襄的手,来回拉扯间,忽觉手腕一沉,他低头看去,一只黄橙橙的、小拇指粗细的金镯子从谢襄的手腕上滑下来,戴在了他的手上。

  医生一愣,看向谢襄。

  谢襄尴尬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她小心翼翼的,带着巴结和讨好的,又有几分腼腆和羞涩的问:“大夫,我过了吗?”

  市立医院门前草木葱葱,行人较少,很是安静。似乎动荡的时局也影响了这里的生意,让生老病死都慢了下来。谭小珺站在门外,轻咬着唇,来回踱着步,紧张的等待着。

  谢襄难掩兴奋的小跑出来,一把拍在谭小珺肩头。

  谭小珺眼睛一亮,做贼般的小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谢襄点点头,谭小珺“哇”的一声就叫了出来,左右进出的行人不由得看向她们,谭小珺吐了吐舌头,强将满腔的不可思议压了下去。

  “你怎么办到的啊?”

  谢襄神秘兮兮的靠过来,背对着医院大门,悄悄掀起袖子。只见她白生生的手腕上明晃晃的戴了十多只“金镯子”。

  “哇,你哪来这么多钱?”

  谢襄一笑,小声说:“假的。”

  “假的?”小珺一惊:“你就不怕他们过后找你?”

  “来呀,只要他们愿意承认自己收受贿赂。”

  谭小珺撇了撇嘴,竖起一根大拇指道:“你厉害。”

  谢襄一把挽住谭小珺的手:“走吧,去吃东西吧,我饿死了。”

  “不急,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啊?”

  谭小珺神秘的一笑:“男人去的地方,你敢不敢啊?”

  谢襄满不在乎:“我现在连男澡堂子都敢进。”

  “吹吧你。”

  谭小珺轻笑一声。一辆军车路过,车上站了满满一车士兵,打着绑腿,穿着高筒靴,扎着武装带,端着步枪。车子开得很快,扬起满地尘土,行人们咳了两声,随后各自离去,没人在意,也没人多看两眼,大家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画面,习惯了这样平静中带着丝紧张,安宁里又藏了些危险的日子。

  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报纸上杞人忧天的担忧似乎离生活很远。暗杀、投毒、行刺,那是大人物们的日子。

  但其实,并没有那么遥远。

  仔细想想,不过是几年的时间,江山几度易主,家国风云变色,皇帝下台、民主共和、军阀混战、战火连绵,纵观国朝上下五千年,少有这样热闹的局面。英雄人物如过江之鲫,各种口号、各种思想、各种声音,让人目不暇接,都想在这百年不遇的时机里,登上舞台发一声自己的喊。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时代,危机中埋着火种。却也是一个浮躁糜烂的时代,腐朽的楼阁之间,飘荡着诱人的歌声。就比如眼前这座帕里莫歌舞厅,富丽锦绣金壁辉煌,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顺远城外还有饿肚子的流民,他们此刻正躺在漆黑的草棚子里,等待着明早政府发下的清可见底的米汤。

  谢襄依旧穿着今天去体检时的男装,站在帕里莫门前,不由得又想起了大哥的话,她微微退后一步。

  “我们来这干嘛呀?”

  “带你来认识个朋友。”

  谢襄微微一愣:“你在这还有朋友?”

  “喏,就是她。”谭小珺指着前面的巨幅海报,一个美艳的女人,穿着一身蓝紫色的旗袍,颈项修长,雪白如玉,她指间夹着一支香烟,侧脸望过来,媚眼如丝,勾魂摄魄。

  “曲曼婷是你朋友?”路过的酒客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谭小珺一扬下巴:“是啊,怎么样?”

  酒客嗤笑一声,也不回答,径直进了舞厅去。

  “你!”谭小珺气急,忍不住追上前两步,谢襄一把拉住她。

  “行了,进去吧。”

  大门徐徐开启,红色的长毯自前门铺入厅内,巨大的水晶吊灯缀在顶棚上闪着银色的光亮,灯光照射在明滑如镜的地面上,银星点点,溢彩流光,恍惚间,谢襄竟有一种踏在满天星河上的错觉。

  小珺拉着她的手一路穿行,经过层层侍者终于在舞厅外围停了下来。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中间是盛大的舞台,半弧形的小舞池似众星拱月般遍布在舞台周围。巨大的红色幕布垂落下来,将整个舞台遮的严严实实。而周围的舞池内却是热闹一片,有身姿妙曼的女子穿着一身艳丽的旗袍在台上轻歌曼舞,盈盈细腰如流水般晃动,飘渺悠扬的的歌声在半空中流转蜿蜒,似有无数小虫的触角在耳鬓间撕挠。

  座位零星散布在舞池外围,客人们三三两两坐在一处,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谢襄扫了一眼在座的宾客,这些人皆是盛装而来,衣料昂贵,剪裁考究,男士或西装、或长衫,女士则以旗袍居多,鲜有几个穿着新式的洋装。前排落座的几名身影,均是顺远各界的世家名流,如此看来,这位女星的号召力还真是不一般。

  歌声和人声混杂在一起,她很快觉得不大自在,“小珺,我去下洗手间。”谢襄放大音量,对着谭小珺耳畔说道。

  问过侍者,她在人群中挤了半天,好不容易上了二楼。

  二楼女厕内,记者们寻访不见的大明星曲曼婷此刻正坐在卫生间的隔间里吞云吐雾。鲜红的指甲将她的一双玉手衬的更为白皙,她夹起一根烟蒂放在嘴边,半响,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自从回了顺远,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安静过。但凡她出现的地方记者和闪光灯总是如影随形,让人片刻都不得放松。尤其是她与顺远商会会长沈听白的一段艳闻,更是成了记者们争相报道的故事,任凭她如何解释终是没人相信他们之间的清白关系。

  相比于事情的真相,人们似乎更愿意关注于它所带来的热度。

  门被推开的声音不大,曲曼婷却微微一惊,这般颓废的样子,并不适合被人看见。她将手中的烟头丢到马桶中冲走,随即拿出手提包里的香水在身上喷了喷,很快,馨香馥郁的香水味道就充斥了整个厕所隔间,连带着衣身鬓发都沾染了点点暗香。

  伸手抚平了酒红色旗袍上的褶皱,扭动着腰肢从隔间内走了出来,下摆处用金丝线绣的一双蝴蝶随着步伐晃动,似欲振翅而飞,与旗袍一色的尖头高跟鞋敲在地板上,发出悦耳的清脆响声。

  精致的金色手提包被放在了洗手台上,曲曼婷漫不经心的向旁瞟了一眼,眼神瞬间变的凌厉起来,转过身来抱起手臂盯着谢襄。

  这道目光过于恶狠狠,谢襄想不去注意也是不能,她略有些疑惑的问:“这位小姐……”

  话还未说完,一只金色的手提包冲着脑袋就砸了过来,谢襄一时躲避不及被砸了个正着,捂着头愤怒地看向曲曼婷:“喂!你怎么打人啊?”

  “小流氓!小小年纪不学好,跟踪我?你毛长齐了吗,就敢追女明星追到女厕所来了?”

  眼前那女子身姿袅袅,艳丽无双,刻薄犀利的言语与她的楚楚身姿不甚相符。

  谢襄抬头刚想与她理论,却猛的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一身标准的男士小西装,一头利落的男士短发。明亮的灯光映射在她的脸上,她恍然大悟,难怪会被当成跟踪狂,原本组织好的激烈措辞无奈也变成了一句毫无震慑力的道歉。

  “不好意思,这是个误会!”

  “误会你个头!”曲曼婷冷哼一声,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解释,挥舞着小包再次向她袭来。

  第一次是毫无防备,第二次肯定不会让她得逞。谢襄利落的侧身,反手剪住了曲曼婷挥过来的手臂,把她按在洗手台上。

  “我都说了是个误会,你怎么跟个泼妇一样?”

  曲曼婷气喘吁吁的,张口就要喊,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紧跟着一个男士的声音传来,“曲小姐,你在里面吗?”显然曲曼婷的高喊惊动了他。

  谢襄一惊,她不想惹麻烦,连忙松开曲曼婷,打开洗手间的门,撞开门口的人就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曲曼婷的大喊,谢襄左右查看,在楼梯上的记者们听到动静后纷纷往这边看,她朝着厕所的方向一指:“曲曼婷在那!”

  “是曲曼婷?”

  “是曲曼婷!”

  “曼婷小姐!”

  记者蜂拥而至,看着曲曼婷目瞪口呆地被记者迅速包围,谢襄呼出一口长气,轻松下了楼。

  谢襄找到谭小珺的时候,她正兴致勃勃的和酒保聊着天。

  随着一阵萨克斯细腻委婉的乐声响起,舞台上的红色幕布缓缓拉开。场上的灯光由暗渐明,伴随着曲曼婷的登场闪烁不停,随即万千霓虹皆化作一道追光照在舞台上绰约多姿的倩影上。

  佳人一身酒红色的旗袍,衬得她肤白若雪,眼波流转处,皆化作风情无数,仅是出场,便已牢牢抓住全场目光。

  谢襄无心欣赏美人,语气中有些急迫,“小珺,你不知道刚刚我……”

  话未说完,声音便消失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谭小珺不知道楼上的事,一腔心思全都放在了舞台上面,指着曲曼婷笑道:“快看,我朋友要表演了!”

  谢襄头疼的拽了拽她,谭小珺毫不知觉,兴奋的和众人一起欢呼拍手,十分捧场。

  终于等到一曲唱罢,观众又是鼓掌又是吹口哨,谢襄跟着配合的拍了拍手,想要叫谭小珺跟她先走。

  “什么大明星,唱的也不过如此嘛。”慵懒的男声自二楼传来,声音虽不大,却在这热闹的舞厅中显得格外清晰。

  

继续阅读:第二章 荒诞初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火军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