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猛人等等我
清月等闲人2019-07-24 15:253,258

  “少爷,林总管,前面有家茶肆,要不要停下歇歇?”看着远处路边的茶肆,马夫问道。

  “嗯。”车内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

  刘墨羽跳下马车,往后看了看,心想:“猛人怎么还不来?”

  见少年老往后看,中年男子问道:“墨羽,你看什么呐?”

  “哦,没什么?林叔,我们去喝茶。”刘墨羽随意敷衍道。

  中年男子又且不知刘墨羽心中所想,无奈摇摇头道:“你在想那个怪人?一个只会说大话的家伙,你想作甚?”

  刘墨羽笑道:“林叔,我觉得他挺有型的,而且不像是在骗人。”

  中年男子面色一沉,似乎想起那个说大话的刘气不打一处来,而刘墨羽则成了出气筒,“墨羽,都跟你说了多少次,这世道人心难测,切莫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而且还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疯子。你若是还这般天真,迟早是要吃亏的,我给你说了多少次,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

  见中年男子疾声厉色,刘墨羽只好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中年男子是刘府的管家,叫林阳风,一身硬功夫了得,早些年想要拜入宗门修行,奈何资质平平,被人家嫌弃,只得做了个江湖侠客,游历四方,行侠仗义,抱打不平,因此也结了不少仇家,若非刘府收留,恐怕坟头已有牧童骑黄牛,歌声震明月。

  进了刘府,幸得刘家家主赏识,便做了总管,而且得了一本低级的练气决,虽是低级的练气决,但已是俗世罕见之物,林阳风感激涕零,也算是圆了修行的梦。

  修炼三十余载,堪堪摸到藏气,但已是极限,想要在进一步绝无可能,一是资质平平;二是练气的法诀实属低劣,此生不可能进入藏气境,但在江湖之中,已罕有敌手。

  正因如此,刘家家主才将保护刘墨羽前往天雨山龙宫修行的任务交给林阳风。

  林阳风从小看着刘墨羽长大,对刘墨羽即严厉也欢喜。

  刘墨阳从小就表现出极高的天赋,而且是岭南第一大世家的公子,学的东西自然是要求极高,所以才有了天雨山龙宫之行。

  恰巧也碰到了同样要去天雨山龙宫的叶寒。

  店小二给每人打了一碗茶。刘墨羽看着茶杯中的水有些楞神,心不在焉,这一路除了严厉的老头就是低声下气的马夫,着实无趣,闷得慌,终于遇到个有趣又有型的,却只能错过,实属人生一大憾事。

  远处传来密集犹如春雷般的响声,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出来索命了,没曾想是个人。

  扛着一柄铁剑,嗖的一下过来,又嗖一下飞快而去,在茶肆前惊起一阵灰尘,刘墨羽口中的“猛人”,出场的方式果然不一般,离去的方式一样很潇洒。

  看得刘墨阳一众人目瞪口呆,稍许,刘墨羽惊呼道:“猛人,是猛人,猛人你等等我。”对着飞快而去的叶寒大呼小叫,可人已跑没了影。

  “林叔我们快去追。”在刘墨羽拉拉扯扯下,三人终于是架着那车向“猛人”追去。

  林阳风狐疑,难道那个穷酸的家伙真的走过了十万里?他在信与不信之间徘徊。

  刘墨羽则是一脸期待,猛人果然是猛人,就是个别人不一样。

  叶寒自顾的跑着路,自然就没注意后面的事。

  清风送爽,夕阳相随。

  毕竟还是个人,叶寒将铁剑插在地上,喘着粗气,稍作歇息,又拼命的往前冲去。

  刘墨羽站在马车头,却没见猛人的半分影子,不由得怀疑车夫赶马技术,埋怨三匹千里马也就这幅德性,不过稍微细想便释然了,若是让这马追上了猛人,那猛人还能叫“猛人”?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林阳风吩咐马夫:“不远有个村落,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

  “是,林总管。”

  山间清风半夜凉,不脱裤子也清凉。

  叶寒自然不会去户人家过夜,比起睡床,现在更钟爱睡树枝,睡石头。一年的功夫,树上打盹的功力已经有了魂老四五成火候,虽然不能飘来荡去,但树枝若是断了,绝不会摔个四脚朝天。

  第二天一早,叶寒又急急上路,听说到了大城池就知道了天雨山龙宫,也不知那个男人是不是骗他,不过向东走总会是对的,太阳东升,路朝东边。

  又过了几日,只见人家户越来越多,大村小镇,在所多有,叶寒不得不停下了奔跑的脚步,装个正常人一样走路,实在有些不习惯,但一身行头回头率总会是个满数,无一不多看几眼,甚至胆大调皮的孩童跑上来在他身上拔根鸡毛当令箭,并对他发号施令。

  那柄不知几斤几两的铁剑往地上一插,声音清脆悦耳,在地上弄出个窟窿,吓得一个个像是见了鬼。

  又过几日,叶寒终于见到了所谓的大城池,果然够大,十几丈高青石堆砌的城墙,两扇镶金的大门阔气十足,门上龙飞凤舞着几个大字“天下城”。城池够大,名字也够气派。

  叶寒一问才知,这名字大有来头,与天雨山龙宫牵扯甚多。此城距离天雨山不过百里,乃是天雨山下最大的城池。

  天雨山被人们奉为神山,龙宫弟子更是福佑四方子民,久旱施风布雨,久雨降下天光,可谓是年年风调雨顺,年年大丰收。

  长久如此,黎民百姓心中哪里还有真正的天,天雨山龙宫就是他们的天,遂在天雨山下修“天下城”,以感激天雨山龙宫的大恩。经历几百年风吹日晒,一来二去,这天下城便有了如今的气派。

  青石铺就的繁华街道,人来人往,车来车去,达官贵人,平民百姓交织混杂,酒楼茶馆,布庄红院一排排,一串串,可谓富丽十足。

  几个妩媚妖娆、撅屁股挺胸的胭脂女儿家在一座名为“春雨楼”的华丽院楼前摆弄身材,抛着媚眼,一口一个小哥叫唤得人骨头都要软掉,从里边出来的人就更飘了,两腿打着颤,那些妖娆妩媚的女人总是笑脸挥别,说着下次再来的言辞,那人回道,一定一定。

  这么飘也要坚持,男人果然很难!

  叶寒好奇,却也未深想,那些姑娘见了他,更是一脸厌恶,其中深意实在耐人寻味,猜不透,也摸不着。

  叶寒不以为意,忙着欣赏热闹繁华景象,只觉是一眼看尽千山万水,好不壮观,与山下的乡村相比,这是天,那是地。

  叶寒看了看身上的着装,虽然自己看上去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老是有一双双、一对对奇怪的眼神打量他,总有些不适应,遂想着去哪里换身行头。

  摸摸怀里,只剩一个铜板,还是曾经买布剩下的,神色有些黯然,将铜板放在食指上,大拇指轻轻一弹,铜板在空中极速翻滚,就像他从得到铜板开始到现在的人生,起伏太大。

  “啪”一声,铜板落在手心,其实铜板两面并无差别,没有正反之分,所以就没有选择,遂又将其放到怀里,向远处一家布庄走去。

  老板是个胖子,一身横肉掉下来准能压死个人,更是嫌贫爱富,看了糟粕邋遢的人,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去去,哪里来的乞丐,莫要脏了我的店门。”

  叶寒将铁剑往地上一插,铺地的石板寸寸裂开,将身上的虎皮扯下来放在老板眼前,冷冷道:“用这块皮毛换身衣裳。”

  老板被这气势吓得后退几步,一身肥肉一抖一抖,如浪翻滚,见来人两目清明,哪是什么乞丐,再看亮丽的虎皮,谄媚一笑,最后看了寸寸裂开的石板,面色一抽。

  “这位爷,要点什么?”果然是生意人,察言观色,翻脸如翻书的本领实在高超。

  “一身合适的衣服,不要太亮堂。”

  “爷,我们这不卖衣服,只卖布?”但见对方凌厉的眼神,又赶紧补充道:“但若是爷不嫌弃,我们这里也可以给你现做一身,保准合身。”

  叶寒将陪伴了一年多的虎皮塞给老板,冷冷道:“可以。”

  接过虎皮,老板使劲的摸了摸,又在嘴上闻了闻,也不知是真识货还是装样子,总之很欢喜,遂将其抱在怀里,领着叶寒四处走动,带着一副笑的臭嘴脸道:“爷,这些都是上好的布料,你选一匹,我们马上帮你做成衣服。”

  叶寒看不上那些亮堂华丽的布匹,在角落里选了沉灰色的粗制布料。

  老板狐疑的看着他,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以为是位有品味的大爷,不曾想是个不识货的草包,不过他可不管说出来,不然铁定是要变成那块碎裂的石板。

  过了半个时辰,叶寒便换了身崭新衣服,看上去有几分模样,再路过那家加“春雨楼”,胭脂水粉味甚重,至于那身破旧衫子,一柄送给胖老板了。

  一位自以为姿色尚可的姑娘过来挽着叶寒的臂膀,笑脸如花,柔声柔气道:“这位俊俏的小哥,要不要进去坐坐,姐姐可是很善解人意哦!”挺拔的胸脯在叶寒的臂膀上轻轻摩擦,吓得叶寒魂飞魄散,逃之夭夭,隐隐还听得身后传来娇斥声:“小哥,你别跑啊!”

  魂海中的老头可是差点笑岔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舍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舍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