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解误
颜柔2020-02-03 18:171,527

  璟璇在漱芳斋待了有一年半载,这宫里已经容不下她这个贵妃了,她烧掉了一些曾经在皇上身边伺候时穿的,想抹去这一切,但那些可憎可恨的记忆始终在她的脑海中消除不去,她恨的人不是诗晨,而是金菀潼——那个在她最落魄时得到好处的女人。

  “主子,皇后娘娘要来看看您。”芳菲得知后,前来汇报道。

  璟璇拖着腮,懒懒道:“皇后没准这回是来笑话本宫或是看看本宫疯了没呢。”她伸了个懒腰,起了身,芳菲正要扶起她,她突然甩开芳菲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前的小院里,大喊道:“皇后娘娘啊,臣妾近来很好,没疯没大病,您不会是来看臣妾笑话的吧?进来啊!”

  “不会真疯了吧?”竹卿扶着诗晨,在门前小声议论道。

  诗晨轻声道:“怎么会?”

  大门敞开,几个侍卫在外等候着,慧心和竹卿扶着诗晨进去。璟璇行了个礼,把诗晨带了进去。

  “皇后娘娘,您就在小院的石头椅子上这坐吧,您的凤体可别沾上了臣妾屋里的晦气。”璟璇停住脚步,回过头来指向铺满雪花的石椅上。

  慧心拍了拍石椅上的雪花,这才让诗晨坐下来,芳菲一脸客气地端上了茶。

  诗晨坐下后,道:“贵妃近日可还安好?漱芳斋本就简陋,以往是给新来的答应常在住的,如今本宫已经安排了她们到其他宫住,宫人们也看在贵妃你住的份上也将这打理得更干净些。”

  “没想着事到如今,你还认我这个贵妃,是啊,我就是个漱芳斋的贵妃,皇上把我禁足在这后未曾再发落过我。皇后娘娘,难道你也觉得端慧太子会是我害的?”璟璇喝了口茶,望着四周道。

  “本宫也觉得,这事情另有蹊跷,可贵妃你处处针对着本宫,难免让人怀疑,本宫是不会放过杀害永琏的真凶的。”提起永琏,诗晨的眼角充满了悲伤和愤怒道。

  璟璇面不改色道:“皇后娘娘现在还在恨臣妾吧?臣妾可是一清二白的,但现在说来,又有谁信呢?”

  “当初那些药是你送过来的,你说是嘉嫔让你送来的,可嘉嫔比你位份低这么多,你又怎会受她指使?”诗晨质问道。

  “哪是指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是人情罢了,我还以为她会一直把我当姐妹呢,当初,她帮我做过很多事,一直对我忠心耿耿,帮她一个忙也是人之常情。”璟璇冷笑道。

  “然后呢?”诗晨追问。

  “然后就把我害成现在这样喽,连皇上都不给我解释的余地,一直咬定我,也许皇上是真的非常疼爱端慧太子吧,我本以为嘉嫔会来帮我,至少也会替我说话,没想到正逢她得宠,也是一口咬定我,她早已布局好了,趁我不注意收买了主殿的侍卫,然后再把药渣放到我主殿中······可惜我知道这一切时已经晚了,你可猜到是谁告诉我的?”璟璇眼睛睁大,盯着诗晨问道。

  诗晨猜测道:“若本宫没猜错,是嘉嫔身边的人吧?”

  “不错,是一个潜伏在嘉嫔身边名唤江侃的侍卫。”璟璇顺手给诗晨添茶,道。

  诗晨不出声地笑笑了一下,道:“那你可知嘉嫔为何能得到皇上这般信任?”

  “不知。”璟璇回答道,她也不知皇后为何这样问。

  诗晨靠近她,小声道:“江侃难道没告诉你嘉嫔在得宠时刺破手指写下血书再收买了人证向皇上指责你吗?”

  璟璇一怔,终于明白了过来,她讶异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一切,金菀潼这女人太狠毒了!”

  “本宫若不知,又怎会来看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指责嘉嫔,你只能委屈委屈了。”诗晨渐渐起身道,“本宫还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

  璟璇听完后,一把拉住诗晨,泪水忍不住了,哭道:“皇后娘娘,臣妾以前就不该针对您,可求求您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

  “皇上这一次冤了你,倒是让你醒目了不少。”诗晨也有些无奈,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璟璇瘫倒在雪地上,心中有无数的崩溃。

  其实诗晨早已打探过此事得知了真相,一开始装作不知为的是能从璟璇口中问出更多来,好为永琏讨回公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