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8. 奇怪地图
忘川水滴2020-06-07 00:532,907

  ……

  善太对着屏幕端详半天,末了啧啧奇道:“想不到在那片森林里,居然有传说中玉依公主的灵墓……”

  澄海忽然看向千寻:“不过话说回来,老大你一早让我们调查这个石碑,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确实。”千寻点头坦白,“我昏迷的时候,在梦里看见过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多亏她的提点我才能化险为夷。”

  善太楞了:“你是说……”

  “你在梦里见到了玉依公主?!”澄海一脸惊讶。

  千寻淡定地嗯了一声:“……确实和资料里的形象吻合。”顿了顿,“不过我只见到一个背影,并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但是她的气息……让我感觉很奇怪,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凯眼神忽然有些古怪:“你觉得她很熟悉?”

  “呃……大概吧……我也不是很确定。”

  见千寻的回答模棱两可,凯刚要追问,却被善太的声音打断:

  “诶,话说怎么到现在也没见康泽哥,他是出去了吗?”

  “嗯,我正好要找你们商量这件事……”

  听千寻三言两语解释完,善太和澄海立刻来了兴趣,当下嚷嚷着要去看看千寻口中甚为“奇特”的地图到底什么模样。

  两人一溜烟窜出门去,千寻和凯慢悠悠跟在后面。

  “那个……”凯犹豫了一下,“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是我连累了你。”

  千寻摇摇头:“与你无关,是我体质特殊才引起他们的兴趣,你不必感到自责。”

  “可是……”

  “没有可是。”千寻停下脚步,认真地盯着凯的眼睛,“若不是你在关键时刻救下我,恐怕我也不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所以呀……”她俏皮地眨眨眼,

  “……是我该谢谢你呢。”

  见凯愣愣的,千寻低头扑哧一笑,再抬头时,眼底是一派真诚与暖意:

  “凯,谢谢你。”

  面前少女的笑容温暖而诚挚,如汩汩暖流悄然涌进心扉,凯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漫长的时光里他曾救过无数人,他们大多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甚至并不知晓他的身份,鲜少有人会这样站在他面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一句“谢谢你”。

  “啊不客气……”

  见千寻忍俊不禁,凯这才意识到这么回答似乎有些奇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忍不住笑了。

  ………………

  “噼啪”一声脆响,地面踩到的枯枝应声断裂,惊起树上两只飞鸟。

  一棵高大蓊郁的古树呈现在面前,如盖绿荫将树干笼罩在阴影下,周围石块零零碎碎散落一地。

  荒仄山,因其位置偏僻地形崎岖,且土质瘠薄尚未开发,百年来偏安一隅,成为鲜少有人踏足之地。

  然而此刻,荒山迎来了一位客人。

  ……

  男子停在古树前,轻轻抚摸下树干,接着掏出一枚小型仪器拨弄几下,开始凝神接听讯号。

  半分钟后,他眉头微皱,收起仪器后退几步,闭上眼似在酝酿着什么。

  风舞声动树叶婆娑作响,突然,男子警觉睁眼,接着一个近地翻闪避,几乎在同时刻,一道劲风尾随其后,将他刚刚所在位置的地面凿出一个深坑来。

  偷袭者在男子面前现身,收起身后宛如鸟翼的巨型翅膀,站定后,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

  待看清身前的来者,康泽顿了顿:

  “……是你。”

  ……

  两人走进门,见善太与澄海手里各拿一只放大镜,头碰头脸贴在地图上费劲端详着,严肃中带点莫名的滑稽。

  “材质是普通胶版纸,从字迹干涸度及纸张破损程度来看,应该是不久前才绘制的。”澄海煞有介事地分析。

  “不过……”善太起身拿开放大镜,一脸的生无可恋,“老大你确定这是幅地图?这乱七八糟的线条是什么鬼画符?谁家地图长这样啊?”

  千寻耸肩,表示无法回答他的夺命连环问,“呃……康泽说这是上山的地图,可能师出抽象派,画风有点狂放。”

  善太痛心疾首:“这何止是有点狂放,我眼快瞎了。”

  纸上与其说是一幅地图,却连地图的基本要素都没有,入眼满是横七竖八毫无章法的线条,更像是信手涂鸦,看上去十分随意潦草。

  “好吧我能勉强辨认出提示的出发点,可中间这团毛线球一样东西是什么?”

  千寻向抓狂的善太投以同情的一瞥,“我也弄不懂这里,所以才想问问你们。”

  说罢,见凯凑上前端详了许久,一派高深莫测似乎看出了些门道,于是试探着问:“……你看明白了?”

  凯沉吟半晌:“唔……看上去有点像章鱼小丸子……”

  千寻嘴角一抽,吃货的视角果然清奇……

  善太瞅了一会儿便兴致缺缺,澄海将地图扫描进仪器,打算进行处理分析。等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房间,千寻和凯盯着图又翻来覆去研究半天,也实在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在凯打完第N个哈欠后,两人最终选择放弃。

  地图奇特研究无果,千寻和凯索性耐下性来,打算先安静等待康泽的消息。

  平静的一天很快过去,可就在约定的第二日下午,一位不速之客的到访打破了现有的平静。

  安德鲁出现的时候,千寻正在院子里写生,听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

  “康泽失联了。”

  ……

  “滴答、滴答……”

  水珠滴落的声音逐渐清晰,康泽睁开眼,入目是幽暗的洞壁,感受到自己浑身湿透,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被铁锁困缚着,铁链深凿进壁内,与山洞融为一体。

  水珠顺着他凌乱的额发滑落,康泽调整了下呼吸,脑海里的记忆逐渐复苏。

  当日他与那人缠斗时不慎被偷袭,所伤不轻,一直昏迷到现在方才悠悠转醒。

  现下正被锁链缚在石壁上,沉重的铁链坚不可破,他如今是半点动弹不得。

  洞口处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康泽皱了皱眉,闭上眼伪装成仍昏睡的模样。

  脚步声逐渐靠近,在他身前停顿了几秒,一个略显怯懦的童音响起:“大哥哥,你醒醒……”

  康泽惊讶地睁开眼,发现站在面前的是个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显然被他突然睁眼吓了一跳,此刻正小心地打量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上去格外的大。

  见他沉默,小男孩又试探着开口:“你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康泽轻轻点了点头,眼神有些无奈。若在平时,这锁链想困住他还差些火候,只是他最近能量消耗太过,加之上次救千寻动用了本源之力,尚待恢复,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挣脱。

  男孩犹豫了一下,似是下定什么决心般:“…那我帮你。”

  康泽微微一怔,却见男孩捋起袖子,细弱的手臂忽然变了形状,尖锐的齿锋像是两只大蟹螯。

  他上前紧咬着牙关用蟹螯绞着铁链,齿锋摩擦生出点点火花。

  虽然施力部位是铁链最细的环扣,但这对于男孩现有的力气来说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咔嚓——”

  见铁链被绞断一环,男孩颇有成就感地笑了,他退后几步,康泽一个发力将其余铁链挣断。

  “谢谢你。”康泽蹲下身与男孩齐平,“你叫什么名字?”

  “阿尔萨。”

  康泽默默记下名字,从怀里掏出一枚琥珀吊坠递过去:“记得收好带在身上。”顿了顿,语气温和道:

  “以后不要因为贪玩就随便溜出来了,要时刻保护好自己。”

  男孩愣了愣:“你怎么知……”

  康泽微笑着摸摸男孩的头,“快点回去吧,院长该担心了。”

  男孩点了点头,乖顺地向外走去,待走出山洞,他不由好奇打量着手里的吊坠。

  透明琥珀里镶嵌的,是一根细小的泛着黑色哑光的羽毛,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华彩熠熠,漂亮独特。

  “真好看。”

  他感叹一声,收起吊坠向前走去,只一个瞬间,身影忽然透明消失在空气里,仿佛刚刚出现的人影只是幻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欧布奥特曼之他从银河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欧布奥特曼之他从银河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