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沙近况
黄眼豆豆2019-09-06 09:202,710

  “我不管你怎么去做,但是这个城市不能有人唱rap!”牛葱扯着奶茶壶的领子,恶狠狠地警告他。

  “但是,你知道的,带头违反规矩的就是他们两个,我也不好出手……”奶茶壶回答。

  “该给颜色看的时候,就别心软。”牛葱把刚抽了一口的雪茄递给奶茶壶。

  奶茶壶抠了抠自己的脑门子,接过来说道:“ok,fine,就像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保证以后没有rapper在我身边发酵……”

  牛葱给了他一棒子:“我让你freestyle。”

  这个城市已经不允许有人唱rap了,应该是说早就不允许了,当新的太阳到来的时候,整个生态系统都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可能不需要阳光就可以生活,可能也不需要水,甚至眼睛都可以退化到没有,只要有新的渠道能够为你的身体输入养分,其他的一切都ok。

  但是总有人不这么想,他们想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不一定要打破规则,重要的是能否有选择。

  大沙为了躲避牛葱的眼线,蜗居在郊区的一个窝棚内,这里杂草丛生,背靠大桥,是非常隐蔽的藏身场所。可就是虫子比较多,但好在河水并不在窝棚附近,用手赶一赶也就没有大碍了。

  一张行军床完美的丈量出了这个窝棚的大小,躺下去的时候,大沙的腿刚好抵到门上。虽然名义上是门,但是这个门并没有比一件羽绒服厚多少,当初来到此棚的时候非常匆忙,大沙在酒吧的垃圾堆上随意捡了几个啤酒箱子,踩了踩了,用绳子穿好,挂在了这个窝棚的入口处。住进来的第一天,大沙躺在床上,很快入睡了,那是十年来第一次没有酒精帮助下的入睡。

  白天对于大沙和武术肥来说是压抑的,因为并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到了晚上,他们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大沙一改白天低落的情绪,会从床底下拿出自己精心打包好的一个包裹,那里面是一件嘻哈外套、一根头巾和一顶帽子,他要去上课了。

  从窝棚出来,面前除了杂草就是被人丢弃的垃圾,大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恍恍惚惚的迈出了第一步。窝棚离上课的地方很远,用走的,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大沙一天没吃饭,走了十来分钟便乏了,望见路边有个小饭铺,遂走了进去。

  抬头看了看菜单,在大碗和小碗之间纠结了蛮久,肚子的叫声让大沙选择大碗,口袋里的钱币则告诉大沙理智,但最终,饥饿感战胜了理智。大沙对着正在埋头打臊子的老板说:“来个大碗粉咯。”便浑身上下摸索开来,好一会儿,才掏出钱来,一手拍在老板面前,颇有鲁提辖入店消费之气势。帮工小伙眼疾手快,窜出来帮着没空的老板收钱,数了数,说了句不够,大沙抠了抠脖子,呢喃道:“那就换个小碗咯。”

  大沙是站着嗦粉而穿外套的唯一一人,一位穿着白背心的客人对着大沙叫道:“这么热的天,你穿个大袄子,你是要去相亲噶?”大沙摇了摇头,不理他,那人吃了哑巴亏,心有不甘,又继续说到:“你肯定是去相亲的,估计那婆娘比你妈都要大。”众人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这个小饭铺的常客皆为附近矿上的打工者,有正式编制的人都不在这里吃饭,他们大都是四五十岁的汉子,一身精干的肌肉,但是极瘦,偶尔有几个壮汉,身上的肉也松得很。

  大沙听了,低下头也笑了一下,他也不恼,调侃调侃罢了,都是苦命人,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粉端上来了,大沙一瞅,说了句:“莫不是上错了,我要的是小碗。”

  帮工小伙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大沙别吭声,便转身擦桌子去了。

  这碗粉的料实在是多,不仅粉多,臊子也多,笋干和豆皮的酸辣味也是恰到好处,吃进嘴里回味无穷。圆条的线粉用水泡得刚好,丢到沸腾的锅里煮个几十秒烫熟就捞上来,使得线粉弹牙有嚼劲,口感一级棒,每天早晨新炼的辣椒油以二荆条为原料,老板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往里面加入少许的花椒油,这一步直接给底汤升华了,吃几口粉喝一口又烫又辣的酸汤,食欲大增,让人停不下来。

  大沙一个人站在门口,嗦粉嗦得那叫一个欢。帮工小伙擦完桌子抬起了头,看了看大沙,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这是武术肥和大沙的秘密基地,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的秘密教学基地,为那些喜爱说唱的孩子普及在这个城市已经消失了的hiphop历史。当然,这里是一个地下室,18w的节能灯泡让黑暗并不可怕,一个简易的讲台就刚好在灯的正下方,显得些许神圣,下面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席地而坐,等待着两位老师的开讲。

  “今天你先讲咯,上周我讲了半天,口干舌燥的。”武术肥让大沙讲。

  “我刚才嗦粉嗦多了,一直在打嗝,你讲吧。”大沙捂着肚子说。

  “我真是服了你。”武术肥只得走上了讲台。

  “老师,今天继续讲上次没讲完的60s吧。”一位小同志提议。

  “好吧,上次60s说到那个说唱机关枪是吧。”武术肥开始了回忆。

  ……

  60s现场。

  说唱机关枪用一段非常走心的verse结束了自己的60s,氧核素立马走上前去和说唱机关枪来了一套嘻哈手势,这是说唱必备,不管你懂不懂,那都得先来一套。

  “哇,这也太难了吧,一个快嘴技术好,一个又非常走心,这,根本没办法选啊。”正月导师很惆怅,不知道该咋办。

  帆帆和微波也表示很难,于是望向了小金鱼,小金鱼说:“别看我啊,我不知道了。”

  勒狗导师说:“就像阿月说的,一个有技术,一个走心,如果真的无法判定的话,我的意思就是还不如双晋级。”

  微波导师说:“但是说唱机关枪的水平和氧核素并不是同一个level啊。”

  “但是我们这是比赛,就是看每个人的当场发挥啊,你不能说一个人技术很好就能容忍他随意失误吧。”勒狗导师扶了扶自己的墨镜。

  砗导坐不住了,站了起来:“请,导师,做出,你们的选择。”

  其他四位导师示意微波导师宣布。

  微波导师拿起了话筒,思索良久,说:“你们石头剪刀布吧,我们觉得这样最公平,但是我也要问问台下的rappe的意见,如果他们也同意的话,就没什么好说的。”

  “同意!”“没毛病!”“可以,这样很公平!”台下的rapper纷纷对导师们的英明决断表示赞同,不住的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大叫:“respect!”

  这下,紧张的氛围又来了,所有的rapper们把氧核素和说唱机关枪围在了一起,微波导师说:“听我的口令,一、二、三!”

  氧核素一挑眉,出了个剪刀,说唱机关枪大喜,因为自己下意识出的是石头,突然,笋旭一个没站稳,把说唱机关枪撞倒了,说唱机关枪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氧核素大喜:“哈哈,看,她出的手帕,我赢了!我赢了!”

  微波导师:“根据结果,氧核素晋级。”

  氧核素朝天怒吼:“挖坑袋!”

  接下来帆帆点名:“就你吧,很有生活气息江湖味的一名选手——guai,是吧?”

  “诶哟,欸哟,这是guai,来自gush!”

继续阅读:第九章 guaivs腊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新说唱之谁是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