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分析
断梦2019-12-07 11:342,473

  邵复中在病床躺了半日,感觉浑身上下有种酸痛的感觉。他刚准备下床舒展一下僵硬的身子骨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他略一思索,下床推开病房门,就被两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拦住。然而他们眼神却一直看向病房的走廊。

  邵复中循声望去,来人正是华子,他正和两名拦住自己去路的日本兵争执着。邵复中用僵硬的日语向拦在自己身前的两名日本兵说了几句,他们才冲着走廊上拦住华子的人喊了几句。

  华子推开拦住自己的日本兵,鄙夷地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径直跑向了邵复中的病房门口。

  “哥,里面说。”华子扶着邵复中走进病房,反手关上病房门。

  邵复中一把拉着华子走到病房窗前,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出来的?其他人呢?”

  “都放了,除了何锋。”华子说着,转头看了一眼病房门,凑到邵复中耳边,低语道:“一盒盘尼西林就在何锋家中。哥,你得想办法让鬼子过去查查。”

  邵复中看着华子,眉头微微皱起,缓缓开口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感觉你就像一个谜团,解不开的谜团。”

  华子微微一笑,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似晴非晴的天空,掏出衣兜里的一包香烟递给邵复中,语气悠长地说道:“我是谁无所谓。哥,关键是你要知道你是谁。行了,不多说了,呆的太久会被怀疑。”

  说罢,华子转身准备离开,却被邵复中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华子,晚上十二点,我家,帮哥哥一个忙。”

  华子背对着邵复中,微微点点头,轻轻拍了几下邵复中拉着他的手背。然而就是这有节奏的轻轻几下,邵复中感觉自己好像早已陷入了被别人设置好的陷阱中一样。

  晚上八点,在病房中寻思脱身之计的邵复中,突然被两名日本兵请去了特高课课长山田的办公室。

  邵复中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中,死一般的寂静,让他有了一种莫名的不安。这种感觉,在自己父亲去世的那天有过。而相隔了两年之久后的今天,这种感觉告诉自己,苏醒前的第一个危险已经到来,自己必须使出浑身解数,帮助自己度过这次难关,否则自己不会看到明天的日出。

  “邵队长,好久没有一起喝茶了。”突然山田纪雄推开门,将一只冒着热气的青花瓷茶杯放在邵复中面前。

  邵复中拿起茶杯,在鼻子前闻了闻,赞叹道:“山田课长都快中国化了。这可是上好的雨前龙井,茶香浓郁,回味悠长啊!”说着,吹了吹小抿了一口,一脸享受的砸吧着嘴。

  山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静静地望着邵复中的眼睛,说道:“关于吴淞码头的事情,邵队长有什么看法?作为新政府的骨干力量,又是我们东亚共荣事业的得力助手,是不是该有所分析?”

  邵复中又喝了一口茶,将杯子放回桌上,耸耸肩笑道:“山田课长这么看得起我,那咱们就相互分享一下彼此的意见?”

  山田点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静静地等待着邵复中对于整件事的分析。

  “山田课长,何队长为什么会在码头?还有那几箱货,究竟是谁的?”邵复中凝视着山田,说完端起茶杯,似乎在等待着山田的回答。

  山田微微一笑,拉开一个抽屉,将里面的一个文件夹拿了出来放在桌上,右手在上面轻轻拍了拍,推到邵复中面前:“这个是我们对何队长的审讯记录,邵队长帮我分析分析,看看几分假,几分真。”

  邵复中拿过文件夹,打开后,看到上面写着:货物是钱处长的,负责出货的人是邵复中,别的自己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是跟踪邵复中到的码头,至于抢货的人是谁,自己并不清楚。

  邵复中看完简单的口供记录,将文件合上推还给山田,笑道:“很简单,问问钱处长就知道。何队长说跟踪我,是奉了谁的命令?为什么跟踪我?山田课长难道不感到奇怪吗?”

  他说完,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如果是我负责发货,为什么当晚我还会去米高梅?这件事有坂田队长可以作证,没错吧?”

  山田点点头:“是的,坂田队长当晚的确在八点至八点二十的时候在米高梅见过你。至于跟踪你,何队长说是钱处长的命令,原因很简单,钱处长对你不信任。”

  “呵呵……”邵复中冷笑着,无奈地摇头道:“不信任。既然不信任,留我在他身边干什么?就不怕我坏了事?还有,在货物中有盘尼西林的盒子,这可不是凯司令的点心盒子,不可能到处都有吧?而且里面的药被换成了烟土,唯一有可能接触过这些货物的,恐怕只有在码头上展开枪战的何队长吧?”

  “那邵队长难道没有机会吗?”山田说着,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邵复中指着自己的鼻尖:“我早上去了霞飞路的咖啡馆喝咖啡,然后在路边买了一包香烟,之后直接去了特工总部,直到天黑。晚上我直接去了米高梅,喝了一杯威士忌。然后的事情山田课长也知道了。至于之前的,您可以去问问何队长的手下,我想我的行踪和接触的人,他的手下比我自己更加清楚。”

  山田突然哈哈一笑,起身在办公室中来回踱了几步,然后站在邵复中身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说道:“看来何队长跟踪你,邵队长早已知晓,为什么不向钱处长汇报?”

  邵复中嗤笑着耸耸肩:“山田课长是中国通,我们有句老话,叫做清者自清。既然我没有做昧良心的事,又何必担心他跟踪呢?”

  “说的对,清者自清。”山田点点头,拍了拍邵复中的肩膀:“可是药呢?”

  “药?”邵复中反问:“会不会已经被转移或者运走了?”

  “不可能。”山田斩钉截铁地说道:“根据海关出货记录,吴淞码头昨天只有晚上一班船。既然没有运走,那会不会在拿走药物之人的家中?”

  邵复中点点头,回头望着山田:“山田课长高见,想必应该是在家中。山田课长都有计划了,那还问我干嘛?”

  “那邵队长不建议我们去愚园路13号坐坐吧?”山田回望着邵复中,凌厉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

  “自然,自然。那我继续在这里喝茶,山田课长不会赶我回医院吧?”邵复中望着山田,强制自己血量骤拥的心脏平静下来,他只希望华子够机灵。

  “来人。带上邵队长,一起去邵队长和何队长家里坐坐。”山田话音刚落,早已等候在门外的两名日本兵就架着邵复中向楼下走去。

  邵复中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四十五分,距离自己和轩辕见面的时间不足两小时。他第一次感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甚至可以嗅到浓烈的死亡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