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背锅
断梦2019-12-07 11:342,699

  突然,邵复中听到码头拐角的马路上传来卡车颠簸发出的特有‘咣咣’声。看来宪兵队已经赶了过来。此时他来不及多想,从角落中冲出,对着带关公面具的几人接连射击,然而没枪都击在他们面前的货物上。

  “何队长!你怎么在这?”邵复中一边射击,一边大声冲着何锋那边喊道。

  何锋听到邵复中的声音,刚准备探头,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击中了他身边一名特工的脑门,随着鲜血喷溅,那名特工僵直着倒在了何锋面前。他急忙缩回脑袋,脸上的汗水和冰冷的雨水交织,一滴滴沿着刀削似得下巴滑落。

  这时,邵复中发现码头上的几箱货物上并没有任何记号,急忙转头,低声向华子问道:“做记号了吗?”

  华子摇摇头:“没,货都拿走了,做记号干嘛?”

  邵复中眉头紧锁,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华子会自作主张。现在宪兵队马上就到,不管戴面具的是不是自己的那几位兄弟,也不能让他们落在鬼子手中。他随即冲了出去,对着他们接连射击,直到一梭子弹用尽。

  戴面具的几人见到邵复中如此,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急忙边打边退,沿着码头的一条小路,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就在何锋回过神,准备追击时,突然又传来一声枪响。探头间,邵复中捂着自己左肩,顺着身后堆放的货箱滑坐在了地上,鲜血从灰色的西装袖口,一滴滴落在地面,随着水洼中的雨水缓缓蔓延开来。

  华子见状,急忙上前焦急地查看邵复中的伤口,见是贯穿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立即脱下自己的外套,将邵复中流血不止的伤口使劲按住。

  “邵队长?”随着一辆铁驴子急促的刹车声,一名穿着少佐军衔的日本军人快步走上前,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受伤的邵复中。

  邵复中抬头,冲日本军官惨笑道:“青田少佐,您怎么才来啊?抢货的人都跑了。”

  “青……青田……少佐?”从货箱背后走出来的何锋,一见到青田立即变得面无人色。

  邵复中看着何锋的窘样,心中却是喜忧参半。他原本计划是拿到盘尼西林后来一场枪战,自己负伤获取钱叔的信任,同时引来日本人,让何锋背上一个私贩烟土的死罪。可是被华子私自行动这么一闹,十盒盘尼西林落在了华子手中,自己负伤,何锋和自己看来都免不了在特高课走上一遭。

  就在邵复中思索开脱之词时,突然宪兵队队长阪田一郎走了过来,一脸好奇地问道:“邵队长,你不是在米高梅吗?怎么到码头来了?”

  “米高梅?”青田少佐望着坂田队长,又看看被华子搀扶着站起的邵复中,然后将目光落在了何锋以及码头上还未上船的那五箱货物上。

  “来人,去看看是什么货物?”青田摆手,让几名宪兵队的日本兵去查看五箱货物,而自己死死盯着何锋:“何队长,你难道没有要说的吗?”

  何锋此刻面色铁青,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半个字来。然而之后的事情,让邵复中提着的心更是紧张到了极点。搜查货物的日本兵,在两箱货物中查出了盘尼西林的盒子,不过里面装的药物却变成了烟土。虽然没有药物,但是被日军管制极严的盘尼西林的盒子出现在货物中,这让青田对何锋以及邵复中产生了怀疑。

  在场的所有特工总部人员都被带走,由于76号特工总部属于特高课直属管辖,青田便把调查工作交给了特高课课长山田纪雄。而邵复中因为受伤,被送去了同仁医院治疗,并有宪兵队的日本兵看守,何锋自然被关进了特高课的审讯室。

  躺在病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邵复中,感觉有人不断摇晃自己,微微睁开眼,见来人是钱叔,便嘟囔着开始发起了牢骚。

  “钱叔,你送的货怎么还有盘尼西林啊?你这是准备把你侄子我往死路上送啊?”邵复中用右手撑着想要坐起身,试了几次,最终还是在钱叔的帮助下才坐了起来。

  钱叔也是一脸狐疑,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病房门,鬼鬼祟祟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抢货的是什么人?”

  “我哪知道啊?”邵复中一脸不满:“我到的时候,何锋已经和对方交上火了,而且对方火力很猛,还有一把英式的司登冲锋枪。”

  “冲锋枪?”钱叔惊愕地瞪大眼睛。

  邵复中确认地点点头,解释道:“我虽然枪法不准,但是对各种枪械的了解,钱叔你是知道的。”

  钱叔擦了擦油腻肥胖的脸上的汗珠,沉思片刻后,似乎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飓风队?”

  “不像。”邵复中也是一脸疑惑:“飓风队的行事干净利落,就凭何锋和那六个小虾米,能周旋这么久?”

  正在两人说话时,特高课课长山田纪雄突然推门进来。

  他一看到钱叔,阴沉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钱处长,何队长说这批货是你的,不知道钱处长有什么解释呢?”

  “我的?”钱叔一愣,继而茫然地连连点头:“没错,是我让发出去的,但是货不是我的。山田课长,私贩烟土的罪名我可是知道的,怎么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呢?而且就算是我做,又怎么会派何锋去,为什么不派我的侄子邵复中负责呢?”

  山田冷笑着,一伸手,身后的一名日本兵将一个盘尼西林的盒子递了过来:“钱处长,盘尼西林里面为什么会是烟土?”

  钱叔一脸谄笑:“这我哪知道啊?这一定是栽赃陷害,还请山田课长明察,还我老钱一个公道啊!”

  邵复中靠在床上,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静静地打量着山田和钱叔两人,而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

  “山田课长,我是被牵连的。当晚我在米高梅,晚上本来约了位美女在红磨坊咖啡馆喝咖啡。路过吴淞码头,就听见枪声。我过去一看,结果是何队长的人,这不害的我也中枪了吗?”

  邵复中说罢,抬手指着自己无法动弹的左肩,一脸我是无辜的模样。

  山田听罢,扫视了钱叔和邵复中一眼,用日语向身边的日本兵吩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病房。钱叔看着病房门关上,一屁股颓坐在椅子上,胸口上下不住地起伏着。

  “完了,这次非被小日本弄死不可。”钱叔此刻眼神中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邵复中半眯着眼睛,嘴角冷笑着,低声自言自语道:“何锋怎么会去码头?而且时间刚好是准备出货前十分钟。是巧合?还是他有意为之?至于抢货的人,能用上英式武器,怎么感觉更像是帮派的人?”

  钱叔听完,突然转头望着邵复中,眼珠子贼溜溜地转了几圈,好像打定了什么主意,起身安抚了邵复中几句,便匆匆离开了病房。

  邵复中看着钱叔离去的背影,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根据他的行事作风,邵复中清楚,这次的事情,钱叔为求自保,自然会让何锋做替罪羊。至于自己,目前钱叔绝不会轻易出卖。毕竟他此时背负着汉奸的名头,要是再背上出卖从小看到大的侄子的罪名,恐怕不等飓风队动手,帮会中的人都会将他弄死在街上。

  想到这,邵复中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有些发干的双眼。自己除掉何锋,今后钱叔身边能用的人便只有自己了,而二组也会顺理成章被自己暂时接管。这样一来,各种情报和行动都会经自己的手,做起事情来也方便不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