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突变
断梦2019-12-09 14:532,935

  日出,每个日出对于邵复中而言,都是另一场全新的表演。有时候,他分不清自己是谁,自己在为谁工作,甚至自己还有几日可活。

  每天,他跟着钱叔实施抓捕,那些为了抗日宁可选择牺牲的同胞,看着他们的身体倒在自己面前,看着他们在审讯室生不如死备受煎熬。很多时候,他想伸出援手,然而自己的使命告诉自己,必须用笑容看着,自己一定要忍耐、承受、坚持。

  刚刚走出门,邵复中便发现今天自己家门前的街道多了不少小贩。他停下脚步,掏出香烟点上一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不慌不忙地转身又回了房间。

  这次邵复中出门,手中拿着一个公文包,锁房门的同时向躲在屋中的华子和轩辕低声说道:“华子后窗走,轩辕等会正门出,楼下眼太多。”

  两人相视一眼,冲邵复中微微点头。

  特高课会议室中,山田纪雄已经将76号特工总部所有处级人员召集到了一起。唯有邵复中是会议桌前职位最低的一人。

  “今天请诸位坐到这里,是因为我们在前天晚上,吴淞码头发生了一场枪战。枪战中丢失了一批走私的盘尼西林。行动处二组邵复中队长受伤,行动处一组队长何锋暂被我们特高课收押。更有意思的,是昨晚,何锋队长手下一名叫做赵斌的人,居然前去邵队长家中栽赃。”

  山田说罢,目光看向了平静如水的邵复中。片刻后,他又盯着钱叔,沉声问道:“钱处长,你的行动处我不知道是否还值得信任。”

  “赵斌?”钱叔想了想,点头道:“没错,行动处的确有这么一个人,而且是何锋的得力助手。不过栽赃邵复中,这件事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山田纪雄点点头:“是的,所以我今天召集大家,正是为了查明此事,还邵队长一个公道。同时找出隐藏在诸位中的仓鼠。还有一件事,想必大家还不知道。情报处在前天收到情报,军统上海站站长吕博彦在百乐门和新到上海的一名神秘特工接头。但是抓捕行动中,我们自抓获了吕博彦,却没有见到接头人。”

  说到这,山田纪雄长叹一口气:“唉,这个吕站长骨头很硬,情报处审讯了两天也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只知道在我们内部隐藏着一只巨大的仓鼠。”

  邵复中听到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百乐门接头的事情,根据轩辕所说,只有她和吕博彦两人知道,可是又是谁向日本人透漏的。既然有人能够掌握此事,为什么不知道轩辕和自己的身份?这是一个局,还是有人给自己在设局?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眼下自己没有被抓,显然自己和轩辕的身份并没有被泄漏。但至于吕博彦会不会开口,又或者几时开口,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自己必须抓紧时间,接触这颗不定时的炸弹。

  “山田课长,何队长栽赃我的事,不是还有赵斌姐姐这个证人吗?只要知道是谁绑架了她,栽赃我的人便会原形毕露。至于对上海站吕博彦的审讯,我们不能总用一种办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弱点。像我,爱钱,爱美女,只要摸准了一个人的脉,大家也就会成为朋友。”

  邵复中说罢,双手一摊:“不知山田课长意下如何?”

  山田纪雄沉思着点点头,看着众人说道:“我觉得邵队长说的没错,钱处长和王处长认为如何?”

  钱叔看看邵复中,又看看山田纪雄那没有一丝一毫表情的脸,撇撇嘴,说道:“我是没有意见,不如交给邵队长,让邵队长调查如何?”

  然后他又看向坐在对面的情报处处长王渝道:“不知道王处长意下如何?”

  王渝道冷着脸,因为接连一天两夜的审讯,两鬓斑白的他双目布满血丝,黑眼圈浓重而有些肿胀。他嘴角微微上弯,看似微笑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暖意。

  “这样也好,我们这些老东西也熬不住啊!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嘛!”王渝道赞成道。

  山田纪雄没想到,往日针锋相对的钱王二人,今天却成了一个鼻孔出气的。他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对于两人心中的盘算也明白个七八分。既然他们想要玩,那自己这个外人也只能做一名称职的看客,好好观赏这出大戏。

  这场会议没有过多内容,在决定了先将何锋嫁祸的事情解决后,山田在钱王二人的陪同下,一同听了邵复中对赵斌姐姐的审问。不出山田预料,赵斌姐姐并不知道究竟是谁绑架的自己,她只告诉邵复中能够听出绑架自己的人的声音。

  对赵斌姐姐的审讯结束之后,邵复中向山田提议:“山田课长,既然赵斌姐姐说她记得此人的声音,那我们可以让她辨认一下。毕竟当时何队长已经被抓,那么只可能是他手下所为,不如集合76号行动处一组的人,让她听听看。”

  “不错,邵队长的意见我看可行。”

  王渝道突然的赞同,让钱叔和山田很是吃惊。

  而邵复中惊讶的是,王渝道居然提出连同行动处二组成员一同进行调查辨认。他不知道华子做这件事是否做得干净,如果是他亲自所为,那辨认之下,华子一定会暴露。

  “既然如此,那钱处长看着安排。半小时后,行动处全员在特高课院中集合。”山田说罢,起身走到邵复中身边:“我们再去看看哪位吕站长如何?”

  邵复中点点头,然而就在自己走出审讯室时,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一名日本兵,让他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他感觉这名日本兵好像在哪见过……

  在另一间审讯室中,邵复中见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吕博彦。但是此时的吕博彦早已没了人形,他无法确定此人是不是跟自己接头的人,也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吕博彦。他不能冒险,之前的所有计划,他都要推翻重新审视策划。

  “山田课长,您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特工总部总会出问题?”邵复中上前仔细打量着昏迷中的吕博彦,向站在身边的山田纪雄问道。

  山田微微摇头:“邵队长,对于这件事我也感觉很奇怪。他们爱钱,我给。他们爱权,我也给。他们爱女人,有了之前的两样,这件事自然是水到渠成的。我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反复无常。”

  邵复中转身,望着山田,右手轻轻揉着左肩上的伤口:“我们中国古代三国时期有位名将,他叫吕布。”

  “嗯,这个人我知道,是一员罕见的猛将。”山田一脸正色,等待着邵复中继续解释。

  “但是他有一个外号,三姓家奴。”邵复中说罢,转身向站在审讯室门口的两名特工吩咐:“去医务室叫医生,先给他治治伤。我本事再大,想要让一个死人开口,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钱叔已经集合了76号行动处的所有人,让人带了赵斌姐姐去了院中。邵复中陪同山田站在台阶上,静静地扫视着行动处所有人的表情。

  这些人此时也是一脸好奇,有的也略带惶恐不安。当邵复中的眼神落在华子身上时,从他平静的面容和深邃的眼眸中,他感的是平静,异常的而平静。

  邵复中犹豫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建议会不会害了华子。可是他如果不这样做,那山田这只狡猾的狐狸,对自己的疑心是很难打消的。

  随着赵斌姐姐一一听过每个行动处成员的声音,随着距离华子越来越近,邵复中插在裤兜里的手,也渐渐潮湿了起来。

  “这个……”赵斌姐姐站在华子面前,低头深思片刻后,突然抬头盯着华子。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赵斌姐姐身上。山田盯着依旧面不改色的华子,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暗中已经向身边的助手示意准备抓捕。

  然而赵斌姐姐突然一把抓住华子身边的一人:“畜生!你害死了我弟弟!”

  “抓住他。”山田一声令下,不等那人反应,日本兵的枪口齐刷刷对准了此人。

  山田转头看着钱叔:“钱处长,他是谁的手下?”

  钱叔此刻显然浑身一松,却带着歉意说道:“山田课长,是属下管理不力。他叫马三,是行动处一组何队长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