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翻脸
断梦2019-12-17 14:533,109

  邵复中坐在昏黄的矮桌前品着香茶,突然听到了门外一阵骚动。一阵急促纷乱的脚步声,径直从木质走廊传来,快速向着自己的包房这边逼近。

  “呼啦”一声,包房门被人猛然拉开。

  邵复中怀中抱着李金善,左手作势准备扯开她宽大的衣领。然而就在包房门被人拉开的同时,邵复中右手中,一柄闪着寒光的飞刀,径直向着大开的房门飞去。

  “邵队长!”

  门前一名留着中分发型的黑衣青年,来不及躲闪之下,脸颊被锋利的飞刀擦出了一道血痕。他此刻强撑着自己有些发软颤抖的双腿,连忙鞠躬道歉。

  “邵队长,打扰了,是我。”

  来人是行动处二组的,名叫栾平山,是何锋的得力手下。同时,也是跟踪监视邵复中的成员之一。此人曾经是军统飓风队行动组的成员,在一次暗杀山田纪雄失手被抓后,出卖了飓风队的联络点,随后投靠了何锋。

  邵复中将怀中的李金善缓缓推开,站起身,将解了一半的皮带重新系好,双眼透着好兴致被打扰后的怒火,盯着惊慌失措的栾平山,问道:“要死啊?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爷我在上海滩杀了你,就连特高课和驻沪司令部也不会过问。如果我再给你坐实一个罪名,你全家都得陪你一起。”

  邵复中语气平静,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是明显。他一步步向着门口走去,栾平山此刻内心叫苦连连,心说钱处长给自己下的这叫什么任务啊!万一刚刚真被眼前这位花花公子一刀命中,自己连安家费八成都拿不到。

  想到这,栾平山擦着脑门上的冷汗,笑道:“邵队长,我不知道您在这,误会误会。我只是接到汇报,说有军统的人在这里接头,我也是例行公事……”

  “啪……”

  栾平山的话还没说完,一记清脆的耳光便赏赐了过来。他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将口中腥甜的液体吞咽了一下,便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站在他身后的十几人,此时也纷纷低垂着脑袋,有几人将自己头上的黑色礼帽压低,试图遮挡住自己此时惊恐的面容。

  邵复中左右看了看,缓缓将栾平山挂在腰上的手铐取了下来,然后冷笑着给自己戴上:“栾平山,你哪都不查,直接冲进我的包房,也就是说我是军统的接头人了?好!小爷我还就是了,这个功劳,钱叔给不了你,你得带我去梅机关金川英浩大佐跟前邀功。也许会换一个处长也说不定。”

  此时,栾平山的手下,一个个面如土色,脸上的冷汗如同下雨一般一滴滴落下。显然,刚刚栾平山的话,彻底激怒了邵复中。所有人都知道,邵复中很少发怒,但是他一旦被惹怒,必然会死人。因为在前不久,米高梅的一间包房中,邵复中就将何锋的一名手下,当着何锋和钱处长的面,放光了身上的血,并且将一枚国军的帽徽揣进了此人的口袋。

  栾平山看着邵复中举在自己面前的双手,手腕上那对黄铜镯子,好像催命符一般,召唤着他体颤栗不安的灵魂。

  “金善,把我送你的枪拿过来。”邵复中盯着栾平山惨白低垂的脸,冷声说道。

  李金善从怀中掏出那把掌心雷,顺从地捧在双手上,递到了邵复中身边。

  邵复中接过枪,打开保险,顶在栾平山脑门上,语气有些暧昧地问道:“干嘛低着头?害羞啊?”

  不等栾平山抬头,邵复中喊道:“大头!拿这把枪,把军统内奸栾平山就地枪决!”

  躲在一群人中唯一没有任何担忧的大头,此时也是一惊。他咽了一口唾沫,从众人让开的一条缝隙中走到邵复中面前,颤巍巍地接过他手中的掌心雷,犹豫着看向了一脸惊恐的栾平山。

  “邵队长!我只是奉命行事!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栾平山突然冲着面前的邵复中吼了起来,但是语气中的恐惧,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李金善缓缓地转身,走回到了矮桌前,重新跪坐下来,将茶杯中已经没有温度的茶水倒掉,重新倒了一杯热的,背对着众人的她,嘴角浮起了一抹无奈的冷笑。

  邵复中此时打断了栾平山,冷笑着,费劲地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枚青天白日的徽章,然后别在了栾平山黑色中山装胸前:“兄弟们,今晚不是有军统接头吗?军统的栾平山不就站在大家面前吗?怎么?都不想立功了?”

  栾平山突然跪倒在地,抱着邵复中的大腿讨饶道:“邵队长,不关我的事啊!是钱处长的意思,不不!是他说的,就是樱花包房,不关我的事啊!”

  “钱处长?”邵复中拷在一起的双手,轻轻抚摸着栾平山有些凌乱的头发,好似此刻眼前的栾平山是自家的宠物一般。

  “好,我的钱叔叔看来是不想让我好好地活啊!”邵复中深吸一口气:“大头,这个军内奸挑拨我和钱处长之间关系,立即枪决。否则,你们所有人,今晚都将以军统内奸的身份,在虹口日租界被击毙。”

  大头此时算是明白了,何锋是做了日本人的替罪羊。而眼前的邵复中,显然是想借此机会,将行动处钱处长的心腹一一铲除。如果自己不照做,也许自己连明早的日出都看不到。

  “啪!”

  一声刺耳的枪声响起,突然华子带着五名手下,从艺伎馆门外冲了进来,将栾平山带的人堵在了走廊中,各种手枪上膛的声音接连响起。

  “都把枪放下,把栾平山的尸体抬回去。该怎么说,不用邵队长给你们交代了吧?”华子上前,揽过大头僵硬的身体,将他依旧举着手枪的双臂压了下去,然后将手枪从他手中取下,递还给了邵复中。

  栾平山的手下,此时见状,纷纷点头,整齐地说道:“栾平山和军统的人接头,试图反抗,被大头击毙。”

  邵复中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现在行动组一组我是代理组长,我一个人也做不过来。大头有功,现在我把这个组长让给他,明天我去梅机关申请。还有,今晚你们回去,给钱处长带个话,明天早上八点,梅机关金川大佐办公室,我等他。”

  一群人,战战兢兢地将栾平山的尸体抬走。华子让大头跟自己手下去艺伎馆外面守着,自己同邵复中进了包房,将门拉上。

  “哥,你这是准备跟姓钱的翻脸啊?”华子有些惊讶,说话间,从衣兜里掏出一把水果糖塞到了李金善手中。

  邵复中抬手揉了揉微微发胀的脑袋,叹息道:“对,我必须将拦路虎一个个除掉。即使除不掉,我也要窝里斗。日本人不就喜欢看着我们窝里斗吗?那我就唱一出好戏给他们看。”

  在三十分钟前,艺伎馆老板看到店门外特工总部的人,便立即告知了邵复中。他只是想借助邵复中的手,不让特工总部的人打扰自己生意,却没想到那些人正是冲着邵复中来的。而就在老板告知邵复中之后,邵复中便打电话去了米高梅,通知了华子。

  邵复中穿起大衣,让李金善换了身衣服,带着华子和李金善出了艺伎馆。在门口,他吩咐大头,带人先回总部待命,自己带华子和李金善去一趟米高梅。

  在米高梅缠绵暧昧的歌曲中,邵复中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张圆桌前。华子此时守在米高梅门外,毕竟邵复中刚刚弄死了钱善雄的手下,自己必须保证邵复中今晚的安全。而李金善早已在半路下车,去了只有邵复中和他们五人知道的一处秘密联络点。而明天,钱善雄即使不被金川英浩弄死,他的财路也将被邵复中彻底斩断。

  “先生,我有一批热带蜥蜴急于出手。”

  突然,一名身穿灰色长衫,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站在望着手中怀表出神的邵复中身后响起。

  邵复中听到这句话,突然内心犹如喷发的火山,一股剧烈的热流喷涌而出。这是久违的暗号,他为了等待这句暗号,已经苦苦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

  邵复中抬起,望着舞池中迷醉的男女,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说道:“我只要雨林中的变色龙。”

  身后的中年男人说道:“那请二楼商谈。”

  邵复中向着舞厅中望了一眼,起身跟随着中年男人径直上了二楼角落中的一间包房。

  “变色龙同志,我们终于可以重新并肩作战了。”中年男人一进包房,激动地握邵复中的手,布满血丝的眼中,隐隐闪动着久违的泪花。

  邵复中此时也是激动万分,一把将中年男人抱住,压低声音,语气调侃道:“雨林同志,我以为你个老家伙死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