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生死辩驳
断梦2019-12-18 14:283,034

  清晨,邵复中慵懒地拉开窗帘,发现晨雾中那两名监视自己的男子依旧靠在楼下街道的墙角处。从他们瑟瑟发抖的身体来看,显然是蹲守了整整一夜。

  轩辕此刻已经梳洗整齐,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靠在客厅的书桌前,望着邵复中左右扭动的身体,冷笑道:“一个大男人,搞的跟娘炮一样。”

  邵复中有些不乐意,转头对着轩辕,埋怨道:“你睡沙发试试!腰酸背疼的,能舒服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洗手间梳洗了一番。穿戴整齐后,邵复中再次站到了窗前,望着楼下的两名黑衣男子,说道:“盯梢的还没走,等会你从密道出去。昨晚干掉了钱善雄的手下,今天我得去梅机关一趟。只要抱紧了金川英浩这条大腿,咱们以后做事也会方便不少。”

  轩辕没有搭理他,从自己银光闪闪的手包中,掏出了一把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重新装进手包。她拎着手包,走到壁炉前,伸手在壁炉里面摸索了一下,一道矮小的暗门突然打开。

  她弯腰准备进去时,突然转身对着站在窗前的邵复中说道:“以后没有必要不许碰我。”说罢,便消失在了黑洞洞的壁炉之中。

  邵复中一脸不屑,撇撇嘴,穿起大衣出了门。

  他拦下一辆黄包车,行出五六十米后,转头向后看了一眼。果然,一名在自家楼下蹲守的黑衣男子,此时也坐着黄包车,正不远不近地跟在自己后面。此时他看清了男子的相貌,但是在特工总部,自己并没有见过此人。难道是金川英浩或者山田纪雄派来的人?

  邵复中这样想着,突然被前方卖报男孩的声音将思绪拉了回来。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76号特工总部行动处组长成功抓获军统上海站站长,击毙特工变色龙……”

  卖报的男孩一边吆喝着,一边举着手中的报纸,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穿梭着。

  “停一下。”邵复中冲车夫喊了一声,然后冲卖报的男孩招手:“小孩,来份报纸。”

  男孩快步走上前,接过邵复中递来的钞票,这才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他,然后继续重复着之前的吆喝。

  黄包车继续前行,邵复中翻开报纸。只见头条上用醒目的黑体字写着小男孩口中所喊的内容。仔细阅读,文中果然反复出现了自己的名字——邵复中。

  他苦笑着,将报纸卷成一个圈,不停地轻轻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他在思索,既然他们派出了人跟踪自己,是否借这个机会,让暗中跟踪自己的人走到明面上。这样一来,自己今后行动起来也会方便许多。

  想到这,邵复中决定试探试探身后盯梢的人,看看是钱善雄的手下还是日本人的特工。想到这,邵复中从腰间摸出一把飞刀,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梅机关大门,侧身跃下黄包车,手中的飞刀闪着夺目的银光,径直向着紧随而来的黄包车飞去。

  拉车的车夫此时一惊,目瞪口呆地望着一身白衣,甩出飞刀的邵复中。他想逃跑,但是车费还没有收到,一时间,车夫有些手足无措。

  紧跟着邵复中的黑衣男子,一见快如闪电的飞刀冲着自己胸膛飞来,侧身一闪,飞刀深深地插进了黄包车的靠垫之中,而拉车队车夫,此时丢下吃饭的家当,远远躲在了街角的墙根下,满脸担忧地望着自己的黄包车。

  “王八蛋……”邵复中口中骂骂咧咧,一个箭步冲上前,右腿飞起,狠狠地踢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黑衣男子脸上。

  黑衣男子随着邵复中这一脚强劲的力道,整个人从黄包车的座位上飞了出去。就在邵复中飞出第二把飞刀时,梅机关大门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一对日本兵端着三八大盖,快速将手握飞刀的邵复中团团围了起来。

  “藤井君,这是怎么回事?”一名看似队长的日本兵,看了一眼邵复中,急忙将倒在地上的黑衣男子扶了起来。

  邵复中心中暗笑,果然是小日本派来的。他一脸茫然,收起飞刀,向那名日本兵质问道:“小冢队长,这怎么回事?他是谁?”

  小冢队长向围着邵复中的日本兵一摆手,所有人收起枪,他扶着被称为藤井的男子上前,用有些生硬的中文介绍道:“邵队长,他叫藤井,是梅机关特工行动队队长,你们是不是之间有误会?”

  藤井此刻黑着脸,向邵复中鞠了一躬,语气冰冷地说道:“对不起,邵队长。报纸你也看了,金川大佐担心你的安全,让我暗中负责保护你。”

  邵复中此刻恍然大悟,一拍脑门,急忙上前替藤井拍着身上的土,连声道谢:“呀呀呀!实在对不住,我以为你是飓风队的。你看看,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金川大佐也是,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呢?”

  就在他们相互致歉之际,远处一个弄堂口,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雨林,一脸无奈地笑着,转身沿着街道,拎着文明棍缓缓离去。

  梅机关机关长办公室。邵复中同藤井两人一同走进,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金川,一见灰头土脸的藤井,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稍纵即逝后换上一副笑脸,起身向邵复中迎了上去。

  “邵队长,藤井队长是我派去保护你的。我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你,就是怕打草惊蛇。”金川说着,请邵复中坐到了沙发上,冲着藤井一摆手,藤井鞠了一躬,便退出了办公室。

  看着藤井出了办公室,邵复中将手中的报纸拍在桌上,怒气冲冲地向金川英浩埋怨道:“金川大佐,您这是想把我往坟墓里送啊!我抓了军统一个站长也就算了,还杀了军统的高级特工。我现在走在大街上,随时都会冒出飓风队的人干掉我。如果您认为我挡了谁的道,您给我来个干脆的。”

  邵复中说着,拔出腰间的飞刀狠狠地拍在桌上。立时,办公室的门猛然打开,五名日本兵端着枪冲了进来。

  金川微笑着,冲五名日本兵摆摆手:“都下去,我和邵队长有事谈,没我的命令,不许打扰。”

  等五名日本兵退出了办公室,金川这才坐在了邵复中对面,亲自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笑道:“邵队长,你误会了。你想想,自从你进入特工总部,并没有什么建树。我想提拔你,也得给所有人有个说法。用你们中国话说,就是要名正言顺,你说呢?”

  邵复中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无奈地说道:“金川大佐,您也是知道的,不是我不想立功,每次有好事,钱处长都给了何锋那个瘪三,我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还建树呢!”

  “所以呀,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你将飓风队的主要力量引出来一举歼灭。这个功劳,可不小啊!”金川说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色劳力士手表。

  邵复中此时一脸担忧,起身坐到了金川英浩身边,套近乎地说道:“金川大佐,不是我胆小。你也知道,飓风队每次动手那都是玩命的,我手下就那几个人,万一……”

  “邵队长多虑了,等会钱处长到了之后,我自有安排。不过有件事,我想听听邵队长的解释。”金川英浩说着,起身走到办公桌的电话前,拨了一个号。

  “带他进来。”金川挂了电话,很快,两名日本兵便拖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头进了办公室。

  邵复中此时心中一凌,看着大头没有人形的脸,又看向金川一脸谦和的笑容,略显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个,昨晚吧,是我一时冲动。你想想呀!正在兴头上呢!突然冲进来一群人拿着枪对着我,还都是自己人,我能不生气吗?所以……”

  金川抬手打断了邵复中的解释:“邵队长,您做的栽赃,很好。真的,这很符合我之后的计划。至于大头嘛,你许诺他行动一组组长,完全没问题嘛!这次钱处长的做法是有些过分,毕竟他也是你的长辈,该有的尊重还是要给老人家的嘛!”

  邵复中连连点头。正在两人说话间,一名守卫敲门汇报,钱善雄到了。

  金川英浩连忙让守卫将钱善雄带了进来。一进门,钱善雄便冲着瘫坐在椅子上的大头厌恶地瞪了一眼,然后盯着邵复中冷笑了起来。

  邵复中起身,望着钱善雄阴冷的笑容,淡淡地问道:“钱处长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吕博彦被抓当天早晨,你和他在咖啡馆门口说了什么?”钱善雄说着,将一沓照片丢在了桌上。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栽赃反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