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噗,冤家必定路窄!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34

  端辞正要动手,很不巧的。

  叩叩叩——

  他一下弹起揪着鬼佬胡须,桃花眼煞气逼人的警告,“我告诉你老鬼,敢泄露我身份行踪,七千年前我能砸你这破店暴打阎王一次,我就能做第二次。但凡这次酆都有半个鬼知道我来了,我保证把你祖上棺材板掘来送你!”

  鬼佬心惧得紧连连抱拳道,“殿下息怒,殿下息怒,小的,小的一定一定什么都不说。”

  端辞松开鬼佬的胡须,一转身去到客栈最角落的地方。

  鬼佬一步三回头去开门,大门一开鬼佬被仙气弹开!

  一阵华光闪过,先是一阵祥瑞之气扑面而来,精纯强大镇得客栈里预进酆都的鬼胆都破了。

  鬼佬也是退了好几步停下来,在定睛一瞧祈绯已经越过门槛进来。

  他还是神女峰上那身装扮,白衣华服加身,不染尘埃,不食烟火,如星辰碧海上立世明月,浩瀚苍穹间明珠降临。

  噗!端辞一口酒喷出来。

  好一个冤家必定路窄,前两日才在神女峰碰头险些被诛,这一转眼就在酆都遇见。

  九重天百万仙家,偏生这人与他‘特别’有缘。

  除了祈绯,与他同行的还有两人。

  一个特别白净小巧的孩童,一个绛紫色衣袍掌管东极的绯赫。

  这就奇怪了,北极属紫薇管辖,紫薇不来来了掌控凡间四季的绯赫,这九重天是要闹哪般?

  绯赫也拿着一把折扇,这折扇一开也是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

  “祈绯,你这祥瑞太重都吓着鬼了,收一收收一收,要真闹出个什么紫薇还不得跟我急。”绯赫拿着折扇转了圈,话音一转,“不过,这鬼栈有点不一样,除了咱们还来了凡人。”

  他扇尖直指角落没藏住的端辞和还晕厥着的荷华。端辞背脊一阵发凉,马上捏了个定身决。

  紫薇能一眼瞧出他是谁不可奇怪,可绯赫这双眼可是淬炼过的就怕被看出个猫腻。

  荷华原本晕着,是被祈绯那身无处安放的祥瑞给洗涤就醒了。

  “殿,殿下,殿下救命,殿下救命。”

  端辞垂头,一度要把脑袋藏到地缝中,果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一把按着还在上个片段里的荷华,艳美勾人的微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下一刻跟着祈绯的干净小孩童就来了。

  也不知在哪儿整的造型,冲天小辫末尾扎着一朵儿花儿。

  端辞一瞧舌尖掠过红唇,手痒痒好想揪这小辫儿。

  那孩童不知看见什么往后一退,“上,上君,这姑娘——美炸了。”

  祈绯墨黑的眸子微敛。

  美炸了?

  这些放肆的话,准是在天帝青华那儿学的。

  荷华当场就不乐意指着小孩儿,“放肆,竟敢对我家殿下无礼。”

  小孩儿不服气对着荷华小傲娇,“就‘她’是殿下,我也是殿下,你也对我无礼了。”

  这小孩儿端辞看了会儿心有疑惑,身上法力精纯但修为不高,本体不明被法术掩盖要说这命运之轮……

  “哟,还真是个美妞,九重天那么多仙子姐姐可不及这位姑娘分毫。”绯赫也跟着来凑热闹,抱着胳膊似笑非笑眼神很是耐人寻味。

  祈绯余光带过,在刚刚端辞进客栈坐的凳子坐下,“西朝公主一介凡人能到这鬼栈,修为非同一般。”

  绯赫玩着折扇对端辞瞧了又瞧,“祈绯,这话说的不对。凡人身躯修为在这鬼栈也是万万来不得,而我观这位‘公主’面色红润,精神力正常只怕有高人相助。”

  端辞转着酒杯笑容浅浅,余光往后瞧了眼。

  “这为公子说得没错我能来酆都的确有高人相助,但是……”端辞侧头望过去,冲着他俏皮一眨眼,“若这位公子能助我安全进入酆都,我回报您——端辞下落。”

  他算是看出来了,九幽生变除去凡间五界都盯着这儿,大妖端辞一定回来九幽查看情况,所以暗地里不知多少人准备堵截他。

  何况如今酆都里的形势一概不知,九重天来人一定是公干,既是公干跟着准没错。

  祈绯盯了他好一阵,“如若你反悔?”

  “必遭天诛!”他答得铿锵有力。

  端辞也是个狠人,拿自己做诱饵,不过仙,神,魔,妖,灵五界又有哪个会傻到不吃这个饵食。

  他叛出六界,不在六道轮回,九重天天帝亲自悬赏,缉回端辞者他身上所有宝贝归其所有。

  而他身上的宝贝,光是一把时曦伞就足够让人疯狂。

  既然做了交易就是一条船上的人,约着一起用个晚膳不过分吧。

  都说成仙者不需要任何食物,但端辞现在还是个凡人,就算他成仙也是个杂食什么都吃。

  可他不吃猪肉,不吃鸟禽。

  这鬼佬不知这规矩,晚膳尽是大鱼大肉,除了鱼吃了几片全吃的青菜豆腐,而他又不能喝酒,故酌的味百里飘香拿出还得了。

  看另外几个,除去祈绯另外三个吃得都很爽,端辞在一边看得抓耳挠腮心痒难耐,这酒虫作祟难熬得紧。

  绯赫吃好了放下筷子,“祈绯,咱们几时进城。”

  “丑时一刻。”

  “紫薇说的。”

  他未做回应嗯了声,眸色一转,端辞正在看他手指上那颗珠子。端辞看得起劲,祈绯忽然挪开不动声色把珠子藏起来。

  端辞傲娇一嘁,盯着面前香喷喷的肉趴桌上。

  好饿啊,饿到前胸贴后背,好渴啊,想痛快的喝上两壶故酌。

  饭点时间。

  这客栈一层除了他们就是帮忙打杂的小鬼。

  有这两位九重天大佬谁敢下来用餐,说不定一个不高兴就被打的神行俱灭。所以,都是鬼了还吃什么吃,苟住鬼命要紧!

  晚膳后,端辞去了个角落,懒懒的靠着窗坐在板凳上。荷华在一旁,用这店里的鬼酿给他解馋。

  鬼酿寡淡无味,像喝水一样端辞是越喝越气恼。

  好不容易挨过子时他饿的受不了,差荷华去厨房找了几个新鲜的红薯,二话没说带着荷华出了门在门口右侧蹲着烤红薯。

  有大佬在这儿端辞不敢擅用法术,希望全寄托在荷华身上。

  “别急别急,凝神静气想想法决慢慢来。”端辞谆谆教导搞了半天,火星子都没看到一点,端辞那个脸色啊青白交错冷笑连连。

  荷华憨憨的抓头,“嘿嘿,那个殿下不如我去借点火。”

  端辞弯着手指敲在荷华头顶,“你说说你都学了些什么,一个小火苗都弄不出来以后出去少说是我随从,我丢不起这个人。”

  荷华可委屈了,食指在地上画圆,“殿下,您说我体质阴寒不适宜修火系法术,您教我的都是水系。要不,我给您变个水的戏法看看?”

  两人在门口嘀咕,突然听到一声轻嗤。

  那小孩儿不知几时在门口,抱着胸可傲娇的模样。

  “真笨。”

  他两指一捏,下一刻这小柴堆儿就有了火,荷华喵了眼端辞隐晦的脸色急忙把红薯扔进去。

  端辞学他的动作双手抱胸,只是这桃花眼懒洋洋的,“你这小孩儿了不起啊。”

  “谁是小孩!”

  孩童红着耳朵争辩,“我叫星雀,两千岁才不是小孩儿!”

  端辞噗嗤一笑,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头发。

  这孩子挺傻不过很好玩儿,像西朝里十一岁的弟弟稚嫩又可爱。

  这火焰足,没一会热红薯就烤好。

  端辞拿在手里烫得跳来跳去,然后分了一半儿出来递给星雀。

  “尝尝本殿下考的红薯,世间一绝,除了此家别无分号。”

  星雀半信半疑,瞅过黑漆漆的一半指着端辞手里的,“我要你那半,这半你自己留着吃。”

  端辞没恼,把自己手里一半递过去星雀这才接下,学着他的动作坐在客栈外的台阶上,呼哧呼哧的啃红薯。

  俗话说吃人嘴软,这红薯吃了该吐点别的东西。

  他伸手,戳了戳星雀的胳膊靠上来特小声,“里面那两个是谁啊,你跟着他们来酆都做什么。”

  “天帝让我们来的。”

  星雀啃红薯啃得起劲儿,承认端辞手艺好。

  “噢,那他们是谁,厉害不厉害。”星雀看过来,那个嫌弃的表情简直了。

  “他们你都不认识。”

  端辞嘿嘿一笑,示弱道,“我孤陋寡闻,你说道说道。”

  星雀又开始傲娇了,孩童嘛年幼无知很容易着了端辞这小狐狸的套。

  “那两位都是九重天超级厉害的大人物,先说北极青华大帝,为避免与天帝撞名自掌管北极之初就改名绯赫,北极大帝手中那把扇子叫乾坤扇可变作任何武器,四方大帝之一镇守一方威名赫赫。”

  星雀先前一脸傲娇,忽的显得有些犹疑,“不过北极大帝在九重天风评不怎么好,今儿去招惹婉华仙子,明儿又跟别个仙娥诗词歌赋,后又去月宫寻嫦娥姐姐,对了有时还会去妖界找妖姬,去魔界寻魔女,每每都是紫薇大帝不远千里去找回来。”

  九重天有个八卦,自端辞明事理之初就听闻紫薇大帝倾慕绯赫许久,绯赫为得道掌管东极时是混沌海域鲛人,那时可变幻男女没事游历六界。

  可不巧了,有天化作美姬遇到去酆都办事的紫薇,一个美艳妖姬一个翩翩公子,一不小心看对眼有了情愫。

  绯赫以为过了就过了,谁成想得到飞升在界外界修行回来掌管北极,那时绯赫已经成了个风流公子。

  紫薇大帝不信这个邪,天天在绯赫身后追……

  六界小趣事,端辞还是知道不少的。

继续阅读:第五章:哦哟,战神的腰让人搂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