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鬼栈开门迎贵客。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386

  端辞微怔。

  回神,搂着她像哄孩子般轻哄着,“梓卉去给您摘花儿去了,母后您累了休息会儿。”

  赫连莜随着他的话爬上床,像个听话的孩童钻进被窝。

  他一拂袖从大殿出来,二话没说直接让刚刚的婢女滚出千岁殿,荷华是个机灵的把早前在皇后寝宫伺候赫连莜的婢女找来。

  “殿下放心,奴婢从现在开始就是梓卉,一定照顾好娘娘。”

  端辞抿着唇半晌点了点头,把一道符咒给她,“我若不在殿内,母后疯病一发控制不住就用这符咒。这千岁殿不会有外人来,我已设下禁制母后孤身一人绝不可能离开,你好好照顾我母后,照顾好了必有重赏。”

  婢女跪下磕头谢恩,“殿下放心,皇后娘娘以前救过奴婢,奴婢一定万死不辞。”

  他点了点头,凝眸瞧着远处的冷月心中发沉。

  老槐树说九幽有变,不知是不是错觉,自知道这个消息他内心隐约躁动不安,好像与九幽之地有关。

  “殿下,您去哪儿。”

  “叫游龙到桦阁见我。”

  “是,殿下。”

  端辞走了几步脚尖一点飞上房檐朝桦阁飞去,他还穿着那身厌恶至极的红色长袍,一脸阴沉冰冷却美艳无双。

  一盏茶的功夫,荷华同游龙一同来到桦阁。

  桦阁不属于千岁殿建筑,是他后来重新建造千岁殿的时候加上去的,非常高的楼可俯瞰整个西朝。

  “殿下。”“殿下。”

  端辞不喜束发,长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披散着,他身穿一席艳红长袍正在绘制法阵,翻来覆去如美人在翩翩起舞。

  游龙修为比荷华高,看了会儿脸色一惊。

  “殿下,这是穿界阵法。”

  “我要去一趟九幽,神女峰一事六界提高警惕四处追捕我,这穿界术麻烦且需要你压阵。整个西朝有我设下结界,千岁殿,桦阁均有结界,能破我结界者不多你就好好替我压阵,当莲花灯燃起你就与我同时启阵。”

  “游龙明白,殿下放下我会看顾好法阵。”

  荷华在一旁有些急,“殿下我呢,我要随您去九幽。荷华虽然修行不济,但九幽在酆都我能伺候您。”

  “好。”

  话落,一股强劲的法力从桦阁冲上去被结界挡下来,再看桦阁上只有游龙一人。

  **

  酆都,端辞来过两次。

  且酆都禁制强大,他只能把自己传送到酆都外。

  刚落地,荷华就忍不住一阵咳嗽,心里焦躁烦闷,头晕眼花好像中毒一样。

  酆都城外有个岔路。

  一边是不归路前往酆都,一边是有归路前往人间。

  这是为了防止哪个意外撞破结界来的凡人,这两条路一旦走错,除非是修为强大的修士否则必然落于黄泉。

  身旁,荷华咳得越来越厉害,只片刻不到他身上的力气就好像被抽光一样。

  这不怪荷华修为低,只是原本一片净世的酆都成如今障雾重重,恶灵邪气到处可见。

  荷华还未渡劫,凡人肉体经受不住瘴气侵蚀。

  端辞虚空一抓拿来一个酒壶,“酒能除你身体你的邪祟,你离我近些。”

  荷华喝了口被呛得不行,用袖子擦了擦嘴靠近。

  端辞撑开时曦伞,在荷华手中只是一把普通的白伞可到了他手里就成了黑色,伞面上只用金色笔墨画的几只绿油油的小虫和伞边一枚一尺长的发簪。

  时曦伞一撑,四周的恶灵邪气立马退避三舍,别说靠近但凡瞥了一眼就遭不住强大祥瑞的仙气。

  荷华躲在伞下,看了眼面色凝重的端辞。

  “殿下,是我拖累您了。”

  端辞勾唇一笑,语调又似从前懒懒的玩世不恭,“既知拖累,回去后加紧修炼。你看看游龙,晚几年跟着我可人家勤奋法术修得不错,有本殿下几分当年的聪明悟性。”

  “我可不敢跟殿下您比,整个西朝谁不知殿下您生下来时天降祥瑞,见过殿下您的修士都说您是天生奇才,绝世的修道者。”

  以前这话对端辞来讲那是夸奖,谬赞,盛誉,但现在这话是对他的嘲讽。天生奇才绝世修道者却害死了自己的姐姐。

  端辞脸色稍显微妙望着障雾重重的不归路,甩动着酒壶,当酒壶经过的地方障雾就要清散一些,但不到片刻就会重新聚拢。

  荷华喝了仙酿还有时曦伞护着精神力在一点点还回来。

  也不知走了几里,反正这障雾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从刚到路口时灰白的障雾到现在完全浓黑的障雾,就是端辞也有点遭不住这侵体的邪恶怨念。

  端辞突然停下,琉璃色的眸子泛起冷雾彷如藏了碎银的星光。

  啪。

  他打了个响指,四周燃起碗口般的火焰,只有片刻就被这聚集的怨念给浇灭。

  登时,心中一个激灵。

  这些障雾和飘散着怨念相互蚕食后好像有了意识!

  “荷华跟紧我。”

  他已经拿出上邪正要动手,忽的一回头折扇切开已经到他后背的黑雾所化的大掌,但是荷华不见了!

  “荷华,荷华!”

  荷华气息几时消失都不知道,是他大意了。

  他眸子一沉捏着伞柄身下平白卷起一道风,白色的伞面瞬间成了黑色,他持伞转了一圈捏着法决。

  “追!”

  黑色伞面上,金色笔墨所画的虫子活过来,一点点的绿光很快的追了出去。

  他脚尖一点身体往后飞,“孽障。”

  酆都城外怨念多,以前由酆都看管并一直在净化倒翻不起大浪,可最近九幽生变禁制松动只怕跑出去的不止一个。

  酆都就像九幽说设下的一道城门,九幽有变酆都岂会无事。

  这些邪恶怨念跑出竟敢然而吞噬酆都的邪气,已经具有灵性只怕如今已经魔化。

  这魔化也就罢了,这东西狡诈万分,吞噬邪念又藏于邪念。

  端辞退出很长一段距离,没做思考收了伞,逐渐聚拢的黑色障雾慢慢将他吞噬,那抹艳红成了黑色障雾最后一个点。

  忽然的华光一闪。

  一阵飓风卷来,端辞立在风龙上眉目间笑意滟涟。

  “绞杀,破!”

  风龙怒吼一声,无数万道风刃卷过,耳边四周传都在哀嚎咆哮,飓风阵过从黑色障雾里掉下一只布偶。

  端辞一个法决砸过去布偶瞬间被火焰吞灭。

  “诡巳,你这般闲,跟我玩儿起傀儡术。”

  这片刻的功夫那只萤火虫已经飞回来,停留在他素白的指尖闪动两下回到时曦伞。

  荷华并没有离开就在原地,端辞正要靠近荷华突然直挺挺的立起来,双目充满黑色障雾,他中了诡巳的傀儡术。

  “大妖端辞,想要救你随从,乖乖拿出时曦伞,否则……”

  诡巳控制着荷华以为占据上风,谁知端辞一个瞬移逼近,掌心聚着灵力对着脑门就是一掌。

  一道黑气以肉眼可见程度从荷华身上退出,接着一枚尖锐细长的东西追过去。

  大妖端辞惯用法术,莲花刺。

  六界皆知,端辞酷爱莲花,是受他师父时曦影响。

  这莲花刺端辞要多少有多少,素日没事还喜欢用业火烧一烧淬炼一番,这东西遇到魔物一扎一个准。

  一道法术灌下荷华清醒过来,见他无恙端辞才在虚空破开一个裂缝。

  “来而不往非礼也,诡巳,待我过两日来魔界向你讨杯酒,希望这莲花刺的滋味让你受益无穷。”诡巳的傀儡术破了。

  四周黑色障雾瞬间聚拢成一个点然后猛烈的喷发出来,四周好多东西都被吹翻,独独他立着纹丝不动。

  然后他拨了拨头发,转身之际又丢出一枚莲花刺。

  “看了许久,可有看出些什么名堂来!”

  叮——

  莲花刺钉在一根木柱上,下一刻吱呀一声,鬼栈开门了。

  两团蓝色火焰亮起慢慢凝聚成一个鬼字,浓雾中慢慢显露出客栈的轮廓来。

  他轻轻一哼,把玩着手里的莲花刺。

  “还不来迎客,约莫是要我掀了这客栈不成。”

  “哎哟哟,端辞殿下降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你们这些鬼东西还不开门迎贵客!”

  小鬼一蹦一跳出来,对着端辞先行礼,然后接过晕厥的荷华扛着进了客栈。

  端辞衣袖一拂收了莲花刺,法决一捏进了客栈。

  客栈里烛火摇曳,载歌载舞,各种美酒佳肴正在空中飞来飞去。

  端辞顺势捞了瓶酒,找了一根凳子坐下。

  “鬼栈都开了,只怕着酆都城门时辰也变了吧。”

  鬼佬躬身跑来立在身旁恭敬得很,“殿下,您怎么来酆都了,有什么事一道法符就成,哪儿劳您尊驾是不是。”

  端辞眼尾一翘,流转了几缕风情,有些乏撑着木桌手臂支着头,怎么看这姿势都很勾人。

  “我不动手除了傀儡术,只怕你这鬼栈还舍不得开门。怎么的,平白给你当了回打手还嫌我法力低微不成。”

  鬼佬谄媚的一拍嘴,“您瞧瞧我这嘴真不会说话,殿下您千金之躯,酆都城腌臜之地犯不着您纡尊降贵。”

  “少跟我废话,酆都城几时开城门。”

  鬼佬俯身,悻悻道,“殿下这个小的真不知道,自从九幽生变这城门就没在开,您看我这店里方圆百里的鬼全搁我这儿我比您还想见到阎王爷啊。”

  端辞敛眸一笑,“鬼佬好眼力,我这法身都被你瞧出来了。”

  鬼佬一噎,“这……”

继续阅读:第四章:噗,冤家必定路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