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祈绯上君带着六界缉拿令来了。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87

  西朝以北神女峰东侧,有一座立于山巅的皇家道观,临昆仑西附西极。

  早年此处香火鼎盛,求仁得仁,可如今辗转数百年不知为何已荒废,只剩下黄粱枯木冷清诡异。

  乙亥年,八月中,中秋佳节。

  西朝皇宫北门日暮戌时,一辆华贵的马车从北门疾驰而过。马车富丽奢华,前马车两边角挂着两盏牛皮灯笼,灯笼上绘有白莲,落字——元。

  如今西朝皇族姓氏便是元。

  驾车马夫是一年轻人,俊眉黑眸,黑色长袍外罩黑色披风,腰间有佩剑器宇轩昂。

  马车内燃着烛台,鹅黄火光摇曳,照亮矮几旁一撑手小憩的主人。那人一身艳红长袍,若细看便是一身金线勾勒的凤凰红色长裙。

  金色莲花冠做配饰拢着泼墨一般的长发,桃花眸半眯,眼角线条清晰流畅泛着一丝妖媚,皮肤白皙,鼻梁高挺,朱唇嫣红的绝世美人。

  美人,不。

  再往下看咽喉处有明显凸出的喉结,这样艳美绝世的居然是一个男人。

  矮几左侧,支着腿坐着一个随从,同马夫差不多的打扮,不过腰间未佩剑,手边倒是有一把白色伞。

  犹疑片刻随从开了口,“殿下,咱们又不上禀一声就离开,陛下会不会龙颜大怒啊。”

  撑着矮几的殿下勾唇一笑,“今日几何。”“八月十五。”

  荷华后之后觉,“噢,原来今日是八月十五,难怪殿下您宫宴都不参加执意要去摘星观。”

  殿下拨了拨长袍,瞪着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伸懒腰,“点心都备齐了?”

  “备齐了,殿下放下皇后娘娘一定会欢喜的。”

  那人努努嘴对这话不置可否,忽的眼尾一翘睁了眼,“带酒了吗。”

  荷华:……

  不情愿的低头,“带了,两罐。”

  “拿来。”

  “殿下,这仙酿原本就少,您还这般不节俭若是没了您那儿找去。”

  殿下没说话,懒懒的扬眉,“嗯?”

  荷华不敢违抗,捏了个法决,将藏着的酒取出,“殿下,您请。”

  荷华乖乖靠过来,拿出西朝殿下最喜欢的莲花杯正在倒酒,忽的他手腕一抖,一滴酒洒出落矮几上。

  某人表情一变凑上去,一口舔掉,而后语重心长。

  “荷华啊,这故酌来之不易,千万不要浪费了,那怕是一滴那也是浪费。”

  荷华垂首,恭敬道,“是,殿下。”可马上脸色一沉睨着门帘处,万般不悦,“游龙,你怎么驾车的,让故酌都洒出来了!”

  驾车的游龙没搭理,随后马车一并停下。

  荷华正要张嘴,矮几旁的西朝殿下忽然摆正了身体,一双琉璃色的眸子盯着门帘。

  片刻的寂静,他蹬掉绣花鞋,抬手接过荷华递过来的纸伞,随着掀开的门帘已经飞出去晃着退坐在那颗巨大的槐树枝上。

  这处瘴雾林是摘星观必经之路,而且这障雾是他有意设下防止百姓,妖异,魔物,不过今日这障雾林不一般,有细微法力波动。

  游龙已经巡视一圈回来,垂首立在槐树下,“殿下,有恶鬼侵入结界的迹象,但未发现恶鬼痕迹,不过这结界……”

  “如何?”

  “有异动。”

  端辞点点头,一手捏着伞柄环视一圈,“本殿下帮你照亮些,解决这些恶心的东西以便早些可以见到母后。”

  他打了个响指,眨眼间这障雾林就出现盆口般大的火焰莲花,没有攻击性更像是照亮的焰火一般。

  看清四周后,刚探头出来的荷华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

  端辞懒懒一笑,指尖华光一闪酒杯到了手中,“不是恶鬼,而是尸鬼。”他仰头喝完,砸吧两下嘴,笑道,“过不了酆都城,被阴兵欺辱投入黄泉不甘屈辱的恶灵,只是这些恶灵被利用,将仅剩的一点魂魄打入死人尸身,成了现在的尸鬼。”

  游龙看了眼,拱手道,“殿下,如何处置。”

  他努努嘴,转身靠着树干,手臂一转杯中酒蓄满,“砍了吧!”

  “是!”

  槐树底下声响不断,他懒懒眯眼盯着那轮冷月,“如今的地府这么不济,阎王镇不住小鬼,说出来岂不让人笑话。”

  “元端辞,你怎么又来了,还趟我树枝上压得紧。”

  他余光一瞥,眉眼带笑眼中桃花儿盛开,“老槐树近来可好。”

  “好什么好,看见你没好事。”老槐树挺傲娇的,跟他哼哼唧唧有很多不满。

  “都是老朋友,怎么这么对待老朋友。”

  “谁跟你老朋友臭不要脸,我才懒得跟你这六界重犯扯上关系。”

  端辞继续勾唇,抿了口故酌,回味这那四个字:六界重犯?

  见他不答话,老槐树抖了抖,结结巴巴的,“你,你,六界有变,这事儿你知道不。”

  “不知道。”

  他回头,又往树干瞥了眼,“你听谁说的?”

  “嘁,六界之大,咱们老槐树还没有长在别处的?听说这次异动是从九幽之地……”

  九幽有变?

  这话让他表情一下严肃起来,如果九幽有异动,此事会衍生到地府,所以今晚这些尸鬼来者不善!

  “老树,仔细跟我说道说道,九幽出了何事。”

  老槐树抖了两下树枝,似乎在惧怕什么,“听我表叔的二舅,三叔,二姐,五弟隔壁的姨母邻居曾公用一块地儿的……”

  “别废话,直说。”

  老槐树又抖了两下在,这次比刚才要激烈,“话说,半月前,九重天有人去了九幽之地,这行人离开不久,禁制就有异动,传西方的叛徒利用禁制的松动跑出去三魂一魄,而后就听说佛主神灭,留下一颗舍利转世。”

  “嘘!”

  他忽然嘘了声,凝眸看向山巅的摘星观。

  “母后!”

  老槐树带着他一路狂奔,离摘星观越近,煞气越重,黑雾弥漫似张着血盆大口的魑魅魍魉一般。

  他面色凝重,冷白细长的手拿出腰间折扇对着煞气一挥,顿时破开一道狭窄的小径。

  浓重的煞气后,是摘星观前祭祀台,台上,观门口,观内摆着已经死去的侍卫,这些都是被派来摘星观保护西朝前皇后的。

  老槐树急得大叫,“殿下,前方有禁制老夫进不去。”

  禁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禁制,不过他没时间解释撑着伞落地,脚下一点飞进观内。

  魇魂兽!

  邪恶九幽之地产物,六界之中皆可食魂魄,以那口利齿把魂魄撕碎!

  他眸子一沉,一声怒斥,“孽障!”

  端辞一手持伞,一手拿着上邪扇,冲进魇魂兽中一顿屠杀。一个个斩首,一步步靠拢,前皇后身边的修士婢女皆惨死在魇魂兽利齿下。

  他心里开始发慌,想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后,看了眼伞心中一横做了个决定。

  收伞那一刻,他法力暴涨,一个法决就把摘星观所有魇魂兽击杀,穿过屏障进到摘星观旁一座院落。

  西朝前皇后,纳兰莜被疟鬼衔在口中仅有一息尚存!

  “孽畜,放开我母后。”

  他正要往前,一道利箭撕裂空间急射而来,他心焦躲避不急划破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抬手,拂过伤口,轻言细语,“灵力所聚,黑色箭矢,有这嗜好的只有一个,魔界兵马统帅——诡巳。”

  “哈哈哈,大妖端辞,西朝太子殿下我该唤你哪个名字好?”正厅里,忽然一阵极强灵力波动,飓风平白卷起硬生生要把这院落碾压成粉碎。

  端辞敛下眸子,勾唇一笑上邪扇划破虚空,他五指一抓强行把禁制打破抓了诡巳挤压过来。

  诡巳不落下风,长剑一挑逼开他。

  “想你母后死吗,殿下?”

  端辞往前一步,捏着扇柄指尖发白,“诡巳,我母后魂魄伤了一分,我必屠你魔界百万大军!”

  “是吗?”诡巳不屑的抿唇,勾起一缕长发缠绕在指尖,“西朝太子殿下,是你所历第四次转生劫,还有两世你就圆满可重新回归九重天执掌天帝一职。可,端辞你却跟你师尊‘帝师’一个样儿,我行我素不遵六界法度,强行破了契约甘愿放弃大妖身份,在人间做个小小的殿下。”

  “为了躲避六界,不惜用上禁锢隐藏法力的时曦伞。而今,却为了这么一个卑微的凡人,不惜暴露身份,只怕这时六界众人已经急不可耐的……”

  摘星观上空,三扇转界门同时打开,时间紧迫,且迫在眉睫。

  “四方之锁,听我号令,咒缚,锁!”四道天柱落下,天柱上的铁链带着强大禁制把诡巳困住,他飞身过去一扇割开疟鬼头,借住落下的赫连莜拿过时曦伞从后院逃走。

  “端辞,你这王八蛋,卑鄙小人,枉你是六界大妖居然做这么卑鄙无耻的事,背后偷袭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诡巳的咒骂在山巅回荡,一波一波的传开。

  赫连莜魂魄受创需要立即修补,否则凶多吉少,而转界门一开不知多少上神涌来,他没这个功夫与这些人纠缠,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救……

  砰——

  他脑门一个脆响,结结实实撞在结界上,也辛亏他反应灵敏借住赫连莜。

  妈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这儿设下结界。

  “去哪儿!”

  这神女峰一入夜本就阴寒异常,可这忽然出现的声音比这山巅上的温度还要低。

  他抱紧赫连莜,警惕的环视一圈,“谁!”

  黑雾里亮起一道华光,一阵祥瑞的仙气扑面而来,转界门一开先看见那双碾压过草地的白靴,然后是金边金线勾勒云纹长袍,在往上看。

  他有个吞咽动作,却在下一秒移开目光。

  放轻喉咙的压迫,声线婉转起来,“你,你,你是哪方修士。”

  转界门散去,祈绯落地,单手负于后背另一只手自然下垂,悠长白皙的指骨微微弯曲,指尖捻着一个套着红绳的珠子。

  祈绯水墨一般静谧的黑眸掠过眼前,凉薄的唇微微蠕动,“你是何人。”

继续阅读:第二章:亲子视作仇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