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拜师?不,我是来灭门的。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84

  小狐狸端辞是难缠,手段也高,但战神祈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能接下帝和重任成为战神怎么会没点狠辣手段。

  如此,青华心情大好,完全没点避及的笑起来,“如此甚好啊,咱们许久未聚晚上去我那儿小酌几杯。”

  绯赫马上靠过来,不免挤眉弄眼,“可有哪位美艳仙子作陪啊?”

  青华眯眼刚要动手,忽的九重天外天生异象,天地间同时发出低低的哀鸣声。

  几人来到殿外,青华面色浓重正在掐指,忽的一拍膝盖!

  “混账东西,端辞闯祸了闯祸了,封天绝地召唤亡灵大军全把时曦那套恣意妄为给学了去!”

  “上古禁法邪术,这小狐狸躲了几千年修为大增啊。”绯赫啧啧称奇,在心里默默夸奖一番。

  祈绯已经消失在九重天,青华气得在殿外连连跳脚,“你还在这儿做什么,还不滚去瞧瞧。就是把他手脚打断也要带回九重天!”

  “别急别急祈绯已经赶去,得,您也别瞪我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祈绯先到一步,到诸衡国时亡灵大局压境,凶狠,毫无人性已经杀到皇宫,诸衡国的皇宫有一刻宛如西朝。

  尸横遍野,血色弥漫,残忍无道。

  诸衡国小皇子手持利剑正在全力反抗,他的亲人好多惨死在亡灵大军鬼刀之下,而他修为尚可功夫了得才能负隅顽抗这么久。

  祈绯探寻四周都没寻到端辞踪迹,墨玉眸子寒气森森仅一个法决灭了数以万计的亡灵大军。

  “仙师,仙师求您救救我父皇母后。”

  小皇子扑过来抱着祈绯的腿,白净稚嫩的小脸上是拼杀后留下的伤痕和血迹,不过那双眼神却十分清澈。

  “仙师仙师求求您,救救我父皇母后。”

  祈绯盯着裤腿上的污脏和手印,捻了个净身诀。

  “仙师,仙师,仙师……”

  转界门开,绯赫漫步而来,“因果有轮回,诸衡国落得这般全因你父皇贪念引起,如若他不屠戮西朝也不会引火烧身。”

  小皇子哭红了眼,“我,我愿意替我父皇承受因果,只求仙师能够救我父皇母后。”

  绯赫蹲下,笑盈盈的看他,“孩子,天道轮回谁都阻止不了,你孝感动天如若愿意随我回北极修行得道,而后可替你父皇行善积德。”

  “我,我不想行善积德,我,我想,我想杀了大妖报血海深仇。”

  “你要杀他?”祈绯冷沉的目光落下。

  “对,我要杀大妖报仇!”

  祈绯沉吟片刻,低声道来,“那你要先杀我才能伤他。”

  绯赫满脸纳闷的看来,战神祈绯竟跟一孩子较劲,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

  “祈绯,我们先看看端辞去哪儿,让他继续胡作非为恐引六界不满,若神域那边下达诛令这可就难办了。”

  “那你还蹲着。”

  “我……”绯赫好生委屈啊。

  迫于压迫他还是站起来,用推衍术推演了过去。

  “鸿蒙派是什么派。”法术一收,他扭头发问。

  祈绯薄唇一抿唤来月御,“西王母人间眷族,桂舟鸿蒙派。”

  “西王母抢了桂舟赏给凡人,啧啧啧,这也太大手笔,难怪之前在南古天撞着白泽一族原来被人抢了底盘。”

  星雀在九乌睡瞌睡,人就随着月御一起来了诸衡国。

  他揉着眼,还睡眼惺忪,“上君。”

  “去桂舟。”

  “是,上君。”

  ***

  桂舟的鸿蒙派这几日热闹非凡,正在办所谓的仙家大会。六合八荒所有屈居之下的门派全都接了邀请函来捧场,而鸿蒙派为了显示仙家大派之排面,还开了秘境让四方来贺的修士进到秘境去抢夺里面的灵宝奇珍。

  宴会过半,鸿风才姗姗来迟。

  “师兄,您没事吧。”

  鸿风摇头靠着宝座正在运转调息。

  帝喾亲下的法令他不敢不尊,可没想到还是凡人的端辞修为这么高,隔着虚空一掌就伤其灵识。

  缙云瞧了会儿鸿风的脸色,心里也是纳闷。鸿风离得道飞升只差一步,在这六合八荒能伤他的人屈指可数可为什么……

  “六合八荒第一仙门,真是好生热闹啊。”

  个个都在寻找这声声源来自何处,瑶台镜入山口就见着一个衣衫飞扬撑着一把黑色纸伞漫步而来的美人。

  瑶台镜立于虚空,修为高的人可直接用仙术,而低微者需在桂舟法阵上传送。

  叮铃铃——

  铃铛随着他的走动不断发出悦耳的响声。

  “来者何人。”缙云起身正在端详。

  时曦伞下,他嫣红的薄唇轻挽。

  “西朝殿下。”

  六合八荒几百个国家,这西朝临西不算国之最强根本没什么名气,所以当他说出西朝殿下几个字时没人把他当回事。

  “西朝,什么不入流的小国,你可是来鸿蒙派拜师学艺的。鸿风真仙悲天悯人,广结善缘或许看你可怜会得到一个机缘。”

  在场的修士开始议论纷纷,捧高踩低的行径实在难看。

  “这位道兄说的是,鸿风真仙威名赫赫,六合八荒无不钦佩敬仰。”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一招上天入地在哪儿都是屡试不爽。果不其然,听得众人花里胡哨的夸赞缙云脸上又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端辞已经上了台阶,时曦伞撑的高了些露出那张美到雌雄莫辩的脸。

  “这,这是男子?”

  “什么男子,我看是绝顶美人。真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般绝色。”

  “这等姿容可与神女匹敌。”

  端辞听着四面八方的议论声内心表示毫无波澜,这种话一年下来在西朝要听无数次听得耳朵都起茧。

  而且这些人的文采真的非常一般,隐约透露着一股没品的味。

  “你可是来拜师学艺的,若要拜师得去……”

  端辞抬手打断缙云的话立在法台中心,“我仙缘薄浅不适合修道没有拜师之意,不过却是有件东西想送给鸿蒙派掌门。”

  “哦,是何珍品。”

  “的确是件珍品,天上地下难寻独此一件。”

  豁,这大话讲的天上地下难寻,鸿蒙派什么家底还有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说得这么厉害那就拿出来瞧瞧。”

  “是啊,拿出来瞧瞧,让我等都开开眼界。”

  端辞沉吟片刻,忽的从法台下方钻出来一条地火龙,火焰喷溅灼温吓得四周的修士纷纷躲避。

  “是,是地火龙,地火龙,这是什么人竟可以擒住地火。”

  火龙绕着端辞缠绕盘旋,呼的发出一阵怪异的响声,哇的吐出一个血粼粼水漉漉圆滚滚的物件,还带着地火的灼热在地上打滚。

  端辞挑眉看了眼万分嫌弃,“你跟火老头一个样儿,成天没事就想着吃。”

  火龙木讷的低头,睨着芝麻粒小的端辞傲娇的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

  “哎呀,说你两句还不服气,我灭了你火灵信不信。”

  这一人一龙事不关己在斗嘴,那边四方来贺的修士包括鸿蒙派的人早就乱成一锅粥。

  这就是送给鸿风真仙的礼物,一颗血粼粼的人头!

  “这,这是,这是鸿蒙派的执法长老,这是无法长老的人头。”

  一听是无法,缙云飞下来灭了脑袋上兹兹燃烧的火焰仔细瞧了阵,的确是无法的人头。

  “放肆!你敢伤我鸿蒙派执法掌门,你一个小国殿下莫不是要与我整个鸿蒙派为敌!”

  “不。”他挽唇,冷煞的桃花眼漫不经心看过去,“我是来灭门的。”

  缙云气得浑身发抖立马拿出法器,“大言不惭,看我斩了你替无法长老报仇!”

  端辞信步往前一迈,巨大的灵力镇压。

  缙云捏着法决在抵抗。

  噗!

  一口鲜血喷出,咚的一声跪下。

  他满脸不可置信,“你,你,你是何方修士法力这样高深。”

  端辞笑开,唇角的笑意满蔓延至眼中,在他眼中仿若盛了场芳华。

  “大妖端辞。”

  他一个瞬移到缙云跟前,手掌穿过身体带出灵识和灵根捏成粉末。

  瑶台境上一片死寂,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动,可他们却眼睁睁目睹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叮铃铃——

  他往高台走去,快要靠近时调息的鸿风猛的睁眼。

  “这么快就见面了,鸿风。”

  鸿风见到端辞第一个想法就是逃,可在端辞面前他逃不掉。

  “四方之锁听我号令,咒缚,锁!”

  天罚在手轻轻一挑就废了鸿风两只胳膊,一脚把他踹向法台,而他转身坐在宝座里。

  他还是撑着时曦伞,拿出故酌痛快的喝了两口。

  “鸿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去诸衡国助纣为虐屠我西朝,帝喾这小杂种都不敢与我正面抗衡何况是一个你。你还真以为自己飞升得道成仙了不成!”

  “殿,殿下饶命殿下饶命,我也是接到仙祖法令不得不照办。殿下,我修了两千年即将圆满还请殿下高抬贵手绕我一条贱命。”

  他眉目间蕴着一丝丝慵懒劲儿,“不好意思,本殿下手贵抬不动所以饶不了。鸿风啊鸿风,你让本殿下不远千里来鸿蒙派,还什么都没做就跟丧家之犬跪地求饶,本殿下好没成就感。”

  “殿下法力高深乃六界第一人,岂是我等蚍蜉能比拟。殿下您宅心仁厚,悲悯苍生还请绕过我这条丧家犬,切莫脏了您金贵的手。”

  端辞眸色动了动,手臂支着下巴,“哇,想不到你口才这么好,求得本殿下真真有点怜悯心想要放过你。不过本殿下不是来搞事的,而是来找你们帮一个忙。”

  鸿风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殿下您请说,就算是刀山油锅我等万死不辞!”

继续阅读:第十章:口气比脚气还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