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故酌只与故人饮。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33

  帝喾望着空空如也的虚空,满眼皆是不甘,“帝师,端辞他擅用上古禁术屠戮诸国无辜百姓,还要拿整个鸿蒙派献祭,他所作所为人人得而诛之。何况,他叛出六界本就该诛你不要……”

  帝喾的说辞还没讲完,他头顶上也出现审判之矛。

  “帝喾你少跟我措辞狡辩,你伙同五界欺负我家小端辞所图是何我心知肚明。就算本座而今不在是帝师,灭你一个小辈也不过是捏死蚂蚁的事。你要在敢……”时曦说的好好的忽然停下,就听那方一阵响动。

  “帝和,你压着我头发了,疼疼疼。”一阵暧昧诡异的悉悉索索,这头也没人敢说一个字。

  半刻,帝和低沉黯哑的嗓音通过法术传来,“你在干什么。”

  “帝喾那小杂种以为我不过问世事就去欺负小端辞,还敢用审判之矛的裁决之力。劈一下掉一千法力修为,我家端辞才多少点法力能扛得住裁决之力吗。”

  沉吟片刻,听得帝和稍显不悦的音调,“帝喾是谁。”

  “小王八蛋还能是谁,西王母那老王八蛋生的小王八蛋,你说我要不要送个法身过去教训一下那小畜生,免得他忘记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本座的巴掌有多重。”

  “曦儿。”帝和无奈的唤了声。

  什么意思?

  帝师时曦和帝和帝君通过千里传音,秀恩爱?

  端辞敛眸一笑笑出泪,滚烫得很滴在祈绯手背。

  “师父,私房话您老人家私下说好吗。”

  时曦马上严肃起来,隔着虚空一道法术打来,“小端辞,你约莫是长大翅膀硬了。六道轮回皆由天定,西朝被屠是你之责也是宿命你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上古禁法扰乱六界。青华,青华。”

  绯赫默默往前一步举手,“那个帝师青华没来,小仙绯赫。”

  “哦,小绯赫啊,你家紫薇近来可好。让他别偷懒抓紧点酿故酌,我家小端辞海涵就好这一口。那个,我现在有点事物缠身来不了,祈绯在吧?祈绯,你把小端辞带回去好好调教,哦不,教育一番。你是小端辞师叔,凡事护着他点切莫让他受委屈。”

  “曦儿。”帝和又无奈的唤了声。

  “祈绯,有事没事都不要在联系,照顾好我家小端辞啊。”

  帝师千里传音结束,帝喾头顶的审判之矛落下,她没动真格只是小小的惩戒一番。

  时曦正在调息,帝和心疼的把故酌送来。

  “你可知这千里传音对你耗损极大,有祈绯护着端辞他不会有碍。”

  时曦调息完脸色苍白的靠帝和怀里一声喟叹,“端辞去了九幽被戾气侵蚀,加上他内心长久积怨我怕他……”

  “无碍,我推演过,祈绯会护他,一直护着他。”

  时曦轻笑一声,声音清脆悦耳,她环上帝和脖颈,“帝和,你们白启国怎的净生情种。”

  帝和俯身,吻着她苍白无色的唇。

  “你才是,端辞不愧是你徒弟,机灵聪慧却专惹麻烦。”

  时曦眨着眼有些乏了,“过些日子,你去跟青华见个面,帝释天逃离九幽目的明显,秘密藏了万万年只要藏不住,但愿端辞他……”

  帝和捂着她的嘴,“曦儿,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莫要在窥视命运轮盘。你虽与天地同寿,但若不在转世归来叫我怎么办。”

  时曦很累已经睡过去,万年前的事时曦从帝师之位退下来,因为有了眷恋的人舍不得转世千年不见爱人,何况那时端辞尚年幼刚遭遇大劫转世一时不得不无限推辞。

  至今,她的身体像破了个洞无限在流失虚弱无比。

  ***

  这头。

  帝喾被伤,半跪在地不甘的瞪着月御上的虚弱的端辞。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他就能够做到!

  他依旧不甘心,瞪着不远的月御,“祈绯,我劝你不要插手端辞的事,否则就算你是人皇,九重天战神也决不轻饶。”

  “你要在尝一尝审判之矛吗。”

  “哼,就凭你!”

  祈绯把端辞抱进月御内,用结界护着精纯的法力温养着,用了一个法身来到帝喾面前。

  简单干脆,墨玉的瞳孔毫无波澜,蔽日直接捅进去。

  然后凌空一只指,“千柱钉。”

  帝喾发出一声巨大的嚎叫,千柱钉是祈绯自创极其狠辣,从受虐着体内聚集不伤血骨只伤神识。

  “他伤了神识,你也得伤了神识。帝喾,本座奉劝你一句,端辞若在你手里伤了一根手指我就砍掉你整个手臂。从今而后在找他麻烦,我就灭了你整个瑶池仙境,再去极寒冰狱斩了王母!”

  千柱钉的疼与审判之矛比起来不相上下,祈绯是施术者,他要让人疼几时就疼几时。

  他若不解,千柱钉会折磨神识直到陨灭。

  ***

  战神祈绯宫殿,九乌。

  九乌很大,却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人。

  已经过去三天,祈绯就用精纯的法力温养了三天。

  鸿蒙派一战六界暂时安静下来,没有人在咄咄相逼提端辞的恶劣行径,帝喾更是回了瑶池仙境开始闭关什么人都不见。

  端辞被裁决之力劈了六下,六千年法力消散找不回来。

  他在西朝灵识就被创,后来神识又被创,大伤小伤一时半会儿养不回来。

  紫薇处理完九幽和酆都的事赶回,从绯赫嘴里听到转述难免有些蠢蠢欲动,他也很想去揍帝喾出出气。

  这几千年里,帝喾掌管刑罚后就自视甚高,完全不把九重天众仙家放在眼里,若不是青华这人脾性好换做祈绯这种早就直接法灭。

  “祈绯,祈绯。”

  紫薇和绯赫落在主殿外的回廊里,星雀开的门马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上君在给大妖温养调理。”

  “小狐狸醒了?”

  “还未,就是因为这样上君不眠不休整整三日。”说着,星雀羡慕的往内室瞄了眼,看不见里面只能看见一扇屏风。

  他跟了祈绯有一千年,真真没见过哪个能得到祈绯上君这般照拂。

  紫薇也仰头往屋内瞅被绯赫拽了下,“看什么看,小心祈绯剜了你眼珠。星雀转告祈绯我们在院里等他。九重天好不容易太平,咱约了青华来他这儿喝酒。”

  “是,两位仙上请。”

  星雀非常乖巧的进屋刚要张嘴,祈绯收了法力用眼神示意他出去。

  主殿外的院子有一颗非常大的梨花树,被祈绯用法力养着常年花开不败。祈绯法力有多精纯,以至于这梨花树越长越粗壮比主殿都要高出一个头。

  绯赫远远就瞧见回廊里信步来的祈绯。

  冷月当空,月华洒落,落在他白色锦袍上宛如月宫里走出来的神子。

  绯赫这刻恍惚,祈绯已从回廊下来,微风卷来卷动他白色锦袍,黑发拂过脸侧衬得皮肤胜雪。

  满树梨花发出微微的抖落,抖落少许白色花瓣。祈绯抬手挡住落下的花瓣儿在树下落座。

  绝美清贵,气质独具。

  紫薇把酒递来顺着绯赫的目光拧眉,“喝酒,看什么。”

  绯赫收回目光睨了眼紫薇,“你刚没看见祈绯,难怪六合八荒是个女子都想嫁给祈绯。”

  紫薇慢慢悠悠的啄了口,“你也可以变作女子嫁给祈绯上君。”

  祈绯眉梢一拧非常冷辣的一眼剃过去。

  绯赫马上讨好脸,把酒杯递过来,“尝尝,紫薇刚酿出来的故酌,一启封口百里飘香小狐狸最喜欢。”

  祈绯没接等着星雀送茶来。

  “故酌只与故人对酌。”

  “啥意思,我们与你不算故人?”

  祈绯眸色淡淡的瞥过,凝着主殿位置,“自然算不得。”

  话音刚落,绯赫耳旁传来一声轻笑,“这话都听不出来,除了小狐狸谁能与祈绯上君算作故人。”

  “说来我很好奇,祈绯你几时与端辞是旧相识。”

  紫薇很有眼色朝祈绯看了眼没说话,祈绯更是闭嘴不谈,绯赫那个心跟猫儿抓似的痒得很。

  九乌外围法力波动,顷刻青华就到了院落。

  “你们可不厚道,不等我直接喝。”

  “青华你还敢来喝酒不怕帝师同你秋后算账。”

  这事不提还好一提青华就唉声叹气,时曦这性子是改不掉了,现在同帝和在一起更是被宠得无法无天。

  打不过这两人就只能屈服在恶势力之下。

  “端辞如何。”他撩袍坐下,迫不及待的接过酒杯,“裁决之力重伤神识,这伤可大可小。”

  “可不是,所以祈绯这些日都用修为在温养。”

  这几个人忙着八卦,星雀端着茶具出来非常乖巧的行礼问好。

  噗!

  青华在饮酒一口喷出来。

  紫薇眼疾手快,设下屏障这酒弹回去全喷回始作俑者脸上。绯赫楞了一刻转身抓着紫薇的衣袍扑哧扑哧的偷笑。

  紫薇瞥了眼,眸色晕染了这冷月又灼又亮,“天帝可是嫌我这故酌酿得不好?”

  青华摆摆手捏了个净身诀,“祈绯,你让星雀在你这儿端茶倒水?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星雀好歹是灵族殿下将来承袭灵尊你这也太……”

  祈绯未应信手煮茶,他低眉顺目难得的这般温润雅致,袅袅茶雾染过眉峰把煮茶煮成了一副画卷。

  星雀模样憨憨的抓头,蹲在茶几边特乖巧,“天帝,父王让我跟着上君好生修行,这侍奉上君也是修行之一。”

  “哟,祈绯你可收了个乖巧听话的好徒弟啊。”

  茶香袅袅伴着这梨花素雅的香气,把这茶水都润的越发可口。

  “这是我九乌的事,与旁人何干。”

  战神祈绯这淡薄清冷的性子在六合八荒也不是什么秘密,修为高起点高,在凡间历练时便是人中龙凤,得道飞升以后更是拜入大神黎门下,是继帝和后最厉害资质最高的修仙者。

  九乌虽在九重天,可仙界从来管不到这儿。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树归我酒归我,我归你可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