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就凭我与你的情分。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48

  我跟您是一边的——

  这话叫祁绯颇有深意的目光瞧了他好一阵。

  端辞师侄暗戳戳一笑,狗腿的挪过来,小心翼翼的翘着手指,“小师叔您在这儿打坐一夜?”

  “不若,我睡哪儿。”

  他连连点头,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模样。

  “是,您说得对。绯赫说,小师叔您不喜与人太过亲昵,打坐一晚辛苦了我给您捏捏肩,捶捶背。”

  祁绯瞥了眼,回过头时眼中零星笑意。

  “你既已知你父皇母后在哪儿为何不去寻他们。”

  “西朝已灭我没脸再去,何况知道他们安好便好,我若去了……”

  他的话停下,被回廊里的脚步声打断。

  陌楠同寒晚一道端着早膳进来。

  “师尊,殿下。”“师尊,殿下。”

  端辞真有点饿了,闻着香味过来满眼期待,等早膳放下眼中期待消散反而生无可恋的样子。

  又是这种清粥素菜,他是凡人身躯想吃肉啊!

  “去叫星雀来。”

  “是,师尊。”

  寒晚未走两步,星雀就主动的闻着香味来。

  他倒没端辞这么多要求,行礼坐下便拿着筷子大快朵颐。

  “不饿?”祁绯看着端辞,没见他动筷。

  “饿。”

  他焉焉的应了句,挺可怜。

  “为何不吃。”

  端辞扭捏两下,皱着眉,“没肉。”

  众人:……

  端辞无奈看着清粥素菜,想着照这样吃下去,保准半月就得瘦到脱相。

  好好的凡人不做个个想着成仙,成了仙连肉都没得吃。

  祁绯沉吟半晌,问道。

  “九乌可有什么肉。”

  陌楠愣了下,回,“有的师尊,前日我去凡间买了些菜回来,其中就有猪肉。”

  “那……”

  “我不吃猪肉。”端辞打断,盯着祁绯,“小师叔,吃猪肉于心不忍。您说我曾经被劈成烧猪而今再吃,可怜的往事历历在目多糟心。”

  提起被劈成烧猪这事儿,祁绯脸上闪过几分难掩的笑意。

  不提这茬他都快忘了,端辞曾经还跟猪有些关系,加上被雷劈这事儿确实在让他吃似乎有点强人所难。

  “师尊,我去猎些野味回来。”

  寒晚这个提议不错,可端辞又扭捏了,“那个,我在多嘴一句。野味倒是没什么不可,不过有翅膀的不行。我总归来讲是朱雀,吃带翅膀的感觉在吃近亲。虽然朱雀族就我一个独苗,但应该讲究的规矩还是不能忘。”

  星雀没端辞那么麻烦,就是清粥素菜依旧吃的开心,偶尔还抽空看端辞一眼。

  那小眼神很明显的再说:这个大妖真是事儿精。

  端辞也觉得自己事儿多了点,说完嘿嘿一笑。

  “这附近可有什么能够钓鱼的地方,如果有就不劳烦两位我自己去就行。”

  寒晚冷漠的一眼带过,抬步就走,“不必,殿下在九乌等着便是。”

  端辞目光跟过去眯了眯眸,在侧目看了眼正在看他的祁绯,带着浅柔和不易察觉的宠溺。

  他羊脂玉的脸不自觉染了绯色,心脏跟着跳动一下躲开目光相接。

  “咳,小师叔,这位师弟好像有些不一般。”

  祁绯收回目光,拨开竹简,“来自神域,早前去神域办事,撞见寒晚被九神王坐下弟子欺辱便救下,之后就随我来了九乌。”

  端辞噢了声,在瞥了眼门口。

  寒晚不是单纯的神域体质,他体内……

  不过既然他能看出端辞,修为更高的祁绯岂能看不出,既然他愿意收为弟子就没什么需要担忧的。

  “星雀。”

  “在,君上。”

  “与你长姐说,若她方便送些点心来,按端辞的喜好的做。”

  星雀还以为是祁绯想尝尝罗敷的手艺正心里高兴,可听得后半句专程给端辞做,他就有点点小情绪了。

  他长姐可是灵族公主,又不是什么仙婢还得伺候这个麻烦精。

  端辞没说完,撑着下巴看着星雀一脸的好胃口,无聊曲着手指弹了下星雀头顶的小辫儿。

  “你为何梳个小辫,这样不是很容易被人揪住小辫子吗。”

  星雀护着小辫,很不满瞪他眼,“跟你无关。”

  “你不过两千岁左右就能驾驭月御,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星雀一眼瞥过来,那嫌弃鄙夷的小模样,“连我都不知道,也不知你这大妖怎么当得。”

  端辞乐了下,如果不是星雀身上被命运之轨覆盖,他岂会看不出来。

  “小师叔也知道吗。”

  “嗯。”

  “可是我师父传授的秘法。”

  “是。”

  他放下竹简,把茶杯递来,“一直说话不渴吗,喝杯茶。”

  “谢谢小师叔。”

  端辞笑嘻嘻的接下,喝了两口猛然发现,这茶杯似乎……是祁绯喝过的。

  端辞就纳闷了,这祁绯上君不是有洁癖吗,不是不喜与人太亲昵吗,还跟他共用一个茶杯眼下不嫌弃了?

  星雀疑惑的小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尔后特别真诚带着求知欲的小眼神去看一旁的陌楠。

  陌楠只是给了他一个:你少管闲事的表情。

  端辞把茶杯还回去,“小师叔今日不去寻帝释天,目前未曾听闻哪界拘下帝释天。”

  祁绯把茶蓄满又推给他。

  “不着急,帝释天自会送上门来。”

  “为何?”

  端辞还不知帝释天抢了舍利子的事,以为帝释天还是三魂一魄到处流亡躲避,殊不知帝释天已经炼化舍利子可以修得法身。

  祁绯没在解释,只是端着茶杯在品茗。

  忽然的一道法符穿过九乌结界而来,是青华传来的,九重天突然异动在瑶池仙境感受到帝释天法力波动。

  端辞比他先起身,眸色蔼蔼,“我随你去。”

  “做什么。”

  “拘拿帝释天啊。”

  祁绯一拂衣袖起身,“凭你如今的修为?”

  是,凭他被审判之力劈掉六千年不济的修为,许是连帝释天衣角都摸不到,但是有个战神在旁边啊。

  他嘿嘿一笑,装小可怜,去拉祁绯衣袖,“有小师叔你在啊,就冲咱俩的情分你必会护我周全。”

  祁绯在这一刻眸色逼人,整个夜空里的浩瀚星辰都被藏在眼里,华光灼灼。

  “我与你是何情分?”

  “小师叔与师侄啊,我与你在一起,我若是被伤着,祁绯战神的名号岂不是会让六界鄙夷不是。”

  原本,祁绯是打算带着他的,可听端辞这样讲忽然的就不想带他一起。

  眸色也是突然间转变,又是那般冷漠不近人情。

  “在九乌待着不要乱跑,有事自会通知你。”

  “小师叔……”

  祁绯已经到门口,随手设下一道结界,“你若破得了我结界,便到九重天来寻我,不若就留在河清殿。”

  端辞盯着拿飘逸的衣角,脸上微微一笑,至于心里……

  别说现在没了六千年法力,就是之前没掉法力的时候,祁绯设下的结界他也不一定破得了。

  他转头去看陌楠,陌楠还了个微笑。

  “师尊设下的结界小仙解不开,殿下还是留在九乌继续修养,师尊也是为了殿下好。”

  “是吗,那我应该谢谢祁绯上君了。”

  星雀把筷子一扔抹了抹嘴角,“上君一向雅量,不会跟殿下计较这个。九乌是个好地方,殿下静养便是。”

  端辞:……

  他好想把在凡间听到那些骂人的说一字不差的讲一遍。

  可是他现在很弱小打不过祁绯,万一惹恼了祁绯被关在黑棺里用雷亟劈他可就真的玩脱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端辞很好奇的是,在六界都在追捕的时候,为什么帝释天会冒险去瑶池仙境找帝喾。

  难道,当初放走帝释天的就是帝喾?

  既然是帝喾放走,这层关系不藏着掖着还表现得如此明目张胆,是不是有点太张扬了!

  但如果帝释天是来寻仇,也不应该挑祁绯在九重天之时啊。

  **

  瑶池仙境。

  祁绯到时,青华,绯赫,紫薇都在,外加里三层外三层的天兵。

  绯赫晃着折扇,看了圈打趣,“怎就你一个,小狐狸呢。”

  “你很关心他?”

  “不是关心,只是以为你会带着他来看戏才是,小狐狸不是最喜欢凑热闹。”

  祁绯面色冷淡的刮过,已经漫步来与几人齐平。

  “帝释天?”

  “是。”

  “为何不进去。”

  青华叹了声,“瑶池仙境的人说帝喾在殿内被帝释天挟持,我们贸然冲进去万一帝释天法灭帝喾,也不太好……”

  未等青华说完,祁绯已经闪身到殿门,指尖凌空一指,上面的法力禁锢消散,殿门也是被震得四分五裂。

  “如若帝喾出事,让仙家来找我。”

  众人:……

  你九重天战神,法力修为这么高,谁敢找麻烦。

  帝释天果然在殿内,而且他正在想办法炼化帝喾体内的刑法之力。

  祁绯信步闲庭,白色锦衣猎猎作响,冠绝的面容彷如凝结了一层寒冰,特别是那双深邃幽深的眸子。

  眼底风云变幻,杀机肃然凛冽。

  “单枪匹马独闯九重天,欲炼化帝喾体内刑法之力,帝释天你可一点不把九重天放在眼里。”

  帝释天勾了勾唇,长发黑裳,侧头看来也是惊为天人。

  风姿素雅,超然洒脱,完全跟作恶多端联系不上,反而是位儒雅的翩翩公子。

  “祁绯,九重天战神!这些年我虽在九幽,但你的消息我倒是听的不少。听说,五千岁在界外界斩杀神王,这惊才绝艳的能力远超当年的帝和。人皇转世,果然名不虚传。”

  “祁绯,你既这般厉害自然知晓我独闯九重天到底图的是什么!”

  图什么?

  祁绯眼尾一压,虚空一抓一剑劈过去。

  他知帝释天所求是何,所以绝不会让他得逞!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献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