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烧猪滋味不好受啊。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341

  端辞马上就笑嘻嘻了,“师叔您这八宝斋到处都是宝贝,这么好的地儿您去哪儿寻得。”

  “帝喾送的。”

  “小王八蛋这么大度还送你八宝斋。”

  祈绯瞥他眼迈步往前,“刚成为战神,帝喾为了讨好从瑶池仙境分离一个位面送我。”

  “是,师叔您威名赫赫享誉六界哪个都想巴结您。不过师叔您这样护着我,只怕这六界对您的非议很多。”

  祈绯走在前头,忽的牵了下唇。

  “端辞。”

  “在,师叔。”

  他沉吟片刻,“你可记得第一次见我。”

  “记得啊,神女峰上,我变作月舒的样子,您那时……”

  端辞讲的噼里啪啦,祈绯看着他的眸子沉下去,盯着手中的珠子。

  祈绯停步指了指那块空地,“这处连接天地之气,你在这儿修炼事半功倍。一个时辰,我陪你。”

  乖巧的师侄马上坐下,还剩余的半罐故酌放在一旁凝神调息。祈绯往前几步,望着西斜藏在云层里的余晖,淡漠的脸一阵岁月静好。

  祈绯说的没错,这儿是极佳修炼位置,吸收天地精华加上祈绯精纯的修为可修补受创的神识。

  一个时辰后,端辞睁眼,夕阳已经寻不到踪迹,那轮冷月已经钻出来四周聚集着闪烁的星光。

  祈绯的动作一直没变,一站就是一个时辰。

  “如何?”

  端辞起身在拍身上的青草,“真的事半功倍,这天地精华精纯。”

  “饿了吗。”

  “真饿了。”

  他弯身拿起半瓶酒喝了口,从眼前飞过去一只萤火虫。

  端辞拿手指去戳萤火虫受惊的飞走了,他哼哼两声食指在虚空你打漩,时曦伞里的萤火虫成群结队的飞出来,端辞想它变成什么样儿就变成什么样儿。

  他在一旁捡了根树枝,风姿飘逸在一大片萤火中里耍起剑舞。

  祈绯侧身无言的看着他一直到剑舞结束。

  端辞站在萤火虫里,心无旁骛只看着他,“师叔,我这剑舞如何。”

  “好看。”他答,声音藏在风里细腻悦耳。

  端辞继续笑,手持木棍瞬步贴近,祈绯同样的用一根木棍挡下两人比试了一番。

  祈绯点到为止,而端辞也知进退有度。

  “师叔这剑法精妙绝伦,修为高深强大难怪能担起战神之名。”他把木棍一扔,转身一屁股做地上,把瓶中最后一点酒喝完。

  “端辞,你为何怕雷。”

  端辞跟萤火虫在玩儿,唇角一直蕴着浅笑,“我被雷劈过,我两个姐姐都死在雷法上。”

  说完他顿了会儿又慢悠悠道来,“有一世转世我是家畜,是一头肥头大耳的白胖白胖的猪,半夜我听见主人说明日要宰了我换银钱把我吓得连夜就跑。那一晚电闪雷鸣,大雨磅礴我跑出没多远就被雷劈死,直接成了烧猪。”

  祈绯一拧眉,以为自己听错。

  “什么?”

  他看过来,特认真的模样,“我说有一世我是猪,被雷劈成了烧猪所以我怕。”

  辛得祈绯定力好,不然这话要传到紫薇他们耳朵里必定笑成傻子。可祈绯也很难受,他用了好一阵才把弯曲的唇角捋着。

  人家说着这么痛苦的事儿,他在一旁笑显得很没风度。

  “小师叔,您是不是觉得很有趣。”他蹦起来,面色不羁拎着酒瓶大大咧咧的一口喝尽,然后一脚把瓶子踢出去。

  他侧身,“未曾觉得好笑。”

  “咦,明明就好笑,师叔您这般风姿独具得好看就是冷漠了点,若是能够常常笑如我这般一定会有更多仙子倾慕。”

  端辞说着说着就靠上来,他比祈绯要矮半个头说话时得够着脖颈。萤火虫在他身边环绕把他银灰色的眸子照亮。

  他唇瓣是弯曲的,桃花眼尾敛着惑人的风流。

  “小师叔,罗敷仙子倾慕您,她又是星雀的姐姐这人熟知根知底,不若……”

  祈绯的脸色瞬间下沉,“放肆!”

  “我,我也是关心您小师叔。”

  他绷着脸,脸色难看之极“在敢出言不逊我就把你锁在九弥牢在尝尝裁决之力!”

  端辞后退两步,特鄙夷的小模样。

  豁,说变脸就变脸,祈绯这人也太难伺候了吧。

  咚——

  九重天闪过一个炸雷。

  端辞吓得一缩马上又靠过来,雷声刚过片刻大雨也一块来了。

  祈绯盯着他,衣袖一甩走了。

  “小师叔等等我,下雨了我给您撑伞啊。”

  端辞撑着时曦伞追上去,一路又是讨好又是讲逗趣的话,可祈绯上君连个余光都懒得给。

  这算什么事,他好心帮祈绯牵红线没得到感激也就罢了,怎么还惹恼了这人。

  端辞跟着他回到河清殿,祈绯先一步进去端辞随后,可啪的一声门关了而把他拒之门外。

  端辞傻眼了,悻悻的摸着鼻尖,“小师叔我还在门外,您不收留我我住哪儿啊,小师叔,小师叔。”

  拍了好一阵也不见祈绯来应门,端辞翻了个白眼一转身陌楠在旁边。

  “殿下,您房间已经收拾出来请随我来。”

  端辞咂咂嘴又多看了两眼紧闭的门,“小师叔我歇息去了,您不要生气我闹着玩的,您若真的不喜欢我以后绝不再提。”

  端辞随着陌楠走远了又开始八卦,“陌楠师弟,小师叔这些年就没个中意的仙子神女?”

  “殿下说笑,师尊一直勤于修炼以维护九重天安宁为己任,暂时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再说,这六合八荒又有哪个仙子神女能与师尊相匹配。”

  “我瞧那罗敷仙子长得就娇媚可人,而且倾慕小师叔若是帮帮忙说不定就成了。”

  陌楠停下推门,房间内烛火通明还有股素雅的香气。

  陌楠行了个礼,言语中规劝意味明显,“殿下,这话以后莫要是师尊面前提及,师尊他最忌讳的便是这个事儿。时辰不早,殿下好生歇息。”

  端辞楞了会儿回礼,“有劳。”

  偏殿素雅简洁,也符合祈绯这淡漠的性子。

  端辞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罐酒,不过这次饮酒没有以往那么欢喜,眉眼沉沉心思也沉沉。

  他很担心荷华游龙他们,也担心父皇有没有被找到,西朝京都被整个屠杀如果他不会去力挽狂澜西朝是不是真的没了,当然还有最重要一点帝释天逃出去三魂一魄究竟是要做什么。

  时曦有伤,知道的人很少,作为徒弟他是其中之一,如果帝释天要去找时曦麻烦虽然有帝和保护但他什么都不做不了。

  六千年法力散去,一时半会修不回来,他又是凡人身躯。

  他在灌一口拿出时曦伞,伞浮在空中轻微法力波动。

  “你回去保护师父。”

  时曦伞转了圈不愿意的意思,虽然时曦伞还没有器灵但却自由它的灵性。

  “你若不回去,师父出事怎么办。”

  萤火虫从伞里出来,组成‘帝和’两个字,端辞一跺脚,“我有师丈有如何,他天天以法力温养我师父耗损严重万一……”

  端辞心里一个咯噔,莫名心慌像被雷法击了下麻酥酥的。

  帝和以法力温养时曦理所当然,他们是夫妻,帝和爱护时曦,但祈绯也在用法力温养他,这又是为什么?

  来九乌之前,他们俩就见过两次,两次祈绯都想拘他回九重天跟所有人一样,但隐约中似乎又有点不一样。

  他广袖一挥,收了伞,把余下的酒罐放在旁边心里乱糟糟的躺下。他重伤在身心神不稳不要在胡思乱想,一切等养好伤再说。

  端辞一夜好梦。

  第二日起身以后想着去跟祈绯请安,到了清河殿殿门都不让他进,不进殿也罢了人还失踪,找遍了九乌也没寻到人。

  第三日依旧如此,祈绯好像突然从九乌消失了一样。

  这种情况持续五天,祈绯没等来等来了绯赫,绯赫是来探望他的。

  八宝斋。

  绯赫落地,见着打坐的端辞。

  “嘁——真是奇景,大妖也有这么刻苦修炼的一天。”

  “你来做什么。”

  绯赫漫步过来,语调轻飘飘的,“代天帝青华来探望你,一是看你伤势如何,二是看你有没有对祈绯一掌劈死。”

  “小师叔为什么要劈我。”

  “还能因为什么,大妖端辞恣意妄为爱惹事呗。以祈绯那淡薄六界谁都不放在心上的性子,还真能因为看帝师情分上对你另眼相待。不过,祈绯还真的对你另眼相待。”

  端辞掀起眼皮,冷艳寡淡一瞥,“北极大帝这么闲,这凡间四季布完了。”

  绯赫笑嘻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的事不劳大妖挂心,我今儿来是要告诉你紫薇回来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转眼五天过去就是五年,他睁眼也没刚才那般冷漠,“我父皇母后如何。”

  “紫薇没跟我细说,若你想知道不若随我去青华那儿。紫薇近日在研制佳酿,约好日落时分去青华那儿一起试酒。”

  别说,这些日子他真的听话一滴酒没沾,肚子里的酒虫早就耐不住,绯赫这么一提酒虫就开始作祟。

  绯赫蹲下来,收起折扇,意味深长的看他。

  “祁绯去界外界追查帝释天下落,已有两日只怕今日也不会回来。不若,趁这个机会……嗯?试试佳酿去?”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带你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