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树归我酒归我,我归你可好?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329

  祈绯这话讲的合情合理,让这几人一点辩驳的话语权都没没有。

  绯赫端着酒杯,翻了个傲娇小白眼,“祈绯,怎么说你也是后辈你这后辈可是一点没把前辈放在眼里。刚刚那事还没说完,你与小狐狸几时成了旧相识。若不是时曦的徒弟,恐怕你们连面儿都不曾见过。”

  绯赫这性子最听不得没讲完的秘密,他就属于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可祈绯只是低眉饮茶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绯赫这个心里难受之极啊,恨不得撬开祈绯的嘴问出所以然。

  “帝师让你好生照顾小狐狸,这足以见得你们关系非同一般,可上次去神女峰逮小狐狸,在酆都见到小狐狸你好像都不认识一样。”

  “这怪不得祈绯,端辞这幻行术习得之地在涂山,要知道赤狐一族的幻行术冠绝六界无人能出其左右。何况端辞这些年隐匿行踪修为修得很不错。”

  紫薇这么一解释绯赫更是纳闷了,端辞是朱雀族唯一遗孤怎么的又跟涂山赤狐扯上关系。赤狐一族在妖界地位不可不低,就是妖姬也得敬重几分。

  “我一直有个问题,小狐狸这称呼怎么来的,我开始是在紫薇嘴里听到他这么叫端辞,我跟着这么叫,叫着叫着也顺嘴也没改口。他一个朱雀怎么有这种截然不同的名字。”

  青华端着酒杯豪饮一口。

  “叛出六界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可六道轮回能选的很多他偏生执迷选择成妖。”

  星雀有点不明白了,看过几人非同寻常的脸色怯怯的选择不耻下问。

  “天帝,成妖有何不可?妖族这些年来日益强盛,比我灵族强横不少。大妖选择成妖跟妖界沾亲带故,但凡有点事还能有整个妖界做后盾。依我看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端辞不同妖族,他叛出六界选择妖族是下下下之选。”

  青华放下酒杯捻过眉峰很悠长的一声叹息,“妖族对于端辞就是一个牢笼束缚,妖族有一门秘法转世归来可用秘法保留前世记忆。端辞才不稀罕什么依仗,他想要的是这门秘法。万年前,南古天门口朱雀全族被屠只留下他苟延残喘,这笔血海深仇怎么忘得掉。”

  “他想一直记住这笔血仇。”

  青华无奈的点头,“端辞的性命是时曦用秘法保下来,也是她力排众议强行收端辞为徒,为此她还主动交出帝师位置同帝和隐居不在问事。涂山族长若韵受过时曦恩惠,这才把秘法传给端辞。但要习秘法有个前提必须是妖族。”

  星雀马上脱口而出,“所以大妖选择了妖族。”

  “端辞历劫六道轮回总有一世在妖族,若韵便应承端辞先用秘术保留他所有记忆等端辞转身到妖族就把这门秘术传给他。”

  星雀一脸惊愕没见过世面的样儿,“他,记住了所有前四世转世的事。”

  低眉的祈绯忽然眸色一凝,隐晦难测朝青华看了眼。

  “这么多世他怎么能承受得来。”

  “四世加上他朱雀一世,一共五世。那些早已荒芜的年岁过往一遍又一遍凌迟着他。”

  “可他经历这么多世,为何这一世才叛出六界。”

  青华笑了笑,酒杯伸过来找紫薇讨酒,“他同时曦说过想做人,短短几十载够他享受且足以。他经历太多别离,看着身边一个个遁于虚无而他不断历劫重生,在命运的长河里孤身一人同虚无作伴谁受的了。”

  “何况他……”

  青华突然打住,意识到自己失言赶忙喝酒掩饰。

  绯赫不依不挠的追问,“何况什么。”

  青华把酒杯一搁起身,“我去看看他,我还得回九重天处理政务。端辞这么一闹,时曦出面暂时是没人为难他,可他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我去解决。”

  紫薇一道起身,把一个漂亮的锦袋给他,“这是端辞的故酌,你带去。”

  “多谢。”

  绯赫马上就纳闷不乐意了,“紫薇你这是偏心啊,凭什么独独给小狐狸那么多。我素日找你要几瓶故酌还得千求万求,你倒好现在直接给了乾坤袋里面得装多少。”

  紫薇未应,把他拽着往身旁拉,“祈绯,时辰不早我们也该走了,若端辞那边有何需要传信与我。”说罢,就托着喋喋不休的绯赫离开。

  祈绯拂袖起身,瞥了眼乾坤袋,“这故酌与你们饮的有何不同。”

  青华笑哈哈的敷衍,“哪儿有什么不同,不过寻常故酌。只是端辞随了时曦,这六合八荒只爱紫薇酿的故酌非这个不可。”

  “若是无任何异常,为何那日帝师特意提起这事。”祈绯停下,墨玉的眸子凝着一树洁白的梨花,和梨树下黑发飞扬的青华。

  眸底,忽然卷起一阵风起云涌。

  祈绯又看见他手持故酌,穿着那身只有他能艳压的红色长袍在梨花树的树干上躺着喝酒。

  微风袭来,一树梨花抖动飘散。

  他侧眸,眸色间琉璃波光涌动,桃花眼尾生了几许的湿润和滟涟冲着他勾唇一笑。

  “祈绯,这树归我酒归我,我归你,可好?”

  **

  青华第一次在祈绯脸上看见这种难以言语深情温柔。

  他顺着往身后看了眼,梨花树随风在微微摇摆让他想到过往。

  “以前,须弥山也曾有大颗梨花树。要说这梨树以前不叫梨树。帝和那日替我去须弥山送酒,撞见树干上坐着赤足晃着腿的时曦。帝和这定力,竟叫时曦一眼瞧出了一眼万年。他知时曦是帝师,而时曦不知他是战神当做我殿里的人。日后,帝和就抢了我给时曦送酒的事儿,与时曦在须弥山谈天说地,所有时曦想知道想听的帝和都会一一讲解。这酒,还是时曦取的名儿,说只与故人对酌。这梨树长在须弥山,时曦也像你这般用法术养着花开不。时曦叫它终年,希望这树陪着她经历一个又一个终年。”

  “后来,生了那场变故,约莫你这人皇还未降世。时曦生了心魔,作为帝师她做出屠戮六界的事,战神帝和当之无愧扛起重任。时曦的若木认主,却独独帝和能拿,而帝和就用了时曦的若木斩了时曦。时曦就死在须弥山,自虚空坠在院落砸落了整树的花。端辞的姐姐梦笙是时曦身边的四御带着弥留的时曦离开时,她把这树改名‘离树’。在后来,绯赫掌管北极掌凡间四季,觉得‘离树’这个‘离’字不好改成了‘梨’。”

  祈绯早已收回目光,同他到了回廊下。

  “须弥山也有这树。”

  青华笑了笑,忆起往昔时整个风姿都变了,“可不,端辞可是跟他师父有样学样,也喜欢这梨花树也喜欢躺在树干上喝酒赏月。端辞这孩子也随他师父吃得苦不少,也不知他这些苦何时才能结束。”

  河清殿。

  祈绯推门,同时的一刻温养着端辞的结界波动。

  他疾步进屋,侧目看去端辞已经起身,半个身子挂屏风上看见他先是一愣,随即苍白的唇慢慢晕染笑容。

  “小师叔,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顾念情谊保住我一条狗命。”

  祈绯的眸子冲上些许喜悦,庆幸,释然和藏在眼底的心疼最后慢慢沉淀成冷寂。

  “床上躺着,你重伤在身。”

  端辞刚要争辩瞥到他身后的青华,和那股子馋人的故酌。

  “青华叔,不远千里送酒够意思。”

  青华晃着手里的乾坤袋,“既然知道是好东西还不听话躺着,你现在这点破法力可赶不上我,我若不高兴了转头就走。”

  “别……”

  端辞是真的馋得不行,抿着苍白的唇,“我躺着,我躺着各位大爷。”

  顷刻间。

  这清河殿内酒香肆意。

  这点祈绯没说大话,故酌启封口百里飘香。

  端辞支着一只腿在灌酒,青华在替他号脉,祈绯负手而立就在床边。

  “别号了青华叔,我掉了六年前法力补不回来,神识被裁决之力重伤,灵识碰撞差点化成粉末我现在啊不是大妖就是个废物。”

  青华把他手一甩,“若不是祈绯拿精纯法力温养着你,你早就……”

  “嘿嘿,所以说这六界除了我师父就属小师叔对我最好,是吧?”他眼尾余光飘来,微微一翘冲他眨了下眼,银灰的眸色发亮,妍丽异常。

  祈绯背在背后的手力道重了些,捏着那颗银色的珠子险些捏碎。

  青华刮他一眼把乾坤袋递给祈绯,“看着他,有这酒在端辞跑不了。你现在也别到处惹祸,就在九乌这儿好好养伤,至于凡间的事紫薇会化身做你全部处理好。时曦说了,六道轮回皆是定数,你要在做任何悖逆之事她亲自来把你拘回去。”

  端辞笑嘻嘻的点头,“得了叔,我一定在小师叔这儿乖乖的,您忙您的,九重天事务那么多别在我这儿耽搁。”

  青华在刮他一眼,起身带着祈绯绕过屏风同他耳语,“这小狐狸滑头的很,稍有不慎就让他溜了。你九乌这儿无人敢犯,端辞就拜托给你了。”

  祈绯剔着他,给了个冷漠的眼神转身,“送客。”

  门口的星雀屁颠屁颠跑来,傻子一样的憨笑,“天帝,请。”

  青华可不服气了,祈绯这性子与帝和比起来还要冷漠傲娇,当了战神了不起啊,嘁!

  星雀又往里头看了眼,默默退出带上门。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师叔在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