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李青依2020-03-16 18:221,176

  “怎么算?”

  女孩笑着,大大的眼睛里多了些色彩:“一共六个面,我是一、四;李怀瑾是二、五;秃驴是三、六。掷到哪个数,就是谁。”

  “你稍微尊敬一下我好不好?就算不叫圣僧也叫一声玄心好吗?”和尚光溜溜的额间青筋凸起,谁能来管管这熊孩子。

  女孩笑笑:“哎呀,大师心胸宽广,何必在意这些细节。”

  “好啦。”李怀瑾从叶卷耳手中拿回一颗骰子道:“先掷前半夜。”

  轻轻一掷,骰子滚了滚,刚要停下。随着马车的震动,隐隐有再翻的迹象。

  就在此时,马车停了下来,赶车的小道士掀了帘子,到了换人的时候。

  月光顺着缝隙,偷偷溜进来,正照在小木块做成的骰子上。

  六。

  玄心戴好斗笠,直接出去了。

  小道士换去了旁边的马车上休息,车厢里就剩下叶卷耳和李怀瑾。

  夜色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不算太密闭的空间……

  话本里编排的并不存在,车厢里只有两个睡得香甜的熊孩子。

  到了后半夜换人的时间,玄心掀开帘子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两个半大的孩子,一左一右睡着。

  赶了半夜的路,他们已经离城有些距离了,周边一点灯火人气都没有,森森树木遮掩了大部分的月光,萧索古道上,只有这一队,悄悄前行。

  前半夜是玄心,后半夜理应轮到这俩人了。还没等玄心出声,李怀瑾已经睁开了眼,轻轻的起身,完全没惊动身边的女孩。

  他没说话,只淡淡一笑,伸出一指,压在唇上。

  嘘。

  一切在无声中结束,玄心站在马车外面,动了动有些发酸的手臂。

  “我去别的车上挤挤。”

  “嗯。”

  二人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对面的人能听清。

  小队很快又行进起来,速度不缓不慢,达达的马蹄声,在空寂的古道上,一溜而去。

  周围又渐渐静了下来,唯有微风吹过,草木枝叶轻摆。

  如今未央城已被全然攻占,城内百姓皆纷纷撤离。

  叶卷耳一行人已走了四天,却还不到路程的一半。非是不想快些,晚间赶路本来就困难,也不敢走得太快。到了白天,逃难的百姓三三两两,多是些老弱病残,遇见了必然要抬一手。

  自从离开了难民营,李怀瑾就很少在外人面前行医,不知道是不是叶卷耳的错觉,她总觉得他是刻意的。

  好在这群道士里也有精通歧黄之术的,基本也用不到他们。

  靠在马车旁的女孩,望着远方一成不变的景色,手里玩着一颗骰子,顿觉无聊。

  中原。

  是个不怎么样的地方,还是苗疆好。

  有山有水有糖糕,到了冬天也不会很冷。

  叶卷耳的感慨还不到几句,只见一个少年,慢慢向她走来,手里拿着饼饼。

  少年披着道士们送的道袍,白衣飘飘,坠上点点蓝边,还挺好看。那衣服看着并不新,也不华丽,却整洁得很。

  熟悉的笑意,好像每一次看向自己,多是那样暖暖的表情,褐色的眼中只有自己的身影。

  古道已经走了四天,景色总是那样,无聊。

  不变的背景中,有了这个人,好像稍微好了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烬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烬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