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直接退园
百喜千忧2019-12-30 09:342,668

    直接退园

  千尘把以安接回公司便去忙手头上的其它事,以安神情落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说话,也不与以乐玩。经过的任塬瞧见了,过来和他说话。

  ”以安,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开心?“

  ”嗯“以安点点头,也不抬头看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怎么了?又被人欺负了?还是你又想租用我?”任塬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身体本能地往后倾,深怕小家伙又想出什么奇怪的事情让他去实施,最后还吃力不讨好被他那个妈埋怨。

  “谁还要租用你,因为你我都被老师罚了。”以安抬起头,用埋怨的小眼神看着任塬。

  “哎,小家伙,不要因为你年纪小就可以乱说话,现在我得把事情给你捋清楚了。”任塬在以安身边坐下,极其认真地和一个小孩较起真来。“首先我是不是你请过去帮忙的,你租用了我不仅没有保障我的人身安全,还没有按照约定支付我酬劳。最关键的是你在事后轻易出卖了我,让我无休无止的被你妈埋怨。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创伤,我好伤心呀,想不到你也怨我。”任塬捂起脸来装伤心,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爱演,逗趣一个小朋友,内心该是多不成熟呀。

  “你是男人嘛,男人就该承担责任嘛。”

  “你也是啊。”

  “我不是,我就是个孩子,一个小孩子。”

  “哎,我说以安你可以呀,事前装大人事后就是小孩子,这么会推卸责任,不愧是你妈的儿子,口才基因强大呀。”

  “好了,我不怨你了,不过你也确实没扮演好你的角色。”以安最后一句话是小声嘟囔给自己听的。

  “认错态度还算可以接受,说说吧,你怎么就被我连累到受处罚?”

  “你带我去和同学打架,老师就罚我了呗。”

  “打架本来就是不对的,老师处罚你也是应该的。”

  “我知道,可为什么他也参与了打架,老师就罚我一个人?”

  “谁?你的那个胖同学,或许他是受到了老师别的惩罚你不知道而已。”

  “没有,他放学的时候还跟我说,那是因为他爸爸厉害所以才不用受处罚。”

  “若真是这样,那我可得和你们老师谈谈,不过先说好这次你可不能再把我出卖给你妈妈。”任塬心想自己那些打可不能白挨,威没扬成别再让孩子受了委屈。

  “你是我妈妈的老板吗?”

  “是啊,这公司是我开的,他们都叫我老板。”任塬觉得这小鬼头话里有话,说不定在质疑他的能力,赶紧挺直了背,摆出一副老板的架势来。

  “我看不像,哪有老板怕员工的。”

  “你说我怕谁?我是这里的老板,这里所有的员工都得听我的,我能怕谁?开玩笑。”

  “昨天你被我妈训斥,我在门口都看到了,你和我一样的害怕。”刚才任塬还牛气满满,以安一句话就彻底泄了他的气。

  “不,那个··只是我这个做老板的大气,不与她这种小员工计较纠缠,那怎么能是怕呢,以安,你听叔叔说那·····”任塬还要向以安解释,以此证明以安的想法是错的,他是完全不害怕以安妈妈,可越解释越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以安没听两句就跑开了。留下一脸苦恼的任塬还在想,自己怎么给了别人这种错觉,自己怎么可能会怕她路千尘呢,堂堂一个老板凭什么怕她?最多自己不过就是同情她不与她计较,或者说是怕她纠缠吧,任塬站在镜前不断给自己催眠鼓劲壮胆。

  第二日,任塬背着千尘来到以安学校找到老师,询问孩子打架的处罚情况。“不好意思,老师,我想问一下。“任塬穿的不怎么正式,上衣和裤子随意搭配着,可能是晚上一直失眠的缘故,睡到大中午才想起答应以乐的事,匆匆忙忙出了门便直奔学校。带班的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上下把任塬打量了一遍,以为任塬是个不着调的无业游民,根本就没把他往眼中装。”那日参与打架的明明是两个小朋友,为什么学校只处罚以安小朋友?”

  “人家刘宇鑫小朋友平常表现就乖,家庭教育也好,不会动不动就打架惹事,一定是被别的小朋友唆使或者出于保护本能才反抗自卫,不然不会跟着以安那样的小朋友去胡闹。”

  “老师,你把话说明白了,我们家小朋友怎么了,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任塬把幼儿园简单看了一下,里面还真的是小的可以,从前门就能看到后门,这哪里是什么幼儿园呀,就是一代管孩子的的地方,园内设施环境都不行,以前接以安的时候也没仔细看,现在由老师素质再去审视园区环境,还真是有点下不了眼。

  “他妈是个服务员吧,听说还是洗碗的那种。”

  “那有怎么样,他妈的工作和孩子的这次打架有半毛钱关系吗?”

  “她妈资料里不是写着离异人士吗,你又是谁?有什么权力来质问我们?”

  “我是孩子的爸爸不行吗?”任塬真是要被气炸了,一时口不择言的拥护起来。

  “刘宇鑫爸爸是开超市的,我们每次幼儿园活动,不知给我们赞助了多少商品,你这个家长又为我们幼儿园做过什么。”

  “噢,你这样说我不就懂了嘛,但好歹这里是幼儿园,一个圣洁美好的地方,老师你就不能把说的稍微委婉点,不要这么直白刺耳好吗?”

  “这是现实,我说不说都这样,小孩子的公平都是大人脸面挣的。”

  “真可惜我们家没开超市,但你作为一个老师就不能对你照顾的孩子一视同仁吗?“说她是老师简直是侮辱老师的职业,这人的说话素质估计高中都没毕业。

  “我们幼儿园的情况就这样,你要愿意让孩子在这上就上,不上就带回家。”老师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以安的家庭,知道他除了在这上没别的幼儿园可转,收费这里是最便宜的。

  “那还站着干什么,把我孩子领出来呀。”

  “先说好,决定了就不要再回来找我们,上个月交的钱我们也不退。”

  “赶紧的”任塬是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心想路千尘这女人怎么这么抠,让孩子上这种学校,难道是我给她开的工资太低了。

  “现在倒装的挺牛,你要是真那么牛让你家孩子去五星上呗。“老师把以安从教室里推出来,以安一脸懵地走到任塬身边,

  ”五星?“

  ”贵得你没听过吧?全市最好的贵族幼儿园,估计你一年也挣不来你儿子一学期的学费。“

  ”是没怎么听过,但今天既然听你提了我们就去那儿上,不就钱的事。“

  ”口气倒不小,你倒是把你儿子送进去给我看看呀。“老师的嘴几乎都歪到后脑勺了,不屑两字已经完全无法形容这种表情。

  ”我要把孩子送进去了,你能为你的不公处置给我的孩子道歉吗?“

  ”没问题,写检查都行。“

  ”把道歉的词都想好,明天下午我带孩子来听。“

  ”明天?你疯了吧,吹牛也不裹着点边!“

  任塬带以安离开的倒是挺潇洒,就是不知这件事要如何向千尘交代。那女人要是知道自己一声招呼都没打,直接带她孩子退学,估计吃了他的心都有。那种场面想想都惊悚,任塬摇了摇头,步子都有点想跟着向后退,真不知道自己怕那女人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