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约架家长
百喜千忧2019-12-28 16:062,935

     约架家长

  千尘去接以安放学,不经意看到以安脖子上、胳膊上有些抓痕,问他怎么回事,他就说是身上痒自己抓的。千尘看着这些深浅不一的挠痕,心里一阵儿难过,自己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了,都没怎么顾得上儿子。自己一心想着多赚些钱,可以让两个孩子的生活更好一点,在物质上尽量不让孩子因为跟着自己而受了委屈,可却疏于了对孩子的照顾和关心。

  千尘心疼地将孩子的挠痕看了一遍又一遍,可又能怎么样呢?除了心痛和自责她无力改变。养孩子和陪孩子以她现在的能力不可能同时做到兼顾,如果她想养好孩子,让孩子跟着她以后的生活都能衣食无忧,就得拼命工作,还要比别人更努力付出。因为她毕竟是与社会脱过轨的人,不年轻也没青春没有依靠和保障,一个落后的人更没捷径可走。她除了靠自己一点点一步步往上追别无它法。

  但如果时间都给了工作,她的两个孩子怎么办?她不去陪他们,难道让他们孤单长大吗?如果是这样,自己又何必这么辛苦的带着他们出来受罪,让他们跟着他们爸爸过安定的日子守着幸福不好吗?自己折腾了一圈,如果连孩子的基本的需求都没法满足,自己这个妈妈做的会不会太失败。艰难的境地两难的选择,穿上高跟鞋走出去奋斗拼搏,就没办法留在孩子身边给予爱。可褪去高跟鞋回到家中,又拿什么去爱他们?

  千尘艰难地顾着两边,一边为孩子们挣保障,一边又尽可能地给予孩子温暖和陪伴,但还是纰漏了。孩子身上竟然无缘无故出现这么多伤痕,她这个做母亲的竟然一无所知,真是愧对孩子。千尘开始向任塬申请减少一部分商演,是时候该留出一部分时间多陪陪孩子,还一部分母亲的角色给他们。

  以安背着千尘,偷偷来到任塬的办公室。”叔叔,我可以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吗?“

  ”你说“任塬向以安的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千尘。

  ”你一个小时能赚多少钱?“以安神秘地关上房门,坐在任塬对面的椅子上,像是男人间的一种谈话。

  ”你问这个干什么?“任塬对于小朋友打探自己的赚钱能力很是好奇。

  ”我想买你一个小时你看可以吗?“

  ”买我干什么?用什么买?“任塬完全是被以安的话听傻了,思路完全跟不上。

  ”我和我同学约好了,明天放学后我会带我的爸爸去见他。“以安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明显黯淡了许多,头也跟着低垂下去了,用很小的声音补充道:”现在我没有爸爸,想买你一个小时,去我的同学面前充当我爸爸。“

  ”噢,事倒不是个难事,那你说说准备用什么买我的时间,你有钱吗?“

  以安摇摇头,“没有,可我可以帮你工作赚钱。”

  “听起来不错,能帮我做什么呢?”

  以安环顾任塬的办公室一遍,”我可以帮你把这里打扫干净,你看行吗?“

  ”可以,不过你还欠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同学他说我没有爸爸,是个野孩子,我生气揍了他,他说除非我带爸爸过去给他看,他才会给我道歉认错。“

  ”他也揍了你,你脖子上的抓痕就是这么来的,对不对?“

  “是”以安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妈妈,还说是自己抓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让妈妈知道为我担忧。”

  “好,交易达成,明天我会准时赴约。”

  “这是我们两个男人的秘密,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妈。”

  小机灵鬼嘱托后离开,脸上是达成所愿后的明朗神情。任塬在办公桌前开始筹划安排明日的事情,得找个千尘推不掉的理由,把千尘在接孩子的这段时间内支出去,这样自己才可以光明正大去帮小家伙处理私事。

  第二日,任塬接了以安,就带着一块去了以安同学约好的地方。任塬本想着自己就是个道具背景,去那里就是走个过场,哪里想到以乐这小子骗了他。以乐不仅给同学说他会带爸爸过去,还要和他同学的爸爸比比,谁的爸爸更厉害。任塬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对方一看就是个练过的力量高手,这样去硬拼,虽然是以和平的方式简单过两招,可绝对会吃亏。想要临时往下撤,可回头看到以安可怜求助的小眼神,任塬是硬着头皮往上冲,也自信自己经常锻炼身体应该不会输的太惨。结果是任塬和以安两个人脸上都带了彩,同学和以安握手言和,以安无比感激且略带嫌弃地对任塬说了句。“谢谢你,叔叔,虽然你是真差劲。”

  千尘回到公司,看到挂彩的儿子,当即就对以安展开了询问。一个眼神威逼下,以安就把事情全抖搂了出来,还把任塬也招了出来。

  千尘气势汹汹地来到任塬办公室,“你怎么能带我儿子去打架呢?”

  “什么叫我带你儿子去打架?是他雇的我,我只是照约定办事。”任塬看着门外的小家伙,心想孩子果然还是孩子,怎么这么不靠谱,一下子就把自己给招认出来了。这个女人也是,自己好歹也是善意帮忙,何至于对自己这么凶。这母子三人简直就是自己的灾难,以后还是离他们远点吧,少招麻烦上身吃力不讨好。

  “亏你还是个大人,犯了错竟往一个孩子身上推,他雇的你?他怎么雇你?他雇的起你吗?说谎也得离地面近点不是?”虽然任塬现在已经是千尘的老板,但千尘数落起任塬来还是丝毫不留情面,完全没把他当领导看。

  “嗨,我做什么了,这一天一天就是欠的,没事帮你接什么孩子,还无缘无故被你孩子同学他爸暴打一顿,现在回来还被你这么无端指责,简直是没道理嘛。”任塬边委屈牢骚边退至门口,想要溜之大吉,这惹不起还躲不起嘛。“我不跟你们这些不知恩图报的人浪费口舌了,伤口还痛着呢,你和你的孩子以后离我远点。”

  “等等”千尘拦住了想要离开休战的任塬。

  “怎么?嫌我伤的地方不多,还要对我再补一次手啊?”

  “你在这儿等着,我拿药箱上来,怎么说你受伤也有以安的责任。”千尘弱弱说了句便下楼去了,任塬愣在那里倒不知该作何反应了。一会想这女人也还算有点良心和觉悟,不是那么野蛮无知不讲理,一会儿又在想,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借着帮自己清理伤口来报复自己吧,不会自己被她治着治着反而伤的更重了吧。

  任塬坐立难安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忐忑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走过来踱过去,想着要不还是自己先离开吧,医院里什么伤治不了,翻不着为清理伤口冒那么大的风险。她那么粗手粗脚,把自己误伤死了都有可能,还是保命要紧,逃吧。

  任塬打开门,千尘提着公司药箱走进来,他不得不退回来,顺从地按着千尘的指示坐下。千尘拿着棉签熟练地帮他清理着伤口,小心翼翼的轻绵绵的,一点也不痛。任塬刚开始是想起身拒绝的,但抬头瞬间迎上千尘柔和的脸,拒绝的话便卡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灯光从背后打在千尘身上,她的侧脸若隐若现透着光,闪现在任塬的眼睛里,一切美极了,任塬的心开始出现异样波动,意识也开始短暂游离,精神都有了恍惚的瞬间。

  第一次他离千尘这么近,第一次千尘这么柔和安静,第一次千尘在他眼中有了温柔的女人样子,简直是温柔之极,他沦陷在这突来的柔情里。直到千尘为他包扎好伤口,嘱托他这几日的注意事项,他才缓缓回过神。急速增加的心跳频率,让他僵硬的面部出现一小块不易察觉的绯红,他害羞了,是的,他的心智在这一刻彻底凌乱了。

  心情开始莫名的紧张,表情也极不自然,害怕被看穿,他开始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与不安。任塬快速别过头去,催促千尘快点离开。“快出去吧,看你给我包扎的像个什么,丑死了,还能不能见人了。”

  任塬嫌弃地催千尘离开,心却从来没有过的慌乱,他害怕这种感觉,沦陷坍塌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