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小机灵鬼
百喜千忧2020-01-16 16:122,206

    小机灵鬼

  千尘越来越忙,所接的商演活动也越来越多,实在顾不上的时候,有时就只能把接以安放学的任务也暂交给任塬去帮忙处理。

  每当这个时候任塬总要忍不住抱怨几句,“路千尘,到底是我在给你打工还是你在给我打工,我怎么感觉我花钱请了个老板回来,天天被你当个保姆似的,处理你孩子的事。你到底有没有摆清你的位置,我是你能用得起的人吗?”成志把话说得是气势汹汹、万马奔腾,但一连串的狂风骤雨般抱怨、训斥过后,他往往就是以静悄悄的去实施任务而收尾。所以千尘也常常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好老板,虽然此人人凶嘴贱,但人心肠不坏,对于店内所有员工也都是给予所能给予的帮助。

  虽然任塬脸上时常挂着怒气,嘴上也是十二分的不乐意和嫌弃,刚开始心里抵触孩子,不愿帮千尘管孩子。但一段时间和孩子们接触下来之后,任塬觉得孩子很可爱,也慢慢喜欢上了这两个鬼精鬼精的孩子。

  以乐虽然捣蛋调皮,但整个人胖乎乎的,长得软萌软萌,很有立体感,像动画片里的卡通人物。脸上的肉肥嘟嘟、圆滚滚,饱满的两个脸蛋,像鼓起来的粉面团,总让人忍不住像上前捏上一手,以感受他的质感和弹性,那Q弹的爽滑总是让人不自觉的上瘾。最重要的是他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就没有了,憨憨傻傻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再惹祸于你,你都跟他生不起气来。孩子的一哭一笑,都特别有美感,像被雕琢出来的神态。每一个动作都有他自己特有味道,或傲娇、或邪逆、或笨笨,气能把你气死,喜欢也能把你迷死。以乐喜欢黏着任塬,总喜欢跟在任塬身后做小跟屁虫。

  还有以安,一个小小的人儿,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小小的嘴,透着英俊和睿智。虽然年纪还不到五岁,但心智成熟得已完全像个大人,情商长在了别人眼睛里,什么该懂的不该懂的他都懂。智商也是在超水平线的成长,完全超越了该有的心理年纪。

  每次以乐和任塬聊天,都能把任塬的大脑聊关机,弄得任塬一度怀疑自己的智商和年纪。感慨自己活了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心智何等欠缺,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智商竟和一个孩子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这让他如何不自惭。

  比如说,以安看到任塬在帮忙照看以乐,就会上前若有所思地问道:“叔叔,你为什么要帮我妈妈照看弟弟,她付你钱了吗?”

  “她——会付我钱?开玩笑,都是我在付她钱好不好。”任塬一边回答一边露出生气无奈的表情。“你妈那个人抠的要死,她能给谁钱,一杯咖啡都没请过我。”

  “那你为什么还帮她?”

  “我这是没办法,被逼无奈你知道吗?”

  “我看你挺逍遥快活,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脸上都是笑,是乐在其成吧!“以安一本正经措着辞,好像他悟到了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唉,小鬼,挺厉害,四字的成语你也会说,都在哪学的?不懂意思可别乱用。“任塬调笑着,小家伙这么小的年纪会的词还挺不少,不得不佩服以安的语言天赋。像他这个大人现在说话要四个字、四个字凑着往外蹦还有难度,一个小朋友竟说成语说的这么溜,张嘴就来,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但足矣让人感叹。

  ”我还会一个成语,叔叔想不想知道?“

  ”什么?“

  ”别有用心“

  ”你这···小鬼头,不懂意思瞎用什么,怎么都学这种成语。“任塬一时语塞,脸上也显得不自然起来,被人点破后的尴尬。

  ”叔叔,你不用紧张,我又没说你。“以安调皮一笑跑开了,任塬呆在原地彻底凌乱了,自己不过是好心帮忙而已,一个成语自己瞎紧张什么,难道自己是返老归小了?一个小朋友都搞不定,大脑是严重老化了。

  以安看着来学校门口接自己的任塬上下打量,许久问出一句。”叔叔,您是好人吗?“

  ”还行吧,只能说一般一般,不做坏事但也不怎么做好事。“任塬突然被这么灵魂一问激住了,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人生来。

  ”那你为什么总对我妈妈做好事?来接我,还照顾我弟弟。“

  ”那··……那都是友情帮助,友情帮助知道吗?“

  ”你和我妈妈是朋友吗?“

  ”不是,好像还不是。“任塬捋着自己和千尘的关系,突然就有了正义说辞。”你知道你妈妈是我公司的员工,我是她老板,老板就应该多照顾一下员工,员工才会卖力为老板赚钱。“

  ”你不是。“

  ”我什么就不是了,我不是你妈妈公司的老板吗?“

  ”老板都是赚钱不出力,你是出力不赚钱,老板怎么会做赔本的生意?“

  ”我这····算了,我跟你这小孩子说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我这叫经营者的情感投资。“任塬一脸的窘相,快被这个小孩问爆脑袋了。

  ”我懂,你是不懂装懂。“以安如一个大人似的讥笑着被问傻的任塬,很不屑地背着书包,小大人似的走到任塬前面带路。

  当然,以安也会时不时背着千尘去问任塬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叔叔,你有孩子吗?“

  ”没有“

  ”那如果你有孩子,后面又分开了,你会想他们吗?“

  ”会吧,当然会。“这个问题任塬回答的有些沉重,他知道孩子的在意的那个点在那里。

  ”那你会去寻找他们吗?“

  ”会“任塬看着以安的眼睛,有点不知如何作答,可最后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不忍心破坏孩子心中的那份美好。

  ”叔叔,我今天问你的话可以不告诉我妈妈吗?“

  ”为什么?“

  ”我是男人,我不能让我妈妈为我担心掉眼泪。“

  以安的这份超越年龄设置的懂事,让任塬听得有些心疼。真不知千尘之前是怎么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走到现在,又经历了什么样的心酸和无助。任塬心情莫名地开始伤怀,内心深处不自觉的就对千尘和孩子多了层隐藏的柔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