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说客(二)
一瓢星2020-01-12 22:413,110

  三人,三马。

  马蹄噔噔地敲击着地面,就好像紧张而错乱的鼓点。

  一直到山龙关的脚下。

  终于停了下来。

  山龙关上,已经满是象州军旗,中间一面最大的旗子告诉卞衡和王通天,这里就是文安定的地方。

  卞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山龙关脚下,他甚至很多次登上山龙关,这里是俯视北郡的最好的地方,他不止一次在这里和身边的童子看着北郡。

  从李煊的父亲,再到李煊。

  他已经看了这里几十年,北郡的烟火人家每每让他心里安静,他不止一次微笑着看着明媚的太阳和春天里最欢快的鸟儿。

  那时的北郡,很太平,山龙关上的守军很友善,很轻松。

  卞衡每次来到这里都会和几个带头的守军聊一聊,听听他们的心声。

  那时是用不到卞衡这样的人的,即使他也很想建功立业,很想有所作为,但是,直到他的胡须都已经花白了他依然没有机会。

  他也不期待这样的机会,因为他知道,以他的性格,是很难在太平盛世的文恬武嬉中随波逐流的。

  他不想每天坐在席位上高谈阔论,也不想陪着那些庸人阿谀奉承,他喜欢在不得志的时候纵情山水,他喜欢喝守卫士兵们吃酒谈论。

  那时他壮年,总是有些沉不下心性,总是想建立功业,总是想淋漓尽致展现自己的才能。

  后来他年纪一天天大了,心性反而开始乐天知命起来。

  但是这样的乐天知命,反而让他成了别人口中的仙风道骨的传奇人物。

  而他,似乎也在用最后这一点近乎竭力的气力再完成自己少年时期的愿望。

  然而,这愿望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功名,曾经的执著,而是很简单的悲天悯人,而是很简单的对北郡百姓深沉而又平淡的爱。

  山龙关下有一些兵士守着,想要见文安定当然要通过他们。

  这些兵士见到王通天,赶紧上得山龙关告知给文安定,因为文安定思念自己的孩子早已是大家知晓的秘密。

  文安定正在和韩兹琳等人商议,商议着图珲羽王下一步的进军路线,商议着怎样的布防,商议着如何抵敌。

  然而,在文安定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文冉和赵弘毅,但是作为主帅,他不能讲这些他认为是家事的东西告诉给别人,特别是韩兹琳等军中将领,因为文安定觉得,他的将领们和兵勇们跟随他是为了保国安民,是为了打胜仗的,而不是为了他的这些家事的。

  然而,当王通天从湟阳城回来的消息传到了文安定的耳朵里时,韩兹琳高兴地快要跳起来,“大人,想必是公子有消息了。”

  韩兹琳很高兴,其他的一些小将们也很高兴,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久违的轻松和快乐。

  文安定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被他“按”了下去。

  他的嘴角有一丝笑意,已经微微向上翘起,但是他并没有过分表现出来,他的脸上很快地恢复了平静。

  “快请王将军进来。”文安定道。

  文安定的语气很温和,很客气,但是很平静。

  韩兹琳等人仍然在相互点头微笑着,甚至有些小将已经喜笑颜开。

  文安定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是用一种极柔和的眼神看着前方,这眼神分明透着一股子笑意。

  见到王通天进来,文安定快步上前,拍了拍王通天的两臂,已经能够拍起一片黄色的尘土。

  “王将军辛苦了。”文安定微笑道。

  “文大人,我带来了公子的信。”王通天道。

  此时,文安定看到了王通天身边的卞衡,看到了这位“仙风道骨”的男人。

  他没有再着急去看那封他等了很久的书信,而是侧身看着卞衡。

  这时,王通天才突然反应了过来,急忙向文安定介绍着身边这位自己认为最智慧的“智者”。

  卞衡第一次见到文安定时,文安定也和善友好地看着他。卞衡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地观察一个“英雄”,也没有这样近距离地观察一个有这么大名气和声望的人。

  他并不像自己曾经听过的那样五大三粗,相反,他有些儒雅,虽然已经披上了一层不厚的软甲,但是却依然遮挡不住他的优雅和高贵。

  他并不是一个土匪,卞衡在心里默默道,他是一个儒将,卞衡此时对文安定充满了好感。

  文安定镇定自若的神情是卞衡没有想到的,卞衡当然知道作为这样的一个大英雄并不会为了眼下的战局省心,毕竟对于文安定来说,眼下的时局并不清晰和明朗。

  文安定本来应该有太多的事情去顾虑,去深思,去烦闷。

  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至少没有在卞衡面前表现出来。

  卞衡此时也并不完全知晓文安定到底是没有这些顾虑,还是装作没有顾虑。

  卞衡环视了四周,文安定身边并无多少随行,有的只是刚才和他一起看地图的人。

  卞衡道:“文将军可知目前所处何种险境?”

  文安定道:“山龙关虽雄壮,但毕竟粮草军械有限,而且距离北郡有一段距离,一旦异族攻杀,北郡方面若无援军赶来,则象州兵不能守。”

  文安定很诚恳,没有丝毫的掩饰,面对卞衡这位刚刚才真正见过面的人也没有丝毫的顾虑。卞衡微笑,点了点头,又道:“在下以为,将军能守。不仅能守,还能不费一兵一卒而守。在下先行告辞,容日后再与将军相会。”

  说罢,便起身而去。

  留下王通天和文安定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显然被卞衡这样的话惊到了,而且,卞衡这样无理由地就要甩袖而去,也让二人有些摸不到头脑。

  “将军此时并无危险,也绝无要紧之事,卞衡先告辞,日后将军遇到疑难之事,卞衡自当前来。”说罢,卞衡翻身上马,欲向山下走去。

  “先生,如有疑难该向何处寻你?”文安定问道。

  “哈哈哈哈,将军无需担忧,卞衡会自来,将军多与湟阳城公子通信,诉说人伦,哈哈哈哈哈。”卞衡此时已经飞马下山,慢慢消失在文安定的视野中。

  文安定此时有些疑惑,有些敬佩,也对这位仙人一般的人有了一些好奇和敬佩。

  他回过身,继续和王通天攀谈起来。

  湟阳城的人和湟阳城的事通过王通天的嘴被讲了出来。文安定没有想到两个孩子会有这样的遭遇,没有想到两个孩子能在近乎绝境的境地有这么勇敢和智慧的做法。

  文安定当然知道文冉的斤两,他知道文冉虽然并不懦弱无能,但是作为一个孩子也绝没有如此的能力。

  文安定开始为了能有赵弘毅这样一个好孩子而感到欣慰和骄傲,他为赵雄能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而感到欣慰,为自己的儿子有这样一个好兄弟而感到骄傲。

  夜晚的山龙关很安静,安静到听到的风声也比别的地方要大很多。

  夜晚的山龙关很安静,安静到似乎能够听到天上星星闪烁的声音。

  夜晚的山龙关很安静,安静到连休息的士兵的呼吸声都那么清晰。

  文安定站在灯前,他没有坐下,因为每次他坐下不到片刻就又会站起来,他一直在踱步,在不大的“屋子”里转悠着。

  那封王通天带来的家书他已经读了四遍了。

  但仍然没有完整读完过。每读一些字,他都会想念文冉,想念赵弘毅,想念赵缨,想念文婉。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当天地寂寥的时候,当战争稍息的时候,这个百战的将军,这个万人的统帅,这个肩挑重担的英雄,才真正是一个家的男人,是孩子的父亲,是妻子的丈夫。

  这些角色只能在韩兹琳等人的背后去扮演,哪怕自己再信任的将军士兵,都不能看到这一幕。

  白天的将军,到了夜里,依然有着自己的侠骨柔肠。

  文安定多想这是一个太平盛世,这样他就可以和家人在一起,这样他就可以过着普通的生活。

  而现在终究不是一个太平盛世,他要为了百姓的太平盛世去战斗。当所有人都过上那样普通的生活的时候,才轮到文安定过那样的生活。

  身上的软甲依然披在身上,就像文安定的责任依然扛在肩上。

  灯渐渐暗了下来,一天即将结束,明天也许就会发生的战斗即将来临,对于文安定来说,明天,也许就是战斗的一天,也许就是很多将士牺牲的一天。

  文安定看着远处的北郡,除了一圈城墙,已经是黑黑的一片。

  而在那一片黑暗中,也有一个人站在府中未眠,他就是李煊。

  两个男人,在此时扛起了整个北郡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