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二十七个人的战役
一瓢星2019-12-19 09:503,704

  城门紧闭不开,吕飞等人迟迟不能进城与北郡军汇合,天边郡方向的外族已经似乎越来越近了。

  吕飞有点失去耐心了。两天的行军已经让他有些疲惫。

  蓝缨二十七英将虽然是传说一般的存在,但始终不是传说。

  作为这样一个活罗刹,吕飞实在是没有等下去的心思。

  他现在只有两个想法,要么以二十七人冲击外族数万军;要么索性取了北郡。

  当然,吕飞没想过跑,吕飞没想过离开这是非之地,原因很简单,来这里作战,是文安定交给吕飞的任务,在这里死战,是吕飞的责任。

  但是吕飞立刻停止了这两个念头。因为他知道,以二十七人敌数万人就是以卵击石,就凭北郡太守李煊的为人,吕飞断然不敢把身家性命和二十七位英将——文安定最精锐的力量的生死寄托在李煊这种人的支援和包夹。

  因为他知道,以二十七人击破李煊守卫,取了北郡也很难。毕竟攻城不同于野战,二十七英将虽勇猛,但骑兵攻城,想必也难有胜算。

  “哥,怎么办?”吕翔也有些按耐不住。一般他是不问吕飞这种问题的,因为他知道,吕飞的想法就只有一个字——杀。但是这次,吕飞却显得有些权衡和犹豫。

  “哥哥们,不如我们冲进城去,宰了李煊那厮。”又一英将道。

  “你放你娘的屁,攻城咱兄弟不行,屠城我在行。”吕飞开始有些气急败坏。他实在是想冲杀进去把北郡城给屠了,他也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身处险境。

  前面是紧闭不开的城门,后面是可能突然出现的外族军队。

  再不能找到办法,即便是在野外,他们的随身携带的干粮也就要吃完了。

  吕飞胯下的烈马也开始有些急躁,不断地踱着步。

  “哥哥,不如我们先行退却,待到晚上去抢他一两座营。”吕翔突然说道。这二年,吕翔一直跟在文安定身边,作为亲兵,耳濡目染,自然比吕飞要看的深远些。

  “抢谁?抢那狗官?”吕飞大刀狠狠指向北郡城,愤愤说道。吕飞眼中充满了血丝,他此时只恨自己不是贼,而是兵,是兵,就不能没有规矩,就不能快意恩仇,就不能杀一个皇帝和文安定没有让他死的人。

  “哥哥,如今我等也是官军,而且北郡城守军坚守不出,抢不了。我等不如去抢外族,这些人路远,必然带有干粮。不如我们抢一些来,吃不了的我们索性烧了它。”吕翔义愤填膺。

  吕飞看到了弟弟与自己的不同,自己虽然是英将的指挥官,但是比起弟弟来,却从未考虑如此细致。确实,以二十七英将的疾如风、烈如火,别说是夜袭他一两座营寨,就是冲进他中军帐杀戮一番,也能全身而退。

  吕飞很信赖他这个弟弟,他认为除了文安定,他只喜欢他弟弟一人,他弟弟和常人不同,他弟弟的智慧才能异于常人。

  当然,这只是吕飞所想。仅仅是吕飞所想。吕翔的才智并不卓绝,但比起吕飞来说,却高出了很多。

  他不能没有他弟弟。

  但,终究,吕翔也是个愣货,也是个武夫。吕飞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们执行的总是杀戮这种简单的任务,文安定知道吕飞不是这块料,知道吕飞左脑袋是水,右脑袋是面。

  一摇,全是浆糊。

  文安定也知道,吕飞作为寒气逼人的箭头,不需要用脑子,只需要冲杀,不断地冲杀。而这一点,吕飞确实太优秀了。优秀到没人能想得到会遭受二十余人的冲杀而毫无还手之力,没人能想得到就因为二十余人自己就会一败涂地。

  而这些,蓝缨英将却在一次次地上演。

  吕飞调转马头,带着蓝缨英将向天边郡方向奔去。

  天边郡城外不到二十里,一片大帐出现在他们眼前。大帐和天边郡城之间插满了残箭,不时散发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让人作呕。

  而吕飞,却一心想着他的饭香。远远地,吕飞立马于山坡之上,看着不远处的炊烟,看着那些外族在山下的最近的这一带营帐中拿出一只只牛羊,推出一车车粮草。

  “我一定得把他们的粮都抢了,抢不完也得都烧了,凭什么他们有饭吃老子要饿肚子。”吕飞心中暗暗发狠。

  吕飞此时,只需等到深夜,等到外军丧失戒备,或者只要戒备稍弱即可。

  二十七个屠夫擦拭好腰中弯刀,将所有剩余干粮都分食掉,松下缰绳,让马儿自己去寻觅食物。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准备都已完成。

  此时天色已经慢慢昏暗下来。

  二十七骑英将整装上马,手握缰绳。

  山坡上挂起一轮弯弯的月光。

  二十七骑英将腰佩的弯刀齐齐地挂在背后。

  树和土地上的青草被柔弱的晚风轻轻地吹着。

  二十七骑战马发出沉闷的呼吸声。

  乌云开始在空中游曳,遮住了弯月的一尖。

  二十七骑战马如白电。

  从山坡上冲杀下去。

  虽只有二十七骑,

  却犹如梨花暴雨。

  声浪不听地打在空中。

  战马的嘶叫越来越刺耳。

  距离营帐只有三里了。

  乌云遮住了弯月的小半。

  营帐里的火把跳跃着火光。

  距离营帐只有二里了。

  风开始剧烈起来。

  不知道这是风声,还是马蹄声。不知道这是树动,还是马蹄动。

  营帐里的火跳跃的愈发剧烈。

  距离营帐只有一里了。

  乌云遮住了弯月的大半。

  营帐里人们似乎有了些知觉。

  守营的士兵扛起戈向营外跑去。

  营帐里的喊杀声和叽里咕噜的对话声。

  营帐外面则是马蹄声和冲杀声。

  乌云已经完全遮住了弯月。此时的空中没有一丝生气,天色彻底地黑了下来,没有鸟儿的鸣唱。没有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连草都安静了。

  白天的生命在夜晚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天边郡城依然可见,城楼上的火光却已不再那么明亮,一座城市如同一座岿然不动的山,冷冷地坐在那里。

  而外族营帐中,喊杀声、惨叫声、刀剑向抵的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不断冲击着这一片死寂。

  吕飞一人带头冲在最前面,见人就杀,从不说一句话。

  冲破第一座营寨,一蓝缨英将挑起帐边的火盆,直直地扔进营中最中间的那一座帐篷。

  霎时间,火光冲天,原本就死寂的黑夜更多了一些残酷和恐怖。

  紧接着,是第二座营。

  此营门前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守将,吕飞兴奋极了。

  吕飞期待自己每一次战斗都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但是很明显,这个人不是吕飞的对手,他甚至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见面,吕飞催马上前,甚至比刚刚从山上冲下来的速度还要快,就像一只银狐,机灵迅捷。

  真是难以想象,一个人,提着百十斤大刀,居然能如此轻灵敏捷。

  敌将先出的刀。

  毕竟他是亲眼看着吕飞向自己冲来。

  这敌将张起两臂,将到高高举起,似有千钧之力,迎头劈下。

  刀并不快,却是势大力沉。

  但是,当周围敌军看清时,这位敌将肩膀上已经少了一样东西。

  那东西掉在地上乱滚。

  吕飞甚至连他劈下这一刀的机会都没有给。

  更不要说求饶的机会。

  当然,没有人向吕飞求饶过。

  因为当他们要求饶时,他们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家伙。

  跟第一座营一样,第二座营业消失了。

  是消失了。

  蓝缨英将攻破的营,只能是消失。

  所有的人,百十号人,无一存在。

  如果当时在征兆他们的时候,有名册,那还可以作为他们存在的证明。

  但这不是吕飞要管的。

  这二十七个人只要管一件事,就是敌人的消失。

  他们从不问敌人是如何存在。

  远处的天边郡城上的灯火明了些。

  叽叽喳喳的守兵开始向敌军方向看去。

  这震天的叫声已经唤醒了整个天边郡城的人。

  他们好久没有这么惊奇过,没有这么听过敌人的呼救声、惨叫声。

  自从天边郡被围以来,他们从未有这么畅快过。

  只在半柱香时间,吕飞已经来到了第三座营。

  那就是他白天“魂牵梦萦”的营。

  他都能闻到香香的肉味和粮草的清香。

  一个魁梧的大汉挡住了他的去路。

  此人赤裸上身,面色狰狞,身后已然有士兵搭箭指向蓝缨英将。

  吕飞顾不得那么许多,依旧冲在最前面,依旧以极快的速度向这个大汉冲杀。

  他知道,他的胜利来自于他匪夷所思的快,和冷酷无情的狠,以及从不顾虑的辣。

  那大汉不甘示弱,一斧劈来。直向吕飞面门。

  吕飞怎吃这套,横起大刀直面大汉挥下的战斧。

  嘡的一声,这大汉只觉得两臂发麻,手中战斧已经飞出,直直地砸进十步之外的粮仓。

  未待这大汉缓过神了,吕飞抽出腰后弯刀,径直取了大汉首级。

  被砸开的粮仓里,满满的羊肉和烈酒。

  被砸裂的酒缸已经彻底包裹不住那悠悠的酒香。

  “抢!”吕飞一声令下。

  二十七人疯了一般冲向各个粮仓。

  顿时间,杀戮声、马蹄声、酒缸被打破的声音、刀剑叮叮当当的对决声以及盔甲撞击的声音交杂着,越来越大,越来越远。

  天边郡守城将士一片叫好声。

  虽然他们不知道冲向敌军的人是谁,但是他们分明能听到敌军的尖叫。

  他们知道,这些人是来解围的,至少他们是这样以为。

  天边郡城墙上,开始击起了战鼓。

  天边郡城墙上,开始有了兴奋的欢呼。

  这声音一直飘到敌军军营之中,伴随着敌军此起彼伏的哀嚎,一齐打碎了这原本没有一丝声响的寂寂长夜。

  蓝缨英将就像倾泻的月光,在敌军营地中游走,带走一个个原本凶狠野蛮的外族军士。

  这些人没有想到,原本野蛮的自己,会遇到更加野蛮或者说简直就是冷血的蓝缨英将。

  蓝缨英将横扫了七八座粮仓,连抢带烧,外族粮营一片火海。

  而二十七人胯下却满载着肉。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二十七个人的战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