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初凝姐姐
是铁柱2020-01-18 15:332,514

  一觉睡到自然醒,我拨开帷帘透过琉璃窗看到外面的微亮天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再有三日便是盛元灯节,每到这时民间都会举行灯展诗会,为期五天,很热闹,不过前两年我喜欢凑这热闹,今年倒是不感兴趣了,再说灯会的灯大多是烛火,每年都会有放祈愿灯失火的事,去年婉儿就差点被烧到,不知道她今天去不去玩。

  技术条件有限,民间还未推广电灯,宫里各处有电的地方也不多,得让造物处加大产量,遥想起造物处的王砖砖钻研出父皇说的发电机时父皇那热泪盈眶的神色,啧啧,真叫我咂舌。

  父皇那么厉害的人竟然因为发电机流下了两行热泪,我实在不知为何,那些造福天下的农具粮食作物都没让父皇如此激动,发电机到底有何能耐和用途?

  在床上瘫了一会,我起身穿衣,琉璃窗因太阳升起阳光出现开始在屋内折射出斑斓的色彩,要是再加点浮动的白雾,那真是宛如仙境。

  诗儿在外屋问我早膳如何安排,我用发带系着头发道:“肉——”

  诗儿咯咯的笑,知道我一贯如此,但每天还是会问上一句,李嬷嬷领着三个端着东西的侍女来伺候我洗漱,我快速洗完,喷养肌水,涂乳霜一气呵成。

  我拿起筷子开始吃早膳,诗儿端正的坐在我边上给我布菜,我抬抬手,示意屋内的两个小侍女下去休息,然后喊述初一出来。

  这家伙每天会在我待在父皇身边时消失半个时辰,父皇身边高手如云,我的安全自然不需要他担心,这时候他会去暗影处整理仪容,其实就是洗澡吃饭,我小时候觉得他辛苦,想让父皇再加一个影卫替换着来,可还没等父皇选好人,我就不愿意加人了。

  如今述初一已经是我内定的皇后,我自然是要陪他一起吃饭培养感情,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暗影处吃,我轻咳一声:“那个,……诗儿你也出去溜达溜达吧,述初一陪我吃。”

  诗儿站起来,看着桌上:“那你记得喝汤,蔬菜也要吃哦。”

  我点头,顺便夹起一筷子胡萝卜丝塞到嘴里。

  述初一从外屋走进来,和诗儿打了个照面,我冲他笑:“坐这。”伸手悄悄把凳子挪近些。

  述初一自然不会错过我这些小动作,我也没打算瞒他,端了碗鸡丝粥用勺子喝:“从今天开始每天的早膳你都要陪我一起吃。”我顿了顿,觉得有些像命令,补充:“培养感情。”

  述初一点头,坐在我身边,看我只埋头喝粥,为我夹了块山药在菜碟。

  心跳的有点快,我运作内力让它恢复正常,把那块山药吃了,余光注意到述初一今天的令牌是乌木的,我推了一屉生煎到他手边让他吃,找话题聊:“今日左手持剑?”

  述初一吃生煎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点点头,似乎不明白我怎么知道的。

  “是不是没想到我会发现?”我拉着那精致的令牌,“我关注你的远比你想象的多,只是以前没表现出来,今后会多多陪你。”

  述初一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我怀疑他是个哑巴,我说:“给点反应啊,我在表白呢。”

  述初一说话了,“嗯……公主知道皇上为何选臣守护公主么?”

  我配合的回答:“不知道。”十六个字,有进步。

  述初一:“臣也不知道。”

  “哈?”我懵了,“那你为什么问我?”

  “公主想听臣说话,可臣不知道说些什么。”述初一无辜的眨眼。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扳回一局,夹了个生煎蘸蘸醋:“总之要多和我聊天。”

  “好。”

  ……

  今日参政殿人声鼎沸,朝堂上就像菜市场,父皇还没来,我站在听议处,看见初凝姐姐拿着本书进来,朝她挥手。

  “有两个多月没见姐姐了。”我看着初凝姐姐本来白皙的皮肤黑了好多,又说:“姐姐这次出去效果如何?”

  初凝姐姐姓沈,比我大八岁,是女子科举后的第一个状元,是第一个走上朝堂的女子,曾经连续三年是一流水男官里的独苗苗花骨朵,在农税处任职,职位重要,和我认识十年有余,我的税收一课便是在她的指导下学成的。

  我十岁时有那么一件事,那时的我跟着师父苦心钻研轻功绝学,而婉儿的大表哥的轻功据说有着飞雁之姿,我听了立马去看他是否像传言般厉害。

  林大哥比我大了十岁,长相阳刚周正,武功高强,我被他轻如鸿雁的轻功所折服,天天盼着见到林大哥,希望偷师一二。

  无意看到几本才子佳人的话本,发现里面的人有了喜爱之人都想要天天见面,于是坚信不疑自己爱上了林大哥,吵着父皇要娶林大哥,闹了好大的笑话。

  隔天林大哥就哭笑不得的告诉我这个黄毛丫头说他心有所属,让我另寻他人,我追问是谁,林大哥告诉我是朝中的新任农处领事。

  我一想,那不就是初凝姐姐么,这个不得了,我还想着以后把初凝姐姐纳入后宫呢,你怎么能和我抢,当机立断抛弃林大哥抱紧初凝姐姐。

  如今十年过去,林大哥去了军队当将领,并没有和初凝姐姐在一起,我甚是欣慰,初凝姐姐谪仙般的人怎么能看上林大哥那种糙汉,还是搞事业最好。

  “收获颇丰,满载而归。”沈初凝拍了拍手里的本子,“核对后的账,你家的小金库。”

  从往事中回神,我瞅了眼周围,挨着初凝姐姐小声道:“提前告诉你,父皇要给你升职啦,月银翻好几倍不止。”

  “哇~有钱了~不过……”沈初凝笑的温婉,她柔柔道:“还是圣旨来的激动人心,公主说的像是一件小事。”

  我嘟嘴:“那不是差不多么,都是升职。”

  “非也非也,那当着朝中大臣的面接下的圣旨,想必会重重打那些老顽固的脸,让他们知道,女子自然可以入朝为官,为国奋斗,而不只是拘泥于小家之中。”沈初凝低头看向手里的本子,又抬头看了看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大臣。

  她声音柔软:“公主未来登基那几个老顽固也该告老还乡了,正好不用听他们唠叨,我在农处这么多年,从一个小小的领事走到农税处总管的位置不知道听了多少闲话,公主说我升职,我倒是很平静,可能没有金灿灿的圣旨加持吧。”

  我拍拍胸脯告诉她:“放心啦,圣旨当然会有的,我就是先告诉你,一会你可以装作不知道,就当我没说哦。”

  “公主说什么不知道?”沈初凝佯装听不明白。

  论演技我输过么,“我什么都没说啊。”

  果然,父皇一来就传了农部,听完汇报后颁下了升职加薪的圣旨,现在初凝姐姐是农处的老大了,不再只管着农税,这意味着初凝姐姐更忙了。

  我看到史历处的几个老顽固一脸不愤笑的表情,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今天的早朝时间有点长,结束后我去后殿找父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公主的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