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发航海
陈乞儿2019-12-24 15:513,747

  半月后的晚上。

  陈泽家里。

  陈泽,幺叔,胖子,赵教授都坐在沙发上。

  整套沙发的中央有一张方桌,方桌上有一个布袋,装得满满是钱。

  赵教授指着桌上的钱布袋跟陈泽说道:“这是57万,请点一下。”

  “不用了。”陈泽比着手势说道,然后微笑了起来,指着幺叔跟赵教授客气地说道:“这是我幺叔,他也想跟教授要份提鞋的工作,而且他是免费的。”

  赵教授瞬间脸色黑了,看了幺叔一眼,然后边从身上掏出两叠钱放在桌上边警示道:“就最后一个哦,下一个,我可不准。”

  陈泽恭敬地回道:“是是是,我保证,没有下一个了,实在太谢谢教授了。”

  赵教授指着桌上那两叠钱:“这是两万块钱,就当做你幺叔的酬劳,人我是不会白用的,毕竟我是不缺钱的。”

  这时候,幺叔马上伸手向赵教授面前,跟他握起了手,客气地道:“鄙人陈文斌,以后请教授多多指教。”

  赵教授也客气地回话:“我是赵秦。”

  胖子忽然问起了赵教授:“赵教授,我们是什么时候出发?”

  赵教授回话:“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发,首先会有人送我们去海边,那里已经安排好了船只,到时候上船就可以去寻天国武王墓了。”

  那是一艘机动船。

  ……

  翌日。

  三辆汽车到达港口已经是黄昏之时了。

  陈泽,胖子,幺叔,赵秦,赵云,吴国君,张仁,总共七人。

  所有人下车,每人从车后箱下背上一袋行李,紧接着就上了一只航海船,然后所有人都被赵教授安排进了房间。

  陈泽,胖子,幺叔这三人一间。

  赵教授,吴国君,张仁这三人也一间。

  然而赵云因为是女性不方便,她是一人一间。

  这时候。

  所有人把行李包卸在各自的房间里,紧接着稍微整理了一下房间。

  然而赵教授很快就从房间里走出来了,来到船前,他把天国武王墓的航海图拿给正驾和副驾:“可以出发了。”

  正驾和副驾看起了航海图,很快正驾就开船了。

  两位驾驶员都是男的,大概三十岁出头。

  这时候,赵教授离开了,去了厨房,问正在做菜的厨师:“老李啊,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大家都饿了。”

  厨师叫李德中,是个中年男子,他连忙客气地回道:“快了快了,很快就好。”

  ……

  入夜。

  副驾待在驾驶仓开船。

  船上的食厅。

  陈泽他们都坐在餐桌旁用餐,桌上有很多海鲜,大伙吃得很有味道。

  随后。

  陈泽仨人在房间里打开了三个行李包,发现里面装的竟然都是枪支弹药。

  他仨都傻眼了。

  胖子当时就表示:“它娘的,赵老头该不会是抢劫的吧,怪不得他那么有钱。”

  紧接着,幺叔摇头也表示:“不,我觉得他应该是狗特务……”

  陈泽立马就批评幺叔:“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都什么年代了……还特务。”然后就猜测:“我觉得此行太不简单了,否则赵教授也不会准备这么多枪支弹药。”

  胖子觉得奇怪:“那这些家伙准备对付谁呢?”

  “兴许火麒麟就在古墓中,这些军火就是为它特别准备的……”陈泽随意一猜测,忽然得出疑问:“难道赵教授知道火麒麟的秘密?而且他还知道火麒麟就在古墓当中?”

  胖子挥着手,随意地道:“管他干什么嘛,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

  陈泽点头:“说的也是。”

  “都在呢,聊些什么呢。”赵教授忽然开门走了进来,陈泽马上指着那些家伙问他:“赵教授,你准备这么多家伙干嘛?难道路上有歹徒?”

  赵教授并没有听到他们之前的对话,从然地道:“没有歹徒,怕遇到一些猛兽,准备充分一点是对我们有好处的。”紧接着问:“对了,你们会不会使用?”

  陈泽摇头,胖子也是摇头,而幺叔回答:“我会,等会我手把手教他俩,很快就学会了。”

  胖子忽然问赵教授:“对了,我还没问你呢,赵武王墓在什么地方?”

  赵教授回道:“在一座无人荒岛上,咱跟着船走就对了。”

  胖子再问:“那大概什么时候到?”

  赵教授摇了摇头,迟疑地道:“不知道,其实我的心里也没底。”

  “什么!”胖子与幺叔惊叫一声,然而胖子指着赵教授的鼻子,气得眼睛都红了:“赵老头,没想到你这么不靠谱。”

  赵教授解释道:“航海图只是告诉我们准确的方向,并告诉我们赵武王墓有多远。”

  这时候,陈泽点头跟胖子说:“其实我看过航海图,赵教授说的没错。”

  ……

  已经出发二十天了,一路顺风。

  这是个夜晚,海上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风平浪静。

  驾驶仓。

  这次是正驾待在这里开船。

  食厅。

  陈泽他们都坐在餐桌旁用餐,而桌上的海鲜依然丰富如初。

  这一个月以来天天吃海鲜,而且是越吃越有味道。

  此时胖子拿起一只大龙虾,却苦涩地说道:“说说,瞧瞧,咱们每天吃这些玩意儿,迟早都得吐。”

  陈泽看得出来,胖子这是在得意嘚瑟,故意那么说的,于是他想愚弄胖子一番,故意回道:“你是不知道,如果天天吃海鲜,时间长久的话,会得一种奇怪的病,而且无药可医。”

  胖子吓呆了,忽然疑了:“陈泽,你没在骗我?”

  其他人偷偷乐了一声。

  陈泽干脆就道:“不信你问其他人去。”

  当时胖子就问了:“陈泽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啊,没错。”赵教授他们犹豫了一下,然后都点头道,配合得很到位。

  胖子忽然吓得连忙仍掉手上的大龙虾,很快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于是怀疑地道:“你们好像吃的也不比我少,难道你们不怕死嘛,是不是你们合伙来骗我?”

  这会儿,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话。

  忽然,陈泽回话了:“我们不吃海鲜那吃什么,不吃就得饿死。”

  胖子就急眼了,指着赵教授的鼻子:“赵老头!都是你!没事找什么赵武王墓,至于害我们这么惨嘛!”

  “……”

  赵教授没等开口,赵云站起来替父亲说话:“死胖子!我劝你对我父亲客气一点,不然小心我揍你!”

  胖子红脸了,与赵云吵起来:“你一个姑娘家的!你敢说揍我,你能揍得了谁呢!”

  “不信是吧!不信你就试一下看看!”

  “哎呀!看来是来真的。”胖子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要动手的姿势。

  “啪啪。”

  不料陈泽拍桌道:“吃个饭能不能安生一点。”然后跟胖子说道:“胖子你也真是的,你不能“赵老头”那样的叫人家父亲啊,这你得改改。”

  胖子回道:“咱怕他父女干嘛呀,咱叔侄仨随便一个就能撂倒她父女俩。”

  “啪啪啪。”

  这时候,吴国君,张仁,副驾,厨师一同拍桌站起,纷纷叫道:

  “你敢!”

  “你敢试一下麽!”

  “死胖子!你这是没事找事!”

  “我们不发挥你还当我们是病猫了是不是!”

  “信不信一分钟的事情,我就能让你躺下!”

  胖子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的帮手,只好安安份份地坐了回去,他埋头不说话,心里想着:“情况不妙啊,还是老老实实坐着比较好,好汉不吃眼前亏。”

  然而,陈泽与幺叔当时就傻眼了,心里都在想着:“这死胖子也真是的,没事犯什么浑啊,我就不出声,等一下就看你怎么死。”

  “都坐下吧,别搞得这么严重,事情没那么严重。”这时候,赵教授比着手势叫他的人全都坐下了。

  忽然!

  这艘船摇晃地很出乎意料,越晃越厉害,因此,陈泽他们稳住重心。

  “暴风雨来了!”

  “大家坐好!“

  即时,传来了正驾的惊喊。

  这时候,大家一不小心纷纷被晃倒了,然后怎么站就是站不稳,最后陈泽索性趴下,喊道:“趴在地板上着比较安全。”

  很快,其他人都听从了陈泽的建议,也都趴下了。

  在外面,偌大的海洋,狂风暴雨,海浪滔滔,而且动静越发越大,整艘船增长大幅度的在海面摇晃。

  在食厅,这时候陈泽他们感觉船不再摇晃了,但是更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整艘船有种越来越倾斜,而且,整艘船还在升高。

  这时候,这艘船已经在冲一道超大的海浪,而那个海浪正在越涨越高,水涨船自然高,导致船势越升高越倾斜,如果不及时冲过那个海浪最高点,整艘船肯定得倒翻,然而所有人都得死水里。

  面对这艘船这样的倾斜之势,使陈泽他们不禁滑落于食厅的底边,由于食厅就十多个平方的面积,大家自然紧凑成一团。

  “来啊!”

  “来啊!”

  “谁怕谁啊!”

  “哈哈哈哈!”

  “看谁的速度快!”

  “不就是一个海浪,我看你怎么斗得过我!”

  “我去你的!”

  “冲啊!”

  “冲啊!”

  “冲啊!……”

  这时候,驾驶仓的正驾简直像疯了一样驾驶着这艘船,与魔鬼一般的海浪斗狠,他那双被激怒的眼神、透过面前的玻璃窗、直视着催命般的海浪,有种遇神杀神、佛挡杀佛的决心和斗志。

  冲着冲着,整艘船就要冲过那个海浪的最高点了,但眼看船也要倒翻了,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这艘船还是冲过了海浪的最高点,终于克服了那道大海浪。

  但是。

  这艘船自然被那麽高的海浪遗弃在空中,瞬间就跌落于海面,还好船并没有沉,只是有点受损。

  在食厅,当时陈泽他们面对船那样的跌落,通通都摔在了地板上,个个浑身酸痛。

  在驾驶仓,当时正驾也一样那般地摔在了地板上,但他连忙爬起来继续开船,丝毫不敢懈怠。

  然而,狂风暴雨一直没有停,整艘船一直在海上大幅度地摇晃,一直到了黎明,海面终于恢复了平静,船上的东西,该翻的翻,该毁的毁,总之船上是一片混乱。

  在食厅。

  “嗷!……”这时候,陈泽他们吐得很厉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泽的考古探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