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陈泽入狱2
陈乞儿2019-12-24 15:453,781

  打也打过了,这时候,大家心平气和坐在沙发上,除了陈泽的妈妈,其他人脸上都有几块肿青。

  陈泽的妈妈首先开口说话:“一照面就打,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陈泽与胖子直接指着幺叔的鼻子:“是不是你报警来抓我们!?”

  幺叔很直接:“废话!除了幺叔有这本事还能有谁?”然后跟陈泽的妈妈解释:“大嫂,你不知道他俩做了什么勾当……”

  没等话说完,陈泽的妈妈忽地站起,指着幺叔的鼻子,怒道:“什么!你竟然敢报警抓我儿子,给我打!”

  话音一落,三人八百只手打着幺叔。

  幺叔来不及躲,抱头窝成一团:“别打!别打!再打就打死我了……”

  两分钟后。

  幺叔躺在沙发上,遍体鳞伤,口吐鲜血,看样子是半条命没了。

  这时候。

  “别动!”

  “别动!”

  从门口跑进来一群警察,拿枪警示着面前的陈泽和胖子。

  陈泽和胖子即时举手待捕,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陈泽的妈妈急的眼珠汪汪掉出泪水,上前问警方:“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事,会不会你们搞错了?”

  当中一名警察指着陈泽和胖子,回话:“这两人涉嫌盗取文物……”

  陈泽的妈妈一听,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陈泽马上急哭了,蹲在他妈妈的身旁,不断地哭道:“妈!你怎么了!你醒醒啊!醒醒啊……”

  胖子也着急,朝警方喊:“赶快叫救护车啊!快啊!”

  那名警察赶快拿起无线机:“呼叫呼叫,这里有两位伤者。”

  对方回道:“收到收到,救护车十分钟内到。”

  话音一落,那名警察手势一挥:“抓人!”

  警方上前把陈泽和胖子逮捕了,当晚送入大牢。

  然而陈泽的妈妈送进医院抢救无效,医生宣布死亡,死因心脏病。

  ……

  两年后的一天。

  陈泽和胖子终于出狱了。

  ……

  翌日。

  陈泽与胖子忽然一起停住了脚步,往前面望去——原来时别两年的后山,山脚下到处都是考古队的营帐,而且忙来忙去的许多人都是考古队的工作人员。

  自从两年前,陈泽进牢那时候,后山已经进入了全面性的考古工作,事到如今还在进行考古工作,可见那陵墓的规模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然而陈泽和胖子能来到这里也纯属瞎逛,并不是还惦记古墓里的那些文物而来的。

  这时候,他俩迈出了脚步继续向前走,时隔不久被两位门卫拦住:“站住!无关人等,不能进入考古工作地。”

  山下已经被围起来了,所有的入口都有门卫站岗,一般闲杂人等还真的不能入内。

  “我俩不进去,我就在这儿随便观看一下可以嘛?”陈泽请示两名门卫,其中一名门卫回道:“只要不进入,随便你怎么看都可以。”

  陈泽忽然突发奇问:“对了,不知道这个古墓是什么时期的?”

  那名门卫回道:“听赵教授说,是战国时期的一个王墓。”

  那名门卫口中的赵教授,姓名赵秦,六旬老汉。

  话音一落,赵秦正从里面走出来,和另一名男子边走边道:

  “多年以来,咱一直选不上赵异墓考古工作队的队长,导致至今都无法进行赵异墓考古工作,眼看这里的工作也将要结束了,但愿我们这次能选上赵异墓考古工作队队长,下一步工作兴许能去寻找赵异墓。”赵教授一副绅士的风度,谈吐温和。

  “刚才在村里,那名来应聘考古工作队队长的男子就跟我说过,说是他自己熟悉奇门阵法,以前还参加过考古工作,这一听,我才立刻上山来找赵教授您去考考他。”另一名男子是赵秦的得意学生,多年以来跟着赵秦一起考古工作,他叫吴国君,四十岁,他很尊敬赵教授。

  “但愿这次能选上,咱们这就去会会他。”赵教授说完,与吴国君刚走出门口,被陈泽拦住:“两位请等一下。”

  陈泽对赵异墓早有想法,要不是这两年被关在大牢里,他早就想去寻找赵异墓的下落。而就在刚刚,听赵教授他俩的对话,似乎他俩就知道赵异墓的下落,果真如此的话,那对陈泽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赵教授与吴国君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陈泽:“有事儿?”

  陈泽客气地道:“您俩好您俩好,刚才无意间听您俩的对话,好像是在招赵异墓考古队工作队的队长,不知我俩是否能胜任?”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赵教授想了一下,道:“那你俩先我跟一起走吧。”

  话音一落,陈泽和胖子转身,一同赵教授他俩走去。

  时隔不久,在路上。

  他们双方热情地介绍了彼此的姓名,然后陈泽疑问:“赵教授,赵异是谁?历史好像没有这个人的名字。”

  这个问题,陈东笔记不是有过记载嘛,陈泽干嘛明知故问,其实他并不是想知道答案,看看赵教授能不能说出赵异墓的下落。

  赵教授回道:“西周晚期,南方有个很富裕的古国叫做天国,而赵异是这个古国的开创者。”

  陈泽再问:“那赵教授,你是不是知道天国武王墓的下落?”

  赵教授点头,并没有说话。

  陈泽很快再问:“那在哪?”

  赵教授却道:“回去再跟你说吧,只要你通过考试成为我们的队长,到那时候再跟你说也不迟。”

  陈泽只好点点头,没有追问下去。

  胖子忽然问起了赵教授:“对了赵教授,关于酬劳的事,是多少钱?”

  赵教授的回答是:“反正不少,够你吃一辈子。”

  胖子眼睛一亮,面上浮出了诡异的笑容,讶问:“那会是多少?”

  赵教授继续回答:“关于发起赵异墓考古工作的项目者是我本人,所有的资金项链都是由我而出资,所以钱的事是我说了算,只要你俩是我要一直想找的人才,那钱的事根本不在话下,我保证只会多不会少。”

  胖子面上有点怀疑了,说的跟真的一样,那到底是多少钱呢。

  这时候,吴国君瞧了胖子一眼,似乎瞧出胖子的怀疑,道:“我这麽跟你说吧,我老师(赵教授)虽然是位考古教授,但他还是个生意人,而且是个超级富翁,所以钱的事大可放心。”

  ……

  村里临时搭建的木屋,一房一厅。

  厅中有两男一女坐在一套沙发上,不知在聊些什么。

  那女的是赵教授的女儿,二十四岁,叫赵云,目前跟着父亲做考古工作。

  而其中一位男子,也是赵教授的得意学生,四十岁,叫张仁。

  另一位男子则是来应聘考古工作队长的,叫司马风。

  这时候。

  陈泽,胖子,赵教授,吴国君。

  他们一进厅就与众人坐在了一起。

  中间隔一张方桌,司马风很快就把手伸向对面,握起赵教授的手,客气地说:“您是赵教授吧,我是司马风,前来应聘考古工作队的队长。”

  赵教授也很客气地说:“来这之前,国君就跟我提起过你,说你熟悉阵法,精通奇门遁甲。”

  司马风惭愧地道:“过奖,过奖了,鄙人略懂一二。”

  “过不过奖,一试便知,请跟我来。”赵教授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司马风走进房间,然后房门就关上了。

  这时候,吴国君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指着双方的人,向大家介绍一下双方的姓名,然而双方的人都很热情客气,一握手就道:“您好您好。”

  介绍完毕,吴国君又坐了下去。

  这时候,陈泽问起对面的吴国君:“对了,赵教授跟司马风他俩进里面去干嘛?”

  吴国君回道:“考试呢,里面有我们提前安排好的考题,只要通过考题就有资格成为我们考古工作队的队长。”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赵教授那么着急带人进去。”陈泽点头道。

  胖子就坐在陈泽的身旁,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时候,他面带苦涩,在陈泽的耳边偷偷地道:“别闹了,差不多就得了,你哪懂得什么奇门阵法,咱俩还是趁早走人吧,赵教授那人不好糊弄。”

  陈泽听到最后几个字才知道,心想,原来胖子以为我来到这里是为了糊弄谁,这也难怪胖子,他要是知道陈东笔记的厉害、就不会跟我说这些话了。

  “不着急。”陈泽比着手势,换他在胖子的耳边悄悄地道:说不定等下就蒙混过关了。”

  换到胖子了:“哪有那么容易蒙混过关啊,虽说古墓里的东西,到时候咱可以顺手牵羊带出几样,可咱们根本参加不了考古队工作。”

  这话一听,陈泽有点不高兴了,心想,原来胖子一直想着盗墓的活儿,还以为我也是…

  换到陈泽了:“我可告诉你啊,这两年我可是深深地改造过了,以后也绝不会再犯,我劝你以后也别再想着盗墓的活儿。”

  换到胖子了:“那你还参加什么考古工作,你该不会当真只是为了考古吧……”

  胖子压根不知道陈泽的目的,因为他还不知道赵异帛画的内容,而陈泽的目的很明显,并不是为了盗墓,而是为了火麒麟的线索。

  这时候,房间的门开了,他俩的悄悄话也因此停了下来。

  司马风一副失落的样子走了出来,然后离开了。

  “陈泽陈涛(胖子)请进来!”里面的赵教授喊道。

  “好的,马上。”陈泽和胖子站起来就喊,然后走了进去,把门也带上。

  ……

  房间内。

  墙上挂一张黑板。

  黑板上,几十个相交在一起的圆圈,形成图案。

  标注1:那些线条代表着每一条路,而那些线条交叉点就代表着每个分岔路口!

  标注2:这只是一个困阵图的简单规模结构,并不是破解图!

  标注3:此图仅作参考!

  “这是困阵图的简单规模结构。”他仨就站在黑板前,此时赵教授指着黑板道:“能破解此阵者,就说明此人能力非凡,所以可以成我们考古工作队的队长,但前提是不能使用罗盘定位。”

  陈泽一眼就瞧出:“这是迷魂困阵图,又称死亡困阵,意思是把入阵者困死在阵中,入阵者,就算有罗盘定位也很难走得出此阵。”

  赵教授很佩服地点了头,跟陈泽说道:“小伙子很厉害,年纪轻轻就能知道迷魂困阵,实在难得……不过,光知道也没用,得会破解。”

继续阅读:第五章 破解阵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泽的考古探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