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起受罚
熊寶筱羡羡2020-02-15 19:573,855

  等一切收拾妥当,来到蘭室就见叔父蓝启仁阴沉着一张脸​,兄长蓝曦臣站在一旁不停的给他使眼色,蓝忘机就知道自己与魏婴,刚刚在云深不知处内奔跑那一段儿已被叔父知晓。

  蓝忘机拉着小羡羡上前去,对着叔父跟兄长作了一辑说道:“忘机见过叔父,见过兄长,忘机把魏婴接进来了”​

  小羡羡也对​蓝启仁与蓝曦臣作了一辑,大大咧咧的道:“学生见过蓝先生,婴见过兄长”说完还看了一眼蓝忘机,见他笔直的站在原地,自己也立马站好。

  蓝启仁阴沉着一张脸,声音严厉的说道:“忘机,你可知错”

  蓝忘机:“忘机知错,甘愿受罚”说完跪在了蓝启仁身前。

  小羡羡听着蓝忘机与蓝启仁的对话,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看见蓝忘机下一刻跪在了地上,立马也跟着跪了下去,对着蓝启仁道:“蓝先生您听婴说,不是蓝湛的错,都是婴的错,是婴……”话没说完就被蓝启仁打断了,小羡羡虽然这样说,可现在压根儿就没弄明白自己错哪了,还有二哥哥蓝湛错哪了,当听见蓝启仁对着蓝忘机说完话后,才知道自己究竟是错在哪里了。

  蓝启仁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俩小不点儿,就控制不住的回忆起,在这之前门生进来禀报,自己联想到的一幕:

  原来是蓝启仁见今日雾霾甚是浓郁,想着小无羡可能要晚些来,有可能不会来,怕蓝忘机一直在山门前等小无羡受风寒,就唤来蓝曦臣让他去山门前把蓝忘机叫回来,刚唤来蓝曦臣还没说些什么就听见门外有门生前来求见,怕是有什么重要事儿就先让其进来禀报,蓝曦臣也很自觉的站在了一旁。

  当门生辰思进来对着蓝启仁与蓝曦臣作了一辑行礼道:“见过蓝老先生,见过大公子”

  蓝启仁抬手以示辰思起身问道:“可有何要事需禀报?”

  “禀蓝老先生,不是族内事物,是二公子与魏长泽仙君之子魏小公子在云深不知处内疾行,还是,还是……”辰思一边回着蓝启仁的话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见其脸色黑如墨,似乎那一撮山羊胡都在打着颤,吓得后面的话都说不下去了。众门生皆知蓝老先生严厉,自己也不想来触他霉头啊,实在是没办法看见这一幕的同门都跑了,只能自己进来禀报。

  “还是什么,说下去”蓝启仁平静不失严厉的说道,往往就是这样一副口气才令众门生害怕。

  “还是手拉着手一路疾行,哦,不对应该是一路狂奔”辰思豁出去一口气说完。

  “可知是出了什么事儿?”蓝曦臣听到这里,出声急急的问道。

  “回大公子,是二公子衣服露湿了,魏小公子拉着二公子跑去屋里换衣服,后来魏小公子不知二公子住在哪个房间,由二公子带着去的,二公子带着魏小公子走时是正常走路,没有疾行。”辰思说完静静的站在一旁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了,你下去吧”蓝启仁一挥手让门生辰思下去了,转头看着一旁站着的蓝曦臣道: “想不到这小无羡居然会来,我原以为今日雾霾如此之重,上官不会送他来了呢,正打算让你去山门前把忘机喊回来呢,哎,没想到,这会儿居然就来了,只是这走路方式还真心让人头疼,我也不让你去喊他们了,咱就在这等着他俩吧,一会儿听听忘机如何说?”

  “是,叔父”蓝曦臣恭敬的道,说完似想到什么,继续道:“叔父,是我平时没看紧忘机,让他明知故犯,您一会儿要罚能不能连曦臣一起罚”说完还即刻向蓝启仁跪了下去,一副做错事儿想得到原谅的样子。

  “叔父心里有数,曦臣你不必如此,起来吧。”

  蓝曦臣听见叔父这样说,一边起身来站好一边试探着说道:“是,叔父,叔父您也别生气了,气大伤身,忘机可能是一时糊涂,忘记了家规,多让他抄抄雅正集就好了”

  “今后别动不动就跪叔父,整得我对你们兄弟俩忒严厉似的,哦,对,我平时是对你们兄弟俩比较严厉,可那也是为你们好,对不对?你今后是要继承家主的人,不严厉一点儿今后你如何服众,如何在家族中站稳脚跟做好家主,忘机又如何辅佐你,是吧?”蓝启仁心中本还有气无处发泄,见蓝曦臣如此懂事儿,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

  蓝曦臣弱弱的说着:“叔父,父亲不是还在么,用不着我做家主”

  “叔父这样说也是你父亲的意思,你可明白?”蓝启仁听蓝曦臣这样一副口气,加重语气对蓝曦臣道。

  蓝曦臣立刻回答道:“叔父教训的是,曦臣明白了,我回头定会找忘机好好聊聊,相信他也会理解叔父的一片苦心。”

  蓝启仁:“行了行了,你也别替他说话了,等忘机来听听他的解释再说,咱们先等着他们吧”

  “是,叔父”蓝曦臣见叔父如此说,就知道叔父不会重罚忘机了,提着的那颗心也放下了,只要不是罚戒尺或者戒鞭,抄抄雅正集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能巩固一下对家规的认识,以免今后再犯,也是极好的。可是有咱们活波可爱的小羡羡在他身边,蓝忘机能不犯家规么?只怕只有多没有少吧。

  所以当蓝忘机与小羡羡来到蘭室时就看见蓝启仁阴沉着一张脸,一旁站着的蓝曦臣给蓝忘机使眼色,蓝忘机认错的场景。

  蓝启仁听见小羡羡一个劲儿的认错,看他样子又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于是出声打断,对着蓝忘机道:“忘机,你明知道云深不知处内不可疾行,还故意犯,罚抄雅正集两遍,于藏书阁禁闭一月,你可接受?”

  “蓝先生,这不关蓝湛的事儿,是婴拉着蓝湛跑的,您要罚就罚我吧,我……”小羡羡抢在蓝忘机回答前对着蓝启仁说道。

  “无羡,你来云深不知处,今日是第三日了吧,你来云深不知处头一日我是不是给你讲过蓝氏家族的家规,你是没认真听还是记不住?”蓝启仁严厉的再次打断了小羡羡的话并对他说道。

  “那么多条谁记得住啊?”小羡羡小声嘀咕着。

  听见小羡羡的嘀咕,蓝启仁就知道给他讲时,他没认真听,登时气上心头,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你说什么?我有让你一次性记住全部么?你刚来那天首先就告诉你云深不知处内,不可疾行,不可大声喧哗,不可嬉闹,不可戏水,不可玩火,不可早退,不可逃课,不可背后枉论他人,就先让你记这么几点,你还记不住还嫌多?既然这样那你也随忘机一起去藏书阁领罚吧”

  “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就是写写字嘛,说得谁不会似的”小羡羡不服气的道,压根儿就忘了自己还真就有些字不会写,因蓝氏家族的家规有些字他现在连认都认不完整,甭提写了。别看小羡羡现在人小,性子单纯是单纯,可犟着呢,最是见不得身边的人因他出事儿,即使受罚都不行,在自己家时仙娥仙童们受罚他都要护着,更何况这回对象还是蓝忘机,更是因他才受罚,那还不得赶紧凑上去护着。

  “你……你……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你也于藏书阁禁闭一月,好好抄抄蓝氏家规,我看你还记得住不?”一连说了两个你字都没你出个所依然来,最后连说三遍好字才说完最后的语言,看来着实气得不轻,只见蓝启仁现在脸色黑如锅底,气得嘴角微抽,连那撮山羊胡都在使劲儿打着颤。

  蓝忘机看见这样一幕都忘记了反应,等他反应过来叔父已经跟魏婴对完话,让小魏婴跟自己一起受罚。

  为了不再让小羡羡再惹叔父生气,赶紧回道:“叔父息怒,忘机这就领罚去”说完对着蓝启仁作了一辑起身就准备去拉跪在自己身边的小羡羡。

  看着蓝忘机准备去扶小羡羡,蓝启仁吹胡子瞪眼的道:“让他自己起来。”

  “那我这就随蓝湛领罚去,蓝先生您也别生气了,气大伤身,这样还容易老,到时候还得蓝湛跟兄长还有我来照顾您老,多费心又费力是吧?”小羡羡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蓝启仁的表情,直到见其脸色比刚刚还要黑,立马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说道:“我立马去领罚,二哥哥走了,前面带路”再蓝启仁准备再次发火前拉着蓝忘机退出了蘭室。

  直到这个时候被这一系列所发生的事所震惊到石化的蓝曦臣,这时才从石化中清醒过来,心里甚是不解的想着“怎么会这样呢?之前不都好好的么,咋就说着说着魏小公子就与叔父抬起杠来了呢?到了最后叔父还生了这么大的气?”实在想不明白,抬头看着还在指着小羡羡与忘机离开的蘭室房门而不说话的叔父,现在都还保持着生气到说不出话来的模样,那一抽一抽的山羊胡,看着甚是滑稽,蓝曦臣努力压下心里的疑惑,对着蓝启仁道:“叔父,魏小公子今日才正式学习的第二日,您就罚他禁闭一月,我们怎么跟魏长泽与藏色散人两位仙君交代?”

  听见蓝曦臣的问话,蓝启仁才放下抬着的手置于大腿上,回神道:“魏长泽藏色散人俩最近几日都不会来接小无羡,再等忘机他俩前来蘭室的时候,我收到了无羡父亲传来的传音,说是魔灵族偷袭了莲花仙岛所管辖的一处府邸,江岛主正携他们俩处理后续事物呢,没空来接送小无羡,让我代为照顾几日”

  “那就是叔父您是故意罚魏小公子的,不是真的生气?”蓝曦臣试探的道。

  “你觉得呢?我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蓝启仁板起脸道,然,在他心里自己也同样在问着自己“我明明刚开始不是特别生气啊,为何到了最后就气得不行了呢,啥情况?难道是因为他是上官的儿子,小无羡那性子是随了他娘亲上官桐婉了?”

  蓝曦臣看着蓝启仁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摇了摇头道:“看着不像是假的啊,从曦臣记事儿以来,还从未见过叔父像今日这般如此生气的模样。”

  看着眼前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蓝曦臣,蓝启仁收起心思,用平静即冷且不失严厉的语气对蓝曦臣道:“曦臣,你是不是也想去藏书阁陪那俩臭小子?”

  “叔父,是曦臣失礼了,请叔父责罚”蓝曦臣赶紧回道,心里却凉了半截儿“见叔父这样子是真生气了,自己还是别去触他霉头了,先认错就对了。”说完低垂着脑袋对蓝启仁作了一辑。

  “行了行了,你也退下吧,忘机与无羡这月受罚,你得空就去藏书阁看看他们俩,别又给我惹出麻烦来。”说完挥了挥手以示蓝曦臣可以出去了。

  “是,叔父,曦臣谨记”说完走出了蘭室,留蓝启仁独自一人在那继续纠结为啥就生气了呢。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同人文之忘羡渡情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