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鄂佛歌2019-12-24 10:052,600

  我并不能确切地知道,爸爸和妈妈离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谁先提出来的。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妈妈不想离婚,对家割舍不下。而爸爸义无反顾,从来不想回头。这从后来的几次事情上可以看出来。

  有天晚上,爸爸出去给我打印课堂上用的资料。恰巧就在这时,有人按门铃,我从话筒里听到是妈妈,就给开了门。妈妈一进门,看到家里乱成一团糟,就开始收拾。把沙发上乱堆的衣服归拢整齐,又开始拖地。

  这时,爸爸回来了。

  妈妈继续拖地,甚至还绽放了一个讨好的笑容,问候道:“回来了?”

  爸爸立刻沉下了脸,嘴角紧绷着,盯着妈妈看了足有一分钟,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出去!”

  妈妈解释道:“家里乱成这样,我收拾一下怎么了?不管怎么说,总得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吧。你没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为了孩子也得改改吧?”

  爸爸仍是满脸的冷霜,道:“我自己会收拾!”

  他抢过妈妈手里的拖布,拖起地来,一边催促着妈妈快点走。

  妈妈只得走了。

  离婚后的妈妈就跟姥姥和姥爷住在一起。

  有一次,因为一件小事,妈妈和姥姥吵得不可开交。姥姥被气哭了,喊着让妈妈走。于是妈妈就收拾起东西,带着我,回到家里。在路上,妈妈嘱咐我说:“儿子,一会儿回到家时,你在前面,跟爸爸说我想在家住几天。”

  大概她不敢直接跟爸爸说吧。或者,她觉得在爸爸面前,我的语言比她更有力量吧。

  回到了家,敲开了门,爸爸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妈妈,不由一愣,随即一层寒霜就罩在了他的脸上。

  我怯怯地说:“爸爸,能不能让妈妈在家住几天?”

  “不能!”爸爸连想都没想就果断地说道,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他把我拉进屋里,就要关门。妈妈把门扶住,可怜巴巴地说:“让我住几天吧,就住几天,几天就走。”

  “不能!”爸爸仍是那两个字,把妈妈推开,又要关门。

  妈妈似乎迫切想回家,猛地往里闯,但最终还是被爸爸拦住了。两个人在门口揪扯了半天,一个进攻,一个防守,彼此还对骂着,谁也不让谁。最后,妈妈没能进家,绝望地拉着行李箱进了电梯。

  那一刻,我真是恨透了爸爸,但我又怕他,不敢稍加微词。

  还有一次,周末,我在妈妈的店里写作业,缺少一本教材,就打电话让爸爸给我送来。爸爸说他不在家,我便要自己回家取。妈妈说她陪我回家取,其实我是不太愿意的,她和爸爸一见面就要发生冲突。不过想到爸爸不在家,我便没说什么。

  可是回到家以后,妈妈却不走了,又要收拾家。

  正收拾着,爸爸回来了,像从前一样,爸爸把妈妈赶走了。

  同时,爸爸没收了我的钥匙。他哪怕再忙,也宁愿风风火火地赶在我回家之前回家,也不愿意给我钥匙。直到我上了初中以后,他才又给我带了钥匙。

  忽然有一天,爸爸说他辞职了。

  我虽然不太懂得辞职意味着什么,但觉得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辞职后的爸爸并没有闲着,反而更忙了。他不像过去那样准时地去单位,而是乱七八糟地做起了各种杂活,比如安电视锅子、安装有线电视、卖3D电影……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坐在家里看3D电影,超享受。慢慢地都看得腻了,再转成2D的看。

  似乎这些工作并没有带来多少收益,因为爸爸干了半年就不干了。

  之后,他在商场里做生意。

  最初爸爸在影院开了一家儿童游乐园,雇人看店,他便清闲了。平时就在家呆着,只在周六日去店里,让店员休息。周末的时候,我和妈妈去过他的店里,生意火爆,顾客排着队交钱玩。当时,我真的很为他高兴。妈妈也高兴,主动帮爸爸的忙,爸爸丝毫不给妈妈面子,当着那么多顾客的面,冷声道:“起开,不用你!”

  爸爸平时闲呆在家里,就开始钻研厨艺。

  我从小脾胃不好,吃饭很挑剔,以致于体质一直偏弱,发育不良。因此上,爸爸和妈妈当年没少带我看过中医,喝过不少中药,但显效甚微。这回爸爸有时间了,就上网学习各种营养儿童餐的做法,进步还蛮快的。

  不过我的胃口很奇特,无论什么,吃上一两次就腻了。

  于是,爸爸又开始自由搭配,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比如把苹果切成圈,蘸上面糊炸了;比如把豆腐拍成碎沫,再和着蔬菜捏成圆团;比如做玉米馅儿的饺子,水果馅儿的包子……就差没做韭菜馅儿的月饼了。

  那段时间,爸爸醉心于新菜品的开发,乐此不疲。毫不夸张地说,一个月90顿饭不重复完全可以做到。

  而妈妈的生意每况愈下,月月赔钱,赔到后来就开始四处借钱进货了。

  我可怜妈妈,但是无能为力,我帮不了她。

  爸爸的生意并没火多久,大概也就两三个月吧。

  具体原因爸爸从来不和我细说,或许是怕我听不懂,反而担心他吧。

  无论爸爸的生意如何,都不会因为忙而耽误给我做饭。每当我中午或者下午回来时,一进门扑鼻而来的就是饭菜的香味。当我洗了手,坐在餐桌边时,一杯热水,两盘精致的小菜,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就摆在了我的面前。有时,可能还要有个热乎乎的汤。两盘小菜,要么一凉一热,要么一荤一素,爸爸总是调剂得很好。

  相比之下,周末跟妈妈在一起,吃饭就草率得多。周末妈妈不休息,自己看店,中午要个外卖,或者带我在街边的小饭店随便吃点便餐,便接着开始工作。

  年底,爸爸开始做网店,看样子生意还不错,这从他发货的频率上可以看出来。那段时间,爸爸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在第二年的春天,他又把他的儿童游乐园搬迁了新址,而且又扩大了店面,上了好几个娱乐项目。爸爸开始忙了。

  不过只是忙了两个月,他就把店转出去了,据说赔了不少钱,他没跟我细说。

  爸爸便一心一意地弄他的网店,基本就呆在家里,几乎杜绝了一切社交。他的手机很少来电,即使偶然响起,要么是打错了,要么就是各种推销的骚扰电话。

  后来,我隐隐地听到,爸爸好像做什么投资又赔了,赔得倾家荡产。而且祸不单行,他又因为多年前给朋友担保贷款贪上了官司。隐隐还听说,他给某个同学借了钱,那个同学不知出了什么事,还不了。

  那段时间,他的心情很糟,经常酗酒。

  因为要周旋于银行和法院之间,爸爸就让妈妈暂时带着我。

  妈妈便趁机想复合,再次被爸爸拒绝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无所谓,早已习惯了。爸妈在一起也好,不在一起也好,他们有钱也好,穷也好,反正他们终究是我的爸爸妈妈,从来没让我饿过,从来都是不惜一切代价满足我的任何要求。没有其他人的参与,他们对我的爱仍是独一无二的。

  直到爸爸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以后,一切又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逆向行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逆向行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