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醉梦星河
酒浓秋2020-02-10 18:274,493

  听到笑声是在隔壁的雅间,她上去就一把拉开了障子门。

  里面坐着五个正在谈笑的锦衣少年,看到醉的像个疯婆子的季桃灼,顿时都呆住了。

  季桃灼晃晃脑袋,随手指了其中一个。

  打了个酒隔,说道:“你,过来陪我喝酒。”

  其余四人看向她指着的那个少年,就大笑了起来,这哪里来的小娘子,这般大胆豪放。

  被众人注视的那个少年顿时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笑什么笑,她不过是喝多了胡言乱语罢了。”

  季桃灼觉得他们磨磨唧唧的,左手拎着酒坛就走到了那个少年面前。

  她伸出右手,一把拉住那少年的手,就要把他往外面扯。

  那少年似乎被她震住了,脸红的更狠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损友们笑的更开心了,一个个跟见到什么新鲜事一样,就差鼓掌叫好了。

  对那少年挤眉弄眼道:“快去吧,佳人相邀呢,虽然形象糟糕了点,那也是个小娘子啊,还是个豪放派的小娘子呢。”

  季桃灼觉得他这话说的甚得她欢心,把酒坛往桌子上一搁。

  “说得好,老娘就是豪放派的,你们今天随便吃,这顿我请了。”

  几个人顿时笑的前仰后合的,竟然帮着季桃灼把那少年往外轰。

  “快去快去,为了兄弟们的钱包,你就牺牲一下色相吧!没伺候好人家,你就别回来了。”

  那少年听着他们满嘴胡话,简直要脸红到后耳根了。

  居然鬼使神差的就跟着季桃灼走了。

  季桃灼拉着他的手,关上雅间的门,就将他按到自己旁边坐下了。

  那少年红着脸看着对方还不松开自己的手,一时有些踌躇。

  抬起头仔细打量了对方,才发现对方的脸上挂着泪痕,头发像鸟窝一样,很是滑稽。

  但是他居然觉得挺可爱的,大概是长这么大没见过这样怪异的女孩子?

  他这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季桃灼眼神涣散的“嗯?”了一声。

  这才松开他的手,接着倒酒。

  “我啊,我失恋了。”

  “失恋?失恋是什么啊?”少年觉得自己有些听不懂了。

  “就是……我嫁了一个负心汉,他不仅打我骂我,他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纵容那些坏人欺负我。”

  “啊?这么过分?”

  少年惊住了,看着她年纪不大啊,怎么就已经嫁人了……心里居然有点小失落。

  “真的,你看!”

  季桃灼说着就撩起裤腿,露出之前缝针的疤痕。

  “这就是被他推下去的,才留了这么大的疤!”

  反正对方也不认识她,她现在就要往萧淮斐的身上扣一堆黑锅才能解恨。

  少年赶紧把头扭过去了:“你…你一个姑娘家的,不对,你还已经成婚了。怎么还在陌生男子面前露腿呢!”

  季桃灼心道我都喝多了,还跟着你们那么迂腐我也是白活了。

  毫不在意道:“你们古人就是事多,露小腿怎么了!你看了能得针眼了嘛?事多。”

  但是到底也把裙子放下了,把脸凑到了少年面前,指着脸上那道细小的白痕。

  “你看,这也是他干的,你说说多过分,女孩子的脸面他都不给我留。”

  那少年何时跟女孩子离这么近过,下意识往后仰,差点摔倒了。

  心中冷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今天这么狼狈过,还是被一个女孩子搞得这么狼狈。

  季桃灼很不满的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你干什么啊?你躲什么躲啊,老娘是瘟疫吗你躲这么狠?”

  说着松开他,倒上酒,又开始喝了起来。

  最后实在喝不下了,趴在桌子上开始给少年讲她之前的事。

  来到这里以后,她基本把嘴闭的很严实,万一被人当成异教徒之类的烧死了怎么办。

  可是今天喝多了,她就什么都不想管了。

  少年安静的听她讲什么大学,汽车飞机,什么电脑网络。

  虽然听不懂,倒是看她说的神采飞扬的样子,感觉倒是颇有趣味。

  可是对方说着说着,居然又哭了起来,说她来到这里以后各种提心吊胆,被人欺负。

  少年有些迷惑了,来这里?是指来京师吗?

  不过即便这少女再伤心难过,喝的这么多。

  也没有说出她和她夫君的身份,明显是个警戒心很强的人。

  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啊?”

  “老娘心情不好,不告诉你。”

  少年无语,果然是这个样子。

  “既然你在这里这么不开心,要不你跟我走吧,我过两天就要离开京师了。”他蛊惑道。

  季桃灼抬起醉醺醺的脸:“走?能去哪里?而且走了会有一堆麻烦的,我不喜欢麻烦。”

  季桃灼趴了一会,突然说道:“要不我睡了你吧,反正你过两天就离开京师了,春风一度各不相欠,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气死哈哈哈哈哈,好歹老娘也算他的人。”

  少年几乎要被刷新世界观了,他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调戏。

  季桃灼说完又摇摇头:“不对,不行,要是让他知道了,以他的性子,怕是会把咱俩都杀了,还是算了,生命诚可贵,no zuo no die啊。”

  少年更无语了,合着你只是怕死,而不是重点说要睡了他这件事。

  “姑娘说话也……也太大胆了吧。”

  季桃灼看他几乎要红的出血的脸,一时也有了点不好意思,好像把对方逗弄的太过分了。

  “抱歉啊,我这个人喜欢胡言乱语,你不要放心上就好。”

  季桃灼趴在桌上昏昏欲睡:“今天很谢谢你,跟你说了这么多话,我心里舒服多了。”

  然后就真的睡着了,一点都不嫌桌上硌人。

  少年看她睡着了,一改刚才羞涩的样子。

  看了她一会,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软塌上。

  她今天就没梳头发,只用了根玉簪松松垮垮的盘了下头发。

  少年俯身抽了玉簪,让她的头发散落了下来。

  他看了看玉簪,又看了看季桃灼。

  自言自语道:“既然你不愿意说名字,那这个就归我吧。”说着就真的收了起来。

  撑着脸看着季桃灼的睡颜,似乎在沉思什么。

  直到他的那些损友来敲门:“北黎,走不走,我们要走了。”

  少年起身去拉开了障子门,低声笑道:“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再走。”

  他的损友相视一笑,也压低了声音:“怎么,真迷上了?口味怪特殊的嘛?平日里我们都没看出来,原来你好这口啊?”

  “别胡闹了,赶紧走吧,我一会也该离开了。”

  “好好好,就不打扰你了哈哈哈哈哈。”

  那少年关上门,重新坐到了季桃灼的旁边。

  雅间里的东西都很齐全,他看着季桃灼的满脸泪痕,叹了口气。

  认命的起身拿起雅阁里备着的巾帕,沾了水,来给季桃灼一点点擦拭。

  擦完之后自己愣了一下,怎么就开始照顾对方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可是这场景也太诡异了吧,少年心想,一定是对方哭的太惨,自己才同情心泛滥的。

  可是看着对方的睡颜,他还是觉得很可爱啊……

  也许他的损友说的对,他喜欢的就是这一种。

  可是对方已经成婚了啊,他在京师又待不了两天,就算劝人和离,时间也来不及啊。

  就在这种纠结之中,他看着季桃灼,陪她从中午坐到日落,又坐到黑夜已至。

  终于有一个男声响起:“少公子,咱们该走了。”

  少年蹙眉,摸了摸季桃灼的头发:“我该走了,但愿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

  他倒没有担心季桃灼的安全,对方在霖伊楼这种地方都敢这样行事,还没人阻拦。

  身份肯定大有来头,至少霖伊楼的人认识她,肯定会妥善安置她的。

  他此次回京师,不宜高调,时间紧急,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最后看了季桃灼几眼,还是转身离开了。

  在霖伊楼外守到天黑的几个暗卫,见季桃灼还没出来也有点焦急。

  只能说道:“你去给主子说一声,让他来接人吧,这霖伊楼一会都要打烊了,人还没出来。”

  萧淮斐本还在北镇抚司办事,听到他们的汇报,想了想,换了身常服,带了个薄披风,就策马向霖伊楼去了。

  等看到季桃灼披头散发的睡在软塌上,不禁沉思了一下。

  俯身将她抱在怀里,看了一圈。

  他记得季桃灼今天出来的时候头上别有一根玉簪。

  如今簪子不见了,一个喝醉了的人还知道乖乖躺在塌上睡觉?

  萧淮斐一下子就知道了今天定不是她一个人,只是此时再多猜测也得等季桃灼先醒过来。

  他用披风将季桃灼裹住,晚上到底还是有一点凉意,她又喝醉了容易着凉。

  跟掌柜的知会了一声,就将季桃灼带走了。

  季桃灼迷迷糊糊的被他抱上马,终于醒了过来,见是他,醉意也醒了一大半。

  “你都想要我的命了,又来接我干什么?”

  萧淮斐没有说话,怕她受了颠簸难受,基本都没让马跑起来,就让马慢慢的在官道上一步一步的走。

  “你这个负心汉,渣男!我跟你说,你就是渣男你知道嘛?不对,渣男只是欺骗感情,你是不仅欺骗我感情,你还想要我的命!”

  “我何时欺骗你感情了?”

  “你跟我在一起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萧淮斐依旧选择了沉默,若说他喜欢对方,可他又确实对她没有手软。

  若说他不喜欢对方,可看她落水的那一刻自己就后悔了。

  其实昨晚没睡好的人,何止是她一个。

  只是他一向冷心冷肺,对什么都很薄情,就连家里人都是怕他,又何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只能说他不否认自己对对方的喜欢,但是什么样的程度,他自己都分不清。

  季桃灼突然笑了:“萧淮斐,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吧?只是你这种人,满心的算计,什么都要掌控在自己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数,即使这个变数再小,也会让你有种失控感,所以你想杀了我,来遏制这种情感,是不是?”

  “是。”

  “若说你不是君子,偏偏你总是坦坦荡荡的,若说你是君子,你又城府极深,手段狠辣。你这样的人,这世上又有谁能真的入你的眼呢?”

  萧淮斐沉默许久,将她扶着坐好与自己对视。

  “许是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容易就开心满足的人,我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不管碰到什么都能开开心心,不往心里去的,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手上是否染满鲜血,但是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舒服,心情也很好,你在我心里终究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

  季桃灼都有点惊讶了,居然能听到萧淮斐说这样一番话……

  她轻轻的抱住了他,然后摸出了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冲他展颜一笑:“萧淮斐,听到你这一番话我觉得还是挺高兴的,你这个人虽然心若磐石,但是不屑于说假话我还是知道的,其实有时候我都觉得奇怪,洞若观火的不止是你,我也一样善察人心,你利用我,我何尝不也是在和你较量,事到如今,我们算是两败俱伤吗?”

  萧淮斐也笑了:“是啊,两败俱伤,从我后悔要杀你的那一刻起,我就败在了你手里。”

  季桃灼依旧没松开匕首,她突然收了笑颜变得严肃。

  一字一句的对萧淮斐说道:“萧淮斐,我要你答应我,今生今世,你不许再利用我,否则你萧淮斐万箭穿心,满门覆灭,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萧淮斐眉眼含笑的和她对视了很久,两个人的眼里似乎都有光芒。

  他笑道:“这似乎是你第一次这般强势,倒是像极了我,我怎会有不答应的道理。”

  季桃灼松了匕首,倒在他怀里,似乎笑的很开心,她要的,就是萧淮斐的这个承诺。

  以萧淮斐的功力,怎会不知她在他怀里摸出匕首,不过是放纵她罢了。

  有人说这世上的誓言无异于谎言。

  但是萧淮斐的性格,做了就是做了,不做就不屑于撒谎,这点她是信他的。

  她懒洋洋的躺在萧淮斐的怀里,抬头看向天空。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风波又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卫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