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忆梦楼华2020-01-01 09:182,765

  一早上的相对无言,自被打击后香盈袖躺在床上更是眼神空洞,内心波涛!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弄死这个讨厌的百里君凌。

  而百里君凌更是乐得清静的边饮茶边看书。

  “我说,你待我房间干嘛!”香盈袖忍无可忍的坐起来。

  “这整个王府都是本王的!”百里君凌头也不抬的回答。

  “所以呢?”

  “所以本王想在哪就在哪!”百里君凌这才幽幽的抬头对上香盈袖怒目圆瞪的眸子。

  “……”如果香盈袖满腔的气愤能换做喷射气枪的话,百里君凌怕是渣都没有了。无奈只能囤积着自我消化了。

  “对了,昨天本是回门!”百里君凌轻饮一口茶。

  香盈袖却是脸色一白。

  她错过与最可能与她帮助的一群人。内心已把腿剁折了。

  “司徒老元帅很是恼怒,说儿随母相,都是没良心的。”百里君凌将话说给你香盈袖听。香盈袖更是憋屈。

  “我要回司徒府,我要见我外公!见着这样的我他或许就能理解!”

  “然后说我将你弄成这样的?”百里君凌淡淡的瞄了一眼香盈袖。

  “……”这都可以知道?香盈袖无语的重新躺下。

  “早上我给司徒元帅送的行!你外公已在回边境的路上了。”百里君凌似乎能听到香盈袖心碎的声音。

  只见香盈袖毫无反击的将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装疯卖傻的!”香盈袖猛的掀开被子。

  “从你大闹礼堂之时!”百里君凌毫不隐瞒。香盈袖一脸你继续说的表情。

  “香盈袖!芳龄十五,天缺,性痴呆,无言行!一个十五年都没开口言行的人忽然有了言行脾气,也不免让本王怀疑。”百里君凌将自己所调查的毫无隐讳的说出来。

  “这么说,你一开始就知道香府要嫁给你的是我咯!”香盈袖很不可思议的觉得有的人明明知道一切却毫不在意。就像是置身事外的人。

  “嗯!”百里君凌淡淡的回应。

  “那你为何不揭穿!”香盈袖很愤怒。常理不都是会选择香锦绣那样的美人吗?

  “本王在外名声不好,没得挑!”百里君凌幽幽的说着。香盈袖语噎。意思就是他名声好点就要挑了咯。

  “不管如何都是皇命,我只是娶个王妃而已,至于王妃是何人本王一律不管。”

  “我就摊牌吧。我不想做什么王妃。既然你我都没有任何情感羁绊,不如好聚早散,你给我一张合离书,从此各不相干。”香盈袖很有信心的觉得能这般摊盘的把话说开,接下来的话也不会被拒绝。

  百里君凌冷冷的抬头望着香盈袖不语,看的香盈袖极不自然。

  “一年!若一年后你还以御王妃的身份活着,我便给你合离书!”香盈袖不解百里君凌的要求。

  “为什么?”

  “若现在合离,我将又为下一位御王妃准备,会耽搁本王要做的事情。”百里君凌喝了一口茶,将书翻了页。

  “那为什么要一年。”香盈袖觉得一年还是有点长久的。

  “本王要做的也只有一年时限了!”百里君凌抬头望着凉意渐起的秋风轻轻的默默的说道。

  香盈袖此时却是看到一个冷漠却又凄凉的身影,莫名的竟觉得有点伤感。口中毫不犹豫的突出“好!”字。却在心中无比的懊悔。

  百里君凌眸子微转静静的望着香盈袖不语,似要将人看穿般的!香盈袖羞红着脸将被子往头上一盖,至此两人静默无言。

  自起约那一日,香盈袖已经将自己闷在房间里大半个月了。吃的都是来人送来,足不出户!看着小腿的肉已渐渐好起,能欢快跑动不受阻!倍感欣慰。

  自从秋雨和冬临都不在了,香盈袖谁都不信,也不跟任何人说话!所有人只当这个疯子王妃安静了。期间香盈袖也会细耳听着来往人的言语,没听到北夷那边的动静就代表着冬临的安全。这也是她能安心躺着的原因之一,秋雨的事她也追问过,百里君凌只告诉她,只要她安静的别闹腾什么事,秋雨都会安然的。

  中间那两个龙凤来过几次,都以惨败的姿势爬了出去。那个叫戈阑的在得知王妃是个痴傻的疯子后更是时不时的来她面前恶心。

  躺在床上的香盈袖摸着肚子上的一圈肉默默沉思着。

  从枕头底下拿出秋雨的玉佩思来想去,觉得自己那日答应的太随意了,现在是该再好好谈谈了。

  香盈袖也不会穿繁琐的衣服,只将外袍穿在身上绕在身上,再在腰中间系了一根绸带。长发随意一拢在后面扎了一个马尾朝出门,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更像个疯子了。

  两位龙凤在长廊上撞见香盈袖皆是匆匆往回跑。府中下人们皆是惊讶不已却也暗自喜悦。

  抓着一个吓人就问“你们家王爷呢!”

  “回王妃,王爷前些时日外出,至今未归!”那名下人颤悠悠的回答,就怕这个没准的王妃疯起来会撕了他,关于王妃刚进门那会儿的轰动,到现在都还在流传呢。

  “那什么时候回来!”香盈袖皱着眉头。她想尽快的知道秋雨怎么了。

  话音刚落下,长廊的那头百里君凌一身的风尘阔步走来。

  香盈袖撒开了手中惊吓的人儿,健步朝着百里君凌直面而去,百里君凌垂眸看了眼疾风而来的人儿的腿,将伸到面前的那根手指一拍,一把钳夹起香盈袖便朝着自己的苑楼走去。

  “你放开我!”香盈袖胡乱挥动着,却拿百里君凌分毫办法没有。

  “先回慧仁苑!”百里君凌低沉着语对着后面一脸担忧的侍卫说道,那人极为不愿的拱手退去。

  香盈袖却停了动作。她刚才好像听着百里君凌的低沉有点怪异。

  一番拐弯,圆形拱门进去后便是一片茂密的花丛树木,一条如长龙般的鹅卵石蔓延在前方。

  中间有条小溪横穿而过截断了鹅卵石,一步之跨之后又是一片的鸟语花香,没有富丽堂皇的富贵,只有寻常人家,林野之间的青翠。

  香盈袖抬头望去,还没看个清晰,却是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眼前片刻的一晕,待清醒自由一刻香盈袖一个起身便要开骂,却看见了趴在地上昏迷过去的百里君凌。

  香盈袖一时呆愣不知如何应对,却看见百里君凌趴着的身下,渐渐晕染开的鲜红,脑子一幌!赶紧使尽所有力气将百里君凌翻了过来。

  解开还在身上的披风,呈现在眼前的是胸口到肋间的长长一刀,鲜血染红了一片,香盈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被百里君凌一路紧紧钳夹着走来,自己也是满身的血,难怪一见面就钳夹着自己。

  眼看这血还在缓缓的流血,眼看就要呈喷射状态了。香盈袖一颗心都快要提出来了。

  解开腰间的绸带,脱掉外衫急急为百里君凌止血,再用绸带紧紧的绑好,香盈袖一个完好的人此刻看着却像是比地上的人儿还要伤重的模样。

  原来还有血色的脸,此刻却是忽然刷白了,香盈袖的脸也跟着刷白了。

  “百里君凌,你可别死啊,我可不想背着寡妇的名声一辈子留在御王府啊!”香盈袖努力的将百里君凌往前方的小木屋拖过去。

  在门槛处因为本就高大的百里君凌由着柔弱娇小的香盈袖拖着也是一件极难的一件事,一个失手昏迷中的百里君凌一个重重的磕到了后脑袋,香盈袖的脸更是白了又一层,急急翻过百里君凌的脑袋看看,还在除了肿了一块也没什么明显的出血。

  香盈袖有点担心百里君凌没有因为外伤而亡,会因为她的失手而从此昏迷不醒,那她且不是更惨,想想都快要哭出来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