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忆梦楼华2020-01-01 13:482,743

  “那是所有人都知道,却又是所有人都不敢言说的事情!”说起百里君凌的过往,堇铃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你告诉我就好!能说就说,不能说就略过!”香盈袖宽慰着堇铃。

  堇铃轻叹一声,缓缓的说着关于百里君凌的她所知的一切。

  前任皇帝欲壑皇帝在世时,有四位皇子百里君凌是皇帝最爱的皇子,性格温和善良!又是与最爱的女子所生故为太子。从小没有母亲的百里君凌由太后一手带大,可谓是受尽宠爱与呵护。

  而后岐阳皇子凭着母妃的温厚和善解人意深的欲壑皇帝的宠爱,也是关爱有加。汣皇子,不好争斗,而百里鶄一直放荡喜美色,毫无作为,不学无术!皇帝最为不待见,却仰仗着南宫家庞大得家势也就索性随他。

  六年前欲壑皇帝突发疾病,言不能语,行不能动,一直由南宫贵妃照顾着,时年发生三境之乱!百里君凌首先率兵赶往北边之境在演变为暴乱之前平息骚乱。

  岐阳皇子与汣皇子皆出皇宫安定边境,宫中只剩下南宫贵妃与百里鶄一位皇子,北边边境事平之后,西北边境的岐阳皇子加急通告需要救援,百里君凌顾不及连日征战的劳累,急急带着仅有的几百人赶去西北边境,此时西北边境的岐阳皇子亦是收到同样的加急!两人在路上被异国军队围堵!这才知晓中了计!

  那之后便再无消息,而岐阳皇子的母妃则被软禁着,在得知岐阳皇子战死的消息时,殊贵妃不言不语几日后突发癫狂疯掉了,囚禁于冷宫之中。

  汣皇子据说平定东安的时候死在了战场马蹄之下!而百里君凌与岐阳皇子尸骨更是找不到,欲壑皇帝也是死不瞑目!各宫的娘娘们死的死疯的疯,全做了欲壑皇帝的陪葬!

  等待主人归来的太子府也在一夜之间惨遭屠杀。谁成想一年后御王爷抱着一双儿女出现在皇城门口,归来后的御王爷已不是当初温厚善良的御太子,归来之时,无视皇权大肆屠杀一批官吏,从朝堂之上杀到军中将士,那一年的南镜仿佛被血腥笼罩看不到光明,那年的百里君凌仿佛从地狱归来的恶鬼!那年的官吏将士各个夜不能寐!提心吊胆!人人自危!弹劾的折子一张又一张的往上递,却终是无法动弹百里君凌半分。

  百里君凌用着及其残忍的手段和未知的实力在新皇登基后的南镜中站稳了脚跟!自此再无人敢弹劾反抗百里君凌。而百里君凌一越成为了皇权之上恐怖的存在!而他的名声则是负面的。在百姓和不知事实的人眼里,百里君凌简直就是时常面露獠牙,手持大刀恶鬼般得人物。谈之百里君凌而色变!

  那之后太后便与皇帝为百里君凌选择王妃,而王妃也是莫名的相继死去,而百里君凌更让背上了血腥罪太重而克妻的闪耀光环。百里君凌的容颜让少女们雀跃又因为闪耀的光环让少女们退避三舍!

  至此香盈袖大致明白了百里君凌的过往和变化。可是想起百里君凌那时淡然却盖不住的悲伤时的眼神,她大抵也能明白百里君凌为何变得那么凶残。

  试问谁能接受原本就该属于你的一切一夜之间被剥夺,谁又能承受昔日还在眼前朝夕相处的人转眼之间成了累累白骨。光是他回来打开府门看见的场景都足以令人崩溃发狂吧。所以香盈袖很理解也很同情百里君凌!

  堇铃小心翼翼的看着陷入沉思的香盈袖,香盈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回归正题。

  “那你又是沾染了什么要命的事呢?”望着突然惊慌的堇铃,香盈袖算是明白堇铃的事不是小事,这丫头一直在回避她问她的事情。

  堇铃猛的跪下,倒是让本就带着吓唬架势的香盈袖虚的被反惊了一下。

  “堇铃一直是殊贵妃宫中的宫女,自殊贵妃得知岐阳皇子死后便疯掉打入冷宫,而我和晓瓷便一并送往冷宫照顾殊贵妃!王妃可知宫中先皇所有的嫔妃不管疯掉死活全都陪了先皇的皇陵,为何独独殊贵妃却活在冷宫?”

  “为何?”香盈袖兴致缺缺的问着!

  “殊贵妃是曲家的女儿,曲家与南宫家虽比不得,却也是军中大家,手中八千弓射军,各各都是百发百中的弓手,剑剑致命!俗称后羿军!暗算岐阳皇子之事本就是一件破釜沉舟的事情,所以软禁了殊贵妃,让曲家不敢妄动,不想南宫晓竟用得先皇的玉玺印章一份,派军去参加永圣皇朝组织各国演练军事一事,调走了曲家后羿军和当时不屑于皇家只为国土平民的司徒家的铁血军!南宫晓怕死却不见尸首的岐阳皇子像御王爷那般突然活着归来,便更是将殊贵妃囚禁看管!”

  “那跟我问你的又有什么关系!”香盈袖拉被子微微拢拢,静待着堇铃的回答。

  堇铃沉默着片刻,咬唇皱眉,终是忐忑的说着“因为奴婢偶尔得知岐阳皇子并没有死去,而是在某个地方,奴婢本想打算借此机会偷偷告知殊贵妃,想要借由太医院的旧识把消息传给曲家!不成想事情败露,太医院的旧识为自保,竟然说奴婢捉拿保胎的药。宫中的人,生死皆不由己!有人想要奴婢死,奴婢又有何办法。”堇铃满眼哀伤!

  “当今太后这样的一手遮天,就没人抗衡吗?”香盈袖想着这样一个完全掌控一切的人,不免心生寒意。

  “有又能怎样!当时的局势已定,哪怕归来的御王爷都无法逆转,只能落得嗜君篡位的名声,一切都显得名不正言不顺的臭名。”

  “百里君凌还会在乎这点名声?”香盈袖很是不解!这人几乎是脸都不要了还在乎名声?

  “御王爷可以不在乎,可也不能白送了性命,毕竟太后家世显赫,手中又有一股暗卫!想要动弹也不是轻易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

  “南宫贵妃与殊贵妃争斗那么多年,我也随贵妃多年!大抵表面上的还知晓些。”

  “你又是如何知道岐阳皇子还存在于世的?”

  “。……”堇铃骤然陷入了沉默。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个醉的不知今时何地的人,全然无忧甚至带点兴奋的说着“你可知道,岐阳皇子或许还在世哦!”

  香盈袖静默的看着堇铃!径自躺好!“除了感谢我,你还有别的事情吗?”香盈袖不想为难一个人说出她不想说的,何况这也不是她感兴趣的。

  “奴婢想要离开皇城离开南镜!”堇铃有点惊喜又有点意外!

  “那你得问百里君凌,你虽然是我救的,可缺是百里君凌带出来的!这又是他的王府,我倒无所谓!你来着伺候我不也是他安排的?”香盈袖实话道说着。

  堇铃却是面露难色微咬唇瓣“王爷说奴婢是王妃救的就待在您这!”

  “所以他也没说放你走也没说不放你走,你可以告诉他你的想法,再告诉他我没问题!至于你能不能走还是的看他!”香盈袖觉得累极了,这御王府的百里君凌她都算计不了斗不过,宫里又出来个这么个定时炸弹在身边,她实在不想接手,还是早送早好!

  “奴婢就此多谢王妃,若得王爷同意,他日奴婢定当舍命回报!”说完又是郑重的磕头跪谢!

  香盈袖觉得再在她床边摆盘点水果流水什么的,她真有点自己被人祭拜的感觉。不语算是承下了堇铃对她许的话。听着堇铃出去后带上门的动静后,香盈袖掀开被子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丫头再不走,她将会成为第一个自己把自己闷死在被窝里的人吧。

  堇铃匆匆走向长廊却在长廊拐弯处被人截住,望着来人,堇铃脸色惊恐身子微颤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