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忆梦楼华2020-01-01 13:483,816

  未好好聚首,只匆匆离别的交代!

  那日晴朗的天空下起了秋雨,丝丝的凉,丝丝的凄切!香盈袖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是的!她没有去送别,冬临之后她便告诉自己不再送离别。秋雨流着泪在御王府门口久久不离去!!

  雨停云散之时,御王府门前早已空无一人!香盈袖还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不想动。

  开门的声音和稳健的步伐,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你总不能都这样,今天本王是来拿你兑给我的嫁妆的!”

  “你感受不到悲伤的气息吗?”被子里悠悠传来一声抱怨。

  “收不回帐,我才觉得悲伤!”百里君凌冷悠悠的说着。

  “想要什么嫁妆,你自己拿啊,你御王府不一早就收了吗?在哪你最清楚!”香盈袖只觉胸口一堵。

  百里君凌轻哼一声不语。“我要的是那些在外经营的铺子!”

  “百里君凌!你胃口倒是不小!”香盈袖猛的做起横眉怒指那张冷傲不可一世的脸。

  只见百里君凌轻挑眉头不予否认。香盈袖更是气极得涨红了脸。那些铺子的契约和账本她特地随身携带。是她最宝贵的,居然被盯上了。这百里君凌绝对是故意的!

  “当然,本王还会附加一些条件!”百里君凌悠悠望着香盈袖!

  香盈袖什么都不想说!有什么能比过她母亲留给她的铺子!

  “本王予你随意进出王府的资格,另!你脸上胎记给你祛了!”百里君凌很有信心的等待着。

  香盈袖一脸狐疑!她是有打算怎么偷溜,如今可以自由出入便可以少去很多麻烦。至于脸上的胎记,她没记错的话,百里君凌上次说过的那什么办法?他不会?

  香盈袖戒备的往后退,眼神不停的上下扫动着百里君凌。

  “你不是说过跟你圆房才可以祛掉吗?”

  “也不是只有那一种方法!如果你要用这种方法,本王道也可以勉为其难试下!”

  “什么叫试下?!!!?”

  “因为本王也不知道行与否!”

  “你不是说你不开玩笑的吗?”

  “没有玩笑!本王随便一说而已!”

  “你太无耻了!”香盈袖快要暴走了!

  百里君凌不予否认的沉默着为自己添上一盏茶。

  “那就是还有别的办法咯!”

  “当然!”

  “一间庄子!我的底线了!”香盈袖毫不犹豫的答应。生怕百里君凌再生出事来。

  “将铺子的契约都拿来,本王要细细挑挑!!”百里君凌俊美的容颜傲然的眉头一挑。

  香盈袖一口热血直往喉间涌。在床上一阵翻到,紧抓着契约不舍得放在百里君凌的桌前,手却丝毫没有放开的决定。百里君凌一把用力夺走,香盈袖只觉手中溜走的纸张像刀片一样剐疼着自己。看着那张撕了可惜,不撕掉又不解气的脸!香盈袖指尖都在颤抖着。迟早有一天她一定要百里君凌哭出来!

  百里君凌随意翻了一翻,挑了一张略微看了一下,收进怀里。香盈袖好像扒开他怀里的衣服将契约拿回来。

  “这个你带在身边就可以随意进出王府!”百里君凌将腰间的玉佩撤下放在桌上。又从怀里掏出一瓶东西放在桌上!

  “用这个将脸上涂匀了洗洗即可!”百里君凌说罢潇洒离去,不顾还在伤痛中的香盈袖。

  久久的,香盈袖默默的理着契约!大半个月她也不是什么也没干,光看看这母亲留下的铺子也能刻在脑子里,只随意翻看便知道百里君凌拿走了哪家铺子!那是唯一一家酒楼呀!原本打算合离后直奔而去的,现在只能永别了。

  脸上的胎记也没了!随意出入的权利也有了,可是。……香盈袖苦恼的忙着衣架上的一堆繁琐的衣服,她总不能一直穿着褻衣到处跑吧!大半个月也没去研究怎么穿衣服!以前冬临、秋雨都会给她穿好,现在留她一个人哀愁!

  门外一阵声响,香盈袖赶紧用被子把自己裹好,只留一双眼睛观察来人。这大半个月她一直没有留意端茶送饭的人,现仔细看来有点熟悉。这不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她在宫里下水去救的人吗?怎么留在了御王府还在她的落院。

  来人见王妃终于打量起自己。激动之余也有冷静,款款走到香盈袖床榻前端庄的跪安,一看便是宫中严谨的宫女。

  香盈袖眨巴着眼“你怎么在这里!”

  “幸得王妃的出手相助,也幸得王爷的庇护!堇铃在此叩首谢过王妃的救命之恩。”堇铃眼眶泛红的虔诚的跪首谢恩。一看就是真诚于心。

  香盈袖不自然的在被子扭动几下,换了姿势努力的要扶堇铃起来,奈何一颗感恩的心太诚恳,堇铃就是一动不动。

  “你先起来,有事好商量,你这么一直跪着,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尊牌位一样!”香盈袖无奈!堇铃一听,赶紧起身站立。

  “你怎么在这?”

  “回王妃!我乃冷宫殊贵妃手下的宫女!只因我的原因,害得晓瓷因我丧命……”一想起打进宫就相依为命的好姐妹,堇铃顿时哽咽落泪。

  虽然谈不上多了解她心中的难过,可也大致明白那份感受。便拉起堇铃的小手,甚是宽慰的轻拍几下。

  等着堇铃心绪平稳后香盈袖才缓缓的问着:“什么事情,居然可以要命?”

  “这宫中,想要你命,哪怕你没有任何过错也是错!”堇铃语出苍凉,却也无奈!

  香盈袖为这古人定格的命运感到悲伤,却也愤慨着无公道权贵的泛滥。

  “那日,我也听到话,也不大明白,宫中有娘娘怀孕是喜事,为什么要逼问你?你为什么又不说呢?”香盈袖想来想去都觉得很矛盾。

  “南镜国,自新皇登基就从来没立过皇后,很多妃子都觉得只要有子嗣就会坐上那个位置,可是这六年来却都来没有任何人有过龙胎,起先妃子们互相猜忌着是否有人做手脚!却发现是皇上的原因…”原来是皇上不行呀!香盈袖不禁惋惜那张好看的皮相。

  堇铃一看香盈袖那张表情就知道她想错了,羞红着脸解释道:“不是王妃想的那样……”

  “你继续说!我没有想那样!”香盈袖还是觉得就是那样!

  堇铃无力的垂下眸子继续说:“而是皇上自己不想要!但凡侍寝的妃子们都是长期服用红花的!早已是无法怀有龙子了!”

  “那太后就不着急?”香盈袖听的都觉得着急,这不是明着断子绝孙吗?古人不都提倡开枝散叶的嘛?这皇帝倒好,直接连根拔起,草木不生呀!多大仇多大怨呀!

  “王妃,你可能不常出门或是与宫里头人接触吧?”

  香盈袖猛不丁的点头。

  “那也难怪,王妃这般稀奇了。先皇根本不爱现在的太后!而先皇的皇后之位自登基到驾崩都没有封!太后虽然由着皇上,说不管却都在掌控!不知是对前皇上的恨还是对已任皇上的溺爱!而皇上不立后的做法,不知是故意还是有心!”堇铃越说越哀伤!

  香盈袖只觉得零零散散的不够明确!大致也明白了皇帝受了自己母亲什么虐待,所以学着父亲的作为来刺激报复他的母亲。估摸着就是这样的剧情!她还是很好奇一个混到太后的人怎么就抓不住自己丈夫的心呢。

  “你跟我多说说以前的皇族旧事吧”香盈袖好像一个听着故事的孩童般期待的催促着堇铃,还在自己情绪中的堇铃没有在意着,便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说着。

  南镜元年五十六年祥和皇帝因为身体不好也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先皇是太子,年少时的欲壑太子颇有些江湖中人桀傲!皇子会由皇帝指婚一位朝中匹配的权贵予太子做正妃,以稳固太子朝中的地位!当时老皇帝将朝中丞相的孙女南宫晓赐婚予欲壑太子不想太子一怒拒绝,竟偷逃出游,这一逃便是得罪了南宫家,伤了本就爱慕于欲壑太子的南宫晓。欲壑太子外游归来之时带回一名江湖女子,执意要娶为妻子给予正妃之位!在当时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历尽千帆周折,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欲壑太子和太子妃的事情在当时也是打破世俗轰动了整个南镜,可惜好景不长,老皇帝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在还能行动之时召唤了欲壑太子,也不知说了什么!欲壑太子终是迎娶了南宫晓!与当时的太子妃平起为左右太子妃!江湖中人最重视承诺,心性也孤傲!太子妃怎能接受!在大婚当日一身素黑高坐在高堂之上!独自举杯饮尽,剪下万千发丝!宣告着两人的恩断义绝。

  而后便消失于所有人的视线中!望着欲壑太子与南宫晓婚成后,老皇帝不久便归西了。欲壑太子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欲壑皇帝,登基后的欲壑皇帝却不封后,只封了南宫晓为贵妃!而世人只当是南宫晓没有为欲壑皇帝诞下子嗣做言论。登基不久后的欲壑皇帝因心伤太重,心中郁结!大病一场。眼看着这南宫晓刚进门估计就要守活寡,不成想一年后,有人抱着再襁褓中的娃来到了皇宫之中!欲壑皇帝抱着娃娃又是哭又是笑的。想都没想赐名君凌,如君王之姿来凌,赐御字封太子,寓御驾于君王之上!可见欲壑皇上对这孩子的爱!这孩子便是那位江湖女子与欲壑皇上的孩子,也就是现在傲的不行的百里君凌。原来婚宴之时负气离去的女子已有了身孕。而御王子则一直由太后带着!

  同年秋时北夷与西凉联合向南镜出兵,欲壑皇帝不得不亲自出征讨打!而南宫晓不顾将要临盆的身子,执意要同行!

  当时现况危急惨烈,北夷西凉左右夹攻,随行的数万人剩下不到几百!好在南宫家死世与南宫大军赶到之时南宫晓已是羊水破了马上就要生产。却不想皇家暗卫传来消息说是那名女子有难。欲壑皇帝不做任何犹豫的抛下了南宫晓!后面的事各有说法!

  南宫晓诞下龙子,本都以为能顺理成章的成为皇后,却是到欲壑皇帝驾崩都是贵妃的身份!说不恨是假的!可若是爱的话,这样的爱又有什么意义!

  香盈袖不难想象太后是如何孤寂的独自爱一个人,当有了他的孩子的时候,不是极爱便是极恨。

  听着皇帝这般的作为也不难猜测太后那是极恨了她和他拥有的这个孩子!作为他们的孩子说来无辜可又能怎样……

  “哎……”香盈袖不免忧愁的叹息着。想着百里君凌的母亲真是爱恨分明,潇洒果断的女子!想着欲壑皇帝怕是有难言的苦衷才做了那样的决定!

  香盈袖忽然想起了百里君凌跟他说的关于御王府的事情,不知道堇铃知道多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