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忆梦楼华2020-01-17 21:502,893

  一夜的陪守,血水端出去一盆又一盆,司徒浩然一夜间胡子又长了些许。司徒睿云来回进出营帐极为焦躁,胡渣也是一点点的往外钻。

  穆风菱不堪其扰领着司徒睿云便往外走。

  自简单的几句对话后,司徒元帅便紧抓着香盈袖的手沉沉的昏迷了过去。哪怕昏迷了也不放开香盈袖的手,怕是会走开一般。

  香盈袖望着那只布满老茧还带点岁月的皱纹的手,鼻子又一酸。

  账外匆匆走来一个人,扶起昏迷中的司徒元帅喂他吃了什么东西,便放下。

  司徒浩然请礼,被百里君凌一手拦住。

  “再怎么,本王都是晚辈,受不得!”语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却还是透着一股尊敬。

  百里君凌自然而然的站立在香盈袖身侧。香盈袖抬头准备质问,却瞧见一身黑衣破缕阑珊大小伤口渗着血,面上云淡风轻不为所动。香盈袖心中恼怒瞬间化为乌有。

  司徒睿云招呼着军医前来,却被百里君凌婉拒。

  “王妃会为本王处理!”

  ???什么?她有同意吗?瞬间软化的心又强硬了起来。

  “能行吗?”司徒睿云一脸的嫌弃。对啊,我不行的,香盈袖张口欲说。

  “王妃不止一次帮着本王处理伤口了。”百里君凌说的倒是一本正经。香盈袖快要捶胸顿足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哟,我这表妹和王爷倒是好感情。”司徒睿云一脸谄媚的嘲讽着。

  待等到司徒元帅气息平复,脸色渐转红润之时,百里君凌领着香盈袖准备告别。

  司徒浩然说是夜路不好走,初平动乱,也不知有没有逃脱的同党。司徒浩然便安排有空的人腾出营帐,安排着他们入住,舅妈临走前还特别欣慰的说她嫁人了就是不一样了!

  这什么跟什么?香盈袖一双美眸怒瞪一脸冷漠的人。

  着实不想多说什么,瞬间有了心情惦念她遗留马车上的宝贝,就要往外走去。

  “本王留大海守着了,没人会碰你的宝贝。”百里君凌闭目扶额的靠在太师椅上。

  香盈袖无奈又乖乖的做回床边。

  两人相对无言。原本腾腾冒着热气的洗澡水,渐渐的失去了温热的气息。但却将营帐内熏的暖暖的。

  “本王到哪都会有人要取命,而非拿你作饵。你跟大海一起可能会安全些。本王若在,只会是高手不断,本王要自保便顾不得你。”百里君凌冷冷的悠悠的说着。

  香盈袖听完有种酸酸的苦涩,却心似忽然开朗般,没有那般的气恼了。

  本是气恼的故意不说,现在更是不知该如何说。

  “本王也没多大的把握能保住这南镜中唯一的忠良。好在也没有白走了这一趟。”百里君凌轻声说着。

  “谢谢你,为了我!”香盈袖自觉还是感动的。

  “不为你,司徒家的铁血军都不该就此被残害。”

  香盈袖一脸自作多情的感慨尴尬。

  “但却因为你,只能更尽力!”突如的一句话,让香盈袖不禁心中一甜。全然忘了她这颗年过三十的大妈心。

  香盈袖虽然不情愿却还是不好就这样看他摊着走过去为百里君凌处理碎衣血口。

  “静姨若还在,瞧着你怕也是欣慰。这般吃亏不得!”

  !!!!!香盈袖惊目的瞪着百里君凌说不出话。

  “本王甚是庆幸能活着履行多年前我们母亲所定下的诺言。”说到这百里君凌深深一笑。

  香盈袖不可思议的听着百里君凌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听着那样的话像是百里君凌对母亲知道的比她还多。

  “母亲与静姨皆是江湖中结识的生死之交。当年她们感情很好,便定下了以后若是一人生女一人生子,便就此结亲不悔。”

  “她们怎么就那么肯定会是不一样呢!”香盈袖忍不住吐槽。

  “本王先出生啊,你是本王瞧着生出来的!”百里君凌一脸的不屑的看着惊呆的香盈袖,看着那样的神情,颇为得意。

  “你倒是跟我多说说!”香盈袖急切的催促着。

  “本王还伤着。”百里君凌说着抬起另一只受伤的手。

  香盈袖真想拍段那只手,却也忍下了。

  “静姨是个极为自信且不怕输的女子。我从小与母亲一起闯荡,偶而与静姨一起。我八岁那年静姨突然像是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母亲也从未提起过。两年后母亲带着我去了一户人家,我见到了静姨,她嘶吼呐喊着哪怕自己死也要保住孩子。随后你出生了,却是不哭不闹,极为安静,本就产虚的静姨,抱着你不停说对不起!随即血崩不止。好不容易救回来,却也是没有坚持几日。那日静姨特别交代,日后一定要我带走你,照顾好你!你便是我的妻子。我们离开不久后便听着母亲说,世上再无倾城之姿银柳之傲了!”说到这里百里君凌深深吸口气。

  “不想,你我都被禁锢在这无尽的阴谋中。”

  香盈袖泪不止,听着也有点觉得很多哪里不对,却也来不及追问,只觉得她的生命不止有自己的一辈子还承载了母亲余生的生命。

  静静的香盈袖平静下来,什么都没问,只静静的为百里君凌轻擦伤口。

  待洗澡水的热气不在扑腾时,香盈袖端正好情绪深深的望着百里君凌。百里君凌沉静的回望着香盈袖。

  “你娶我时就知道了?”

  “不知!”

  “那你怎么知道的!”

  “本王调查的跟后来得知的有点偏差。去接亲的老嬷嬷派人来说娶的是个痴呆且容貌毁尽的女子,本王也是不开心的,随即又有人来说是司徒家的小姐所生的!本王便想到了九岁那年不哭不闹有天缺的女娃娃。好歹也算是在意外中履行了静姨的交代。”

  “那万一不是你想的呢!”

  “你礼堂私自揭了盖头,本王瞧了个仔细。就那张跟静姨一样的脸也错不了。只是不明白你怎么忽然又能说又能跳!还同意着嫁给了本王!”

  “老天垂怜我这个人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呗,我不同意嫁给你还有别的选择吗?”香盈袖卷起袖口为百里君凌轻脱下满是刀剑砍乱的黑衣。

  “你说你从小跟你母亲闯荡!你一个太子不在宫里还可以在外面?”

  “这事本王以后再跟你说!”百里君凌闭目仰靠在椅后,仰面正好跟着站在后面低头的香盈袖面对面。

  香盈袖却是羞红了脸。好在百里君凌闭目未瞧见。

  “你说你我被禁锢在无尽的阴谋中怎么回事!”

  “日后不管发生什么,只希望你一定要相信我!”百里君凌抓着香盈袖的手像个真挚的孩子般恳求着。

  香盈袖本想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却莫名的一次又一次的小心翼翼。

  却被百里君凌打动着,那种彼此共对未来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那一年之约就不作算了!”百里君凌悠悠说着替香盈袖做了决定。

  “说一年的是你,说算了的也是你,倒是霸道的可以!”香盈袖不甘的反驳着。

  “你说你不爱我,你要自由!我便给了你一年”

  “那你现在取消干嘛!”

  “我答应过静姨的事,自然要做到!”百里君凌将香盈袖的手往胸口一放。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香盈袖是不开心的。

  “告诉你,你还会想要自由吗!?还是会如当初那般坚定的想要离开吗!”

  “不知道!”

  “你会同意静姨留给你的婚约吗!?”

  “不知道!”

  “你会爱上我吗?”

  “不知道!”

  最后一个“不知道”香盈袖错愕的对上一双迷离又真挚的眼神。她不明白百里君凌为什么这么问,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会不确定是否会爱上他。

  思绪被那双眸子深深的牵动着。

  百里君凌单手一扣,将香盈袖的头轻轻往下一牵。

  香盈袖重心不稳,自然而然的垂落,两唇相触。

  一室烛火轻轻不稳的窜动着。

  世界都了无声息,只有心跳声刺耳的让人不知所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