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忆梦楼华2019-12-30 09:103,123

  爆炸前的电光火闪之间和人群的躁动,推搡之间一个人被推倒重重着地,后脑勺稳稳的在后面开了花,血流不止,留有一口气的人眼睁睁看着惊慌逃窜的人们一脚又一脚的踩着自己逃过去,然后大火蔓延围绕着她不停的灼烧着。成了这场大火唯一的伤亡者。看着自己死的那么惨。她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卖国求荣的事情这辈子才那么惨,死的还那么惨烈。捶胸顿足之间发现自己成了鬼魂。太伤鬼了吧,居然还让她目睹自己死那么惨,真是救而不得,死而不净啊。

  一阵刺眼的白光在她反应不及之时将她席卷而起,来不及反应眼前一黑,没了任何知觉。醒来之时还是有点飘渺。有点头晕。她这是被收了吧。她得问问阎王她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还是卖国求荣的事,居然过的那么凄凉还死的那么惨。要不是一颗善良的内心呼唤着她,她会成为一个极端恐怖分子,天天恐怖恐怖这个世界。哼。

  待脑子清醒着。便看见眼前小桥流水,竹林密布。袅袅云雾在树木、竹林之间穿梭,涓涓的流水发出细腻的流淌之声。而此刻她正躺在一颗巨大的卧牛石之上。眨了眨眼。还是觉得自己傻了,这人死了还可以来这种清新优雅的地方。这待遇变的太快了吧,她原以为自己会被锁脖拷着手由着牛头马面,牵着走呢。

  眼前一阵浓雾,浓雾里竟然隐现出一个白发长须的老翁来。老翁一脸笑嘻嘻的走了过了“姑娘,你醒了?”老翁笑的脸都快挤出油水来了,她只感觉一阵颤栗,这笑的也太贼眉鼠眼了。

  见着眼前的人不说话,白发老翁摸摸胡子娓娓道来“这找了您大半年,终于是找着了。”

  “你是谁,找我干嘛。”语气满是戒备。

  “我乃天上的司命君,当日你投胎之时,交于我负责,我因事耽搁了些,没看好姑娘您的元神魂魄,导致您的元神找不到了。魂魄投了过去,却是个痴呆的姑娘,一辈子无人问津最后默默老死。这会寻元珠强烈感应到您的元气,我这花了些道行,才将您的元神给探取回来。”司命君说得有点汗颜,却也不敢多说了,他这错犯的他大半年都不敢回天上好不好。就怕那星宿神君问起无法回答,干脆在第一世去世之时便收了姑娘的魂魄,待找回元神,破道行修为使用天上禁用的法术逆时转镜之法。这躲躲藏藏的也不是办法。如今真是感天涕零啊。

  思索间胡子被猛的一拉一抬头便看见一脸的怒容。“好你个老头,害的我一分为二的人生,两头都过的那么惨,你还我亲人,还我爱情,还我容貌。那一个痴痴呆呆的人生和新世纪顶着一脸胎记生下来就被抛弃,无父无母,长成现在这样的老姑娘都无人问津,你赔我人生损失和心理抚慰,你赔,你赔。”越说越不解气,眼前的人简直要爬上去扯了这司命君的长胡子个满头白发。

  “我赔,我赔,哎哟,姑娘,你先放手,我做法,将你魂魄归元神,再好好的让你重回那户人家,保你,家人围绕,婚姻圆满,儿女成双。”司命君死死护着胡子急急的说到。她才愤愤的撒手,鼻翼呼着粗气,显然比刚才好多了。

  “我这脸怎么办。”姑娘指着巴掌大盖了半边脸的红色胎记。

  司命皱眉,弱弱的说着“姑娘这脸当初投胎时可不是这般的。我也想知道姑娘这脸怎么就这般了,我看看到时候返回去去能不能给你消了。”姑娘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其实姑娘是天上的酒神,酒神仙位不高,好在酿的一手的好久,也被众神罩着,只为喝上一口她酿的酒。大多人都觉得酒神是个男的,可是她酒神就是个女的,因醉酒误事,好像是调戏了那位上位神仙,其实她自己也记不得。就被贬下凡尘为人,修道行,重入仙班。那天她怎么也等不到司命来给她指路,她便想在投胎前喝上一喝,这一喝又有点大了,摇摇晃晃的乱飞,飞到上仙修炼,炼功之处,一个踉跄坠入云海,便要投胎,刚巧此处有位上仙在练功,一个仙法打中正要投胎的酒神,仙法又恰巧甩了她一巴掌。脸上留了个胎记,魂魄被打出元神,又失了为仙的记忆。一分为二的投了两个身。其实说起来真真的怨不得司命君,这司命自那以后天天提心吊胆那么久还是有点怨的。只怪酒神自己为人不靠谱还点背了些。

  说罢司命君手指轻捻嘴里念叨着,好几道五颜六色的光线不停的注入姑娘的身体里。她感觉到了身体一暖竟有点充实的感觉。不过也没多大区别,最大的感受就是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忽悠了。

  司命君盘腿而坐,手指不停间转换着结印。四周起先的微风轻裆转而变成了狂风大作。涓涓的溪水似感应到什么,快速的流淌着,细看之下,发现溪水全都急速的逆流而上。树林间的竹木毫无规则的四处乱摆。像是迷路的孩子找不到方向。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风越吹越大。在耳边一阵一阵叫嚣嘶吼着。姑娘捂着耳朵,心里害怕恼怒,却也知道不是打扰的好时候,只能努力的朝着司命君靠过去,只求在此刻诡异的状态下感受着起码还有人与她同在。

  一瞬间的黑暗让人反应不及又一片光明。来到一座府邸比较偏远的落院内。此刻姑娘正与司命君腾云在上空。她还没在刚才的惊吓中反应过来,此刻便来到了这么安宁的落院中。反差不要来的太快好不好。

  “姑娘,请谅我道行不够,只能逆转到这里,接下来的命格就看姑娘自己了。”司命君此刻的语调有点虚,看出来是耗了很多体力,可是她还是觉得有点不踏实“老头,你还好吧。”

  司命君笑而不语,无奈的摆摆手。“接下来,我也看不透了,我顷尽修为,一切都是为了弥补过错。现在也算是无憾了,就看天意所向了。”

  话语间已是来到闺房面前。从里面走出两个丫鬟商讨着。姑娘惊恐的躲避着,却发现这两个丫鬟毫无知觉的从她身体穿过。转念一想她死了呀,是个人都不会看见她。她在这里惊恐的一身劲干嘛。司命君见此也是拂须浅笑,显然被姑娘逗到了。

  姑娘不服气的扯了一把司命的胡子,看着司命吃痛的样子,心里甚是舒坦的往里屋走去。

  此刻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只是此刻脸色红的不像话,像是高烧不止,嘴唇的皮都干裂开了。嘴巴一张一合的似在呼唤,又像是干渴的寻不得水的急躁。姑娘怒了,这哪门子的好人生。这都快死了都没人来看。连个医生都没有,这在古代是叫大夫吧。虽然她知道那个她现在还不是她,可也是她啊,而且还是个没成年的孩子呀。看着她怪心疼的。

  一脸怒意的转头瞪着司命君。司命君惊恐的护着胡子“姑娘,莫怒莫怒,我道行就这般,做不到姑娘婴孩之时,只能回到这小姐及笈之时。这也是我毕生修为才赶上的。姑娘就莫要怪罪了。”弱弱的都想要迈开腿跑路了。

  姑娘焦急的看了看床上的人儿,只出去的丫鬟又回来了。

  “小姐真是苦命,从小痴呆,喜怒哀乐全都没有,至今未开口说过话。”其中一个丫头说着端来一盆水,浸透了毛巾附在床上人儿的额间。刚敷好便轻声哭了起来。

  “小姐这是哪般,从小到大不被待见,现在这会烧的都醒不来了,老爷和太太也不过来看,通报请的大夫到现在都没请来大夫,要不是咱们没出府的权利,小姐也不至于病成这样。”说着恼怒的捶打起来自己来。

  “秋雨,你不要这么说,我比你们年长,小姐自出生时我便能记着事,小姐生母便是难产死去,老爷本也是疼爱,可后来发现小姐与旁人孩子差别,痛心的无法管辖,后续弦的太太本就不面善,后来一双儿女健健康康落地长成便更不待见小姐,老爷更就想不起自己还有个嫡女了。咱们从小就跟着小姐,小姐算是咱们一把带起来的。只可怜了小姐,此番病着,明个儿却要顶着二小姐的名嫁给那个人人避而不及的魔鬼王爷。”这个丫鬟说着也是一阵无奈。

  姑娘听完后死死的瞪着司命君,司命君此番是心虚的不知如何应变。

  只听外面稀稀疏疏的脚步声,赶的像是比较急。

  “快,别人这呆子死那么早。要死也要嫁过去再死。”一个妇女甚是不耐烦的催促着,话语尽是刻薄。两个丫鬟匆匆起身,脸上难得有了希望,她们只知道大夫来了,小姐有救了。来到门前一个接过大夫手中的药箱,一个匆匆拉着大夫便往里屋走去。完全忽略了随行的夫人,只见妇人气恼的瞪着这两个丫鬟。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