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忆梦楼华2019-12-31 11:302,845

  匕首刺在颈椎处,晓瓷已是奄奄一息。香盈袖颤抖着身子抱着晓瓷,香盈袖此时的脑子是空白得,感觉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一个念头,自己刚才杀人了。

  一只充满希望得手紧紧的抓着香盈袖得手臂,香盈袖一个回神,才看见怀里的人不停的张合这嘴巴,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早已泪目满面。

  “救……救她!!还……有……”

  还没说完便垂手离去。香盈袖一个愣神马上回过神,快速脱掉一身繁琐的衣着,一个起跃却又被人拉了回来。

  “你救不回来的。”

  “冬临”很是漠然得说着,眼中虽痛苦却也是无奈。

  香盈袖一挥手甩掉了那只抓住自己得手。

  “我只知道我会后悔。”

  说完便沉进了深水里。“冬临”眼眸中充满了惊讶和不可思议。

  “冬临”此时眼中有期望也有惊慌,时而盯着微微荡漾的水面,时而左顾右盼。来回踱步的焦躁。想要抬步离去,却又鬼使神差得停下来观望。

  好在水池虽深却也没有到她的底线。来回张望间一个惊心差点被水呛到。这一池底得骸骨,这富丽堂皇的一座皇城之处到底埋葬了多少的无辜冤魂骸骨。

  压抑着内心沉闷,和那充斥的恐惧。香盈袖终于看到了一具新鲜的躯体,那个人儿吞了几口水后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意识。

  香盈袖惊讶之时又感慨老条给人的潜能是无限,这么久都还没有溺亡。果然是老天不收的人。

  无暇再有思索,香盈袖几个奋力而过,来到即将昏迷得堇铃面前,将她身上与大石捆绑的绳索拉扯一番。有点困难,加上水的阻力。

  看了眼眼白微微上翻的人儿,香盈袖再也来不及任何犹豫,却又着急,一个灵光一闪,拔下头上的簪子,不停的剐蹭着绳索。

  时间不等人,不说这个堇铃等不等得急,她也撑不了那么久。再深水中却也能感觉自己得汗液在外渗透。

  在这只有水流声的世界里,绳索的断开都能再香盈袖心里描绘出一声美丽的节奏。

  香盈袖欣喜若狂的匆匆解开堇铃身上得绳索,将堇凌一个扳转,扣着她的下巴便往上奋力游去。许是体质的缘由,香盈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炸了,再不上去她就要跟这个人亡命于水池之中了。

  眼见就快到岸了,脚跟却被一扇,抽筋了!香盈袖内心充满无数个问号和惊叹号!什么情况!?惊恐的回头,却发现一只堪比小狗的大小的鱼一个迂回奋力冲她脚跟而来,一嘴的獠牙森森朝她驶开,我勒个姥姥,这不是所谓的食人鱼吗。

  香盈袖拖着堇铃拼命的想要往上游去,却无奈抽筋的脚麻痛的使不上力。这好不容易救上来的人若是撒手了岂不是太不甘心了。像是回光返照般的将所有不甘化为动力,奋力几个挣扎,将手上的人托起,不停的往上推,姑娘!我只能这样,有没有上去就看上面那个姑娘有没有走了。香盈袖再也无力的垂下去。

  这鱼也是哪有肉往哪重,只觉小腿处一疼,香盈袖觉得腿部温热一股液体往外喷,意识也有点混乱了,许久不换气整个脑子都开始恍惚了。香盈袖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她做鬼也不会放过那条鱼。

  恍惚昏迷中,觉得自己的慢慢的往下沉,身上的温度随着腿间温热的液体不停得流出而变的有点冷,香盈袖想着,好不容易活下来,又要死,上辈子被火烧死,这辈子看来是要被水淹死外带给食人鱼饱餐一顿。忽然有只暖暖的手抓住了她,转而温热的体温席卷着她,渐渐往上浮去。

  忽然刺目的光惊的香盈袖一个猛力咳嗽,接而贪婪不停的呼吸,眼前一片刺目的白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脑子像被泡沫填满一般轻飘飘。

  嘴里念叨着什么之后香盈袖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姥姥的,鱼………给我抓了那条鱼……我要活剐了它!”

  刚救上岸的香盈袖泛白着脸,翻白着双眼,说完这句话后便沉沉的昏了过去。

  “冬临”担忧得表情转而嗤笑,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却也能看出她这是放下担忧后的开心。

  而那个万年不变的冷脸虽冷,却比刚才那会好多了,只听着刚救上来的人儿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脸更是黑成了夜晚。

  百里君凌冷然的望着不着调的香盈袖很想将她重新丢下去,却看见布满红色血迹的小腿。一个毫不犹豫纵身重新潜了下去。

  不一会儿,便重新回来,手中抓着一条不停扭动着张着一嘴獠牙的食人鱼。水从额角低落,不言语像及了水中出来的恶鬼。

  好不容易模糊有点神志,虽然视线模糊,脑子也不太灵光,却模糊间能感受到那种恐怖凌人的气息,无力的手指一指,又晕厥了过去。因为香盈袖觉得自己倒霉催的遇到了恶鬼。

  “冬临”有点无语,看了看昏迷的香盈袖和她拼命救上来同样昏迷的宫女,所有的计划都乱套了。无助的望向了百里君凌。

  百里君凌看着这个不着调的人,一言不发。若不是他“土行孙”传信说她领着皇姐到处招摇晃悠,他也不至于寻过来,刚巧遇到这么一桩。这个一开始就让人算不了的家伙。

  一个嫌弃的轻斥出声却也没有办法就这么不管不顾。一个抬手,后面窜出两个黑衣人。

  “她带回去,这个么……”

  百里君凌来到那个被香盈袖砸昏死过去的人面前。居高临下的就这么看着。

  约莫沉默一会,手指轻抬一点,未触及却见那个尸体猛的一抽接而瘫软。这下是彻底死透了。

  两个黑衣人迅速上面外死透的宫女身上绑好石头一个轻推,迅速沉入湖底,成为千百尸骨中的一人。转而处理晓瓷的尸体,却被“冬临”拦下。

  “埋了吧!”

  语是轻柔却也凄凉。

  “将这死了的也带回去。”

  百里君凌思索一会儿后说着。“冬临”不解却也没有多问。

  “将它也带回去”

  百里君凌一个转手将扑腾的食人鱼丢给了黑衣人。

  两个人黑衣人互相对望了一下,疑惑却也没多问,只见一人带着一个人,一人带着一条鱼一具尸体,快速闪身离去。

  湿漉漉的百里君凌抱起湿漉漉的香盈袖,阔步走去。从毫无人际的落院走出,一路到人渐稀疏的石路绿林间。“冬临”低着头埋首走着,心里更是想要问她的好弟弟是不是故意的。有冷门的路不走,却是赶着太后这条路径。

  凡是过往的宫女太监,无不在跪首间悄悄抬起眼角看看这幅狼狈的御王爷,纷纷都在御王爷走远后齐齐讨论着。

  有正到芳心动的时刻的年少宫女羞红脸。觉得这番的御王爷也是让人迷的别不开眼来,却又被不服气的公公们一盆冷水浇成了一缕轻烟。

  “哟!这御王爷和王妃打哪泡的澡?”

  西公公惊讶的迎了上来。“冬临”恭敬的跪下俯首。

  “王妃被宫女推翻落水,本王已将人带走处置,劳烦西公公与宫里的主子说下。”

  百里君凌冷然的说着。

  “瞧王爷说的,这宫里的人怎的近日里来竟是不靠谱的。回头我说道说道。”

  西公公扯高了笑容。却也不为百里君凌私自带走宫中的人而恼怒。

  百里君凌点头便要走,却又像想起什么般。

  “本王今天也是遇到,不然又是一个在宫中落水而亡的王妃,既然公公说道了,就帮我说说看是哪位宫人将我已故的御王妃弄的湖里去的。”

  说完便领着“冬临”离去,不顾一脸僵硬的西公公。

  阳光打下来明晃晃的,更显得湿漉漉的两个人突出。百里君凌垂暮之时,却见怀里的人儿原本半张红色胎记,渲染开,褪色成淡淡的粉红。目光一个瞬闪,手臂一收将怀里的人脑袋埋在了臂弯胸怀中,让人看不清王妃的模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